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法律故事] 遺失的五十萬

  李麗有兩個母親,這是因為她父親在解放前娶瞭兩個老婆,李麗是小老婆生的。解放後,政府規定一夫一妻制,李麗的父親與小老婆離婚,李麗跟隨父親和嫡母—也就是父親的大老婆一起在上海生活。中學畢業後適逢“上山下鄉”,李麗便去瞭內蒙古,從此一傢人聚少離多。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到瞭2000年,此時李麗的父親和她生母已去世,不久,嫡母也“走”瞭。李麗回上海老傢整理遺物時發現,嫡母有一個記事本,上面記著“工商銀行存折50萬”。李麗翻箱倒櫃找瞭半天沒找著存折,於是她又去銀行查詢,銀行答復道:是有這張存折,但錢已被區煙糖公司工會取走。

  李麗當時就糊塗瞭,怪事啊,雖說嫡母原在區煙糖公司工作,但我們傢的錢,公司工會怎麼能取走呢?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李麗帶著疑問,來到區煙糖公司,工會主席小謝接待瞭她。聽李麗說瞭來意,小謝很爽氣地說:“有這麼回事。我們按照當事人的願望,已將部分錢款發到貧困職工手裡瞭。”原來,李麗的嫡母叫王晴,沒有生育,丈夫去世後她一人獨居,平時的起居都是單位工會派人照顧的。到瞭後來,王晴年老體衰,行動不便,她幹脆將房產證、存折、身份證都交給工會保管。王晴臨終前為感謝公司工會多年的照顧,將50萬元的一張存折贈與瞭單位。

  李麗不相信小謝的解釋,一定要他拿出證據來。

  小謝從保險箱裡拿出兩份遺囑,說:“這是你母親留下的。”李麗趕緊接過,仔細看起來。

  兩份遺囑,一份是公司小謝代寫的,另一份為打印稿,兩份的內容是一樣的,均寫明將50萬元贈與區煙糖公司工會,立遺囑人處均蓋瞭王晴的章,並按瞭手印。公司辦公室兩位工作人員作為見證人,公司工會作為見證單位,都在遺囑上簽名蓋章。

  李麗瞭解瞭事情的來龍去脈,心裡不樂意,但人傢有憑有據,手續齊全,一時間倒也不好開口,不過回到傢,越想越鬱悶,畢竟是50萬吶!她再想想,自己雖然是“庶女”,不是王晴親生,但終究是傢庭一員,有權處分傢庭財產啊!想到這裡,李麗就給幾個小姐妹打電話,傾訴心中的苦惱,其中有個小姐妹是律師,這位律師詳細瞭解瞭事情的經過,樂意幫助打這場官司,於是,這事就有瞭轉機。

  不久,李麗在多次與區煙糖公司工會協商不成後,上瞭法庭。

  在法庭上,李麗的律師指出:一、王晴識字,可遺囑上卻沒有其親筆簽名,故有理由懷疑此份遺囑是偽造的;二、遺囑的代書人、見證人與受贈人有利害關系,故遺囑應視為無效。

  區煙糖公司理直氣壯,工會主席小謝直接辯護:“二十多年來,李麗一直在外地,未盡對父母的贍養義務,而我們工會在王晴退休和生病期間派人悉心照顧,王晴為感恩才立下此份遺囑。當時她已無力簽字,所以才蓋瞭章,按瞭手印;還有重要一條,王晴多次提到要將錢捐給貧困職工,我們工會一直在經辦這事。”

  明眼人一看就認定區煙糖公司有理有情,有憑有據,此案必勝,但沒想到,法院審理後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八條規定,與受贈人有利害關系的人不能作為遺囑見證人。本案中,遺囑代書人、見證人以及見證單位均與區煙糖公司工會有利害關系,故判定王晴的這份遺囑無效,區煙糖公司工會返還李麗50萬元。www.rensheng5.com

  律師點評:

  故事《遺失的五十萬》主要表明一個法律問題,即:遺囑人在立遺囑時受遺贈一方不能作為遺囑見證人。所以,故事中區煙糖公司可能確實對遺囑人王晴盡瞭照顧義務,遺囑也可能就是遺囑人自己的意思表示,但關鍵是他們在辦理遺囑時未能註意程序上的合法性,那麼,就必然導致無效的結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