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陸的年三十

陸軍,男,廣西上林人,中共黨員,高級工程師,現任華潤電力湖北有限公司技術總監,歷任華潤電力湖北有限公司工程技術部助理總經理、技術支持部部長等職務;曾獲華潤集團疫情防控優秀共產黨員、華潤電力年度優秀員工等榮譽。2020年湖北武漢疫情發生後,已多年未回傢過年探親的陸軍本已臨近傢門,卻因為心中沉甸甸的責任放棄與傢人的團聚,毅然逆行,輾轉多地,用盡辦法返回公司,為湖北地區防疫保電作出突出貢獻。

老陸名叫陸軍,是華潤電力湖北有限公司技術總監,在項目上一幹就是15年。他已經連續9年春節在單位值班瞭,沒想到當他有機會回傢過年的時候,竟會眼看就要到傢門瞭,卻又返身離去。

這事兒要從2019年臘月二十八晚上說起,那會兒,忙瞭一天的老陸回到宿舍,掏出手機給妻子發瞭條微信:“今年春節終於能回傢吃個年夜飯瞭,我明兒坐火車,後天就能到傢,等我!”

“我曉得,咱媽可高興吶,等你回傢!”

老陸臉上掛著些期許,又有些慚愧,他在心裡思忖著,妻子剛剛退休,母親年紀也大瞭,自己常年在外,陪伴她們的時光本就很少,又缺席瞭好幾個團圓年。老陸不禁嘆瞭口氣:哎,今年終於能夠回傢過年瞭!他提前安排好瞭工作,又采辦瞭好多年貨,給母親買瞭幾件新衣,準備好好享受一個久違的團圓年。

大年二十九,老陸出發瞭。這趟回傢可不容易,老陸傢在廣西南寧市郊,得先從項目所在的湖北赤壁坐火車到湖南衡陽,凌晨再從衡陽坐8個小時臥鋪到南寧,下瞭火車還要再坐40分鐘汽車才能到傢。

在晃晃蕩蕩的臥鋪上,老陸瞇起瞭眼睛。離傢越來越近,妻子肯定燒好瞭一桌團年飯在等著他,女兒這時候應該也到傢瞭吧?傢鄉的年味仿佛已經飄進瞭他的鼻孔裡,梅菜扣肉、白斬雞、檸檬鴨……

老陸正沉浸在美滋滋的畫面裡,突然,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打斷瞭他的思緒,他拿起手機,電話那頭傳來同事急促的聲音:“陸總,武漢封城瞭,疫情很嚴重!公司運行人員現在隻有50人在崗,休班回武漢的人回不來,估計接下來周邊城市也會采取限制措施,這可咋辦啊?”

老陸的心陡然一沉,猛地從臥鋪上坐起來。公司要啟動應急響應,重大技術方案的審核和現場工作離不開他。

“好,知道瞭。你們別著急,我這就回去!”

掛掉電話,老陸打開微信,給妻子撥瞭一通視頻通話,看著屏幕裡妻子笑盈盈的臉,老陸心裡泛起一絲內疚。

“是這樣啊,湖北疫情挺嚴重的,項目上人手有限,我得趕緊趕回公司瞭,我把給你們帶的年貨寄存在車站,你讓孩子來拿一下……讓咱媽接視頻吧。”

老陸的妻子也在電力系統工作過,知道特殊時期安全保電的重要性,她很能理解這個倔老頭兒作出的決定,就默默把手機遞給瞭婆婆。

“媽,今年過年又回不去啦!您也聽說瞭吧,湖北疫情挺嚴重的,我這得自我隔離,避免傳染……今年又隻能遠程給您拜年瞭!您也要保重身體!”老陸邊說邊和視頻那頭86歲的老母親揮瞭揮手。放下手機,老陸恍惚覺得母親臉上的皺紋又深瞭幾道。

下瞭車,老陸趕緊跑去售票處買返程的票,無奈春運期間車票早已售罄,咨詢處的工作人員建議他先繞道嶽陽,那裡離湖北最近。

“行,就買這趟!”老陸心一橫,先往回走再說。

在“哐當哐當”的綠皮火車上,老陸度過瞭己亥年的最後一個夜晚。安排部署要越早越好,老陸蜷起身體,窩在空間狹小的硬座裡,兩手緊緊抓著手機,一會兒敲字,一會兒接打電話。既要保供電、保機組安全,又要防止人員過於聚集,要組織編制疫期消缺應對措施、生產區域活動范圍限制劃分等方案,還要考慮現場人員隔離保護措施……不經意間,時間已經默默跨越瞭零點,老陸的新一年,就在這緊張的工作部署中開始瞭。

凌晨5點,老陸到達湖南嶽陽站,這時已是庚子年的第一天瞭。麻煩隨即而來,沒有前往赤壁的火車瞭。因為疫情,出租車司機也不願往兩湖交界處走。老陸在寒風裡攔瞭一個多小時,凌晨6點多終於攔到一輛車,願意送他去臨湘。

半小時後車子到達臨湘市政府,老陸開口道:“司機師傅,接我的車子出問題瞭,你能不能送我到羊樓司那邊?我給你加錢!”

師傅流露出一絲畏難情緒:“羊樓司都到兩省交界瞭,那邊疫情好厲害。我送你到郊區吧,不能再往北走瞭!”

到瞭郊區,師傅不願再往前開,沒辦法,58歲的老陸騎上瞭共享單車。湖南的冬天可不是一般冷,風好像一把把小刀子,到羊樓司這一路有9.5公裡,老陸騎瞭快40分鐘。公司來接老陸的車按防疫指揮部要求,隻能停在趙李橋檢查站。眼看就剩下最後一段路瞭,老陸實在蹬不動瞭,咋辦?

老陸一咬牙:“算瞭,豁出去瞭!”他跑到路邊村子裡,拉下臉,挨傢挨戶敲門,懇求好心人送一程。跑瞭好幾傢,終於有人答應送他到趙李橋。

大年初一10點整,很多人還沒從熬夜跨年的補覺中醒來,老陸卻已經折騰瞭40多個小時,輾轉數千公裡,跨越三省區,回到瞭最初出發的地方。

從公司趕來的同事小喻終於接到瞭老陸,看著風塵仆仆的老陸,小喻喉頭好像被塞進瞭一顆檸檬,一股酸澀直沖鼻管,哽著說不出一句話來,倒是老陸用胳膊肘碰瞭碰發呆的他,伸手轉動車鑰匙,默默地發動瞭汽車,說:“趕緊走,回公司去!”

(發稿編輯:姚自豪)

(題圖、插圖:豆?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