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三撈竹簡書

撈書救人

  戰國時期,光漁村有個叫黑泥鰍的小夥子,水性極佳,能在水裡遊,泥裡爬。因為他皮膚黝黑,身子光溜,所以大傢都叫他黑泥鰍。

  這天,黑泥鰍和一位朋友張之景在河邊閑聊。這時,走過一個穿著華麗的人,捧著竹簡書邊走邊讀,身後還跟著一個隨從。突然,讀書人看到興奮處,一揮手臂,隻聽“咚”的一聲,竹簡書掉進瞭河裡。

  讀書人急瞭,抬腳把隨從踹進瞭河裡,大聲命令道:“快去撈書,撈不到我宰瞭你!"

  黑泥鰍和張之景在一旁看得傻瞭,本來覺得讀書人應該知書達禮,沒想到竟如此野蠻。再看那隨從,在水裡一陣亂撲騰,嘴裡直喊:“田公子,我不會遊水啊。”

  那個叫田公子的人站在河邊,叉著腰叫道:“你要是撈不到書,就別上來瞭。”眼看要出人命,黑泥鰍來不及多想,就“撲通”一聲跳進河裡。他把落水的隨從推到岸邊,對田公子說:“公子等一會兒,我把竹簡書給你撈上來。”然後長吸一口氣,一個猛子紮進河底。不多時,黑泥鰍鉆出水面,手裡攝著竹簡書,爬上岸來,交到田公子的手裡:“書還給你,你就不要再難為這位小兄弟瞭。”

  田公子對黑泥鰍刮目相看:“你水性好得很,願不願意在我手底下做事?”黑泥鰍嘿嘿一笑:“我就是一個粗人,隻懂種田趕牛,不懂什麼禮數,幹不瞭事的。”

  過瞭幾天,田公子又帶著隨從來到河邊讀書,讀到興奮處,手一哆嗦,“咚”的一聲,竹簡書又落入河中。

  田公子又抬腳把隨從踹入河中。這一幕剛好又被黑泥鰍看到瞭,他心說:罷瞭,見死不救三分罪,還是到河裡撈書吧。黑泥鰍當即一個猛子紮進河中,過瞭好一陣,他鉆出水面,換瞭口氣又紮入水中,幾次三番,黑泥鰍在河裡泡瞭一個多時辰,這才把竹簡書撈出來。他氣喘籲籲地把竹簡書送到田公子手中,說:“公子,以後不要在河邊看書瞭,竹簡書掉進去不要緊,人要是掉進去可就麻煩瞭。”

  田公子接過竹簡書,忽然聞到一股刺鼻的惡臭味,不禁用衣袖捂住瞭鼻子:“什麼氣味這麼難聞?"

  黑泥鰍表情痛苦地說:“幾日前我下地割麥,背上被拉瞭一道口子。這幾天下雨,我的茅屋漏水,床上發潮,怕是傷口潰爛吧。”黑泥鰍回去的路上,正巧碰到他的朋友張之景。張之景也聞到瞭惡臭,他仔細查看瞭黑泥鰍背上的傷口,眉頭一皺:“傷口化膿瞭,要是不及時處理,恐怕周圍的肉都得爛掉。”

  回到傢,張之景把黑泥鰍背上的膿血擠出,敷瞭幾種草藥,用粗佈紮好,又開瞭內服的草藥叫黑泥鰍煎著喝。不出三天,黑泥鰍背上的傷口不再惡臭,很快就好瞭。

  黑泥鰍摸瞭摸傷口,對張之景說:“我和你認識多年,卻不知你還會醫術呢。”張之景哈哈大笑:“這些年你沒病沒痛的,我空有一身醫術也無用武之地啊。不過,以後如果有人問起你後背是怎麼好的,你千萬不要把我說出來。”

  沒過幾天,黑泥鰍趕著牛車回傢,在路上又遇到瞭田公子,田公子正要用衣袖捂鼻子,這時旁邊的隨從說:“公子,這小子身上沒有惡臭瞭,估計背上的傷已經好瞭。”

  田公子愣瞭愣,心中覺得有點奇怪,那天看到黑泥鰍背上的傷很嚴重,一般的郎中沒有一年半載是治不好的,怎麼這小子的病這麼快就好瞭?

  田公子問道:“你後背上的傷竟然痊愈瞭,可曾遇到什麼神醫,吃過什麼仙丹?”

  黑泥鰍笑笑說:“公子莫要說笑,我一個山間農夫哪會有什麼仙丹?我隻是生得皮糙肉厚罷瞭。”

  田公子又問:“怎麼可能,你看過什麼郎中沒有?”

  黑泥鰍搖瞭搖頭:“我沒錢看郎中,吃的是粗茶淡飯而已。”說完,黑泥鰍就走瞭。

  田公子皺著眉頭一陣思量,突然,他把隨從叫到身邊,在其耳邊說瞭幾句。隨從聽瞭,臉頓時變瞭顏色.

苛刻命令

  第二天,村裡來瞭許多士兵,把村子團團圍住,還把村民趕到瞭河邊,黑泥鰍和張之景也在其中。

  不多時,田公子出現瞭。黑泥鰍倒吸一口冷氣,原來這田公子可不是一般的公子,竟然能支配身披重甲的士兵。

  張之景低聲說道:“這田公子莫不是齊襄王之子田建?怪不得他脾氣如此暴躁,竟為一本竹簡書而把隨從踹入河中,視人命如草芥啊。”

  這田公子正是齊國君主田建,他給身邊的隨從使瞭個眼色。隨從便走到村民面前,扯著嗓子說道:“齊王愛讀書,昨天晚上,不慎把書掉入河中,今天你們全村的人要把書找到。書撈上來,全村人每人賞賜糧食;撈不上來,全村處斬!齊王有令,如果從河裡撈出來的書有所損壞,全村仍然處斬!齊王明天來河邊要書。”很快,齊王走瞭,村子被許多士兵包圍著,村民想要逃跑是萬萬不可能的。故事會在線閱讀

  全村人中,水性最好的當然要數黑泥鰍。但盡管如此,要在這麼大的河裡撈出一本竹簡書談何容易。上次深水撈書,在知道落水位置的情況下,還費瞭九牛二虎之力,現在齊王隻說書掉入河裡,並沒指明位置,自己得挨個地方搜。

  黑泥鰍借來幾條漁船,每條船上都有名青壯小夥,手裡拿一根蘆葦,船上還備著幹糧。黑泥鰍把河面分成十幾塊,按著順序在河底摸索。為瞭抓緊時間,他會先沉到河底亂摸一陣,然後到一條船下拿著蘆葦吸幾口氣再沉入河底。每隔一個時辰才會爬到船上歇一會兒,吃幾口幹糧。

  直到天黑,黑泥鰍在河底搜索瞭一大半,仍然沒有撈到竹簡書。但為瞭全村人的性命,他拼著最後一絲力氣,沉入河底繼續撈書。

  突然,他在河底碰到瞭一樣東西,用腳一瑞,覺得那似乎是個木箱子。他趕緊鉆出河面,讓人把箱子拉到瞭船上。眾人拿著火把湊近一看,不禁嚇瞭一跳,這木箱子橫窄豎長,分明是口棺材!這棺材密不透水,外面不知塗瞭什麼東西。黑泥鰍叫人把箱子打開,裡面竟然躺著一個人!

  這時,張之景走上前去,探瞭探氣息,低頭思量:奇怪,這人已經死瞭,不過身體還沒完全發涼,但這箱子肯定投入河底有段時間瞭,按理說人應該涼透才對。再一想,張之景恍然大悟:這箱子是密閉的,裡面有一定的空間,想必這人被關到箱子裡時是活著的,過瞭一陣子才被憋死。

  黑泥鰍不想耽誤時間,又沉到河底繼續撈書,但撈瞭一整夜,仍然未見竹簡書!

  黑泥鰍有些擔心:河底都搜完瞭,並沒有發現竹簡書,難不成齊王根本沒把書丟進河裡?張之景圍著木箱子想瞭半天,突然說道:“難不成……這人就是竹簡書?”

  眾人大眼瞪小眼,都驚得說不出話來。張之景走到跟前,讓人把箱子裡的人抬瞭出來,扒掉衣服,查看瞭好一會兒,並未發現蹊蹺之處。他又叫人把箱中人翻過來,背朝上,眾人一看,都驚出一身冷汗!隻見這人後背上寫著密密麻麻的字,原來他就是“竹簡書”!

神醫救書

  黑泥鰍高興得跳起來:“太好瞭,竹簡書撈出來瞭,我們全村人得救瞭。”

  張之景眉頭一皺,說:“別高興得太早,齊王說過,撈出的書不得有損壞,否則我們還是難逃一死。”黑泥鰍還是不明白:“這人不缺胳膊少腿的,能有什麼損壞?"張之景神色凝重地說:“人死後皮膚會變硬變緊,後背上的字就會變形認不出來,這‘書’不就損壞瞭?"

  黑泥鰍的心一下子懸瞭起來:“那……怎麼才能不損壞?"

  張之景沉吟道:“齊王明天才會來到這裡,到時小字恐怕認不出來瞭,唯一的辦法就是讓這人活過來。現在他死去不久,小字還未變形。”眾人大氣都不敢出,死人怎能活過來?那不成詐屍瞭?

  張之景叫人把箱中人抬到一張板凳上,後背朝上,然後在其手腕上綁瞭兩根繩子扯到一棵大樹上。他取出長短不一的銀針,一共紮瞭近百針。一個時辰後,死人竟然哼瞭一聲,把周圍的人都嚇得連退幾步。

  張之景見人有瞭氣息,忙端過一碗草藥湯,慢慢喂下去。沒過多久,箱中人竟然真的活瞭過來。

  他看瞭看周圍,不禁失聲痛哭,把周圍的人嚇得抱成一團。

  黑泥鰍膽子大,問他:“你活過來瞭,還哭什麼?"

  箱中人說:“我是齊王手下的一個普通士兵,昨日被綁瞭扔到木箱裡,沉入河底。我沒犯法沒犯事,卻差點命喪黃泉。”眾人聽瞭,皆烯噓不已。

  第二天,齊王來到河邊,見箱中人活瞭過來,後背上的字一字未損,不禁喜笑顏開:“是誰把我的‘書’撈出來的?"

  黑泥鰍答道:“是草民。”

  齊王點點頭,說:“好,那是誰把我的‘書’救活的,不會也是你吧?"

  黑泥鰍搖搖頭,說:“當然不是小人,小人把他撈上來時,他已經沒瞭氣息,是一位過路神醫把他救活的。我們想要報答神醫,可他很快就走瞭。”

  齊王一瞪眼:“走瞭?把人救活就走瞭?"

  黑泥鰍說道:“是的,我們怎麼攔也攔不住,他健步如飛,眨眼間就沒瞭蹤影。大王,當初您說如果村子裡有人把書撈上來,並且書未有損壞,就恕我們無罪。”

  齊王臉一沉,說:“本王當然說話算話,你們都可以活命。”突然又眉頭一皺,對一旁的謀士說,“你不是說用撈書這一計就能把神醫引出來嗎?"

  謀士說道:“能把死人救活,果然是神醫。之前那個黑泥鰍後背化膿,竟能在短時間內痊愈,我以為神醫就在這個村子,沒想到……”

  齊王隻好氣呼呼地帶著士兵走瞭,全村人都長出瞭一口氣。www.rensheng5.com

  黑泥鰍好奇地問張之景:“張兄弟,你醫術這麼高,為何不去齊王手下做事?"

  張之景微微一笑,說:“齊王這次撈書就是想把神醫引出來,然後弄到他身邊給他調理身子,好讓他作威作福。可是你看,齊王為達目的,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竟然把活人綁到箱子裡活活憋死。如果我們沒把‘竹簡書’救活,我們全村人的命也都沒瞭。齊王如此殘暴,你不覺得他活得越長,對普天下的百姓越是種不幸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