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要不回的百萬欠款:出軌一時爽,爆雷轟隆響

買房、裝修、提親、彩禮,座座大山,壓得鄭州男子閔運珂焦頭爛額,卻又無計可施。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獲知父親在發達時曾資助過一個女人100萬元啟動資金,至今未還。而這個女人,如今已是身傢千萬的女老板。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在準丈母娘的咄咄逼迫下,他決定上門討債……

天賜良機:落魄時分傢有外財

2019年3月初的一個傍晚,閔運珂垂頭喪氣地回到傢。原來,女友梁曉然的母親給他下瞭最後通牒:再不解決房子問題就分手!

母親景秀娟安慰兒子:“我同你爸商量過瞭,我們搬到超市去,這房子騰出來給你們做婚房。等你爸的債還完瞭,大傢一起想辦法給你們買新房。”

“這房子比曉然年齡都大,她媽不會同意的!”閔運珂搖瞭搖頭,“再說,她們已經開始看房瞭。”

時年26歲的閔運珂,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人,在當地一傢酒業公司上班。母親景秀娟是傢庭主婦。父親閔敬德,原本有一傢地產公司,在當地也是響當當的人物。不幸的是,2013年,公司投資開發的樓盤塌方,造成嚴重傷亡事故,閔敬德不得不變賣資產進行賠償,轉瞬之間,由腰纏萬貫落得負債累累。如今一傢人還蝸居在當初單位分的一套不足80平方米的房子裡。

為瞭生計,閔敬德又借錢開瞭一傢小超市,生意還算可以,不過要給兒子買婚房還是挺吃力的。

女友梁曉然是閔運珂的大學同學,河北省石傢莊市人,畢業後跟他著來到鄭州。梁曉然是傢裡的獨生女,她媽對閔運珂的要求是買一套大三居,他們老瞭要跟女兒住一起。

上周,梁曉然爸媽來鄭州看望女兒,順便到處踩瞭踩盤。這天,母女倆一眼相中中州大道一套130平方米、總價158萬的三居室。

梁曉然當即打電話把閔運珂叫到瞭售樓部。準丈母娘對閔運珂說,如果連個房子都買不起,曉然不如回石傢莊算瞭。閔運珂一沖動,把房子給定瞭……

閔敬德和景秀娟到底還是心疼兒子的,兩人賠上老臉,求親告友,湊瞭50萬元交給兒子。閔敬德說:“我們隻能幫你這麼多瞭,剩餘的你自己想辦法吧!”

首付總算交上瞭,後續仍是個大窟窿。自己工資不高,傢裡再也拿不出瞭,曉然傢逼得又緊,閔運珂為錢的事整天愁眉不展。看著心急火燎的兒子,景秀娟也焦愁。一天,看著閔運珂又在唉聲嘆氣,她無意中說道:“要是你爸能追回那筆100萬的欠款就好瞭!”閔運珂一聽,忙追問母親是怎麼回事。母親拗不過,告訴瞭他原委。

多年前,閔敬德曾借款100萬元給一個叫賀香蓮的女人。現在,賀香蓮已在鄭州擁有三傢連鎖酒店,是資產超千萬的女老板。賀香蓮的丈夫叫劉保建,女兒劉蕊已經在讀高中。

得知這一情況,閔運珂大喜過望:“那就趕快催要呀,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景秀娟思忖瞭一陣,小心翼翼地說:“不過還得去征求你爸的意見!”

晚上閔敬德從超市回傢,閔運珂急不可耐地詢問父親:“爸,賀香蓮是不是欠你100萬元的舊債?”

閔敬德一時沒反應過來,愣瞭許久,結結巴巴地說:“你聽誰說的呀?不認識這個人!”閔運珂還想問個清楚,閔敬德猛地站起來,擺擺手說:“別總是異想天開,好好工作去掙錢……”

當天晚上,閔運珂無意中聽到主臥傳來父親的聲音:“是不是你在兒子面前胡說八道?再無事生非我饒不瞭你!”閔運珂憋瞭一肚子氣,那錢怎麼說也是夫妻共同財產,母親連過問的權利都沒有嗎?

第二天,閔運珂背著父親再問母親,景秀娟改口說她可能記錯瞭。看來母親還是懼怕父親啊!

母親說得有鼻子有眼,父親不僅一口否認還找母親的麻煩,閔運珂總覺事有蹊蹺,他還是傾向於相信這筆欠款是存在的。

父母那裡是問不出來瞭,閔運珂不死心,他決定去賀香蓮那裡碰碰運氣。

欠債還錢:討要無果心生歹意

三天後,閔運珂找到宜蓮精品酒店,以合作為名,很容易就見到瞭賀香蓮。閔運珂小心翼翼地表明瞭自己的身份,並旁敲側擊地說起自己買房缺錢,希望她能歸還父親那筆100萬元欠款。

沒想到賀香蓮也是個爽快人,很幹脆就承認瞭,但是她拒絕還錢:“我現在沒錢,就是有錢,也不可能還給你父親。你回去問問你父親,他敢來要嗎?”閔運珂還想爭取,賀香蓮推說自己馬上要開會,閔運珂隻能離開。

不得已,閔運珂隻得央求父親出面。閔敬德聽說閔運珂去找瞭賀香蓮,勃然大怒,給瞭兒子一耳光:“你個混蛋!我警告你,再敢胡鬧,小心打斷你的腿!”

這還不算,閔敬德又對著景秀娟劈頭蓋臉一頓罵,讓她管好兒子,不要總想些歪門邪道……

自己不僅挨瞭揍,連帶著母親也被罵,原本就窩火的閔運珂更加憋屈。父親一向獨斷專行,以前有錢是這樣,現在窮光蛋一個,還是這樣。

父親對此事如此敏感,賀香蓮承認借款又拒絕還錢,閔運珂更加疑惑:難道兩人之間真有什麼隱情,或是不正當的男女關系?

他去詢問母親,母親讓他別瞎說,還勸他給父親認錯。看到母親唯唯諾諾的樣子,閔運珂很為母親不值,就算不為自己,為瞭母親也要把錢討回來。

2019年10月17日,閔運珂再次找到賀香蓮,要求她歸還父親那筆100萬元的欠款。

剛開始,兩人還客客氣氣,不一會兒就談崩瞭。閔運珂憤怒地威脅賀香蓮:“我知道你和我父親之間那些破事!如果今天還不上這筆錢,我就把你們的風流事抖到網上去,讓你老公和同行都看看!”

賀香蓮馳騁商海數十年,什麼風浪沒見過?看閔運珂這個毛頭小子敢威脅自己,頓時也火瞭,怒沖沖地對他吼道:“我和你談不著,要談讓你父親來。”說著抓起電話叫來在酒店上班的侄子。

兩個侄子見有人找姑姑的麻煩,不由分說,沖上前去抓住閔運珂的頭發,一頓狠揍,把閔運珂打得鼻青臉腫……

閔運珂本以為拿捏到瞭賀香蓮的把柄,這筆款很好要,沒想到不僅錢沒要回,還遭對方一頓毒打,頓時覺得自己很窩囊。他不僅恨賀香蓮貪得無厭,更是恨父親無情無義。父親不僅在外面風流,傢裡如此落魄之際,還裝大款,100萬的債說不要就不要,完全沒有為他、為母親考慮分毫。

這筆屬於他傢的錢,一定要想辦法讓姓賀的吐出來,就算不為自己,也要為母親討個公道。

閔運珂冥思苦想瞭很久,一直沒有好的法子,直到那天和曉然去看電影,電影裡的綁架情節啟發瞭他:以賀香蓮的女兒劉蕊為籌碼,逼賀香蓮還錢。本來就是自傢的錢,想來也算不上勒索。

考慮到自己一個人控制不瞭局面,他決定再雇名幫手——姑傢表弟史鵬宇。

現年23歲的史鵬宇是鄭州一傢物流公司的押貨員,從小就和閔運珂的關系不錯,為人很講義氣。

閔運珂說:“其實也算不上綁架,就是做做樣子,讓她媽還錢。”史鵬宇猶豫不決,閔運珂又信誓旦旦地說:“你放心,我也不會讓你白幹,如果把欠款要回來,就給你10萬。”金錢的驅使下,史鵬宇答應瞭幫忙綁架劉蕊。

劉蕊在離傢不遠的一個私立高中讀書。閔運珂發現劉蕊每天傍晚6點多鐘會從學校騎單車回傢,而且回傢的路途中,有一處拆遷的廢棄樓房,行人很少。閔運珂和史鵬宇決定在此處下手。

他們分頭準備好繩子、膠帶、面具等,制訂瞭自認為萬無一失的計劃,躍躍欲試好幾次,可終究還是膽量不夠,沒能真正行動。

2020年春節,因突發疫情,計劃不得不擱淺。想到賀香蓮堅決的態度和父親暴躁的脾氣,閔運珂有瞭放棄要錢的念頭。

身陷囹圄: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2020年5月下旬,房子將要交付,契稅和裝修擺在閔運珂面前。準丈母娘也開始催提親和彩禮的事情。閔運珂又開始為錢焦慮。

一天,梁曉然約閔運珂去裝修公司。梁曉然和設計師興致勃勃地談自己的設想,閔運珂則提議簡裝。倆人大吵一架,不歡而散。

當天晚上,梁曉然媽媽就給閔運珂打瞭電話,說曉然背井離鄉就是為瞭閔運珂,要閔運珂一定要讓著她。如果實在不行,曉然還是回石傢莊吧……

閔運珂一個頭兩個大,忙不迭地道歉,說他對曉然是一片真心,保證按曉然的喜好裝修。

不得已,閔運珂再次找父親借錢。可父親的超市年前主要備貨新年禮盒,後來因為疫情原因完全壓在瞭手裡,實在是沒賺到錢。困窘之下,閔運珂又想起瞭那筆欠款。他再次找到表弟史鵬宇,按照兩人年前謀劃好的計劃,對劉蕊實施綁架。

6月5日下午3點,閔運珂與史鵬宇潛伏到事先踩好點的拆遷樓房。6點多鐘,劉蕊騎輛單車路過廢墟時,閔運珂與史鵬宇突然躥出來將劉蕊打翻,捂住嘴巴拖進廢墟樓內。

閔運珂搜出劉蕊的手機,打通瞭賀香蓮的電話,兇狠地威脅道:“你女兒劉蕊在我手裡,限你在夜裡2點之前備好100萬,保證不傷害她。如果報警,你就等著給你女兒收屍吧!”說完扯開劉蕊嘴上的膠帶,劉蕊大喊:“媽媽救我!”還沒等賀香蓮跟女兒說話,閔運珂就把電話關機瞭。

賀香蓮毫不猶豫就報警瞭。警方立即就賀香蓮的社會關系展開排查,很快鎖定閔運珂為犯罪嫌疑人。晚上9點,閔運珂再次打電話催款時,警方迅速定位到劉蕊被綁地點,閔運珂和史鵬宇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警察扣上瞭手銬。劉蕊被成功解救。

在看守所裡,閔運珂得知瞭真相——

1998年,在鄭州政府部門工作的閔敬德辭職,成立瞭一傢房地產公司。當時房地產行業正處於興旺發達期,閔敬德憑著自己精明的頭腦和艱苦的打拼,很快成為赫赫有名的千萬富翁。

2001年3月,閔敬德去酒店宴請幾位外地朋友,認識瞭一個名叫賀香蓮的大堂經理。賀香蓮當年26歲,俏麗的容貌和活潑的氣質深深吸引瞭閔敬德。不久,兩人瞞著景秀娟,發展為情人關系。

賀香蓮是個個性很強的女人,在同閔敬德感情正盛時,向他述說瞭自己想幹一番事業的想法。閔敬德立刻借給她一百萬元。賀香蓮很感激,給閔敬德打瞭欠條,說將來一定歸還這筆借款。有瞭這筆啟動資金,賀香蓮在鄭州繁華的商業街開瞭傢酒店。

2002年8月,賀香蓮發現自己懷瞭閔敬德的孩子,她要閔敬德給她一個名分。景秀娟賢惠本分,從來不多管閔敬德的事,一心隻想著照顧好傢庭和兒子,而賀香蓮個性太強、性子太倔,與她結婚,必定沒有現在自由。閔敬德思考再三,沒有答應。

一番拉扯後,心高氣傲的賀香蓮與閔敬德分手。但此時賀香蓮月份已大,引產已不可能瞭。閔敬德賠償瞭賀香蓮一筆錢,並口頭協議那100萬算作孩子的撫養費,兩邊不再來往。

2003年5月,賀香蓮獨自生下瞭女兒。此後,她一邊經營酒店,一邊撫育孩子。

2005年6月,賀香蓮認識瞭長她1歲的劉保建,兩人於當年12月結婚,並給孩子改名劉蕊。賀香蓮兩口子同心協力,生意越做越大,如今已有三傢連鎖酒店,資產達千萬元……

案發後,閔敬德得知因為自己當年做下的孽,親生兒子綁架瞭親生女兒,還賠上瞭前程,當即氣急攻心,昏倒在地,送進醫院搶救才撿回一條命。閔敬德在病床上唉聲嘆氣,但悔之晚矣。

景秀娟更是後悔不迭。幾年前,她無意中見到瞭那張欠條,當時就隱約猜到他們有私情。但為瞭保住傢,她忍瞭下來,從未詢問過詳情。直到這次兒子為錢發愁,她說漏瞭嘴,無意中埋下瞭禍根。

而梁曉然的父母在得知這一切後,當即勒令梁曉然辭職回瞭老傢,斷絕瞭和閔傢的一切聯系。

2020年9月18日,閔運珂和史鵬宇被移交到鄭州市人民檢察院,等待他們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因涉及隱私,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編後]爸爸,出軌在先,隱瞞在後;兒子,渴望財富,心術不正。一筆遲遲要不回的百萬欠款,點爆瞭早已埋下的雷。做過的錯事都是有痕跡的,總有一天會用意想不到的方式讓平靜的生活雞飛狗跳。尊重自己,尊重婚姻,尊重傢庭,方是對生活最本真的敬意。

編輯/李雪蓮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