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16歲故事] 不看電視的夫妻

  如果不希望父母以後一看電視新聞就按“換臺健”,那麼年輕人,在沖動前請按“暫停健”……

  王翔是個高中生,快要期末考試瞭,他沒呆在學校裡,卻跑到大山裡迷瞭路。因為走不慣山路,王翔崴瞭腳,每走一步都很艱難,而且他已經兩天沒吃東西瞭。現在他隻想走出山林,找個有人的地方,吃點東西再說。

  傍晚,王翔好不容易走出瞭山林,他看到不遠處有一座孤零零的房子,就一瘸一拐走到房前。見屋裡亮著燈,王翔敲瞭兩下門,一會兒就有人來開門瞭。

  門內是一個中年男子,跟王翔父親的年齡差不多,男人見到王翔,顯得很意外,問他是從哪裡來的。王翔說,他和幾個同學來爬山,結果迷瞭路,又和同學走散瞭,還崴瞭腳……男主人聽瞭,忙把他扶進屋。進屋後,王翔見屋裡還有個女主人,女主人對王翔也很熱情,不一會兒就給他端來一碗熱騰騰的面條。

  王翔已經餓瞭兩天,也沒客氣,狼吞虎咽地就吃起來。吃完飯,那對夫妻安排王翔到一間屋裡休息。也許是這幾天太累瞭,他頭一挨著枕頭就睡瞭過去,夢裡他回到瞭傢,跟父母在一起……王翔的這一覺睡得太沉瞭,再睜開眼睛隻見太陽升得老高,已經是第二天下午瞭。

  王翔一屁股從床上坐起來,看著這個陌生的環境,好一會兒才想起自己在哪裡。他悄悄下瞭床,打開門往客廳裡一看,裡面沒有一個人,看來屋裡就他自己瞭。他見茶幾上擺著一臺大電視,突然很想看電視,就顧不上腳疼,三步並作兩步跑過去想打開電視。可讓王翔失望的是,不論怎麼摁按鈕,電視機一點反應也沒有,難道這山裡沒有電?不對呀,昨天屋裡明明亮著燈。王翔皺瞭一下眉頭,開始檢查電視機,他實在太想看電視瞭,可是查瞭半天,也沒查出哪裡有故障。最後,他發現信號線和有線接收機的接口處好像有人動過,王翔想瞭想,就打開接口,隻見裡面的鋼纜已經斷瞭。他想把電纜接好,可沒有工具,找瞭半天,屋裡連個剪刀都沒有,他隻好作罷瞭。

  王翔心想,這事好蹊蹺!斷掉鋼纜,應該是那對夫妻做的,他們這麼做的目的,分明就是故意不讓人看電視,可為什麼要這麼做呢?難道是為瞭自己……

  傍晚的時候,那對夫妻回來瞭,說是到地裡幹活去瞭,見王翔睡得香就沒驚動他。他們問王翔的腳好些瞭沒有,說明天就送他出山。

  王翔聽瞭一愣,突然想起電視的事,就試探著一句:“叔叔阿姨,傢裡的電視怎麼打不開呀?"

  夫妻倆神色有些慌張,女主人僵笑瞭一下,說:“我們、我們不愛看電視……”說著,竟說不下去瞭。

  夫妻倆沉默瞭一會兒,男主人接過話來:“孩子,我們不是不想看電視,我們是不敢看呀!”說到這裡,竟也卡住瞭。

  王翔覺得很奇怪,還有害怕看電視的?最後,男主人好像鼓瞭很大的勇氣才說:“幾年前,我們這裡出過一個案子,有個叫張林的年輕人因為鬥毆捅死瞭人,你聽說過沒有?"

  這個案子當時鬧得挺轟動,王翔當然聽說過。那個張林是個大學生,因為小事和同學爭吵,後來發展成鬥毆,張林一時沖動,出手捅死瞭人,最後被判瞭死刑……

  王翔呆呆地看著這對夫妻,試探著問:“你們是……”夫妻倆神色凝重,男主人對王翔說:“我們就是張林的父母呀!"

  王翔隻覺得脊梁骨一陣發涼,自己竟闖到死刑犯的傢裡來瞭!可是,這跟看電視又有什麼關系呢?

  這時,隻聽男主人說:“以前我們最愛看電視,從地裡幹活回來,晚上唯一的消遣方式就是看電視,可自從兒子出瞭事,我們再也不敢看電視瞭。一看到電視新聞的那個主持人,我們就會想起兒子,因為……因為兒子被判死刑的新聞就是他播的。後來,我兒子的事成瞭青少年犯罪的一個典型案例,電視裡經常提起,所以,我們實在不敢看電視瞭……”

  王翔聽完這話,不由就想到瞭自己,他再也忍不住瞭,竟“哇”地一聲哭瞭出來。這對夫妻忙問他怎麼瞭,王翔哭著說:“叔叔、阿姨,我爸爸媽媽以後也要和你們一樣,不敢看電視瞭!"夫妻倆忙追問王翔為什麼這麼說,王翔沉默瞭一會兒,才說:“我、我殺人瞭!"www.rensheng5.com

  原來,王翔在山裡迷路,並不是因為爬山。幾天前,他在學校食堂裡與同學發生瞭口角,盛怒之下,王翔也不知哪裡來的勁,竟然操起一個酒瓶子砸在瞭同學頭上。同學當時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瞭,頭上還流瞭很多血,看來是活不成瞭。王翔被嚇傻瞭,他本能地想到瞭逃跑。他一口氣跑出學校,攔住瞭一輛出租車,糊裡糊塗地就到瞭山腳下。下車後,他漫無目的地鉆進瞭山裡……

  王翔說完後,雙手抱著頭,沉默瞭。夫妻倆聽完,對望瞭一眼,男主人問王翔:“白天你急著看電視,是不是想瞭解外面的情況?"

  王翔點瞭點頭,男主人又坐到王翔跟前,問:“那,你想怎麼辦?"

  王翔抬起頭來,臉上很痛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好害怕,怕我的事會上電視,怕我爸爸媽媽以後也不敢看電視瞭。我爸爸是個球迷,媽媽又愛看電視劇,以後他們一打開電視,便會想到我……”

  男主人又問:“既然你知道後果,那為什麼還要殺人呢?"

  王翔流出瞭悔恨的淚水,說:“我、我隻是一時沖動,並沒想過殺人呀!"

  這時,男主人突然笑瞭,他拍拍王翔的肩,說“孩子,知道錯瞭就好,經過這幾天的折磨,你一定知道沖動的後果瞭吧?但我要告訴你,其實你並沒有殺人。”

  王翔一下愣在那裡。男主人這才說,昨天他一見到王翔就覺得不對勁,現在是期末考試的時候瞭,哪個學生有空出來爬山呢?果然,昨天晚上,夫妻倆睡得好好的,王翔突然在夢中喊瞭一聲:“我殺人瞭!”把夫妻倆都驚醒瞭。這更證實瞭男主人的猜測,王翔一定是有事才逃出來的。

  男主人繼續說道:“今天我們就進城打聽瞭,電視報紙上的新聞一條條都看瞭,都沒有中學生傷人、殺人的報道,也就是說,你的同學應該沒有大礙。”

  王翔聽瞭,高興得差點蹦起來,男主人拍著王翔的肩膀說:“你的腳傷也好得差不多瞭,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回傢吧。”

  第二天,王翔告別那對夫妻,回到瞭城裡,果然,那個同學隻是暫時被砸暈瞭,過一會兒就醒瞭過來,包紮瞭一下就沒事瞭。回到學校,王翔隻是受瞭點處分。事後,老師問王翔這幾夭到哪裡去瞭,工翔想瞭想,認真地說:“我去上瞭一堂最好的課,關於生命和親情……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