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處長“恐艾村”裡扶貧也扶智:昂首走過那寸心如割的歲月

150多萬字的駐村日志,30多封用學生作業紙寫的感謝信、表揚信和建議信,7雙走壞瞭的鞋子,1300多個日夜的操勞奔波……這些都是駐村扶貧幹部焦鳳軍在扶貧路上的深深印記。

加入“扶貧大軍”4年來,年逾五旬的焦鳳軍用一腔豪情與仁愛,最終帶領昔日出瞭名的“恐艾村”貧困出列。貧困戶清零,他也走進瞭村民們的心田。不為人知的是,這一路走來,焦鳳軍付出瞭太多的艱辛,而他的傢人,也承受瞭太多的牽腸掛肚、擔驚受怕……

半百老人勇闖“恐艾村”:“省裡不缺我一個處長!”

焦鳳軍,安徽省司法廳法治督察處處長,安徽省宿州市革命老區蕭縣孫圩子鄉馬莊村第一書記、扶貧工作隊隊長。1966年,焦鳳軍出生於安徽省亳州市。26歲那年,焦鳳軍和美麗聰慧的沈宏結婚後,兩人在省會合肥市安瞭傢。沈宏是合肥人,比焦鳳軍小3歲,現任安徽省《黨史縱覽》雜志社副社長。

焦鳳軍在安徽省政府4個部門工作過,當過16年處長,但他最難忘的是在縣區掛職的經歷,當地農村貧困人群的生活狀況是他放不下的牽掛。因此,2017年4月的那天,得知單位要選派幹部到貧困村駐村開展扶貧工作,時年51歲的焦鳳軍動心瞭。

很快,焦鳳軍瞭解到,要駐村扶貧的是宿州市蕭縣的孫圩子鄉馬莊村。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這裡的部分村民因參與賣血導致交叉感染艾滋病,最終造成近百戶傢庭陷入困境,有的甚至絕戶。一時間,村民們談艾色變,馬莊村也因此成為國傢級貧困村和出瞭名的“恐艾村”。

焦鳳軍想盡力去幫助馬莊村村民,帶領他們脫貧,可駐村扶貧一去至少需要三四年,沈宏會同意嗎?雖然沈宏一直都很支持自己的工作,但這次自己要去非同尋常的馬莊村,焦鳳軍一時揣測不到妻子的想法。考慮到那段時間,正在中國人民大學讀研究生的兒子也在傢,他決定征求一下妻兒的意見。

那天晚上,焦鳳軍一傢三口坐在一起,正兒八經地開瞭“有傢以來”的第一次傢庭會議。見他鄭重其事的樣子,妻子笑他老大不小瞭,還學年輕人玩儀式感。然而,當他把話題轉到要去“恐艾村”長駐扶貧時,沈宏和兒子不約而同地沉默瞭。

焦鳳軍知道妻兒擔心自己,感動之餘,他明確表示自己很想去馬莊村。沈宏知道他決定的事很難改變,但還是忍不住提醒他:“去扶貧的大都是年輕人,像你這個年紀的可不多啊……”焦鳳軍點點頭:“駐村後,肯定幾年都沒法照顧傢裡,單位裡年輕同事的孩子都還小,我是人事處長,讓我動員年輕人去,開不瞭口,還不如我自己去,反正兒子也大瞭……”

見父親提到自己瞭,兒子接過父親的話表態:“老爸,你去唄,現在有理想的也就是你這樣的人瞭。”兒子的話逗樂瞭焦鳳軍夫婦倆,沈宏也開玩笑道:“你去瞭我還省心瞭,免得每天還要給你洗衣服做飯。”說罷,她又認真地補上一句:“既然你要去,就好好為村裡做點事。”“好嘞!”焦鳳軍一口答應。妻兒的支持令他熱血沸騰,也沒瞭後顧之憂。

傢裡同意瞭,還有單位這一關。焦鳳軍時任安徽省政府法制辦秘書行政處(人事處)處長,考慮到單位工作的安排,領導對他的決定有些顧慮。見此,焦鳳軍給領導寫瞭一份申請,詳細陳述瞭要求駐村扶貧的7條理由……最終,單位選派他帶領另外兩位主動報名的同志,組成三人工作隊駐村扶貧。

哪知,聽說此事後,老傢的父母急瞭。年近八旬的老父親說啥也不信,老母親打電話問他:“鳳軍,怎麼跑農村去瞭?是不是犯啥錯誤瞭?”

焦鳳軍一再解釋:“爸、媽,我啥錯誤也沒犯。省裡不缺我一個處長,但村裡可能缺我這個扶貧隊長。”兩位老人還是不相信,不僅找焦鳳軍的朋友打聽此事的真偽,還讓小兒子去馬莊村求證。焦鳳軍哭笑不得,也被父母對自己的惦念牽掛而感動。

2017年4月28日,焦鳳軍告別妻子,到馬莊村報到。盡管此前已有心理準備,但見村裡一片蕭條破落、垃圾隨處可見,他還是頗感震驚。既來之,則安之。想起來馬莊村之前妻子的叮囑“好好為村裡做點事”,焦鳳軍下定決心融入馬莊村、改變馬莊村。

上任後,焦鳳軍首先找村兩委領導班子全體人員逐一談話,同時通過會議提要求、定規矩,建立各種制度,很快給村裡帶來瞭新氣象。與此同時,他開始帶著工作隊密集地走村串戶,瞭解村情民意。

步履匆匆日夜牽掛:“村民都是我的兄弟姐妹。”

盡管馬莊村距合肥隻有300多公裡,但因交通車次少、時間長,再加上周末也常有工作,焦鳳軍兩三個星期才能回傢一次。即使回瞭傢,村裡打來的電話也是一個接一個,他不得不“遙控”馬莊村的大事小情。好在通情達理的沈宏從不責怪他,還將傢裡打理得井井有條。

成瞭傢裡的“甩手掌櫃”後,焦鳳軍更是一門心思撲在馬莊村。最初一段時間的走訪,焦鳳軍發現一些貧困戶傢總是大門緊閉。有一次,他重重地敲瞭一個貧困戶傢的門,才第一次聽到院子裡有人回話。原來,這是一戶有艾滋病患者的人傢,因村民不願來這樣的人傢串門,他們幹脆就一直反鎖著大門。得知這個情況後,焦鳳軍的心格外沉重。

為減輕這個群體因病患帶來的心理壓力,焦鳳軍經常在他們傢一坐就是大半天,親切地和他們聊天。有時還帶著工作隊一起在艾滋病貧困戶傢一起吃飯,給他們信心,一些老人因此淚水漣漣。

一次,焦鳳軍帶著工作隊去李大娘傢時,大娘特地切瞭自己種的西瓜遞給大傢吃,隊員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大娘尷尬得不知所措。焦鳳軍見狀,索性帶頭接過一塊西瓜吃起來。在他的帶動下,隊員們也開始吃西瓜。“焦書記、焦書記……”看到這一幕,李大娘激動地拉著焦鳳軍的手,流下兩行渾濁的淚水。

沈宏聽說此事後,也被丈夫的做法感動,盡管明白艾滋病的傳播途徑,她還是提醒丈夫多註意。焦鳳軍讓妻子放心,說馬莊村的村民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艾滋病人也不例外。

事實也的確如此。對於身體條件尚可的艾滋病患者,焦鳳軍像傢人一樣鼓勵他們自力更生。村民麗霞因丈夫年輕時賣血,致使一傢三口全部感染艾滋病,8歲的兒子因此夭折後,夫妻倆陷入絕望的深淵。焦鳳軍鼓勵他們重樹生活信心,加大對他們的幫扶力度,還聘請她當村部的保潔員,經常送她一些衣物等。每次看到她,焦鳳軍都和她聊幾句,在他的影響下,村裡的其他人也對她很友好。她的笑容又重新綻放在臉上,工作也更認真更負責。

馬莊村的艾滋病傢庭為數不少,焦鳳軍懇請其他的村民正確認識艾滋病,給予艾滋病人多一點理解和關愛。漸漸地,村民們不再“恐艾”瞭。幾十戶艾滋病傢庭也敞開瞭大門,走出門外和鄉親們互動。焦鳳軍喜在心裡。

一天晚上,和沈宏打電話聊天時,焦鳳軍高興地向妻子細數村裡的這些變化,沈宏也替丈夫高興。聊瞭一會兒後,怕影響沈宏休息,焦鳳軍掛斷瞭電話。沒想到過瞭片刻,沈宏發來微信:“我已經三天兩夜沒睡著瞭,也沒吃飯,但奇怪的是,我一點餓意和困意都沒有,還非常精神。我好像已經成仙瞭……”隨後,她又發來一個大笑的表情。

焦鳳軍怔住瞭,妻子獨立能幹不假,但她是個女人,也需要丈夫的陪伴和呵護,失眠這麼厲害,她這是還沒適應一個人的日子啊!焦鳳軍立刻點開微信視頻,又連忙關掉,相隔兩地無法陪伴,他不知怎麼面對妻子,也不知該說什麼。愧疚中,他反復看著妻子發來的信息,淚水無聲流淌……

不久後的一個雙休日,焦鳳軍回傢後,沈宏告訴他,最近參加單位體檢時發現瞭一點問題,醫生提醒她重視。焦鳳軍很擔心,當天就陪妻子到醫院檢查。醫生要沈宏立刻住院,準備第二天做手術。不巧的是,次日焦鳳軍在馬莊已經安排瞭很多工作。

兩難中,想著妻子曾發的那條信息,焦鳳軍打算請假陪她。可沈宏卻堅持要兒子連夜從北京趕回來照顧自己,並說道:“你下午回村,別耽誤村裡的事。兒子這陣子在寫畢業論文,讓他回來邊寫邊陪我。”焦鳳軍隻好回瞭馬莊。周一上午,到瞭妻子動手術的時間,遠在馬莊的焦鳳軍好幾次偷偷掉眼淚。

其實,日夜為馬莊操勞,焦鳳軍也承受著許多壓力。一次回傢,他洗瞭澡出來,沈宏突然驚呼:“啊!你‘斑禿瞭!”焦鳳軍一摸,摸到瞭一大塊光禿禿的頭皮。第二天,他咨詢一位理發師,對方說造成斑禿的原因大都是因為身體勞累或壓力太大,建議他勞逸結合。焦鳳軍笑瞭,斑禿就斑禿吧,馬莊村那麼多事要做呢,自己哪有心思“安逸”?

也許是過於透支身體,2018年6月的一天下午,焦鳳軍突然胃疼得渾身冒冷汗,強忍到瞭晚上,他用熱水袋焐著胃部,仍然疼瞭一整夜。因第二天正值周末,焦鳳軍回到合肥。

沈宏立馬陪丈夫到合肥一醫院檢查。看到他的胃,給他看病的資深女主任醫師不淡定瞭:“你是幹什麼工作的?怎麼把胃糟蹋成這樣?”得知他在鄉下扶貧,醫生激動地說:“趕緊回來,請假休養,胃都這樣瞭你還扶貧?”醫生剛說完,沈宏緊張得臉色都變瞭,焦鳳軍也有些慌,嘴上卻說:“我的扶貧工作還沒完成,回來是不可能的。”

也許是他這番話感動瞭醫生,醫生的語氣平和瞭很多,她告訴焦鳳軍夫婦,焦鳳軍的胃有癌變的風險,並當即給他做瞭切片去化驗,讓他7天後取化驗結果。聽到這番話,焦鳳軍和沈宏更急瞭。

萬幸的是,化驗結果出來後,焦鳳軍的胃部沒有癌變,而是慢性萎縮性胃炎,醫生給他開瞭很多藥,叮囑他一定要註意養胃,多喝小米粥。夫婦倆這才長籲瞭一口氣。雖然有驚無險,沈宏卻不願就這麼翻篇,她提出:“我要去馬莊,看看你今天的胃是怎樣‘煉成的。”駐村後,害怕妻子擔心,焦鳳軍總在她面前美化馬莊的生活條件,此刻,他不希望沈宏看到“廬山真面目”,又拗不過她,隻好在一個雙休日讓他和幾位朋友一起到瞭村裡……

見村裡的環境與合肥有天壤之別,焦鳳軍的宿舍更是簡陋陳舊,村幹部們吃飯不用公筷,衛生意識也不強,沈宏酸楚不已。她悄悄叮囑焦鳳軍:“以後你盡量單獨吃飯,最好自己帶碗筷。”焦鳳軍明白妻子是心疼自己才這麼說,因此,他嘴上笑著答應,實際上並未執行。不過,他把妻子買的小米帶到村裡,一點也沒浪費。他每天請食堂阿姨幫忙熬小米粥,請大傢一起喝。在小米粥和藥物的共同作用下,焦鳳軍的胃病漸漸好瞭。讓他高興的是,以前禿掉的那塊頭皮上,也慢慢長出花白的頭發。

殷殷關愛情滿小村:“比馬莊人還馬莊人!”

從駐村第一天開始,焦鳳軍就將帶動馬莊脫貧致富當成自己工作的重中之重。他通過村集體流轉土地,成立瞭生態田園發展有限公司,為馬莊村盛產的農產品提供種植、加工、銷售等一條龍服務。焦鳳軍還主動協調,把企業搬進瞭扶貧車間,解決瞭30多位村民的就業問題,讓他們不出村子就能掙到4000多元的月薪,既能脫貧,還能照顧傢人。

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焦鳳軍忙著幫助馬莊人脫貧,自然無暇顧及傢人。兒子研究生畢業到上海找工作,焦鳳軍沒時間過問;因兒子想在上海安傢,沈宏賣掉合肥的房子,給他在上海按揭貸款買瞭一套小房子,焦鳳軍全程都沒幫上忙。沈宏勞累時也抱怨過丈夫不管兒子,但發完牢騷後,她又一如既往地支持丈夫的工作,焦鳳軍既愧疚又感動。

駐村後,焦鳳軍也難得有閑暇時間回傢鄉看望父母。2018年國慶長假前的一天,老母親突發腦溢血,被送醫搶救後依然命懸一線。焦鳳軍得知後坐立難安,想回去照顧,又趕上扶貧工作安排走不開。好在有弟妹們精心照顧母親,他又打電話從省城為母親請瞭最好的醫生去救治,最終母親轉危為安。

那天,焦鳳軍忙完工作回到合肥時,已是次日凌晨。他來不及休息,就和沈宏連夜趕回老傢,想趁著國慶假期,好好侍奉老母親,恨不得把虧欠雙親的陪伴都統統補上。然而,在工作的召喚下,焦鳳軍很快又回到瞭馬莊。

彼時,焦鳳軍正積極動員村民回村創業,年輕村民小王就是其中之一。因父親早年因艾滋病去世,母親身患艾滋病,小王十幾歲就外出打工,歷盡艱辛,焦鳳軍很心疼他的不易。2018年春節期間,他鼓勵回傢過年的小王回村創業。小王也想多照顧母親,專門到焦鳳軍的宿舍請教創業的事。等小王離開時,焦鳳軍無意中發現自己的枕頭被人動過,掀開一看,下面竟放著一沓百元大鈔。“這孩子真傻!”焦鳳軍連忙追上小王,將錢還給他,還認真地說瞭他一通,羞得小王低下瞭頭,越發對焦鳳軍肅然起敬。

不久,在焦鳳軍的幫助下,小王在自己的宅基地上興建瞭3000多平方米的廠房,成立瞭安徽路邦保溫材料公司。此後,焦鳳軍還借款給他應急,帶著他到工地上推銷產品。心懷感激的同時,小王用心打造產品,誠信經營。如今,他的產品不僅遠銷國外,還被評選為安徽省“最有影響力”保溫材料。更讓焦鳳軍開心的是,小王不僅自己成功脫貧,還帶動瞭50多名村民就業。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在焦鳳軍的努力下,馬莊村環境好瞭,村裡的企業、傢庭農場、超市等,超過100傢。村集體經濟從駐村前的年收入2萬元增加到2020年的66萬元,村民們臉上的笑容多瞭,鄰裡之間也和睦瞭。焦鳳軍深感欣慰,他用心地將這一切記錄在自己的駐村日志中。日復一日,他的日志目前已超過150萬字。

駐村日志裡,焦鳳軍也記錄瞭一些煩心事。一次,一個村民不符合享受低保條件,卻硬要“吃低保”,焦鳳軍堅持原則向他解釋,哪知該村民竟當眾辱罵焦鳳軍;還有一次,因一筆村民的勞務費正在走審批程序,不明真相的一名村民借著幾分醉意,沖進村部要打焦鳳軍……事後想起這些,焦鳳軍也想向妻子倒倒苦水,但怕她擔心,又忍住瞭。不過,這樣的村民畢竟是極少數,大部分村民都感恩焦鳳軍對馬莊的付出,並用自己的方式向他表達感謝。

2019年除夕夜,在傢過年的焦鳳軍收到一條彩信。那是一封信的照片,上面寫著:“焦書記,新年好!自從您駐村後,帶領大傢一起幹,使馬莊村很多貧困戶脫瞭貧,群眾過上瞭好日子……感謝您這樣一位焦裕祿式的好幹部!您‘比馬莊人還馬莊人,在新春佳節到來之際,祝您和您的傢人新年快樂!一名馬莊村普通黨員代表6000村民給您的感謝信。”“這是馬莊人民給我的一份厚禮啊!”焦鳳軍不禁潸然淚下。沈宏看完這條彩信,也紅瞭眼眶。

焦鳳軍又動容地告訴妻子,自己已先後收到這類村民寫給他的表揚和建議信30多封,這些“信紙”都來自孩子的作業本,一看就是打好草稿後認真謄寫的……沈宏淚光閃爍,向丈夫豎起大拇指。

焦鳳軍的付出也得到瞭上級領導的肯定和表彰。馬莊村和工作隊多次受到縣、市的肯定和表彰,焦鳳軍本人先後榮獲蕭縣優秀駐村扶貧幹部、宿州市“十佳駐村幫扶幹部”、安徽省屬單位脫貧攻堅先進個人等稱號。2020年10月,焦鳳軍更是喜獲“2020年全國脫貧攻堅獎貢獻獎”殊榮!

得知喜訊,沈宏和兒子都第一時間向焦鳳軍道喜,淳樸的老母親樂得合不攏嘴:“好啊!我大兒子就是好!喜歡給窮人辦事。你幹好這個事情,比當什麼官都強!”母親的話說到瞭焦鳳軍的心坎上,的確,脫貧遠不是焦鳳軍工作的最終目的,他最想做的是帶領老百姓發展致富,振興馬莊,讓大傢都過上好日子。焦鳳軍相信,這一天一定很快就會到來……

編輯/塗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