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扳手、旗袍、比基尼:獨腿女神驚艷瞭時光

“好漂亮的姐姐!”“太颯瞭!”“第一名實至名歸!”近日,獨腿姑娘歸玉娜的旗袍秀頻頻刷屏,登上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號。畫面中,她身穿旗袍,右手撐拐,身姿婀娜,步態從容,舉手投足間盡顯成熟優雅。

而就在不久前,35歲的歸玉娜身穿旗袍拄拐亮相健美大賽,超凡的自信和美麗驚艷全場,獲得旗袍組第一名。此外,她還曾是跳高運動員、北京奧運火炬手,參加過殘奧會,在全運會上打破過女子跳高世界紀錄……

苦難是一首詩:拄拐女孩從不認輸

1985年1月,小玉娜在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良慶區大塘鎮降生。母親雷麗珠滿臉悲苦地看著粉嫩的嬰兒,不禁流下瞭熱淚——3個月前,丈夫因病去世,她不顧親人的反對,執意留下孩子。在那個年代,當地宗族觀念很濃,重男輕女,小玉娜作為遺腹子,母女倆受盡瞭白眼,婆傢甚至無人照顧雷麗珠坐月子。為瞭給女兒一個完整的傢,在女兒3歲的時候,曾在廠裡當出納的雷麗珠再嫁瞭,女兒也隨繼父姓歸。繼父是個話不多、拄著雙拐的殘疾人,對繼女的關心也是默默的。

災難的降臨沒有任何征兆。

7歲那年,歸玉娜在放學回傢途中,被一輛疾馳的貨車撞倒後軋過右腿,送醫後,醫生不得不進行截肢手術。歸玉娜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拒絕治療。這天深夜,歸玉娜在疼痛中醒來,發現病房衛生間亮著燈,母親背對著門口,蹲在地上搓洗衣服,渾身顫抖著哭出聲來。心疼媽媽的小玉娜內心受到瞭極大震撼。第二天,她開始積極配合醫生治療。

3個月後,歸玉娜出院瞭。雷麗珠拿出丈夫為女兒制作的一根木質拐杖,對歸玉娜說:“媽媽不可能永遠背著你,你得學會自己走路。”從此,不到8歲的小玉娜開始學會適應把拐杖當做另一條腿走路的生活。繼父一直默默給她制作和修理拐杖,給瞭她惦念一生的溫暖。

歸玉娜稚嫩的身體,經常承受著大人也難以忍受的幻肢痛。每當劇痛襲來,她感覺有千萬隻螞蟻啃噬著她潰爛的殘肢,她坐立不安,更無法入睡,不得不吃止痛片緩解。而更讓她痛心的,是因為殘疾受到的歧視。

自從截肢之後,很多同學把歸玉娜當成異類看待。有些調皮的男生,對她充滿瞭惡意,故意把毛毛蟲放進她的書包,把她的拐杖藏起來,還學她一瘸一拐走路,有時罵她“醜八怪”……母親還是看出瞭端倪,對她說:“娜娜,你要自強,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眼光。”歸玉娜把這句話牢記在瞭心裡。

不管生活多麼糟糕,始終會有人愛著你。母親給瞭歸玉娜直面生活的底氣,她勇敢地迎向各種不一樣的目光。拄著單拐的她鍛煉獨腿步行的速度,放學路上甚至常常超過別的女同學。課餘時間,歸玉娜走上街頭,幫母親擺攤售賣水果。她學會瞭單腿蹬人力三輪車,十來歲的獨腿女孩載著滿車水果,成瞭鎮上一道獨特而美麗的風景,人們也樂於幫襯她傢的生意。人生的歷練,讓她學會瞭如何堅強。

幸運之神開始眷顧這個不認輸的女孩。

17歲的某一天,歸玉娜被區殘聯的工作人員看中,邀請她加入運動隊。當她詢問母親時,雷麗珠對她說:“路終究要你自己走,你必須獨立,去過正常人的生活。”歸玉娜知道,如果成為運動員,以殘軀去挑戰身體極限,不斷超越自己,於荊棘之中踏出一條坦途,那將是另一種精彩人生。

當歸玉娜到達體育訓練中心不久,雷麗珠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她身後。原來,女兒坐上離傢的車後,她馬上乘坐下一趟車,隻想和女兒再見一面。雷麗珠查看瞭環境和正在訓練的隊員們,她放心瞭,對女兒說:“你把這裡當做你人生的新起點吧。”

走過高光時刻:母愛躊就全新起點

進入運動隊後,教練說,既然做瞭運動員,就必須拿名次,不僅是為隊裡、為國傢爭光,更是改變自己人生的機會,隻有更高更快更強,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那天晚上,歸玉娜躺在床上,想瞭很多。17歲才成為運動員,算是很遲瞭,自己沒有退路,必須全力以赴。她在日記本上寫道:“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奪得冠軍的運動員不是好運動員!”

歸玉娜主要訓練的是跳高和跳遠項目。在廣西體工大隊田徑場,教練讓歸玉娜扔掉拐杖,獨腿跑步,她一個趔趄,下意識地伸手去找拐杖,卻一跤跌倒在地,手掌破皮流血。

她躺在地上遲遲沒有起來。教練走到她面前,面沉如水地說:“你行嗎?不行就回傢,別浪費一個運動員名額!”歸玉娜的鬥志“噌”地一下就被點燃瞭,她迅速爬起來,來不及擦拭血跡,鏗鏘有力地說:“我一定可以的,我要拿冠軍!”她用一條腿拼命向前“跑”著,跌倒瞭,爬起來,又跌倒瞭,再爬起來……汗水和血水灑瞭一路,沖開瞭一條充滿艱辛同時也佈滿鮮花的路。

為瞭鍛煉腿部力量,歸玉娜每天都要單腿站立負重,終於在某一天,身高1.6米多、體重不足40公斤的歸玉娜,竟然可以扛起140公斤的杠鈴!

無數次跳遠訓練,她一躍而起之後,殘肢砸進沙堆裡,疼得整個身體都蜷曲著,好一會兒才緩過勁來,眼裡不由自主盈滿瞭眼淚,但倔強的她努力不讓眼淚奪眶而出。她對自己說,這是廉價的眼淚,隻有站在領獎臺上流下的淚水才彌足珍貴。

艱苦的訓練沒有白費,2002年,歸玉娜以出色的表現被國傢隊錄取。2003年第六屆全國殘運會,歸玉娜獲得跳高項目第二名。2007年5月,在第七屆全國殘運會女子F42級跳高決賽中,歸玉娜突破極限,連闖8跳,最終以1.50米的成績獲得冠軍,並一舉打破世界紀錄,創全國新記錄。

2008年,歸玉娜代表殘疾人運動員,參加瞭北京奧運會聖火在廣西南寧的傳遞。那一天,在市民們的夾道歡迎中,她右手拄拐,左手高高舉起火炬,跑過瞭200米的距離。雷麗珠在火炬交接點等著女兒,看到女兒,忍不住熱淚滾滾。那是女兒人生中的高光時刻,也是母親苦難日子裡的最亮色。

2011年,第八屆殘運會,歸玉娜原本想創造奇跡,卻意外得知跳高項目被取消瞭,這讓她深感遺憾,隻能改報跳遠參賽。在短暫而超強度的訓練後,她仍然在第八屆殘運會跳遠項目上榮獲冠軍。

在運動場上,從17歲開始訓練,直到32歲退役,歸玉娜付出近5萬個小時,如願摘得各項比賽大獎。她同時也收獲瞭愛情,與手有殘疾的一名廣西隊友結婚,並於2009年誕下一子。

2017年,歸玉娜退役瞭。在賽場上揮灑自如的她,面對今後的路卻迷茫瞭。雷麗珠故意試探著問女兒:“要不,你也開個水果店?熟門熟路。”歸玉娜立刻說,她不想做小販,她要擁有自己的事業。雷麗珠露出笑容:“我就知道,這些年你走南闖北參加比賽,眼界高瞭,娜娜好樣的,媽媽支持你!”

歸玉娜拄著拐杖四處求職,這才發現,職場比賽場更加殘酷,求職屢屢碰壁的歸玉娜輾轉至江蘇省鹽城市尋找機會,應聘到一傢裝飾畫銷售公司擔任客服。工作幾天後,她向老板提出要做銷售員。老板驚愕地說:“你沒法‘跑銷售啊!”歸玉娜說:“我以前是運動員,隻想做有挑戰的事,再說,我也很想多掙錢。”老板給瞭她一個機會。

激情勇闖天涯:獨腿女神驚艷時光

接下來的日子,歸玉娜拄著拐杖,單腳推著小車推銷,一傢一傢地走訪,遇到的卻都是敷衍和冷待。一天傍晚,下著大雨,歸玉娜拖著裝飾畫回公司。擔心畫被打濕,她用雨傘遮住畫,自己卻大半個身子被淋濕瞭。過馬路時,行動遲緩的她被汽車長按喇叭催促,那一刻,她覺得自己可能堅持不下去瞭。但第二天,她又換上粉色的職業裝,前往杭州推銷。哪知,美麗的杭州也拒絕瞭她,一樁業務也沒談成,歸玉娜再也忍不住,在街頭痛哭起來……

隨後,歸玉娜改變瞭策略。她覺得,與其推銷產品,不如先推銷自己。在一場展會上,她添加瞭客戶劉女士的微信,但她並沒有急於推銷,而是與之交流日常。劉女士被她積極樂觀的態度感動,成為歸玉娜的第一個客戶,也成為她的至交好友。第一單業務做成之後,歸玉娜好像對銷售突然開竅瞭——她賣的不僅是產品,更是人品。她開始完成第二單、第三單,一步一個腳印,終於成為公司銷售冠軍。

為瞭方便跑市場和出差外地,歸玉娜決定克服童年車禍給她留下的強烈陰影,學習開車。最初,她一上車就渾身緊張,看到前方有貨車就手腕顫抖,為瞭趕走恐懼,她讓教練帶她去坐大貨車,完成心理挑戰。最終,歸玉娜考取瞭C5駕照。之後,她開始頻繁自駕去外地出差,最遠的一次,她一個人從江蘇省無錫市到內蒙古,開瞭2000多公裡。

歸玉娜的事業穩步提升,從公司員工晉升為合夥人,並創立瞭屬於自己的裝飾畫品牌。至今,她一直感激老板和同事們對她的支持和幫助。

然而,一直對愛情沒有自信的她,此時卻因長期兩地分居和性格不合遭遇瞭離婚之痛,兒子歸前夫,這幾乎令她一蹶不振。

為瞭散心,歸玉娜去瞭一趟浙江烏鎮旅遊。她在一傢旗袍店裡徜徉著,從少女時代起,她就夢想能穿一次旗袍,因為最能展示女性形體美的兩種服裝是旗袍和比基尼。迎著店員好奇的目光,歸玉娜試穿瞭一件長旗袍,又讓店員拿來瞭一隻高跟鞋搭配。看著鏡中的自己,歸玉娜露出自信的笑容,買下瞭旗袍。除瞭愛美,她還有一個想法,要把自己樂觀向上的一面展示給兒子。

因為經常見不到兒子,她註冊瞭短視頻賬號,把自己健身的視頻發出來,把穿旗袍的美好身姿展示出來,她告訴兒子,媽媽很愛他,也從來沒有因為自己身體殘疾而感到自卑。

無心插柳,歸玉娜的這些正能量滿滿的視頻引起瞭網友的關註,粉絲不斷增加。網友們毫不吝嗇的誇獎,讓歸玉娜興奮感激,她更加積極地展示自己獨特的美。

網友們幾乎每天都能看到她身穿運動衣,在健身房揮灑汗水,引體向上、拳擊、跑步,她樣樣都行;又能看見她身著旗袍,撐著一把油紙傘,漫步街頭,宛若小巷中的姑娘;還能看見她背著袋子取快遞的生活點滴;也能看見她偶爾貪戀零食、俏皮可愛的一面。很快,歸玉娜就擁有瞭數十萬粉絲,視頻也獲得瞭幾百萬次點贊。

歸玉娜在網上展示自己,也給事業帶來瞭幫助。2020年疫情初期,歸玉娜帶領團隊直播帶貨,在直播間,她基本隻露出上半身,因為她不希望網友們看見她隻有一條腿,僅僅是出於同情她而購買產品。

由內而外的美麗,給歸玉娜打開瞭另一扇窗。2020年10月,奧賽之夜健美比賽組委會看到瞭歸玉娜的視頻,認為她代表著健美精神,她的正能量可以影響到很多人,於是力邀她參賽。她雖然曾是運動員,也經常健身,但她對健美塑形並不太瞭解。主辦方鼓勵她,隻要把她獨特之美展示出來即可。

歸玉娜打消瞭顧慮,快速學習後走上舞臺。在旗袍展示賽中,歸玉娜把拐杖和左腿完美配合,步伐優雅自信,深深打動瞭評委和觀眾。最終,她獲得瞭旗袍B組第一名的好成績。歸玉娜在發表獲獎感言時說:“我想駕馭自己的人生,這種感覺真好!”

接下來的賽事,歸玉娜決定挑戰穿比基尼上場。這樣就要露出僅存一個“肉球”的“右腿”,也許會引起觀眾不好的觀感,但歸玉娜豁出去瞭,坦然地走上瞭舞臺。令她沒有想到的是,比基尼項目她再次獲得小組第一名!

誰說殘疾人就不能健美?殘缺的美自有其驚艷之處!篤定瞭這個信念,歸玉娜接著報名參加瞭2020年12月舉行的CBBA全國健美錦標賽。這是一場職業賽事。她全力以赴準備著,並在上海師從一位著名專業教練,每天都要訓練五六個小時。

在訓練的間隙,歸玉娜去瞭壩上草原,她要實現小時候的夢想——策馬奔騰!可是,馬場教練擔心她出事要賠償,拒絕瞭她。歸玉娜說自己曾是運動員,並把自己的短視頻賬號打開給他看。教練隻好答應瞭。歸玉娜摔下來無數次,但她咬牙扛著,掌握訣竅,終於學會瞭單腿騎馬。瓦藍的天空,遼闊的草原,馬背上的歸玉娜長發飄揚,她覺得此刻自己的靈魂是輕盈的,自由奔放的感覺真是無比美好。

無論何時何地,歸玉娜從來沒有回避她的殘疾,她愛自己身體的每個部分,哪怕它疤痕密佈、傷痕累累。她沒有刻意遮掩,也不穿戴假肢,因為那樣會束縛她的行動。她從來不覺得拐杖有礙觀瞻,從來不給自己貼上殘疾人的標簽,她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隻是行走方式不一樣,正常人是兩條腿走路,她是拐杖加一條腿。小時候是繼父給她做木拐杖,當運動員的時候,是鋁合金拐杖,現在是碳纖維的拐杖,拐杖是她最真實的、最好的夥伴。

在歸玉娜的化妝包裡,有一把扳手,她隨時用來調節拐杖的高矮,因為有時穿高跟鞋,有時穿平底鞋,扳手便於高度匹配。這把扳手,有時還用來擰緊她推車的螺帽。歸玉娜覺得,化妝包裡這把不可或缺的扳手更是一個象征,它堅硬,散發著金屬的光芒,她也借此不斷矯正、調整著自己的人生。

在完善自己的同時,歸玉娜也非常關心身邊的殘疾朋友。2020年9月,她和鹽城市殘聯成立瞭殘疾人“五愛之傢”,免費開課教殘疾人制作裝修裝飾畫,幫助更多的殘疾人士,鼓勵他們找回自信,走出傢門,為傢庭和社會減負。她的願望簡單而美好:每個殘疾朋友都能成為自食其力的正常人。

點開歸玉娜的視頻,扳手、旗袍、比基尼,自信的笑容,無畏的神情,給人帶來強烈的視覺沖擊。其實,她帶給健全的我們更多的是心靈的震撼,在我們自怨自艾的時候,在我們意志消沉的時候,她總有那麼一種感動,令我們熱淚盈眶,並由此奮起!

編輯/塗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