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特別攪局

  陳西大學畢業沒幾年,最近剛剛辭職。這天,他看到一傢建築公司在招人,他學的剛好就是建築設計,於是就過去應聘。

  陳西連過幾關,主考官把他帶進一間密室,指著一位西裝筆挺的年輕人,給陳西介紹說:“這位是我們的董事長劉偉先生。”然後又轉身對劉偉說:“這個小夥子技術好,夠機靈,應該是個合適的人選。”

  劉偉當場又出瞭幾個問題,陳西回答得滴水不漏。劉偉滿意地點點頭,壓低聲音對陳西說:“我想讓你去完成一個特殊的任務。如果你答應,我就可以錄用你。”

  陳西一愣,小聲問:“什麼任務?"

  劉偉說,他想讓陳西到另一傢名叫成林的建築公司,承擔一項特殊任務,就是在他們研究項目時提出反對意見,給他們攪局。陳西一聽,既感到好奇,又有些害怕。

  看陳西還在猶豫,劉偉進一步解釋說,攪局也就是提出反對意見,這完全是正常的工作,絕對不會違法犯罪。而且他已經在成林公司安插瞭幫手,會幫助陳西順利應聘過關,萬一有閃失,他可以再回到本公司工作。陳西這才放寬瞭心,點頭同意瞭。

  很快,陳西在成林公司的應聘中順利過關。公司領導覺得他是個難得的人才,把他分到瞭設計部。

  陳西趕緊跟劉偉匯報瞭。劉偉馬上讓人事部跟他簽瞭一份勞動合同,還塞給他一張工資卡,告訴他工資會定期打到他的卡上,有事就電話聯系,但不要到公司露面,以免引起他人的懷疑。從此,陳西就正式到成林公司上班瞭。成林公司是一傢古建公司,主要承擔文物古建的修復工作。最近,公司就承擔瞭一項工程。設計部高部長提出瞭設計方案,老總也很快批瞭下來。這時,陳西想到瞭劉偉交代給自己的任務,就拿著設計方案琢磨,很快就找到瞭毛病。他對高部長說:“不能按這個方案施工。”

  高部長一聽,來瞭興趣:“怎麼不行啊?"陳西指著設計圖紙上的房頂說:“這房頂設計得有問題。不應該在木架子上空掛瓦呀。下面不做鋪墊,那瓦等於是懸空狀態,很容易斷裂漏雨。”高部長點點頭說:“你說得有道理。但要想做鋪墊,成本就高瞭。小夥子,咱得精打細算,才能賺錢啊。”

  陳西倔強地說:“再怎麼精打細算,也不能在程序上省。不然,咱做出瞭豆腐渣工程,那是在砸咱自己的牌子和飯碗呀。”

  高部長有點不高興地說:“這個項目由我負責設計,老板簽字施工,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你就別操這份心瞭。”

  陳西見狀,決心親自去找老板談談。老板名叫劉大成,是個大老粗,當年靠包工程起的傢。陳西開門見山地說:“老板,這個工程不應該這麼幹,木架子上那道工序不能省。”

  劉大成不耐煩地揮揮手說:“你說的我都知道,但那麼做成本太高。你去幹活吧。”

  陳西站著沒走,卻反問他:“你知道雷老大嗎?"劉大成頓時變瞭臉色,冷冷地說:“你提他幹嗎?"

  陳西重重地嘆瞭口氣說:“我原來就在雷老大的公司裡幹。就因為偷工減料,他蓋的大樓塌瞭,砸死瞭那麼多人。他不光要傾傢蕩產地賠償一切損失,還被抓進瞭監獄。老板,你不想成為雷老大第二吧?這個工程完工以後,可是要向民眾開放的,每天進出那麼多人,萬一因為房頂漏雨飽朽瞭木架子,掉下來砸傷瞭人,您的罪過也不小啊。”

  劉大成一聽,嚇得臉色煞白,但他還是硬撐著說:“你小子,竟敢來嚇唬我?"

  陳西看他臉色都變瞭,就知道他怕瞭,接著說道:“您創下這麼大的傢業也不容易,本來是要頤養天年瞭,如果因為偷工減料進瞭監獄,那可真不值啊。”

  劉大成越想越害怕,喊來瞭高部長,讓他重新設計方案,不要考慮錢的事兒,隻要把活兒幹好就行。

  陳西初戰告捷,馬上給劉偉打電話報告。劉偉表揚瞭他一番,鼓勵他再接再厲,並給瞭他一千塊錢獎金。陳西掛上電話,感覺好極瞭。

  沒過兩天,高部長的新設計方案出來瞭,他特意拿給陳西看,問他還有什麼問題。沒想到陳西雞蛋裡挑骨頭,搖搖頭說:“部長的設計裡還是有個缺憾。”

  高部長驚訝地瞪大瞭眼睛:“你說出來我聽聽!"陳西解釋說,這個文物建築附近都是老城區的危房,最近正在搞舊城改造,會動用重型設備,產生的震動很大。高部長新設計的房子根基較淺,很容易被震裂,出現一系列的問題。

  高部長點瞭點頭說:“你說的很有道理。但要深註根基,開支很大,我得跟老板匯報一下。”說完,他拿著方案去找老板瞭。

  老板聽高部長匯報完瞭,就讓陳西過去。陳西一進門,劉大成就沖他吼起來:“你是質監局的臥底嗎?這麼橫挑毛病豎挑刺的,小心我開除你!"

  陳西賭氣地說:“你就是開瞭我,我也得說!你以為蓋房子是小事啊?人命關天!根基不牢,萬一給震塌瞭,砸死瞭人,再毀瞭文物,讓你傾傢蕩產都賠不起,還得去坐牢!"

  劉大成氣得臉色鐵青,暴跳如雷:“滾,你給我滾!"

  陳西一甩手說:“走就走,我還怕跟著你倒黴呢!”他轉身就要走,劉大成卻突然叫住瞭他,嘆瞭口氣說:“就按你說的辦吧。”

  兩天後,新方案又出來瞭,高部長又拿給陳西看,這回陳西終於挑不出毛病瞭。高部長又把方案拿給老板過目。劉大成沒看方案,先問他:“你問過那小子瞭嗎?”

  高部長笑著說:“那小子說瞭,沒問題。”

  劉大成感慨地說:“那小子說沒問題,看來是真的沒問題瞭。”於是就簽瞭字,佈置施工的事情。

  這時,陳西偷偷溜進洗手間,給劉偉打電話,沮喪地說,那套設計方案真的很完美,他實在挑不出毛病,沒辦法再攪局瞭。劉偉笑著說,已經攪瞭兩次局,這就不錯啦。他又給陳西打瞭兩千塊的獎金。就這樣,陳西以特殊的身份在成林公司幹瞭下去,這一幹就幹到瞭年底。老板給每位員工都發瞭紅包,唯獨陳西沒拿到。

  陳西找到劉大成,問他為什麼不給自己紅包。劉大成生氣地說:“你還好意思跟我要紅包?哼,你害慘瞭我!這年底一算賬,我比去年少賺瞭幾十萬。起先我還不明白,後來終於找到瞭原因。自打你一來,就到處給我添亂,還嚇唬我,讓我重新設計方案,增加瞭成本,賺得就少瞭。這幾十萬,我還沒找你賠呢!"

  陳西賭氣地說:“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你也不想想,這一年裡,建築界出瞭多少事,有多少建築商進瞭監獄?就算有些沒進監獄的,也因為自己做瞭豆腐渣工程,成天心驚膽戰的。再看看你,心裡坦然,吃得香,睡得著,臉色都變好瞭,看著都年輕瞭。”

  劉大成聽完,突然哈哈大笑道:“你這小子,我假裝心裡憋氣,跟你發發脾氣,你嘴上還這麼不饒人!罷瞭罷瞭,我算服瞭你啦。你啊,還真是我的福星!”說著,就遞給陳西一個大紅包,還告訴陳西,就因為他們公司嚴守程序,保證質量,取得瞭業界的一致認可,很多大公司都來找他們施工呢。他是真心誠意地感謝陳西。

  陳西松瞭口氣,偷偷一看,紅包裡竟有兩萬元。他不禁高興起來,忙給女朋友打電話,兩個人約定晚上到一傢高級飯店去吃飯慶祝。

  晚上,兩人來到瞭飯店。正邊吃邊聊,突然看到劉大成和劉偉有說有笑地走進來,陳西頓時愣住瞭。

  這時,劉大成也看到瞭他,走過來親熱地拍拍他的肩,對劉偉說:“他就是那個質監局的‘臥底’,哈哈。”接著又給陳西介紹,說劉偉是他的兒子。此時,劉偉偷偷給陳西使眼色,讓他假裝不認識。很快,劉大成就跟幾個人進瞭包房。故事會在線閱讀

  不一會兒,劉偉出來瞭,給陳西使瞭個眼色。陳西便跟著他出瞭飯店,來到瞭一個僻靜處。

  劉偉笑著說:“你都看到瞭,我也就不瞞你瞭。我是劉大成的兒子。我爸這個人呀,愛占便宜,總想偷工減料多賺錢,怎麼勸他都不聽。但他有個弱點,就是膽子小,怕嚇。可我們做晚輩的,也不好嚇他。他那些下屬,也隻會哄他,根本不可能嚇他。面試時,我看你脾氣夠倔,敢說話,業務又好,就請你過去瞭,結果還真把他給嚇住瞭。他雖然少賺瞭點錢,但工程質量有瞭保證,我心裡也就踏實瞭。我想請你接著幹下去,成嗎?"

  陳西聽瞭,既意外又感動,他望著劉偉真誠的眼神,點點頭說:“好,我幹。”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