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新爸爸”與後尋子時代:你來人間一趟,你要看看太陽

2020年3月6日,廣州警方對外發佈消息:“梅姨”案中被拐的男孩申聰找到瞭!從青絲到白首,苦苦尋覓申聰15年的申軍良,終於接兒子回瞭傢,可他們要走的路還有很遠……

尋子:一個父親的煎熬15年

申軍良的人生,在2005年1月4日這天被徹底改變。那天,兩個人販子闖入他和妻子租住在廣州市增城區的傢裡,搶走瞭他們一歲的兒子申聰。

懷孕三個多月的於曉莉,承受不住打擊,出現幻聽等不良精神狀況。申軍良將妻子送回河南省周口市老傢,交給父母照顧。返回廣東後,申軍良辭去外企高管職務,開始瞭孤獨而漫長的尋子之路。

2005年6月,於曉莉生下二兒子申超。之後,於曉莉又生下小兒子申帥。

為瞭找申聰,申軍良賣房、借債,常年奔波在外。於曉莉獨自帶著兩個孩子在老傢生活,申聰沒消息,經濟又拮據,丈夫不著傢,她的精神狀態一直不好,愛嘮叨,易動怒。有幾次,申軍良好不容易回傢,於曉莉斥責他不顧傢又找不回兒子。漸漸地,夫妻變得疏離。申軍良自責無法面對妻兒。

這樣的日子熬到2009年,申軍良在表哥的勸說下,帶著妻兒去瞭表哥在濟南開的工廠。他主動拒絕管理崗位,選擇當貨車司機,好方便他出去找兒子。隻是,不管他怎麼努力,申聰依然杳無音訊。2016年3月,搶申聰的5名人販子先後落網,申軍良夫婦看到瞭希望。於曉莉跟申軍良一起給申聰準備瞭書桌和床等,準備接兒子回傢。然而,申聰還是沒消息。2017年6月,人販子的審理有瞭進展。

2017年10月底,申軍良的母親胃穿孔住院,申軍良回老傢待瞭三天就要去廣州。一出病房,申軍良就哭瞭。為支持他找申聰,父母七十多歲還種地打工補貼傢用,幫他照顧妻兒。於曉莉身體剛剛略見好轉,就試著找瞭份保潔的工作。在父母妻兒面前,他早已沒瞭自信。可他沒法停下尋找申聰的腳步。

有一次,申軍良從廣州回瞭濟南,到瞭傢還在回復各地志願者和警方反饋過來的信息。回完信息他才驚覺,天都黑瞭,申超申帥還沒回傢!

申軍良慌瞭,匆忙跑出門。跑到小區門口,他看到瞭天寒地凍下獨自步行回傢的孩子。申軍良一陣心酸。申超申帥安慰他:“沒事的,爸爸,我們經常自己走回來。”申軍良第一次意識到,作為父親,他欠申超申帥太多太多……

申軍良除瞭照常發佈尋人啟事,還開瞭抖音、微博和頭條號尋子。2019年臘月二十三,申軍良從廣州警方那邊獲得消息,申聰DNA比對成功!

然而,因為疫情,解救申聰的計劃被擱置。申軍良和於曉莉度日如年。2020年3月5日下午,申軍良接到廣州警方的信息,讓他們出發去廣州。申軍良一邊往外跑,一邊激動地朝於曉莉大喊:“快收拾東西出發,接兒子!”申軍良帶上提前備好的錦旗,和弟弟輪換著駕駛弟弟的車跑瞭1900公裡。

3月6日晚9點,申軍良三人通過警方安排的核酸檢測綠色通道,連夜做瞭核酸檢測。3月7日晚,申聰在相關人員的陪同下,前來與申軍良夫婦相認。於曉莉一眼就看到瞭戴著口罩走在人群裡的申聰。申軍良和妻子淚水漣漣,沖上去緊緊抱住瞭申聰。申聰含著眼淚,不知所措。

一直陪著申聰給他做心理疏導的女警官,引導他說:“快安慰爸媽一下。”申聰哽咽著說:“爸爸媽媽別難過,我已經回來瞭。”

那天晚上,在賓館裡,申聰與媽媽相依而臥。於曉莉拉著他的手,細細問他這些年過得怎麼樣,有沒有受委屈,喜歡吃什麼……躺在另一張床上的申軍良看著這一幕,淚如雨下。五天未眠的申軍良,在妻子與兒子輕輕的交談聲裡,漸漸昏睡過去。

3月8日,申軍良驅車載著申聰回傢。一路上,於曉莉申聰母子倆有說不完的話。這一交談,申軍良和於曉莉才知道,申聰當年被人販子搶走後,賣給廣東山區一對在外打工的夫妻,申聰由養奶奶帶大。如果兒子沒有被拐賣,在他們身邊,他們一定會給他最好的生活、最好的教育……

申軍良帶申聰去弟弟傢。申超申帥兄弟倆早早地就跟著叔叔的傢人在等候。兩個弟弟迎瞭上去喊哥哥,還大聲告訴他:“哥哥,我們從小就盼著你回來,爸爸一直在找你,特別辛苦。”說著,兩個弟弟擁著申聰,二弟還說:“真好,大哥回來瞭,我也嘗嘗做弟弟的滋味。”三弟拿出他的五子棋,拉著哥哥一起玩。

隨後,申軍良開車載著妻子和申聰去瞭妹妹傢。申聰見到瞭兩個姑姑、爺爺奶奶和傢裡的其他親友。爺爺奶奶撫摸著他的頭,哽咽著說:“好!沒想到有生之年,我們還能見到大孫子回來。”申聰看著一屋子的人,雖然陌生,卻那麼溫暖、貼心。親人都見瞭,該回傢瞭。可申軍良卻越來越忐忑:那個窮困殘破的傢,孩子能接受嗎?

回歸:人到中年的新手爸爸

申軍良一傢,租住在濟南市城中村一個老舊小區裡,真正的傢徒四壁。傢門打開的瞬間,申聰無意說瞭句:“這就是我們的傢?”

申軍良心中刺痛。申聰意識到自己的話傷到瞭父母。申超和申帥立即拉著申聰進瞭他們的小房間,說:“今後哥哥睡在中間,擠一張床暖和,我們也能保護你。”那天晚上,三兄弟躺在床上,申帥笑嘻嘻地說:“哥哥,我們今天可開心瞭,你回來瞭,爸爸就能陪著我們瞭”。孩子的話,戳疼瞭申軍良的心。

申聰回傢後,申軍良跟他聊上學的事。申聰說:“養父母傢在山村,孩子們讀完初中要麼出去打工,要麼去當兵。”申軍良問他:“那你心裡怎麼想的?”申聰很認真地說道:“我不甘心,我想考大學!”申軍良抱住兒子:“有骨氣!隻要你有志向,老爸哪怕累吐血也供你讀書!”

第二天,申軍良就找到當地相關部門,落實瞭申聰入學的事。但申軍良心裡的石頭依然沒落地。他擔心申聰在傢裡會有生疏感。

有一次,申軍良看到申超申帥窩在一起聊天,申聰則默默站在一旁。申軍良拉著申聰參與到孩子們的聊天中,還時不時將話題拋給申聰。在他的帶動下,申聰漸漸主動跟弟弟聊天。因為語言、飲食和生活習慣的差異,擔心孩子們之間偶爾會產生誤會,申軍良耐心地給他們當翻譯、和事佬。

有一天,申聰跟申軍良說:“我知道我是您的親生兒子,您和媽媽都愛我疼我,可我還是叫不出來爸爸……”申軍良輕輕笑著說:“沒關系,兒子。你能跟我說這些,說明你和爸不隔心。一時叫不出來,那就直接叫我名字也可以啊,沒關系的。”父子倆坦誠瞭心事,申聰跟大傢相處又自然瞭許多。

不久後的一天,申聰和申超在寫作業,他有問題不太明白,拉著申超問。申超作業太多,忍不住吼瞭句:“你自己先看。”申軍良發現後,等申超寫完作業就將他喊過來說:“哥哥剛來這個傢,有很多地方不適應,你跟哥哥說話要有點兒耐心。他在山區讀書,條件不好,你要多幫他……”

申超意識到自己有點急躁,也怕哥哥不開心,主動道歉:“哥,我剛才說話語氣不好,別生氣。我不是不願意給你講題,今天我的作業太多有些急。”申聰誠懇地說:“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以後,你作業寫完瞭可以幫我講題嗎?”申超拉著哥哥回到瞭書桌上。申軍良看著兒子們,欣慰地笑瞭。

疫情緩解後,於曉莉復工瞭,但申軍良還是無法外出找工作。為瞭賺錢緩解經濟壓力,申軍良便在小區周邊打零工,同時在傢照顧孩子們。

於曉莉上班,早出晚歸。申軍良發現,給孩子點外賣費錢還不好吃。尤其申聰,他吃不習慣面食。申軍良就上網看教程學做飯,雖然笨手笨腳,但也能搗鼓出四菜一湯。看著孩子們吃得開心,申軍良感慨地說:“孩子們,老爸遲到瞭15年,我這個差等生老爸會努力的。”

於曉莉第一次吃愛人做的飯菜,很驚喜。申軍良向妻子坦言:“做瞭次飯,我才能感受到你這些年有多不容易。以後,我還給你做飯。”於曉莉含淚點頭:“這些年,咱倆很久沒這麼說話瞭。”一時間,申軍良感慨萬千。

這個傢雖然清貧,可傢裡的每個人,都在努力讓它變得更好,申軍良特別欣慰。他略感遺憾的是,申聰喊爸爸還是不太習慣。

有一天,有個尋親媽媽給他打電話尋求幫助,電話一接通,對方就絕望地大哭。申軍良太理解她瞭。為瞭安慰鼓勵對方,申軍良在電話裡講起瞭他尋找申聰的那些艱難時日,不禁淚流滿面。那天,濟南下過一場大雨,降溫瞭。申聰走進申軍良的屋子,把窗戶關上,又拿瞭件外套給他披上,抱著他的肩膀,像安慰受委屈而哭泣的孩子。申軍良心頭一暖。晚飯時,申聰將媽媽給他的雞腿悄悄夾到爸爸的碗裡,埋在米飯和青菜底下。

這天之後,申聰越發懂事。他看到三弟喜歡他新買的水杯,便用自己的零花錢給兩個弟弟買瞭一樣的水杯。為瞭照顧三弟,申聰特意換到床外側睡覺。他是個1.7米的大小夥子,經常半夜掉到床下。申超知道瞭,笑著說:“要往床下掉,那也該我們輪流掉啊!不然,怎麼叫親兄弟!”

6月的濟南氣溫高升,三兄弟擠在一起苦不堪言。有好心人捐贈瞭一個子母床給申軍良。一直以來,申軍良從不接受外界的捐贈。但這張床是例外。誰知道,睡上鋪的申帥覺得離哥哥太遠瞭,經常跟哥哥們擠在下鋪聊到深夜,直到困瞭才爬回上鋪。申軍良佯裝生氣:“擠在一起不熱?睡個覺都不分開!”三個兒子齊喊:“那當然!我們是兄弟!”

榜樣:重新出發奔向幸福吧

2020年6月,全國復工復產如火如荼。申軍良也抖擻精神出去找工作。可一連好多天,處處碰壁。有的面試官毫不客氣地說:“40多歲瞭能幹啥?你尋親有名,何不做個安靜的尋親志願者?”

被人販子禍害的傷痛何止那15年漂泊。申軍良僅剩的那點自信幾乎消耗殆盡。見他一臉沮喪,申帥給他打氣:“爸爸,網上好多人都說你是英雄爸爸,英雄爸爸是一定會有工作的。”申聰提建議:“您可以邊找工作邊做兼職,還可以做自媒體啊。”

疫情期間,申軍良在傢給孩子們做飯,拍瞭些視頻。原本是與關心他們一傢的網友分享日常,沒想到積累瞭20萬粉絲。但他從未想過自媒體創業。

孩子們的話,給瞭他勇氣和方向。申軍良開始一邊找工作,一邊將自媒體當做事業來對待。他還兼職做瞭代駕,一個月能有三四千元收入。

有一天,申聰幫媽媽收拾東西時,發現瞭爸爸的舊旅行包,裡面有幾萬張尋人啟事,有近三年用過的火車票,還有寫在廣告紙背面、煙紙殼上的尋子日記:“2007年4月5日,外面下著雨。今夜睡在大橋下,蚊子特別多……申聰,爸爸還在找你,你知道嗎?”“2015年12月21日……又快過年瞭,我不知怎麼和一傢老小交代。我想死,可看到立交橋下走過的一傢三口,我放棄瞭……兒子,你也像那個孩子一樣大瞭吧……”

那個旅行包裡,還有幾張保存清晰的照片和兒歌光碟。於曉莉哭著說:“他每天陪你聽,看你歡快地手舞足蹈,你爸說那上面有你的味道和笑聲,他一直揣在懷裡……你爸,太不易。”買菜回來的申軍良進門,申聰含著淚起身接過他手裡的重物,大喊:“爸爸!”這聲發自內心的“爸爸”,瞬間抹去瞭申軍良15年尋子路上所有的辛苦、傷痛……

申軍良發誓,要好好給兒子經營一個幸福的傢。隻是,歷經磨難的傢,有些傷痕無法瞬間愈合。

於曉莉因為孩子丟失留下瞭心理傷痛,加上找孩子背負瞭50萬外債,容易心煩意亂,埋怨申軍良當初將老傢的房子賣瞭。

每次眼見著老媽要責怪老爸,申超申帥就將讓大哥出馬滅火。隻要申聰問一句“媽,咋瞭”,於曉莉立馬雨過天晴。戰火一滅,兩個弟弟再去活躍氣氛。這個辦法,屢試不爽。對於老爸,三兄弟很“嫌棄”:太直男,還不知道哄老媽。申軍良也發現,要讓妻子開心,他還得想辦法多讓兒子們出馬。

這天,於曉莉讓申軍良下樓買水。申軍良卻故意不動,讓她下樓去搬。於曉莉嘮叨:“自己搬就自己搬,你再15年不管我,我就活不成瞭嗎?”說著就下瞭樓。三個兒子一看,趕緊呼啦啦跑下樓。

申軍良偷偷一樂:“果然如我所料。”一會兒,申聰申超扛著兩桶水上樓來,申帥遺憾地叨叨:“我也有力氣啊,為啥不讓我扛水?”於曉莉空著手進屋,得意地沖申軍良說:“體力拼不過你,我有兒子呢!”申軍良哈哈大笑:“還是你厲害,你有福氣。”

盡管於曉莉會埋怨申軍良,但看到他每天晚上做代駕,忙到凌晨才能回來,她也心疼。白天,他還要做美食,拍視頻,學做直播。慢慢地,於曉莉也開始反思自己。

三個孩子非常支持爸爸的新事業。申軍良拍視頻,三個孩子會幫他豎三腳架,調整手機找角度,打光。在孩子們的帶動下,於曉莉也慢慢參與到視頻創作中。申軍良的號,內容越來越豐富,一傢人相處也越來越歡樂。在老婆孩子們的協助下,申軍良修煉成擁有近30萬粉絲、做得一手好菜的網紅爸爸。越來越多的網友得知他們一傢五口的故事,紛紛讓他開直播,講授親子溝通策略、支招尋子方法等等。

申軍良先後進行瞭兩次直播帶貨,效果不錯。不過,他對產品的質量要求很嚴格。相比於賺快錢,他更樂意慢慢走,以身作則,生活再艱難,他也要將自立、誠信、不急於求成的品質帶給孩子們。

2020年七夕,在兒子們的鼓動下,申軍良給妻子買瞭一個小包,還送出瞭他人生中第一朵紅玫瑰。於曉莉一邊怪他亂花錢,一邊笑得像花兒一樣。這麼美好的時刻,三個小傢夥哪裡肯放過,趕緊幫爸媽錄視頻。這條視頻,三天獲贊11萬。

現在,不要孩子們支招,申軍良也能學著關心妻子瞭。他給妻子煲瞭羊肉湯送到保潔公司,於曉莉每每都被感動得熱淚盈眶。

傷痛依舊在。申軍良發現,妻子特別怕聽到突然的巨響,還有將孩子關在傢裡的習慣。這些,都是當年孩子被搶留下的心理陰影。他知道申聰喜歡釣魚,便找瞭個周末,跟三個孩子一起慫恿於曉莉跟他們外出釣魚。那天,他們一傢五口玩得特別開心,還釣回來4條大鯽魚。慢慢地,申軍良開始有意識地找時間帶妻子孩子外出遊玩,療愈心傷。

這天,申軍良一傢人圍坐在一起聊天,兩個小兒子說:“2020年是最棒的一年,哥哥回來瞭,爸爸也回來瞭。”申聰開心地笑瞭。很快,申聰即將迎來17歲生日,申軍良要給他準備一個難忘的生日,讓愛緊緊包圍他,直到永遠。

編輯/張亞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