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的故事] 傢有打工女

  我是個單親父親,有個十八歲的女兒,叫小薇,在離傢三百裡外的鄺城一傢紡織廠打工。養閨女,可不讓人省心吶,這幾年,村裡老有一些小妮兒,過罷年,清清白白地出去,年底,抱著孩子就回來啦!這茬事兒,我這做父親的,也不好多和女兒扯,隻好時不時在電話裡轉彎抹角地勸誡女兒:“閨女啊,咱傢幾輩子,門前都沒長過歪脖子樹啊,你可不能做出啥出格的孬事兒來,你爹可丟不起這人哪!”

  你甭說,怕有鬼,偏偏鬼就上門瞭!

  那天,我到鄰居傢串門兒,進屋後才知道他傢來親戚瞭,那是他傢的一個遠房表哥,我也見過面,他就在鄺城我女兒打工的那一傢紡織廠當廚師,也算見識瞭一些新鮮事物。此時,那廚師正唾沫亂飛地講得起勁兒瞭:“你們是沒見識過啊,城裡人那個新潮,可真給力的嘞!就在我們廠,女孩子把男朋友領到自己宿舍裡,同宿舍的女孩子換個衣服啥的,咋辦?背過身去,全解決啦!哈哈哈……”廚師說著,禁不住開懷大笑起來。

  我回到傢裡,平靜地做出瞭一個決定:進城!

  到鄺城後,已經是晚上瞭,更糟糕的是,趕上瞭個壞天氣,又是響炸雷又是下大雨的。

  我冒著大雨,找到瞭女兒所在的廠子,向門崗打聽女兒的住處。那胖門崗盯著我看瞭好大一會兒,有點兒幸災樂禍地說:“你來得可真是時候啊!”我聽得一愣一愣的:“咋?我閨女小薇她……她咋啦?”

  門崗答道:“小薇,她好得很哪,就在剛才,她把她對象帶到宿舍來住啦!”我大吃一驚:“小薇她……她搞對象啦?”

  門崗似笑非笑地說:“老鄉,在我們這裡,男女工人搞個對象並不稀罕,可把對象帶到女工宿舍住,那就稀罕啦,你是不知道啊,一個宿舍,可住著八個女工哩,八個呀!”門崗說著,伸出兩個手指頭,做出“八”字狀,在我面前誇張地來回搖晃著。

  門崗的胖手指,搖得我頭昏眼花,幾乎暈倒在地!我咬緊牙關,好容易把身子控制住,直奔女兒的宿舍……

  到瞭宿舍,我把門“咚咚”擂得山響。很快,“稀裡嘩啦”,門裡傳來亂作一團的聲音。我一邊擂門,一邊喊:“小薇,是爸,我知道你在裡面!”屋裡沉默瞭一陣後,門被打開一個縫隙,女兒閃身出來,驚慌失措地說:“爸,怎……怎麼是你啊?”

  看見女兒,我氣得渾身打顫:“你……你這個要命的,你可真要我的命啦!你出來打工才一年啊,咋就這樣成精作怪啦?”女兒拉住我的手,低聲哀求:“爸,你小聲點兒,你聽我說——”“有啥好說的,我全明白!你現在就收拾東西,跟我回傢,咱回傢再說!”我說著,一把甩開女兒,不容她聲辯,一腳闖進瞭宿舍。

  一進宿舍,隻見七個女孩子背對一張床,像堵墻似的站成瞭半個圈兒。她們都瞪大眼睛,一臉戒備地盯著我。我知道,她們想要掩藏什麼,可床頭那一雙特大號的運動鞋,已經錐子一樣,深深地刺痛瞭我的心!

  我突然間心寒瞭,不想鬧瞭,也沒心情鬧瞭,沒意思,真沒意思!

  女兒見我扭頭走瞭,就追瞭出來,說道:“爸,你聽我說—”呸,聽你說啥?聽你花言巧語編一通胡話哄騙我這個鄉下老頭子?我沒理睬女兒,隻顧自己走,女兒在身後一個勁地嚷著:“爸,你自己找旅店住一宿吧,我也顧不得你啦!”

  我走出廠門,任憑大雨滂沱,我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遊走瞭大半夜,最後,還是決定把女兒帶回傢去,再怎麼樣,她也是我的女兒,我的骨肉至親啊,我不能由她使著性子成精作怪,放任自流!

  想到這裡,我返回廠子,重新回到女兒的宿舍。

  借著微弱的燈光,我猛地發現,我的女兒,加上她的室友,整整八個人,齊刷刷地坐在宿舍門外,雙腿拱起,頭枕在膝蓋上,一個個睡得正香!屋簷外的雨斜灑過來,打濕瞭她們頭發,雨水順著她們的脖子,濕嗒嗒地滑落下來。

  這些遠離傢、遠離父母的孩子們啊,她們到底是要幹啥呀?

  這個時候,天也快要亮瞭,宿舍的門開瞭,隻見一個滿臉浮腫的小夥子走瞭出來,可還沒走兩步,就“撲通”一聲倒瞭下去……

  八個女孩子一個激靈,霍地站瞭起來,我女兒第一個沖向小夥子,壓低喉嚨喊道:“姐妹們,快,趁著這時候沒人,趕緊把他送醫院,別讓對面找咱的麻煩!”我看得目瞪口呆,但聽說“送醫院”,知道這裡肯定有是非曲折,事情急迫,我也顧不得細問,急著沖瞭上去,和姑娘們一起把小夥子送醫院……

  等小夥子的病情穩定下來,女兒才斷斷續續地給我道出瞭事情的來龍去脈:女兒廠子對面,也有一傢紡織廠,小夥子就在那裡上班。本來兩人也不認識,昨天晚上,小夥子當班,發現他們老板欺負一個外地女工。小夥子氣不過,挺身而出,那老板當然不買賬,找來幾個當地人,把小夥子暴打一頓,還把他的行李拋在街上,讓他立刻走人。

  當時,正是風雨交加,電閃雷鳴,小夥子身無分文,隻有一身的傷痛。女兒小薇,對門崗謊稱小夥子是自己的對象,把他領進宿舍,讓小夥子住瞭下來。小夥子到醫院後就尿血,一查,原來是腎損傷。醫生說,幸虧小夥子昨晚沒有過多地走路、淋雨,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這多虧瞭女兒啊!

  這時候,小夥子的眼裡閃著亮晶晶的淚光,對我說:“當時,我怕不方便,根本不肯去你女兒的宿舍住。她騙我說,沒事,她們宿舍的女工正好都是夜班。第二天,我才知道,你女兒和她的七個室友,在門外坐瞭整整一夜,那時可下著雨哪!”

  呵呵,我的這個閨女啊,還真是隨我,要我遇見這事,也一樣拔刀相助!我感慨道:“閨女啊,是爸的不對,爸錯把你當成壞孩子瞭—不過,你也得把事情給爸講清楚呀!”

  “爸,你讓女兒說瞭嗎?”女兒仰起頭,看著我的眼睛,說話一字一頓的,“爸,往後你就放心吧,畢竟那些讓人說閑話的女孩子少得很哪,你要相信自己的女兒,相信天下的打工妹,她們可都是規規矩矩的好孩子!”故事會在線閱讀

  我忍不住說道:“閨女啊,我看人傢小夥子也不錯哩,你們要是有那個意思,爸就給你們定下來!”女兒大笑起來:“爸,這男女一接觸,就是要搞對象啊?你俗不俗啊?”

  我也笑瞭,看來,女兒是真的長大啦!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