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致命狂飆

  人的一生,會遇到很多十字路口。走錯走對,往往就在一念之間。如果當時能做出正確的第一選擇,那麼很多悲劇就不會發生……

1.意外肇事

  邵飛今年17歲,是個業餘越野摩托賽車手,參加過幾次大賽,成績還不錯,他的目標是轉為職業賽車手。他的父親邵佰金,是嘉元市著名的企業傢,傢底殷實,對兒子是有求必應。為支持兒子實現夢想,他給邵飛買瞭最好的裝備,單是那一輛血紅色的進口摩托車,就花瞭不下30萬。

  邵飛平時練車,通常是在城郊的一片渣土場上。這天早晨,天剛微微亮,邵飛就來到瞭渣土場邊。他整理瞭一下手套,正瞭正頭盔,一轟油門,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摩托車一下竄進瞭渣土場。起伏不平的土丘,在他的車下成瞭一馬平川,一個個特技動作被他演繹得輕松自如。

  此時,前方是兩個連續的高臺,邵飛的身體慢慢抬起,油門踩得恰到好處。隻見摩托車騰空而起,滑過瞭一個完美的曲線,好一個漂亮的“飛躍雙峰”!

  可就當摩托車飛到最高點的時候,邵飛驚呆瞭:他突然發現,在第二個高臺後面的坡道上,赫然躺著一個衣衫破爛的乞丐!

  邵飛慌忙大喊:“快閃開!”話音未落,摩托車已重重地朝乞丐砸瞭過去。摩托車摔倒瞭,邵飛也跌出去好幾米遠,他顧不上看自己身上有沒有傷,連忙起身去看乞丐。這一看,邵飛傻眼瞭。隻見那個乞丐渾身上下血肉模糊,已經沒氣瞭。

  邵飛愣瞭一會兒,站起身來,朝四周看看,一個人也沒有。他手忙腳亂地扶起摩托車,飛快地跨瞭上去,一轟油門,朝公路上駛去。

  邵飛一邊飛奔,一邊在心裡祈禱:千萬別遇到熟人。可怕什麼來什麼,沒騎多遠,一輛迷你越野摩托從馬路對面開瞭過來,嘎一聲橫在瞭邵飛跟前。摩托車手摘下頭盔,沖邵飛揮瞭揮手,說:“邵大公子,今天怎麼走得這麼早?”

  邵飛心裡暗暗叫苦,對面這個車手叫蔡強,也是個越野摩托發燒友,因為染瞭一頭黃發,大傢給他起瞭個外號叫獅子王。說實話,邵飛打心眼裡看不起獅子王,倒不是因為他胯下那千把塊錢的破摩托和他身上的舊賽車服,而是這個傢夥玩起來啥也不顧,就在市區的大街上,也敢飆車,也敢耍特技。就這德行,根本就不配玩越野!可今天,邵飛卻一點兒底氣也沒有,他幹笑瞭兩聲,說:“強哥,我今天有事,不練瞭,得趕緊走!”

  蔡強嘿嘿一笑,說:“邵大公子平時連我“獅子王”的外號都不喊,一直叫我獅子頭,今天怎麼叫起強哥來瞭?看你這一身上下又是土又是泥的,是不是練習的時候摔跤瞭?”

  邵飛點瞭點頭,說:“是,今天不太順,剛到這兒,就滑瞭一跤,怕不是好兆頭,不練瞭。”說完,一加油門,繞過蔡強,走瞭。

  邵飛回到傢,直接把摩托車開進瞭別墅後花園,他抄起地上的水管,沖著摩托車狠狠沖瞭一氣,然後脫掉賽車服,扔進瞭洗衣機裡。這才坐下來,看著摩托車發愣,那個乞丐的影子,老是在他眼前晃來晃去。

  邵飛正發愣,冷不丁有人拍瞭他肩膀一下,把他嚇瞭一跳。他扭頭看去,原來是父親邵佰金晨練回來瞭。

  看到邵飛臉色不太好,邵佰金關切地摸瞭摸兒子的額頭,問:“小飛,我記得你今天一早就去練車瞭,怎麼這麼快就回來瞭?身體不舒服?”

  邵飛搖瞭搖頭,說:“沒事兒,今天感覺狀態不太好,練瞭兩圈就回來瞭,對瞭爸爸,今天你怎麼自己出去晨練瞭?林叔叔呢?”

  邵佰金苦笑著說:“你就別提那個林黑子瞭,這傢夥越來越不像話瞭,整天神出鬼沒的,哪像個保鏢的樣子?要不是看他跟你老爸打拼瞭十幾年,又教瞭你幾年越野摩托,我早就讓他掃地出門瞭!這不,從昨天半夜到現在一直找不到他,手機也關機,真拿他沒辦法!”

  邵佰金嘆瞭口氣,回屋瞭。邵飛站起身,剛要回屋,手機突然響瞭起來,他猶豫瞭一下,接通瞭電話,耳邊立刻傳來瞭蔡強油腔滑調的聲音:“邵大公子,今天你那一跤,摔得可挺準啊!不過你們這些公子哥兒,都有個習慣性的毛病,那就是拉瞭屎不記得擦屁股。今天要不是我發現瞭現場,估計你就要倒大黴瞭!”

  邵飛有些結巴瞭:“強哥,你說的是……什麼意思?我怎麼……怎麼聽不……明白?”

  蔡強哼瞭一聲,說:“聽不明白?那我就報警好瞭!現場有車轍印,整個嘉元市,就你有這種摩托車,再加上我這個目擊證人……哼!”

  邵飛急瞭:“強哥,你別……咱們有事兒好商量,好商量!”

  蔡強陰冷地笑瞭笑,說:“對,咱們有事商量著來,那就啥事兒都能擺平。實話告訴你,我已經把屍體處理掉瞭,現場也打掃幹凈瞭。邵大公子,你說我替你幹瞭這麼多活兒,你是不是該出點血犒勞犒勞我?我最近看中瞭一輛新款的越野摩托,從香港那邊運過來的,不貴,才3萬塊,可我手頭有點兒不太寬裕……”

  邵飛連忙答應:“強哥,你別說瞭,呆會兒你把銀行卡號發給我,我把錢給你打過去……”接完電話,邵飛站起身,朝屋裡走去。

  過瞭一會兒,大門打開瞭,一個身材魁梧的漢子小心翼翼地走瞭進來,他用充滿血絲的眼睛看瞭看樓上邵佰金的房間。

  這時,樓上傳來瞭邵佰金的喊聲:“林黑子,你昨天半夜上哪兒去瞭?今天有個重要的會議,差點被你耽誤瞭!”林黑子應瞭一聲,朝樓上走去。www.rensheng5.com

2.上門挑戰

  幾天之後,邵飛打瞭輛出租,直奔渣土場。在離渣土場幾百米的地方,他讓司機停下車。從車窗裡望去,渣土場上,幾個摩托車手正在練習,其中蔡強的那輛新越野最紮眼。蔡強一邊轟著油門在土崗間跳來跳去,一邊尖叫著,儼然成瞭渣土場最耀眼的明星。而在這之前,這種榮耀一直屬於他邵飛啊!

  邵飛一連在傢悶瞭幾天,心裡七上八下的沒個著落。邵佰金工作很忙,每天早出晚歸,雖然曾問過邵飛為什麼不去練車瞭,但邵飛隨口編瞭個理由,邵佰金也就沒有太在意。

  可沒過多少天,蔡強又來電話瞭,張嘴就要30萬,說上次那輛新車在訓練的時候摔爛瞭,他也要買一輛邵飛那樣的新車!

  邵飛一聽,腦袋都大瞭:雖然自己傢很有錢,但父親對錢管得還是比較嚴的。上次那3萬塊,已經把自己的零用錢都掏光瞭,現在上哪兒搞30萬去?再說瞭,就算自己弄到30萬,給瞭蔡強,誰敢保證他不會繼續要50萬、100萬?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