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逢賭必贏

  一句俗語,叫“久賭無贏傢”,可偏偏有這麼個人,隻要賭博,必定會贏,你信不信?

  話要從縣電視臺的一檔節目說起,那檔節目叫“民間高手”,上節目的,都是身邊人身邊事,熟悉得很,這就難怪能吸引眼球啦,擺弄琴棋書畫的,唱歌跳舞的,頭開酒瓶、指鉆磚頭、鼻吹嗩吶、盲捏泥人的,要多熱鬧有多熱鬧。

  節目火瞭半年,沒過多久,節目組開始為難瞭:整個縣都搜羅遍瞭,哪有那麼多的民間高手啊?臺長發話瞭:“堅持一期是一期,萬一不行找外援!”

  話音剛落,劉記者汗淋淋地跑瞭進來:“頭兒,找到一個,賭……賭神!”

  臺長一聽興奮瞭,說:“好啊,事不宜遲,馬上去采訪……對瞭,說什麼來著,這人是弄什麼的?”

  劉記者說道:“賭神啊,就在汪鎮的小莊村,是個啞巴,逢賭必贏,遠近聞名,聽說那附近的村民玩牌的時候,一見他來瞭,馬上散場。”

  臺長一聽是賭博,猶豫瞭……

  劉記者趕忙笑道:“放心吧,他們不是賭博,都隻是小打小鬧的玩玩,消磨時間而已,關鍵是那啞巴不簡單。據我推測,這裡面包含著很深的科學道理,你們想啊,這啞巴口說不瞭,耳聽不瞭,兩項功能喪失瞭,眼睛和腦袋自然就發達瞭,有過目不忘的本事也說不定,就等著我們去挖掘啊!”

  臺長猛地一拍桌子:“好,這個選題吸引人,批準瞭!”

  這次是輕車簡從,沒驚動鎮上的幹部。車子開進村裡後,不知怎麼走漏瞭風聲,村裡的幹部列隊歡迎。這架勢不好,不利於采訪,劉記者正要婉拒,卻聽村支書說:“縣城的大記者來瞭,有失遠迎啊,聽說你們要采訪啞巴?建議免瞭吧,好吃懶做的傢夥,不如采訪一下我們村這幾年的變化吧……”

  劉記者和一行人相視一笑,心裡嘀咕著:你還不夠格呢,采訪你們村有個屁用,我們就要啞巴!

  劉記者心裡這麼想,嘴上可不能這麼說,他裝模作樣地上前和村支書寒暄瞭幾句,然後把來意說瞭。村支書聽瞭,眨巴著眼睛說:“過目不忘?沒聽說啞巴有這本事啊,說他逢賭必贏,也是瞎扯的,其實是這麼回事,我講給你們聽聽就明白瞭,這啞巴啊……”

  劉記者知道村支書的心思,無非是要找些由頭,為采訪啞巴設置障礙,然後讓自己采訪他們村裡的“先進事跡”,於是他不耐煩地打斷瞭村支書的話:“好瞭好瞭,不管是怎麼回事,得給觀眾留個懸念,還是由我們親自來采訪吧,如果願意幫忙的話,最好幫我們請個能同啞巴比劃的‘翻譯’。”

  這事兒不難,很快便辦到瞭。

  來到啞巴傢,啞巴正睡覺呢,吵醒瞭他的瞌睡,使他很不爽。劉記者見啞巴快火瞭,忙對“翻譯”說道:“麻煩對他說明一下我們的來意,還有告訴他,采訪完畢有勞務費。”

  就那麼簡單的一比劃,啞巴咧開瞭嘴,一邊笑一邊作數錢狀。

  這時,“翻譯”傳話道:“啞巴說瞭,玩兩局看看,上場要真金白銀,不玩虛的。”

  這也好啊,身臨其境更能說明問題,劉記者馬上吩咐架好“長槍短炮”,準備開拍。

  啞巴的口開得還不小,夠賭博的檔次瞭,為瞭拍節目,劉記者咬咬牙,掏出一把錢甩瞭甩,以示“米米”充足。

  玩的是撲克遊戲“跑得快”,每人抓十三張牌,大壓小,誰先跑掉誰贏,一局三盤後結賬。

  不知是劉記者手氣不好還是心裡緊張,才幾分鐘下來,便連輸瞭三盤,啞巴把手一攤,那意思是說——“得,說話算數,給錢吧!”

  劉記者沒辦法,隻好乖乖給錢,但他又說,不行,得再來一局。啞巴點頭答應瞭,卻又突然起身,手不停比劃著,“翻譯”笑道:“啞巴說要上廁所。”

  劉記者揮揮手說:“好啊,去吧,我們在這兒等著。”啞巴如獲大赦,眉開眼笑著跑瞭……

  到瞭這個時候,村裡看熱鬧的人都笑彎瞭腰,把劉記者給弄糊塗瞭:“你們笑什麼?”

  村支書笑得直不起腰來:“你們可以收工瞭,采訪已結束。”劉記者一愣,問道:“我們還沒完呢,啞巴不是上廁所去瞭嗎?”

  村支書說:“哪裡啊,啞巴贏瞭錢就跑啦,在你們離開之前,他是不會回來的,這就是啞巴‘逢賭必贏’的秘密。你們剛來的時候,我就準備把這秘密告訴你們,可你們不願聽,怪不得我啊……”

  “贏瞭錢就跑,這也不會逢賭必贏啊,”劉記者將信將疑,“那要是輸瞭怎麼辦?”

  這下大傢都樂瞭,村支書說:“輸瞭也照樣跑啊,贏瞭就跑,輸瞭不給,這不是逢賭必贏嗎?一個殘疾人,也挺可憐的,村裡人心善,誰會去跟他計較呢?”

  劉記者聽瞭,心頭一熱:哦,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