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早有預謀 等12則笑話

早有預謀

  姐弟仨逛街,走進一傢文身店,店員熱情地打招呼,問他們想在身上哪個部位文什麼圖案。
  大姐說:“我想在手臂上文朵玫瑰。”
  二姐說:“我屬蛇的,在手腕上文條小蛇吧。”
  小弟說:“我想在手掌心裡文一隻蚊子—帶血的、拍扁瞭的!”
  兩個姐姐驚訝地問小弟為什麼文蚊子,他說:“以後我要是看誰不順眼瞭,就給他一巴掌,然後在他發火之前攤開掌心給他看—喏,我給你拍蚊子呢!”(李羚子)

手機沒電

  那天,在北京鳥巢門口,一個年輕人坐在一邊,神情沮喪。警察過來問:“小夥子,沒有買到今天滾石三十周年演唱會的票?”
  年輕人搖瞭搖頭,拿出瞭兩張票,警察一看,驚訝地問他怎麼不進去,年輕人說:“我本來想約一個暗戀已久的女孩,打電話給她,女孩問是什麼演唱會,結果我剛說瞭一個字,手機就沒有電瞭……”
  警察一聽,奇怪地問:“說瞭個什麼字?”
  “滾—”(樂樂)

50未滿

  有個大叔剛滿50歲,他覺得自己不老,還不太能接受這個事實,於是在一件T恤上寫道:“50未滿,是49.5!”然後,他把T恤穿上瞭身。
  他的侄子看到後很好奇,問這位大叔:“現在流行把售價寫在衣服上嗎?”(胡艷菊)

環保大會

  動物在森林裡舉行瞭一次大聚會。
  袋鼠說:“我每次出門購物,都是自己帶環保袋,從來不會使用污染環境的塑料袋。”
  蜘蛛說:“現在低碳時代很少上網瞭,專心做十字繡呢。”
  蚊子一言不發地在螢火蟲身上一陣亂摁,螢火蟲怒瞭:“你幹嗎呢?”
  “我在找你身上的開關呢,節約用電!”(杜安彬)

體育強項

  一批大學新生入學瞭,學校讓大傢填一份自我簡介,上面包括“體育強項”。這時,有人告誡道:“哥們兒,別填那些運動會上開設的項目,不然,以後開運動會,老師就要強迫你報名瞭!”大傢紛紛說“言之有理”,然後一一寫畢。
  甲瞄乙,乙寫著:“高爾夫。”
  乙瞄甲,甲寫著:“保齡球。”
  甲乙探頭看丙的表格,丙寫著:“跳水、滑雪。”甲乙丙樂壞瞭,回頭想看看丁寫什麼,丁急忙將表格捂著,不好意思讓大夥兒看。
  眾人越發好奇,一齊上前奪下丁的表格,一看,隻見“體育強項”裡填著:“雙腳踩燈泡,胸口捶大石!”(丁人)

助人為樂

  午後,一個男人走進一傢小店,他問店老板:“還認得我嗎?”
  老板搖搖頭。
  “我就知道你早把我忘瞭,但是我不會忘。”男人說,“十年前,我曾經身無分文,走進你的店,向你討五塊錢,買瞭車票,搭上長途車,去大城市打天下。”
  老板笑笑:“沒想到你一直記在心上,竟然記瞭十年。其實,幫助人是應該的,而且沒多少錢……”
  “那好,”男人伸出瞭手,“我現在又需要五塊錢瞭。”(謝藝)

同學的請帖

  早上,小宋剛走進辦公室,就喋喋不休地向同事發牢騷:“你們說好笑不好笑,就一同學,平時連個電話都不打的,現在他要結婚,昨天送來瞭請帖,要我隨禮,這不明顯騙錢嘛!”
  有人說:“小宋,俗話說得好,一輩同學三輩親,同學結婚請你,還不就是圖個熱鬧、跟你溝通下感情?你怎麼光想到錢呢!”
  其他同事也都責怪小宋不該有這樣的想法,小宋申辯道:“你們知道是個啥同學?”
  “啥同學?”
  “在駕校學開瞭三天車!”(田寶琨)

沒有這道菜
  一天,一桌人正在包房裡吃飯,席間,客人提出加一個菜,女服務員問:“請問先生加個什麼菜?”客人說:“領導定!”女服務員一臉茫然:“先生,沒有這道菜。”(鄧彥明)

名作多一個字

  這天,小李正在宿舍裡找書,突然“哈哈”大笑,室友們問他笑什麼。
  “我發現,有的名作,如果多瞭一個字,就悲劇瞭—”說完,小李笑著揚瞭揚手中的書,說,“比如這本《老人與海》—”
  一室友問:“怎麼啦?”
  小李說:“《老人與海鮮》。”
  一室友又說:“《天鵝湖》—”
  “《天鵝跳湖》。”
  小李又一口氣念瞭好幾個:“《三國演藝圈》、《茶花女優》、《阿甘正傳情》、《武林外遇傳》……”
  大夥兒吵吵嚷嚷的,宿舍一角,一室友正盯著電腦看電影,這時,他叫瞭起來:“不要吵,別影響我看電影!”
  眾人問:“你在看啥?”
  那室友“撲哧”笑瞭:“《沉默的烤羔羊》!”(孫敏)

大嗓門

  晚上,兒子在看電視,老媽在打電話。老媽說話聲音很大,兒子埋怨道:“說話像響雷似的,我都沒法看電視瞭!”老媽說:“我又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我天生嗓門大呀!”
  兒子不客氣地說:“嗓門大也可以改呀!”
  老媽不服氣地說:“那好,你來教媽怎麼改。”兒子把老媽拉到一邊,故作神秘地說:“媽,當你講話時,就當自己躲在房間裡數錢,這樣,你就不會大聲嚷嚷瞭。”(書海)

京滬鐵路

  這天,某男在辦公室裡憤怒地嚷道:“為什麼火車現在越開越慢瞭?民國時候的火車都比現在開得快呀!”
  辦公室裡頓時一片嘩然,大傢議論紛紛:“這怎麼可能?”
  某男煞有介事地說:“絕對真實!我剛剛看到一個帖子,民國時期京滬鐵路全程僅需8個小時!”
  話剛落音,有人淡定地說瞭一句:“民國時候的‘京’,那可是‘南京’!”(譚淑華)

好男人

  一天,狂風大作,暴雨驟起。
  在一棟辦公樓裡,一個白領站在窗口,看著外面的瓢潑大雨,對身邊的女伴說:“這年頭,能在宿舍、公司樓下默默等著你,給你送上熱乎乎的早飯、午飯、晚飯,不管嚴寒酷暑、刮風下雨,總會很耐心的男人,你說說,會是誰?”
  女伴思量良久,問:“誰?”
  “送外賣的。”(梁滔滔)

  (發稿編輯:石莎莎丁嫻瑤)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