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你可以逼我代孕,那為什麼我不能借精生子?”

34歲的張曉,原本以為自己會“註孤生”,沒想到,卻墜入上司的溫柔陷阱,還懷上瞭他的孩子。而噩夢也隨之開始——

早衰剩女喜當媽,結果卻是被“小三”

2018年,34歲的張曉在經歷過一段無疾而終的校園戀情後,成瞭相親市場的滯銷貨、人們口中的“剩鬥士”。遠在江蘇老傢的父母幾乎一天一個連環奪命call,上演各種花式催婚。不過,比這個更讓張曉煩惱的是,醫生告知,由於張曉長期月經不調,卵巢已經有瞭早衰的跡象。

張曉才34歲,還沒有生過孩子,怎麼就早衰瞭呢?醫生說,這很可能跟工作壓力大、經常熬夜、飲食不規律有關。想來也是,自研究生畢業後,多年來,張曉隻身在廈門打拼,經常熬夜到兩三點。可事情的發展總讓人意外。

2018年10月,張曉去醫院復查卵巢的情況,卻被告知她已經懷孕三個月瞭!張曉不解,且不說自己月經不調的老毛病,就算每次和男友在一起,也都采取瞭避孕措施,怎麼可能懷孕?

其實,張曉能摘掉“剩女”的帽子,還要從醫生宣判她患上“初老癥”說起。那份診斷,讓她辭去瞭原先高強度的工作,應聘到廈門一傢生物公司,主要負責一些業務上的對接,薪水不高,但壓力減輕瞭不少。同時,她積極鍛煉、調理身體。為防日後後悔,她甚至咨詢聯系瞭一些機構,動瞭去冷凍卵子的念頭。

可沒想到,進這傢公司半年後,張曉竟戀愛瞭。男友是她的直屬上司——39歲的市場部經理劉文。劉文身高1.8米,有才華有能力。應聘的時候,他就對張曉十分賞識。成為他的下屬後,張曉也發覺他對自己和對其他人態度上的細微差別。這樣的優質男,情感世界當然不可能一片空白。聽同事們說,他2年前與妻子離異瞭。

有一次,張曉在核對數據時出瞭錯,可劉文將這事扛瞭下來。張曉對他十分感激,便和他約飯。一來二去,他一點點打開瞭張曉的心扉。順理成章,兩人戀愛瞭,還發生瞭關系。

由於職場最忌諱辦公室戀情,所以,兩人都很默契地低調行事,盡量不被旁人看出端倪。可現在,既然已經懷瞭他的孩子,那麼,就要為自己好好籌謀一番瞭。她決定拿“懷孕”試探下劉文對自己的態度。

沒想到,劉文一聽說張曉懷孕瞭,欣喜萬分,把她摟著親瞭又親,還要張曉一定安心養胎。張曉懸著的心慢慢放瞭下來——還好,他不是那種提瞭褲子不認賬的渣男。

於是,張曉借機提出,不想當未婚媽媽。劉文趕緊表示,要將結婚提上日程。這一下,張曉所有的顧慮都被打消瞭。傢裡也為她摘掉“剩女”的帽子開心不已。可後來發生的一切恰恰證明,正是張曉的輕信以及對婚姻的期待,才讓別人有機可乘。

過瞭一段時間,張曉見劉文那邊遲遲沒有動靜,就催促他,是不是應該找個時間去民政局領證,或者雙方傢長碰個頭。劉文吐槽,說公司安排他到武漢出差開拓渠道,至少半個月。張曉便跟他約定,等他從武漢回來,雙方傢長談一談婚禮等各項事宜。

劉文滿口答應。半個多月後,在劉文的安排下,張曉爸媽飛到廈門,同他母親見瞭面。張曉媽媽提瞭一些要求,劉文母親挺拘謹,瞅瞅兒子,隻知道點頭,說沒問題。這一來,張曉父母也就安心地回瞭老傢。這個時候,張曉懷孕已近四個月,劉文對她照顧得無微不至。

眼看肚子漸漸顯懷,周圍的同事似乎也有瞭些許議論,劉文就建議張曉辭職,安心在傢養胎。這時,她卻隱約覺察到些許不對勁。

首先,關於結婚的事情,劉文始終沒有行動;其次,自懷孕後,劉文偶爾會避開她到衛生間接電話,說是怕手機輻射到胎兒。現在,張曉覺得事情似乎沒那麼簡單,於是,她長瞭個心眼。有一天,她偶然聽到他在電話裡說周五回去之類的內容。那個周五,張曉潛伏在公司附近,看到他的車從公司開出去後,打的跟瞭上去。

結果,張曉看見他在一個小區樓下摟著個女人笑著上瞭樓。張曉向旁邊的一位老太太打聽,得知那女人竟是他的妻子!

假戀愛真代孕,如意算盤打得好

張曉失魂落魄地回到瞭傢裡。事情已經很明顯瞭,她被劉文騙瞭感情不算,還被騙瞭身子!當她拿著偷拍的照片質問劉文時,劉文一看事情敗露,拉著張曉的手懇求原諒。

從這個混蛋的口中,張曉獲悉,劉文婚後曾育有一子,可兒子4歲時,夫妻二人因疏忽導致兒子意外發生車禍死亡。出事後,妻子成天埋怨他,兩人漸行漸遠,最後離瞭婚。

可離婚後,前妻並未放下心結,不依不饒,要劉文為她的不幸買單。就在張曉入職公司前1年多,他就與前妻辦理瞭復婚手續。後來,劉文的妻子又是促排卵又是做試管嬰兒,但都未能如願懷孕。他把這件事看成傢醜,從未與人提及,所以公司沒人知道他復婚的事情。

劉文接著說:“曉曉,我是真的喜歡你!我老婆那個人簡直是個瘋子,我根本甩不掉她。求你把孩子生下來,好不好?如果你不想養,我可以給你30萬彌補你的損失;如果你舍不得孩子,那我們可以和你一起養大他!”

張曉覺得自己渾身都在顫抖,再一琢磨這話裡話外的意思,這不是明擺著叫她給他們夫妻做代孕嗎?回想和劉文在一起的種種跡象,很有可能就是劉文在避孕套上做瞭手腳。

想到這裡,張曉不寒而栗,並進行瞭一個大膽的猜測:如果說,劉文與自己是假戀愛,那麼他是不是有可能借工作之便,也對別的員工如法炮制?

為證實這一點,張曉約瞭關系要好的前同事打聽瞭一番,果然,聽說之前有個剛畢業的實習生曉琴,明明快轉正瞭,卻不知為何突然辭職。張曉總覺得曉琴的離職與劉文有關。

第二天,張曉決定去醫院打胎。可醫生檢查後,說以張曉的情況,能懷孕就已經是萬幸,而且張曉子宮太小、內膜又薄,現在胎兒已經4個多月瞭,要是引產,怕以後都很難再孕。回傢路上,張曉撫摸著自己的肚子,感受到瞭第一次胎動,竟十分不舍。那一刻,張曉有瞭生下這個孩子的念頭。

是啊,婚可以不結,男人可以不要,但自己的子宮必須由自己做主!

回到傢,張曉看到劉文竟帶著妻子出現在自己傢門口。這對夫妻一副緊張的表情,眼睛直勾勾盯著張曉的肚子看。張曉屏住呼吸,借從包裡取鑰匙的空當,打開瞭手機的錄音功能。

劉文妻子進瞭門就跪在張曉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求她:“你不知道,比起沒有孩子的痛苦,我根本不在乎孩子是不是我生的。在我們福建老傢,沒有兒子,都要被人傢戳脊梁骨,何況我這樣的情況!隻要你生下孩子,要多少錢,隨便開。”

她還說,他們也試過其他代孕方式,但風險太大,程序復雜,他們認為自然受孕比其他方式更穩妥。何況張曉名校畢業,生出的孩子肯定智商也高。說話間,劉文妻子一把拉著劉文也跪瞭下來,夫妻倆口口聲聲要張曉成全他們,給他們一個孩子。

見狀,張曉當時真是差點心軟,可一想起劉文前後的變化,他的虛情假意、卑鄙手段,張曉就恨得咬牙切齒。她知道,如果自己軟弱,不僅會面臨骨肉分離之痛,還會被這對夫妻啃得連渣都不剩。

於是,張曉逼問劉文,是否承認借戀愛為名欺騙自己的感情,還有前同事曉琴的離職,是否也與此有關。劉文一開始還王顧左右而言他,後來均一一承認。原來,劉文在得知張曉懷孕後,采用瞭各種拖延政策,還在網上找瞭個女人假扮他母親,與張曉父母見面,目的就是先穩住張曉,讓張曉的肚子越來越大,逼她就范。說罷,劉文妻子迫不及待地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協議,讓張曉簽字。

張曉一看,條款約定,在張曉承諾不破壞、不拆散劉文傢庭的情況下,向張曉支付50萬元作為代孕的生活費、營養費、精神損失費等,並在懷孕期間每月支付4000元,承擔產檢及分娩的所有費用;孩子出生後入劉文戶口,從此孩子與張曉無關,不允許探視。

在劉文夫妻倆的催促下,張曉為避免節外生枝,決定先簽合同,並提出待產期間要享受最好的條件,生完孩子要住指定的月子中心,對方都滿口答應。這也讓他們相信,張曉是那種沖著錢去的物質女。簽完字後,劉文往張曉的賬號上打瞭50萬,並第一時間讓他們傢的保姆上門,名義上是照顧張曉,實際上是嚴防死守,以防張曉逃跑。

代孕女孩策反瞭!竹籃打水一場空

待產期間,表面上,張曉對劉文夫婦言聽計從,沒事的時候,也隻在小區裡面散散步,但實際上,她一刻也沒閑著。張曉將之前掌握的錄音發給一個律師朋友,律師告訴張曉,這份錄音至少可以證明劉文假借戀愛之名行騙婚代孕之實。

在法律上,代孕合同不具備合法性。但是,在現實中,好多代孕母親生下孩子後,因無法割舍與孩子的天然聯系,產生瞭很多爭奪撫養權的官司。

張曉的情況雖然和這些通過人工生殖手段懷孕的女子不同,但非婚生子女同樣受法律保護,張曉可以訴諸法律,跟劉文夫婦打爭奪撫養權的官司。

律師告訴張曉,以往這類官司法官在權衡的時候,主要考慮的是,哪一方更具備撫養孩子的能力,以及是否有利於孩子的成長。由於代孕大都是出於經濟上的需求,所以代孕母親往往不占優勢。

張曉才悟過來,劉文這個老狐貍,肯定瞅準瞭這一點,所以在物色對象上,找她和曉琴這種相對單純、沒什麼情感經驗的女生。搞辦公室戀情又隱蔽,再用花言巧語讓她們辭職。這樣,一旦失去經濟來源,怎麼與他這樣有傢底的人抗衡?

瞭解到這些情況後,張曉權衡瞭一下:這些年,自己手上也有些許存款,等孩子大一點,她可以重新找一份合適的工作,養活自己和孩子,完全不成問題。當下,就和律師約定:一出月子,張曉就將劉文夫婦告上法庭,張曉要在第一時間裡合理、合法地爭奪孩子的撫養權。

2019年4月,張曉生下女兒,住進瞭事先預定好的月子中心。劉文妻子也住瞭進來,看她那虎視眈眈的架勢,張曉擔心她隨時都有可能將孩子抱走,搞不好還會幹出什麼卸磨殺驢的事情。

不過,對方不知道,張曉特意定瞭這傢月子中心,是因為同鄉小美在這裡當育嬰護士。張曉早就關照過小美,決不允許除她之外的人將孩子抱離。在裡面住瞭20天之後,為防夜長夢多,在一個夜裡,張曉趁劉文妻子不註意,在小美的幫助下,抱著孩子從後門離開。出瞭門,就有張曉事先聯系好的同學和律師在那兒接應。

張曉住到瞭朋友傢後,將那份劉文親口承認找人代孕的錄音,發到瞭公司的辦公群、QQ工作群,揭露他利用職務之便欺騙情感、找人代孕。緊接著,張曉一紙訴狀將其告上法庭,殺他個措手不及。

沒多久,張曉就從前同事口中得知,總公司得知劉文的所作所為之後,第一時間與之解除瞭勞動關系,他的事情在圈內傳得沸沸揚揚。想來,同行之間都不會再聘用他這樣的人給自己惹麻煩。

在後來的庭審中,法官一定程度上采信瞭錄音裡的內容,認為劉文所作所為有違公序良俗、倫理道德。當時,劉文已經失去瞭工作,而張曉成功入職廈門一傢知名外企,孩子又尚在哺乳期,綜合考慮,法官將孩子的撫養權判給瞭張曉。

而且,基於非婚生子受法律保護的原則,劉文還需支付孩子的教育費、撫養費直到孩子18歲。聽到宣判,張曉心裡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當場淚奔。

是的,無論是劉文夫婦還是張曉,都渴望有孩子陪伴身邊,度過餘生。可是,再深的執念,都不應該以傷害別人為前提。張曉本與世無爭,可也絕不會出賣自己的子宮,淪為別人生產的工具。

現在,孩子已經快2歲瞭,十分可愛,很招人喜歡。往後餘生,張曉說,她一定會竭盡所能將孩子培養成一個正直善良的人!

編輯/邵鸞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