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最好地味道

做菜如做人:用簡單樸素的原料,註入十分誠意,減去七分花哨,淡泊名利,返璞歸真,才能品出最好的味道……

1、神秘食客

  老林下崗後沒找到工作,便把在農村種地的老婆接瞭出來,兩人一起開瞭個街邊大排檔,老婆負責買菜收賬,老林負責炒菜掌勺。以前,老林從沒當過火頭軍,在老傢時,吃飯都是老婆伺候他,在廠裡的時候,他是頓頓吃食堂。說實話,剛開排檔時,老林連個土豆絲都切不好,可是這排檔一條街上的夫妻店都有個不成文的規矩:男人掌勺,女人收賬。為啥?因為掌勺是個苦活、力氣活,大排檔從晚上五六點開始營業,到凌晨三四點,一幹就是十來個小時,一般女人傢根本就撐不住勁。老林隻好趕鴨子上架,硬著頭皮開瞭張。好在老林平時就喜歡琢磨事兒,幾年廚師幹下來,他總結出瞭一套做大排檔菜的心得。漸漸地,他的“老林傢”排檔生意蒸蒸日上,每天晚上都聚滿瞭客人。

  這天晚上,排檔一條街上來瞭一位神秘的客人:一個高個兒精瘦的老頭兒。他手拿一瓶礦泉水,挨傢挨戶地逛瞭過來。或許是上瞭歲數的緣故,他在密密匝匝的排檔間穿行,步子都不大穩當。在吃排檔的人裡頭,這樣的老先生絕對是個另類。來大排檔的大多是吃五喝六、成群結隊的朋友,像老先生這樣的長者,似乎更應該去茶樓、茶館這樣的地方。這位老先生人挺特別,點菜的方式也是與眾不同,他沒有停留在一個攤子上吃喝,而是蜻蜓點水似的一路溜達。不管到哪一傢攤子上,他都隻點一道菜——土豆絲。做法上他倒是毫無要求,辣炒、清炒、醋溜、涼拌隨你,做好後,他嘗上一兩口,然後拿出隨身攜帶的礦泉水瓶,喝水、漱口,接著直奔下一傢,還是來一盤土豆絲……

  很快,老先生就來到瞭老林的攤子上,照例點瞭一盤土豆絲。老林三下五除二鼓搗出一盤酷溜土豆絲,端上瞭桌。老先生舉起筷子,嘗瞭一口,眼睛突然一亮,這回,他沒有用礦泉水漱口,而是又接連嘗瞭好幾口。細細品味之後,老先生終於開口說話瞭,他問老林:“這菜是你炒的?"

  老林點點頭:“對啊,您不都瞧見瞭嗎?"

  “為什麼這麼炒呢?"

  為什麼?這問題老林還是第一次遇到,大排檔炒菜還問為啥?為瞭糊口唄”老林是個實在人,便實實在在地答道:“這麼炒有味兒。”

  老先生笑瞭笑,繼續追問:“有什麼味兒呢?"

  老林被問懵瞭,難道是自己做的菜出瞭什麼錯,老先生砸場子來瞭?可看老先生笑瞇瞇的樣子,又不像呀,老林抓抓頭皮,想瞭想,這才回答說:“酷溜土豆絲這菜吧,要做得有味兒,關鍵是醋和辣椒的比例。”

  老林告訴老先生,來吃大排檔的,第一圖便宜,第二就是圖“有味兒”。大排檔的原材料,多是羊雜牛雜、花蛤海蛤、大腸豬肺這樣的“邊緣貨”,這些東西本身很腥擅,大排檔的廚師們為瞭讓它們出味兒,就下重油、重鹽、重麻、重辣,一口下去,好比給食客的舌頭打瞭一針興奮劑,一時間,嘴裡除瞭調料的刺激,什麼別的味道也嘗不出來瞭,這就叫“有味兒”。

  可是,老林對“有味兒”的理解有點不一樣,他在做菜的時候格外留心,豬心豬肺要用多少辣椒來壓住腥味,羊頭牛肚要用多少花椒來去腦,每出一鍋菜,他都要嘗試不同的用墩,一步一步地做到瞭現在。就拿這酷溜土豆絲來說吧,別的廚師都習慣瞭大勺大勺地放辣椒和酷,可老林覺得,土豆和葷腥不一樣,不需要用這麼多的調料,所以他做的這道菜,看似調料比別人傢用少瞭,可嘗起來反而更有味兒瞭。

  老林一口氣說完,覺得心裡挺痛快,這些都是他多年來做排檔菜的經驗,可從來沒人感興趣,也沒人問過他,他也就沒機會說過。今天不知怎麼瞭,老林對著一個食客全說瞭出來,他隱約覺得,這位老先生和別的食客有點不一樣。www.rensheng5.com

  老先生認真地聽完老林的話,剛要開口說什麼,突然一陣喧嘩聲響起,隻見一個戴著廚師高帽的人和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到瞭老林的攤位前。那個戴廚師帽的人一把抓住老先生的手,挺激動地說:“張老先生,我們可找到您瞭!酒席都給您備得瞭,您怎麼到這種地方來瞭?多不衛生啊,要是吃壞瞭身體,可怎麼得瞭?"這一連串話把一旁的老林聽傻瞭,他剛要辯解自傢的菜挺衛生,老先生沖他擺瞭擺手,隨後轉身對戴廚師帽的男人說:“吳總廚,謝謝你,飯我已經在這裡吃過瞭。這個排檔很有意思,來,你也嘗嘗這盤土豆絲。”說著,老先生端起上豆絲,遞到那個吳總廚的面前。

  老林看著吳總廚不想接又不得不接的尷尬表情,不覺好笑。突然,他覺得眼前的這個“吳總廚”有點面熟,再仔細一看,原來是在電視上見過,這不是華美大酒店的行政總廚吳書明嗎?別看人傢幹的也是廚師,老林和他一比,那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吳書明最近還出瞭一本食譜,市面上賣得很火,電視臺為此專門采訪過他,這可是個人物呀!

  這時,隻見吳書明尷尬地捧著土豆絲,勉強嘗瞭兩口,敷衍地說:“不錯不錯。”

  “不錯?”老先生看瞭一眼老林,說,“我看,這水平,夠報名參加比賽瞭!”說著,他從懷裡掏出一張報名表遞給老林,再三叮囑老林一定要去報名。

  老林接過報名表,隻覺得一頭霧水:參加什麼比賽?這老先生又是什麼來歷,連吳書明都對他恭恭敬敬的?老林正想著,一轉頭,突然看到吳書明鐵青著臉,投向自己的目光裡充滿瞭不屑。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