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保溫杯藏藥殺妻落網:婚姻不是“送命題”

作為駐村輔警,劉再輝除瞭在村裡調解矛盾,一有案情就秒變情報員。有這樣一起案子,讓他此生難忘。

迷霧重重:交通事故不合常理

劉再輝,湖南省邵陽市人,已經做瞭三年駐村輔警。邵陽地區是丘陵地帶,農村地域廣闊,點多面廣,民風彪悍,社會管理難度大,警力嚴重不足,這才有瞭村警這個職業。

2019年3月5日,天還沒亮,劉再輝就被張偉民的電話從被窩裡揪瞭出來。按下接聽鍵,張偉民在那頭吼:“兄弟,趕緊到村西加油站來,出大事瞭!”劉再輝一個鯉魚打挺跳下床,抓起衣服往身上套。老婆揉揉眼睛嘟囔著:“你這又不是正兒八經的警察,錢沒見你掙多少,事卻一天天的沒少幹,真成人民公仆瞭?”趁老婆發作前,劉再輝抓起摩托車鑰匙和手機沖瞭出去。

案發地所在的村距他15裡地,薄霧籠罩,公路上行人稀少,縣人民醫院的救護車與他擦身而過,他死踩油門朝加油站飚去。趕到時,警車上的燈在路邊閃著寒光,河邊鬧哄哄的,幾隻大功率的手電筒白晃晃地照著。張偉民朝他大聲揮手招呼,劉再輝搓瞭搓凍得有些僵硬的手,順著通往河邊的小道跑瞭過去。

小道上,一個全身濕透的男人抱著頭蹲在地上,估計是連凍帶嚇,身子不住地顫抖。不遠處,醫護人員正在檢查一名穿著紅色毛衣躺在地上的女人,搖搖頭說已無生命體征。救援隊的志願者正在岸邊想辦法吊起落水的車輛。

車輛所有人就是那個蹲在地上發抖的男人,也是這起事故的駕駛員。男人叫付東海,29歲,傢離本村12裡地。死者是他老婆彭媛媛,28歲。付東海身體發抖,神情呆滯地說,正在坐月子的彭媛媛前一天突發乳腺炎,到晚上更是一會兒冷得打顫,一會兒發起高燒來,孩子沒法吃奶,急得哇哇直哭。

付東海六神無主,打電話給住在臨縣的丈母娘問怎麼辦,丈母娘叫他趕緊送彭媛媛去醫院,說這種急性乳腺炎拖不得,到時化膿瞭就得做手術。付東海一聽慌瞭神,老婆才生完孩子14天,本來就是難產,才在鬼門關走一遭,這要再做手術,怎麼吃得消呀?於是他臨時把孩子托給住隔壁的堂叔幫忙照顧,自己帶老婆連夜去縣醫院看病。

凌晨3點多的天色很暗,又有些霧氣,為瞭避讓突然迎面而來的車輛,車朝路邊沖去,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一下子直接沖到河裡瞭。因為河水冰冷刺骨,付東海掙紮著從車裡爬出來,再去救彭媛媛時,手一滑沒抓穩,他體力不支,黑燈瞎火的在水裡摸瞭一圈沒找到,這才爬上岸呼救。

見到付東海悲痛欲絕的樣子,想著他傢中還有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劉再輝跟張偉民感慨,真的是一起交通事故背後往往毀掉的是一整個傢庭啊!

見付東海身上濕漉漉的,劉再輝忙打電話叫一個村民送幾套幹衣服來,又叫人在堤邊生瞭堆火。等人送幹衣服期間,救援隊的工作人員終於把落水的車輛拉瞭上來,車身滴答滴答地淌著水。付東海換好送來的幹衣服,又把濕衣服口袋裡的東西一個個換瞭口袋:一包泡發的煙,一個打火機,一部手機,一把車鑰匙。這把車鑰匙引起瞭劉再輝的註意。

幾年的輔警生涯,劉再輝跟著張偉民大大小小破獲過一些案子,耳濡目染中也有瞭一些職業習慣。這把醒目的車鑰匙讓他敏感地覺得不對勁,車子落水後,誰不是首先想著求生,哪有心思去拔車鑰匙?

劉再輝走到張偉民身邊,咬著耳朵把這事說瞭。張偉民看出他眼中的意思,倆人一同朝車子走去。這時天已大亮,霧氣也散瞭些,周圍的一切都清晰可見。他們從河堤那條車子碾軋的痕跡往上爬,堤上的野草都已枯死,如今被車輪碾過,趴在地上匍匐成一地蒼涼。

爬上公路,劉再輝吸瞭吸鼻子,指著路面對張偉民說:“張科長,你看路基至河裡的距離,有20米左右,從雜草的匍匐程度看,付東海根本沒踩剎車,不符合緊急避讓制動痕跡啊。再說去縣城應該走左側車道,迎面而來的車子是在右側。雖然國道上沒有隔離帶,可既然是避讓,人的本能反應該往左轉方向,怎麼可能還往右邊去呢?”

張偉民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那付東海為什麼要說謊呢?”老婆才生下孩子,應該沉浸在初為人父的喜悅中才對呀。“叫法醫過來做鑒定。”張偉民面色凝重,立刻下瞭指示。

抽絲剝繭:保溫杯成關鍵證物

看到有人要動彭媛媛,付東海撲過去護住大喊道:“我老婆已經不在瞭,你們讓她安安心心上路吧,別攪得她不得安寧瞭!”

聞訊趕過來的彭媽媽見女兒突然沒瞭,白發人送黑發人,一嗓子沒喊出來,暈瞭過去。大傢又是掐人中又是哭喊的,亂成一團。付傢人也趕瞭來,一聽法醫要把彭媛媛拖回去做屍檢,和彭傢人一起阻攔。彭媛媛年紀輕輕就撒手而去,親人們本來就特別傷心,如今還要被解剖,他們怎麼接受得瞭?

在付東海的帶領下,他們紛紛攔著不肯讓法醫帶走。劉再輝隻好跟他們解釋:“出瞭這麼大的事,親人們很難過,我們也能理解。不過老話說,死也要死個明白,我們還是尊重科學,把一切搞明白吧。”

彭爸爸含著淚疑惑地問:“你是說……我女兒是被害死的?”劉再輝分析說:“從現場看,這很可能不是一場意外,如果你女兒是被害死的,這就是刑事案件,咱都不希望你的女兒死得冤枉。”彭爸爸阻攔劉再輝的那隻手突然就放下瞭,人有些恍惚,似乎對這一切更加不能接受瞭,但是並沒有繼續阻止法醫鑒定。

劉再輝在村裡有些威望,大傢紛紛幫他說話,付東海也不好再堅持,同意讓法醫帶走屍體。作為輔警,劉再輝不像張偉民這樣的正牌警官讓人望而生畏,他平常總能和村民們打成一片,村民們都當他是個值得信賴的兄弟,有什麼也會暢所欲言。

駐村輔警負責警務下沉聯絡、情報信息采集等工作。張偉民正是看中這一點,又安排劉再輝去做調查。第一站他去瞭付東海所住的村。付東海傢大門緊閉,他去瞭隔壁的鄰居傢——付東海堂叔傢。

堂叔在河邊見過劉再輝,一見就親切地叫他小劉,又是讓座又是泡茶的,很熱情。問起那晚發生的事,堂叔說他睡到半夜,聽見付東海在窗戶下喊他:“我爬起來開門一看,東海抱著孩子,一副很焦急的樣子,說媛媛病瞭,要趕緊送她去醫院,要我們幫著帶下孩子。”他說他接過孩子,看著彭媛媛端著保溫杯邊走邊喝上瞭車。

“誰知道這一走就出事瞭呢?”堂叔指著屋前一口大水塘,“東海水性好,從小就能在這水塘裡潛遊個來回,都不用出來換氣的。隻是這大冷天的,河水刺骨又看不見,才沒能救上媛媛。”

從彭傢那邊回來,劉再輝去瞭彭媛媛娘傢。彭傢人說付東海和彭媛媛是2016年12月結的婚,感情一直不錯。付東海婚前跟人跑長途客車,結婚後覺得太辛苦退瞭股,手裡有錢,眼饞幾個老鄉投資開酒店賺瞭錢,跟著投錢盤下瞭一傢酒店,結果沒多久轉讓費加裝修費全部打瞭水漂。

“去年東海又去江西包瞭個工程,媛媛懷孕後一直在娘傢待著,過年才接回去。看媛媛要生瞭,東海出去得少瞭,在傢照顧她,還挺細心的,我們也很放心,誰知突然飛來橫禍,唉!”兩個老人對女婿很信任,他們指著身上的羽絨服和鞋子,說身上穿的腳上踩的都是付東海買的。

3月6日下午,屍檢結果出來瞭,死者肺水腫,胃溶液檢測出迷藥成分。死者面部紫紅而無出血,不是平常溺亡的慘白;手指張開指節微卷,似定格於想要抓挖什麼,而不是常見溺亡的握緊拳頭。可判斷為死者是被人迷昏後落水的,死者有被人強行按在水裡溺亡的嫌疑。

劉再輝突然想起付東海堂叔的話:“上車前彭媛媛抱著保溫杯在喝水!”難道彭媛媛上車時喝的水有問題?劉再輝和張偉民火速趕往事發車輛臨時停放處,果然在座椅下面找到一個保溫杯,杯裡還有半杯水。通過檢測,水中含有高濃度迷藥,和彭媛媛體內的成分一致。

劉再輝倒吸一口涼氣,這一切疑點都指向付東海。3月7日,付東海被傳喚帶回局裡。張偉民叫劉再輝去辦公室喝茶,以瞭解案件最新情況。

殺妻騙保:婚姻並不是“送命題”

如他們所料,付東海矢口否認殺妻,說彭媛媛就是溺水而亡,他還施救瞭,是天太冷他凍得沒抓穩。張偉民認為隻有找到殺人動機,才能打開突破口,傳喚最長不能超過24小時,時間緊迫,張偉民馬上叫網警去查付東海的信息。

就在此時,一個在保險公司上班的朋友給劉再輝打電話咨詢彭媛媛案,原來付東海給彭媛媛買瞭意外險,保額高達500萬。意外險!劉再輝眼前一亮,馬上給張偉民匯報瞭這個情況。當晚網警也查出,付東海在網絡平臺上和信用卡欠款一百多萬,近段時間多次在網上查詢車子落水後怎樣自救和理賠事宜,還有網購迷藥的記錄。

付東海還和一個號碼聯系頻繁,張偉民派人查出是付東海的情人柳萍,兩人有很多入住賓館的開房記錄。張偉民迅速傳喚柳萍,那女孩才25歲,可能沒見過這種場面,一問就老實交代瞭。張偉民把這些證據拿到付東海面前時,在鐵證面前,他終於低頭認罪瞭。

正如柳萍所說,付東海迷上賭博,不到一年的時間,不僅輸光瞭積蓄,還為瞭扳本透支瞭信用卡,在網絡平臺上借瞭高利貸,欠下一屁股債。2018年一整年,他帶著柳萍以成功人士的形象,出入歌廳酒吧賓館,已經習慣瞭這種紙醉金迷的狀態。在片片恭維聲中,他漸漸迷失瞭自己,和彭媛媛的感情越來越淡,一心做著一夜暴富的美夢。

隨著欠款越來越多,付東海的壓力越來越大。一次他開車回傢,神思恍惚中撞到路邊的山坡上,報保險後送到一傢私人修理廠修車。雖然當時嚇瞭一跳,可保險費和修理費之間的差價,讓他眼裡冒光。後來他又自導自演瞭幾起類似的“事故”,賺瞭一點小錢,也在這裡看到瞭“商機”,他心念一動,以生孩子有風險為由,哄著彭媛媛簽字買瞭保險。

貸款平臺的催債電話催得他心發慌,他急著尋找機會拿到保費還貸,和柳萍雙宿雙棲開啟新生活。

機會終於來瞭!

2019年3月4日,彭媛媛得瞭急性乳腺炎,疼痛難忍,人也一會畏冷一會高燒。付東海熬到半夜帶彭媛媛去瞭醫院,出門前帶上瞭提前準備好的迷藥。為等迷藥起作用,付東海開得很慢,到加油站看時間差不多瞭,他搶在一輛貨車到來前,方向一轉橫跨馬路,朝河裡沖去。

車子落水後,他不慌不忙拿起早準備好的錘子,砸開車窗逃生。這時意外發生瞭,彭媛媛被冷水一激,居然醒瞭,在水裡亂撲騰,還把安全帶也解開瞭。付東海一不做二不休,丟瞭錘子把她拖出副駕室往水裡摁。做完這一切,他才遊上岸呼救,卻忘瞭保溫杯,之後也一直沒找到機會丟掉那個保溫杯。

釀成慘案後,他急著報瞭保險,車險和意外身故險一起上報,等著那筆飛來橫財讓他打個翻身仗。

哪知,他以為萬無一失的“意外事件”,還是沒能逃過正義的眼睛。3月15日,民警押著付東海來指認現場。彭媛媛娘傢人和附近村民都趕過來看,一時間罵聲和哭聲一片,大傢都不信人人稱道的付東海,會變成這樣一個冷血殘忍的惡魔。

2019年5月5日,縣人民法院對付東海進行瞭公審,被告人付東海為騙取保險金而殺害他人,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保險詐騙罪。

法院審理本案後,做出一審公開宣判,以被告人付東海犯故意殺人罪、保險詐騙罪,數罪並罰,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結婚都願意嫁一個老實人,但老實人一旦狠起來,無人能敵。掃碼關註並在後臺回復:老實人查看“別惹老實人”系列故事。

編輯/徐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