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換房遊

  十一長假到瞭,鐘興成和妻子胡蘋準備去旅遊。他們要參加的是這兩年很時興的“換房旅遊”。所謂換房旅遊,就是身在兩地的朋友分別住到對方傢裡去,享受假口生活。不過,這次換房遊是胡蘋通過換房網站找到的信息,他們和換房的網友是完全陌生的。

  出發前,胡蘋把兩人的行李收拾好,整整齊齊地疊放在旅行箱裡。鐘興成冷冷地看著妻子收拾東西,心裡掠過瞭一絲鄙夷:這女人還想通過這次旅行來挽回感情呢,太晚瞭。

  這次旅行是胡蘋提議的,原因很簡單,兩人最近出現瞭感情危機,鬧起瞭離婚,胡蘋就說:“出去散散心吧,也許換個環境,心情就不同瞭。”鐘興成勉強答應瞭。這幾年,鐘興成的事業一帆風順,接觸的東西多瞭,眼界開闊瞭,總盼著生活中多一點新鮮,他覺得,胡蘋精心經營的傢就像一張網,纏住瞭自己。

  收拾好行李,胡蘋又開始打掃房間,鐘興成終幹忍無可忍瞭:“都要出門瞭,還收拾得那麼幹凈幹嗎?這些天別人來住,回來後還不得重新打掃?”

  胡蘋說:“別人來咱傢住,就是客人。打掃幹凈瞭,人傢住著舒服,也是對客人的尊重。”

  鐘興成咕咕瞭一句:“除瞭打掃,你還會什麼?”

  胡蘋白瞭他一眼,自顧自幹活。胡蘋打掃完,又找來幾張紙條,寫上字,貼在傢具上。

  鐘興成仔細一看,寫的都是些註意事項,比如:“遙控器有個按鍵壞瞭”、“抽油煙機抽不幹凈請開最大擋”……

  鐘興成不由冷笑:別人來旅遊,隻不過借個地方睡覺,誰還真把你這裡當傢呀?

  終於出發瞭,一路上,胡蘋好奇地問這問那,鐘興成卻自顧自地看書,幾乎不答理她。

  到瞭目的地,夫妻倆打開房門一看,對方的房子和自己傢差不多大,都是兩居室,房子看起來也收拾過,不過還是顯得凌亂。茶幾上有一道道灰塵沒擦幹凈,房間也隻有一間能用,另一間堆滿瞭雜物。

  胡蘋看著房間直皺眉,鐘興成卻被墻上掛著的一幅婚紗照吸引瞭,看來房主是一對小夫妻,妻子長得很漂亮,有一張充滿青春活力的臉。

  旅行就是從自己住膩瞭的地方到別人住膩瞭的地方去,鐘興成這次算是深刻體會到瞭這句話,換房遊沒讓他感到一絲歡樂。雖然兩人說好不吵架,但第一天晚上他們就吵瞭一架,因為胡蘋非得把房間收拾好才睡。

  臨走的時候,胡蘋又堅持將房子收拾幹凈再走,還說:“我不想讓人傢懷疑我們一傢的素質。”

  鐘興成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瞭。回到傢,胡蘋一放下包就收拾開瞭,鐘興成往沙發上一躺就不想動彈瞭。突然,他覺得有什麼東西格著自己,拿出來一看,竟然是一部手機。輕輕一摁,手機是開著的,屏幕上出現一個時尚靚麗的女郎―正是換房遊那傢的女主人。

  這時,胡蘋從臥室出來說:“我看那兩口子有點馬大哈,你看看他們有沒有落下什麼東西,檢到瞭就還給人傢。”

  鐘興成卻下意識地把手機藏在瞭身後。鐘興成藏起瞭那部手機,卻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常常拿出手機來看看,手機裡有不少相片,都以女郎為主角,她擺出各種姿勢,或俏皮,或端莊,或性感……看著看著,鐘興成心裡突然多瞭份莫名的期待。

  過瞭兩天,鐘興成決定把手機還給人傢,他剛要撥號的時候,手機響瞭,正是那女郎打來的。

  鐘興成有些不好意思:“我正要打電話把手機還給你呢,你就打來瞭。”

  女郎格格地笑瞭,笑聲清脆悅耳,她說“這麼巧呀,看來咱們是心有靈犀瞭。”

  女郎自我介紹說,她叫黃佳顏,喜歡旅遊,喜歡交朋友,兩個人聊得很投機。最後鐘興成說要把手機快遞給她,黃佳顏想瞭想說:“不用那麼麻煩瞭,我已經買瞭新手機。我打這個電話,隻是看看誰拾到瞭我的手機,也許能交個朋友。認識你是一種緣分,你把那些相片傳給我就行瞭。”

  鐘興成借機要瞭她的QQ號碼。從此,鐘興成就常和黃佳顏QQ聊天,胡蘋睡著的時候,鐘興成還關起門來和黃佳顏視頻。漸漸地,兩個人都有瞭些異樣的感覺。

  一天,鐘興成向黃佳顏傾訴心中的苦悶,黃佳顏突然哭瞭:“其實我和老公感情也不好,他不喜歡我的生活方式,我們常吵。說出來你別笑,我喜歡你這樣的,成熟又不失浪漫"

  鐘興成慨住瞭。從此,兩人的感情迅速升溫。鐘興成對胡蘋謊稱出差,其實是和黃佳顏幽會。和黃佳顏在一起的一星期,就像坐過山車一般刺激,鐘興成感慨: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和胡蘋在一起的這些年簡直是白活瞭!

  回到傢,鐘興成把買的禮物交給胡蘋,卻不敢正視她的眼睛。不料胡蘋沒有接他的東西,隻是平靜地說:“黃佳顏的老公趙磊來過瞭,來找他的老婆。”

  鐘興成驚得差點跳起來,半天才說道:“咱們離婚吧。”很快,鐘興成和胡蘋離婚瞭,出於愧疚,他把房子留給瞭胡蘋。

  不久,黃佳顏也離瞭婚。鐘興成很高興,張羅著結婚,黃佳顏卻說:“我對婚姻有點恐懼瞭,現在流行試婚,咱們也先試婚吧。”

  鐘興成覺得這樣也挺刺激,就這樣,兩人住到瞭一起。找瞭個比自己小好幾歲的漂亮女人,鐘興成出門的時候覺得倍兒有面子。

  一有假期,兩個人就結伴旅遊,哪怕周末,黃佳顏也要在傢裡搞聚會。剛開始,鐘興成非常亨受這種生活,可是漸漸地,他有些吃不消瞭,一是他的工作很忙,二是瞥年齡——他比黃佳顏整整大瞭八歲。更要命的是,鐘興成覺得自己的生活亂瞭。他常常找不到領帶和襪子,租來的房子裡到處扔著衣服,但沒幾件是幹凈的。

  有一次,鐘興成主持一個會議,發現前排的人看自己的目光有點奇怪,後來才發現,自己的衣服上面竟然有一片油漬。鐘興成想瞭很久,準備買個房子,他想有個像樣的傢。

  黃佳顏一聽買房子就拍手歡呼。按鐘興成的想法,量力而行,買個兩居室就夠瞭,但黃佳顏堅持要買個大的,最好是復式帶大陽臺的那種,可以在傢裡燒烤。

  拗不過黃佳顏,鐘興成最後挪用瞭一筆公款,買瞭套大房子。房子雖然有瞭,鐘興成卻還是找不到傢的感覺,傢裡仍然亂糟糟的。

  他有時都不想回傢,自己一個人在單位宿舍住,但半夜裡黃佳顏卻喝得醉熏熏的來“查房”瞭,還大吵大嚷地說:“你這人很會勾引別人的老婆,我對你不放心。”搞得鐘興成很沒面子。從此,兩人的爭吵成瞭傢常便飯。

  有一天鐘興成去上班,發現辦公室裡有兩個人在等他,原來是挪用公款的事東窗事發瞭。鐘興成配合紀委調查瞭一天,不管最後的處理結果如何,他的仕途是徹底毀瞭。

  下班後,鐘興成走到傢門口,卻聽到裡面傳來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原來黃佳顏正在開派對。

  鐘興成轉身就走,在街上買瞭瓶酒邊走邊喝,天色已晚,他不知道該去哪裡。最後,半醉的他鬼使神差地來到一處房門前——這正是他以前的傢。

  鐘興成猶像瞭好一陣,終於摁響瞭門鈴。門開瞭,廚房裡傳來熟悉的飯菜香味,那一瞬間,鐘興成覺得自己的鼻子發酸。“來瞭來瞭”,一個人出現在門口,鐘興成瞪大瞭眼睛,這個人,竟然是黃佳顏的前夫趙磊!

  看見鐘興成,趙磊也愣瞭一下,他冷冷地問:“你來幹什麼?”

  鐘興成覺得自己的聲音發虛:“我、我回來看看"

  趙磊壓低聲音說:“兩年前,我知道黃佳顏出軌後,非常憤怒,我懷裡揣著一把刀來找你。你不在傢,知道我的來意後,胡蘋平靜地接待瞭我,就像我是一個遠道而來的客人。她給我做吃的,和我聊天,後來我哭瞭,她也哭瞭。我是來找你拼命的,可見到她以後,就再也沒瞭這樣的念頭。其實從上次換房旅遊開始,我就關註她瞭,因為一進這個門,我就感到,這才是我想要的傢,我一直都想找一個這樣的女人,一個能夠把傢照顧好、讓我放心去做事的女人。這裡現在是我的傢瞭,我和胡蘋已經結婚瞭,這兩年我的事業蒸蒸日上,我和她的感情也很好。你和黃佳顏的事我也知道,我不介意你們在一起,希望你也不要來打擾我們,你走吧。”

  轉身離開的時候,鐘興成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問:“來客人瞭嗎?是誰呀?”

  趙磊回答:“沒有,隻是一個走錯門的人。”

  那一剎那,鐘興成百感交集:也許自己真的走錯門瞭?但婚姻不像換房旅遊,走進別人的傢門,還可以回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