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養成系”老媽造星李雪琴:宇宙的盡頭是鐵嶺

從小就是學霸,本科北大畢業,研究生就讀於紐約大學教育學系,這樣的李雪琴理應傲嬌、精致。可不論是各大知名綜藝節目還是短視頻平臺,李雪琴都毫不介意自己的大圓臉,用慵懶自帶幽默的東北腔、聊天式的漫不經心、鬼馬的氣質,抖出一個個令人捧腹的段子:“大傢好,我是略琴(李雪琴)……”樂得粉絲們直呼:“雪琴雪琴,沒你不行!”“被李雪琴笑死!”……

隻是,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同樣的,在成為大眾喜愛的著名脫口秀紅人之前,李雪琴也曾為此付出瞭很多……

另類成長:“我媽是我帶大的”

2016年初夏的一天,在北京大學附近一傢酒店的房間裡,生無可戀的李雪琴面無表情,拿起水果刀,用力割向自己的左手腕,一刀,兩刀,三刀……

李雪琴原名李雪陽。1995年,她出生於遼寧省開原市,做生意的爸爸和在醫院做行政工作的媽媽希望她冰雪聰明、陽光活潑,給她起名李雪陽。

李雪琴的媽媽賈玫出身於一個中醫傢庭,是位能幹的70後,也不失東北人的豪爽,一頓能喝8瓶啤酒。因為媽媽性格直爽,從小,李雪琴和媽媽的關系比朋友還鐵。

一次,李雪琴有道難題不會做,賈玫講瞭幾遍她還不懂。賈玫幹脆越俎代庖,三下五去二,竟自己把題目做完瞭。這樣的好媽媽,打著燈籠都難找,自己真是幸運兒!李雪琴嘚瑟得走路都能跳起舞。

賈玫沒有心計,有啥話都跟女兒說。李雪琴剛上初中時,她的姥姥因為生病,將銀行卡交給賈玫保管,還告知瞭密碼,沒想到,賈玫“一不小心”就將老母親卡裡的錢花光瞭。知道自己做錯瞭事,她急忙找李雪琴商量對策,李雪琴“嘎嘎”樂一通後,陪媽媽一起去跟姥姥說:“姥姥,這事吧,也有好處,至少您以後不敢再生病瞭。”這是啥邏輯?姥姥哭笑不得。

有如此“小女生”媽媽,李雪琴快樂成長。可世事難料。2009年,李雪琴在上初三時,爸爸生意失敗,不久,因種種原因,父母離婚瞭,她隨媽媽生活。

賈玫難以接受離婚的打擊,一言不合就沖李雪琴發脾氣。一天,李雪琴寫完作業後在傢看電視,賈玫下班回到傢,沖著李雪琴就是一頓罵。李雪琴委屈得躲進房間裡哭,哭著哭著,她又勸自己:媽媽在單位壓力大,離婚又讓她很受傷,自己不做她的出氣筒,媽媽會憋壞的。於是,李雪琴擦幹眼淚,“呵呵”傻笑著給媽媽道歉,賈玫的心情這才好瞭點。

人長大是一瞬間的事。自此,為瞭讓媽媽每天心情好點兒,十幾歲的李雪琴需要時刻照顧媽媽的情緒,想方設法哄媽媽開心,可有時還是事與願違。

一次,成績一向優異的李雪琴考試失利,賈玫知道後竟大哭起來:“閨女啊,對不起,都是媽離婚影響瞭你學習……”李雪琴不知所措,趕緊安慰媽媽:“不是,媽,是我考試前沒有休息好,你放心,這次純屬意外,以後我還拿第一名。”就這樣,為瞭讓媽媽安心,此後的每次考試李雪琴都要求自己考第一。

目睹女兒的懂事和上進,賈玫漸漸走出瞭離婚的陰霾。關於這段經歷,李雪琴在日後的段子裡這樣自嘲:“我媽是我帶大的。”

半年後,李雪琴以優異的成績考取遼寧省重點高中——本溪高級中學。住校後,她擔心媽媽在傢寂寞,經常打電話給媽媽。

一次,得知媽媽不慎摔斷瞭腰椎,李雪琴趕緊去醫院看媽媽。沒想到,到醫院後,媽媽竟招呼她喝啤酒。李雪琴這才知道,病房的冰箱裡擺滿瞭啤酒。“媽,你的腰不能動,咋坐起來喝啤酒?”李雪琴驚呆瞭。賈玫偷笑著拿出一根吸管,還讓她也喝點。“原來您老躺在病床上用吸管喝啤酒啊,這大概是喝啤酒的最高境界瞭,小的佩服佩服!”李雪琴又是一頓嘎嘎樂。

高三下學期,賈玫經常提醒女兒要適當放松自己。一次,她去學校看女兒,正值李雪琴上自習課。賈玫不管,慫恿女兒溜出來吃燒烤。李雪琴哪裡經受得住誘惑?她假裝上廁所跑瞭出來,跟著媽媽到瞭燒烤店。賈玫“嘭嘭嘭”開瞭8瓶啤酒,李雪琴隻喝瞭一瓶,剩下的都被賈玫喝瞭。看著媽媽豪飲的樣子,李雪琴覺得她是世界上最夠“哥們”的媽媽。

對抗抑鬱:媽媽需要我保護

2012年夏天,李雪琴以遼寧省自主招生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和媽媽分隔兩地後,她不再假裝快樂,學習也有所松懈。

牛氣的是,大二那年,盡管很少上課,但每次考試前,隻要前一天晚上下點功夫看書,李雪琴就能考到90多分,還拿到瞭獎學金。女兒的優秀讓賈玫驕傲,她很想念女兒,又因自己是“路癡”,不敢一個人來北京,也不知女兒戀愛瞭。而正是因為談瞭這個北大心理學系的男友,李雪琴才知道自己抑鬱瞭。

那次,李雪琴和男友約好去超市,結果她因臨時有事沒去。沒想到,男友回來後發現丟瞭錢包。李雪琴立馬怪自己:“這事賴我,我要跟你去瞭,你指定不會丟錢包。”男友驚訝不已,說她這是教科書級的抑鬱表現。李雪琴“哈哈”大笑:“抑鬱癥是詩意的病、哲學的病,我一個低俗的人,怎麼會抑鬱呢?”

可她真的抑鬱瞭。和室友聊天時,見桌上的筆掉地上瞭,李雪琴的好心情也隨之掉下;男友考試沒考好,她覺得都是自己的錯,一遍遍地自責……也許是忍受不瞭李雪琴“有病”,男友和她分手瞭,還拿著她的飯卡,光明正大地請現女友吃飯。李雪琴更覺得挫敗,每天自我否定,還多次蹲在街上大哭。學校瞭解到這些後,安排心理老師對她進行心理疏導,並通知瞭賈玫。賈玫心急火燎地趕到北京看女兒。李雪琴隻好再三說自己啥事兒也沒有,並不遺餘力地假裝開心,生性單純的賈玫被女兒蒙混過去瞭。

那幾天,李雪琴一直帶媽媽往來於賓館和學校之間。一次,因要早早上課,她讓媽媽“記著點道兒”,賈玫“嗯嗯”答應著。哪知,李雪琴很快接到媽媽的電話,說她迷路瞭。找到媽媽後,李雪琴問:“媽,你記道兒沒?”無比逗比的賈玫一本正經地說:“記瞭啊,我記得回賓館的時候,路邊有條狗,可後來呢,狗沒瞭。”“您可真是我親媽!”李雪琴笑得前俯後仰,“小樣兒,敢笑話你媽!”賈玫也開懷大笑起來。

這個“缺心眼兒”的媽媽非常依賴自己,李雪琴找到瞭存在感,心情也好瞭很多。同時,她也感到瞭肩上的責任,並暗暗告誡自己要努力,以便將來有能力給父母看病、買房。然而,媽媽回傢後,李雪琴的“快樂”也告一段落,她又回到瞭自己的小世界裡,抑鬱的魔掌仍然沒有輕易放過她。

最崩潰的是大四時的一天,李雪琴正在北大附近一傢賓館制作PPT,可不知為啥,她突然覺得活著沒意思,於是有瞭本文開頭的揪心場景……當左手腕被割出三道血淋淋的口子後,疼痛和鮮血讓李雪琴忽然清醒:“我死瞭,我媽怎麼辦呢?”平靜下來後,她迅速止血,並重新坐到電腦前,繼續做還沒做完的PPT。

這次的自殺未遂,也讓李雪琴意識到自己的情況不容樂觀,她不敢再耽擱,去北醫六院找精神科醫生看病。醫生確診她患上瞭抑鬱癥,給她開瞭專治抑鬱癥的“百憂解”等藥。漸漸地,得益於藥物和心理的共同作用,李雪琴的癥狀好轉瞭很多。

見女兒的病情好轉瞭,年齡也不小瞭,賈玫開始催女兒早點談戀愛結婚,李雪琴每次都樂呵呵地答應老媽。結果,讓她意外又欣慰的是,僅僅半年的光景,她還單著呢,而父母卻相繼再婚,而且都很幸福。

2016年下半年,在父親的建議下,李雪琴到美國紐約大學攻讀教育學碩士。然而,沒過多久,她開始不喜歡所選的專業,漸漸產生瞭厭學情緒,紐約林立的高樓和偏窄的道路也讓她倍感壓抑。因此種種,李雪琴的抑鬱癥又犯瞭。她整夜整夜地睡不著,隻想中斷學業回傢,又害怕媽媽知道後崩潰。

2018年6月的一天,一位朋友打電話給李雪琴,說自己在北京創業,想讓她去幫忙。李雪琴鼓起勇氣撥通瞭賈玫的電話,說自己不想拿紐大的畢業證瞭,想回國。讓她意外的是,媽媽告訴她:“閨女,拿不拿證都由你決定,隻要你開心就好。”

“媽,你這次咋想得開?”李雪琴弱弱地問。“切!”賈玫驕傲地說,“你老媽我前幾天在一個公號上看到,宇宙是有盡頭的,生命的起點就是終點。”李雪琴更迷糊瞭:“媽,您大智慧啊,啥意思?”“啥意思?宇宙的盡頭是鐵嶺,混得不好就回老傢得瞭。”李雪琴恍然大悟,很快就屁顛屁顛地飛回瞭鐵嶺。

做回自己:“宇宙的盡頭”是故鄉

李雪琴回國後,賈玫天天好吃好喝地伺候著女兒,她的現任老公對繼女也很不錯,李雪琴親昵地叫他“平哥”。最讓李雪琴高興的是,父母也處成瞭朋友,倆人還經常帶著她一起喝啤酒吃燒烤。

重溫親情的美好後,李雪琴來到北京,在朋友的公司做短視頻。為瞭讓自己的名字更接地氣兒,她將名字改成瞭李雪琴。

初做直播的一天晚上,李雪琴發現直播間留言的都是:“主播棒棒噠!”“主播今晚發紅包嗎?”細看後,她才知留言的是媽媽和傢裡的七大姑八大姨。原來,是賈玫發動瞭親戚們來增加人氣。以前依賴自己的媽媽竟然變成瞭自己的鐵桿粉絲,李雪琴偷著樂。

做短視頻很不易。不久,李雪琴在電話裡向媽媽叫苦:“媽,這破工作太累瞭,我回傢種地得瞭。”賈玫回應她7個字:“掛瞭吧,咱傢沒地。”李雪琴忙說:“媽,別掛別掛,咱傢沒地我給別人傢去種,能混口飯就行,不比上班強啊?”“傻閨女,給別人傢種地,那就叫上班。”見媽媽又一次展示大智慧,李雪琴不敢再多說,老老實實地回到瞭工作崗位。

幸運之神,在2018年底降臨到瞭李雪琴身上。那天,她在清華大學附近遛彎時,突然想到偶像吳亦凡,就沒顧自己素顏且不修邊幅,站在清華大學的門口錄下一段抖音視頻:“吳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來到瞭清華大學,看,這是清華大學的校門,多白。”發完這條視頻後,李雪琴覺得有意思,又相繼喊話企業傢李彥宏、球星郭艾倫等名人。

接下來,猶如打開瞭潘多拉魔盒一般,李雪琴的這條視頻被播放100多萬次,原本不多的粉絲數也漲到瞭100多萬。賈玫高興得第一時間打電話祝賀女兒,見女兒的粉絲量噌噌往上漲,她激動得一夜沒睡著。

更讓母女倆驚喜的是,不久,吳亦凡錄視頻回應李雪琴:“李雪琴,你好,我是吳亦凡,別管我在哪,你看這燈,多亮。”同一天,“李雪琴是誰”上瞭熱搜,李雪琴的抖音粉絲一路狂飆到300萬人,李彥宏和郭艾倫等人也陸續回應她。李雪琴火瞭!

冷不丁成瞭網紅,李雪琴的北大生標簽也被人知曉,不少粉絲不理解,留言罵她:“原來是北大的!聰明人裝傻真可怕。”“北大學士紐大碩士,不做科研當網紅,浪費資源!”李雪琴被噴得不知所措。

賈玫力挺女兒:“閨女,甭管別人咋說,你又沒違法犯錯,自己感覺舒服就好。”李雪琴豁然開朗,在網上回復這些噴子:“念瞭北大就不能當個廢物嗎?”面對他人的無端指責,她也大聲說:“我也不喜歡你。”李雪琴決定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

2019年初,一位投資人投資幾百萬元讓李雪琴做短視頻。感動興奮之餘,李雪琴成立瞭自己的團隊,準備大幹一場。哪知,每天都有很多人找她投廣告,網友們的信息也鋪天蓋地。因屬於“討好型人格”,李雪琴很難拒絕別人的期待和要求,不得不從早到晚忙於回信息、安排工作,直到最後承受不瞭。

一天,李雪琴躲在一個小房間,任憑朋友怎麼叫也不出來。就在大傢著急時,她突然打開門,快速拿起一根大木棍後,又大步沖向房間,對著正在不停來信息的手機就是一陣猛砸。朋友們個個目瞪口呆。

冷靜下來後,李雪琴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她太想念從前和父母生活的祥和溫暖瞭。想起媽媽送給她的金句“宇宙的盡頭是鐵嶺”,她突然想回東北創業。得知女兒想回老傢,賈玫拍手歡呼:“閨女,回東北幹還能見到我們,速速回來!就這麼簡單。”媽媽的召喚最動人心弦,李雪琴覺得,“宇宙的盡頭”完全可以是遼寧,是鐵嶺,她堅定瞭自己的想法。

2019年末,李雪琴解散北京的團隊,回到遼寧。3個月後,她在沈陽成立沈陽嗨趣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6月,朋友推薦李雪琴參加《脫口秀大會》第3季。考慮到自己是這個領域的小白,李雪琴猶豫瞭。賈玫拼命給她打氣:“你指定行!別忘瞭你是我的開心果,你能讓媽開心,肯定也能讓別人開心。”父親也說現代人壓力大,她若能給人帶去快樂,對社會也是一種貢獻。在父母的鼓勵下,李雪琴勇敢報名。

此後,李雪琴將很多和媽媽相處的素材創作成段子,因這些事本就有趣,再加上她在臺上總是一副又喪又慫的模樣,網友們都喜歡她的率真和自然,紛紛給她投票點贊。因此,李雪琴不但進入瞭《脫口秀大會》第3季的決賽,還被導師大張偉預言為脫口秀冠軍,導師楊天真也拉群力捧她,總制片人李誕更是對她的精彩表演贊嘆不已。

更有意思的是,在節目中,楊天真說李雪琴很可愛,不該沒有男友,李雪琴不惜自黑:“他們說我不夠女人。”哄笑聲中,楊天真看到在場的著名段子手王建國,開玩笑說李雪琴跟王建國合適,慌得王建國連稱自己的歲數已經不適合李雪琴瞭。然而,當楊天真再問李雪琴喜歡的男友是哪種類型時,李雪琴脫口而出:“王建國。”觀眾們瞬間笑炸瞭,現場的笑聲經久不息。節目播出後,“雪(雪琴)國(建國)列車”橫空出世,全網都在嗑李雪琴和王建國的CP。賈玫也在電話裡拿女兒尋開心:“東北多好,地大物又博,還有王建國。”李雪琴也俏皮地回應“段子手她媽”:“賈玫女士,您就是我親媽。鑒定完畢。”

2020年冬,隨著《脫口秀大會》第3季的熱播,李雪琴在抖音平臺的粉絲已達850萬,《快樂大本營》《天天向上》《王牌對王牌》等節目排著隊邀請她。

2020年12月,李雪琴去美團分享後,一位師姐告訴她,因工作壓力大,自己的同事已被愁雲籠罩瞭好長時間,聽瞭李雪琴的段子,大傢都開心地笑瞭。聽到這話,李雪琴的眼窩忽然發熱。此刻,想著父母之前鼓勵她的話,她覺得自己經歷的一切都值瞭。如今,李雪琴長居沈陽。沒工作時,她會開車回到老傢陪伴媽媽,母女倆一起神侃、擼串、喝啤酒,享受著屬於她們的幸福時光……

編輯/塗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