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傳聞逸事] 夜明珠

  丁原是個玉石商人,聽說南國邊城多玉,當即風塵仆仆地趕瞭過去。等進入邊城已是黃昏時分,他正四下尋找歇腳的地方,忽聽得前面傳來一陣陣叫好聲。

  丁原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個賣藝的正在趕場子,隻見他中等身材,赤裸著上身,正一邊“啪啪啪”大力拍著胸膛,一邊大叫道:“各位父老鄉親,請看在下一口氣吞下三顆鐵球。如果認為在下還算有些本事,就請賞些個錢……”

  丁原暗吃一驚,這吞鐵球可是險之又險,一不小心就會出人命。正擔心著,那漢子已接連吞下三顆鴨蛋大的鐵球。接下來,在眾人的註視中,隻見漢子伸長脖子仰天大叫。隻聽得“璞、璞”兩聲響,兩顆鐵球從他口中噴瞭出來,掉在地上當當直響。

  眾人紛紛拍手叫好,隻有丁原暗叫一聲:“不妙!”因為他看到漢子青筋畢露,疲態盡現,剛才沒有一口氣把三顆鐵球全吐出來,他還有餘力嗎?漢子拼命運著氣轉著圈,頭上豆大的汗珠滾滾淌下,猛然間再次仰天一吐。可是,並不見有鐵球噴出,再看那漢子,已臉色發紫,仰天就倒。眾人頓時嘩然。

  這時,丁原大叫起來:“有沒有壯漢過來一位?我有銀子打賞!”

  當即有一個壯漢上前,丁原喊道:“壯士快和我一起倒提起此人的腳,遲瞭他必死無疑!"於是,兩人竭盡全力把賣藝的漢子倒提起來,可漢子還是渾然不知。丁原騰出一隻手拼命拉扯漢子的頭發,大聲叫道:“快撐住,吐出來,用力、用力!

  忽然,倒懸著的漢子驚醒瞭,當即再次聚氣,發出一聲大喊,“吮”的一聲,第三顆鐵球終於從口中噴瞭出來。大夥兒見狀都松瞭一口氣,丁原累得一屁股坐在瞭地上。這時,賣藝的漢子終於一口氣緩瞭過來,丁原喘著氣勸道:“這位兄臺,這行當實在太過危險,以後切不可如此賣命。”

  漢子神色淒然地搖搖頭,然後一揖到底,說:“大恩不言謝,先生,就此別過。”

  第二天一大早,丁原往城外山腳下的玉石市場趕路,經過一座小樹林時,突然發現一棵大樹上吊著人!丁原飛快上前把那人救瞭下來,所幸那人隻是剛剛上吊,很快就醒瞭過來。丁原仔細一看,不禁失聲叫道:“原來是你!”上吊之人竟是昨天那賣藝的漢子。

  在丁原的一再追問下,漢子這才說出實情:原來傢中老母病危,他無錢給老母治病,所以昨天才冒著生命危險賣藝,盡管如此還是湊不齊銀兩,萬念俱灰之下這才起瞭死意。www.rensheng5.com

  丁原聽罷,二話不說從懷中掏出兩錠銀子,說:“這銀子你先拿去給你母親治病,以後這輕生念頭可萬萬不能有瞭,你一走倒是解脫瞭,可憐你老母又有何人依靠?"

  漢子接過銀子,雙手禁不住微微顫抖,說:“先生的教誨我記下瞭。對瞭,聽先生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不知先生到此地所為何事?"

  丁原當即坦言相告,那漢子聽完,擔心地說:“先生孤身一人來到此地,這玉石交易又向來魚龍混雜,恐怕多有危險。這樣好瞭,如果先生不嫌棄的話;我就隨先生前去。有個本地人在場,對方不得不顧忌些。先生稍等,我把銀子送回傢就來。”說完,飛快地跑瞭。

  丁原在原地等瞭好一會兒,也沒見漢子前來。他搖搖頭,心說這漢子怕隻是賣賣嘴皮子而已,當即動身上路。剛走瞭一會兒,隻聽得身後腳步聲大作,回頭一看正是那漢子。

  漢子氣喘如牛地叫道:“先生怕是等急瞭吧?我給老母抓瞭藥,所以耽誤瞭些時辰。”兩人很快找到瞭一個賣傢,那賣傢帶著他們來到山坳中一間偏僻的屋子。

  丁原開門見山地說:“聽說貴處有夜明珠現世,本人想求購一顆,價錢好商量,不知閣下手中可有?"

  那賣傢一聽,當即拿出兩塊渾圓形狀、拳頭大小的石頭來,說:“這其中一塊便是,你倒賭賭看。”

  丁原連連擺手,說:“我不是來賭石的,我是個老老實實的生意人,請閣下拿出現成的夜明珠來……”

  那賣傢把眼一瞪桌子一拍,大聲說道:“告訴你,到瞭我這兒,你賭也得賭,不賭也得賭。賭著瞭你發財,賭不著,給我扒瞭褲子回去!說,要哪個?”話音未落,一側的偏房裡沖出幾條大漢來,個個虎視眺眺。

  一看這情形,丁原心裡頓時涼瞭半截,這時那賣藝的漢子笑吟吟地說話瞭:“我說老板,既然是做生意的,那就得遵守做生意的規矩是不是?你剛才說這兩塊原石裡有一塊是夜明珠,此話可當真?"

  那賣傢聽賣藝的漢子操著一口純正的本地口音,便不敢太過分瞭,當即說道:“那是當然!我這兒也不算是純粹的賭石,純粹的賭石是雙方都不知石頭內是否有貨。而在我這兒,我是知道的,從而讓客傢有一半的運氣。”

  漢子點點頭,說:“老板可否寬限我們一點時間,五天行不行?五天之內一定給你個說法。”

  那老板略一沉思,說:“行,給你個面子,可我隻等三天。在這三天內你們盡管瞧。不過,你們不得對這原石有一點損傷。還有,不要妄想逃走,否則,休怪我不客氣!”說完,就讓下人把兩人關進瞭一間屋子。

  等賣傢走後,丁原望望緊鎖的大門,垂頭喪氣地說:“想不到這生意竟是強買強賣,我說兄臺,三天之內你能看出個名堂嗎?"

  漢子一笑,說:“先生,你盡管放寬心好瞭。我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還能看不出嗎?就把石頭放在我這裡,三天後我給你答案!"

  一晃到瞭中午,看守的人送來瞭飯菜,漢子叫道:“給我送一大壺醋來,我這人是非醋不下飯的。”看守瞪瞭他一眼,但還是送來瞭一壺酷。漢子當即美滋滋地喝起醋來,一眨眼的工夫就喝一半壺。丁原在一旁看得直泛酸水,說:“喝這麼多的醋,你吃得消嗎?快吃飯吧。”

  漢子卻笑嘻嘻地說:“先生,我與你不同,我長年跑江湖賣藝,居無定所飯無定時,所以養成瞭吃一頓管三天的習慣。先前在傢裡我已吃過一頓,現在肚裡連一粒米都容不下瞭。”

  丁原聽瞭,心中雖覺得奇怪,但也隻好獨自吃瞭。到瞭晚上,那漢子依然隻是喝酷,一粒米也不吃。

  第二天漢子依舊如此。到瞭第三天晚上,丁原發現不妙瞭,隻見漢子面如土灰,神情萎靡。丁原驚叫道:“你是不是病瞭?"

  漢子微微笑道:“先生盡管放心,我沒有大礙,明天一出這牢籠自然就好瞭。”一說起明天,丁原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明天就要賭石瞭,自個兒卻連半分的把握也沒有,也沒見漢子對石頭有半點研究,看樣子是血本無歸瞭。

  正擔心著,漢子忽然輕聲叫瞭起來:“先生,你看仔細瞭!”隻見漢子微蹲馬步,雙手下壓作運氣狀,同時伸長脖子張嘴向天。丁原正一頭霧水,卻見漢子突然間漲紅瞭臉,使足全身力氣大吼一聲:"起!"話音剛落,一樣東西從漢子口中噴瞭出來,落在地上當當作響。此時,漢子已累得倒在地上。

  丁原忙扶起漢子,隻聽漢子氣息微弱地說:“快看石頭!"

  丁原一愣,再看漢子吐出的石頭,在暗淡的燭光下竟發出綠熒熒的光芒來。

  天哪,裡面競是一顆夜明珠!石頭表面還裹著一層血絲。丁原大驚,顫聲問道:“你什麼時候吞下夜明珠的?"

  漢子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答道:“三天前我背著你吞下兩塊原石中的一塊,所幸沒有賭錯……”

  丁原恍然大悟道:“整整三天你不吃一口飯,隻喝下整整六大壺酷,就是為瞭用醋和你的胃液溶化掉包裹夜明珠的一層外包漿,是不是?"

  漢子點點頭,說:“是的,我隻能出此下策。先生不必為我擔心,莫要忘瞭我的老本行,我連鐵球都能吞得下吐得出,何況一塊小小的石頭?在這世上,這法子大概也隻有我能使瞭。現在賭對瞭,明天我們把另一塊石頭交還給賣傢便可。”

  丁原想瞭想,又問:“那萬一賭錯瞭呢?"

  漢子神情疲憊地說:“賭錯瞭也無妨,原石本就是渾圓的,在我胃中縮小瞭一小圈,肉眼根本難以察覺。再說那賣傢做夢也想不到我會用這招,到時我們買另一塊就行。”故事會在線閱讀

  丁原再也忍不住瞭,嘎咽道:“為瞭這顆珠子,你用血肉之軀打磨瞭三天三夜,差點要瞭你的性命,在下如何擔當得起?"

  漢子笑道:“先生你一連救瞭我兩次,還救瞭我老母親,大恩大德即便我死瞭也難報啊!"

  丁原大叫一聲:“好兄弟!”兩人便緊緊抱在瞭一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