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收人民幣

老楊是個工人,賺錢不容易,花錢也摳門,恨不得一分錢掰成兩半花。兒子小楊和他正相反,有一個花兩個,跟錢有仇似的。父子兩人互相看不順眼,沒少瞭對嗆。小楊說父親是茶壺裡下元宵,隻進不出;老楊說兒子是被子面洗臉,窮大方。

這天,老楊傢洗衣機壞瞭,洗衣機變成瞭轟炸機,發出巨大的轟鳴聲。修理工來看過後,說沒法修瞭。老楊不信邪,鼓搗瞭一上午,結果轟炸機變成瞭灑水車,把老楊澆成瞭落湯雞。

於是,老楊和妻子去瞭商場,想買一臺新的。妻子興高采烈地選好瞭洗衣機,老楊把銀行卡遞給收銀員,心裡卻跟割肉一樣疼。收銀員刷瞭一下,停瞭下來,看瞭一眼老楊說:“餘額不足。”

老楊一聽就急瞭,沖著收銀員嚷道:“我這卡上有三萬塊錢,洗衣機才三千塊,怎麼會餘額不足?”

收銀員禮貌地答道:“我這邊確實是這樣顯示的,您可以自己查查餘額。”

一句話提醒瞭老楊,商場旁邊就是銀行,他把卡插入取款機一查,臉一下子白瞭。老楊妻子湊過去一看,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卡上怎麼隻剩三塊錢瞭?”

老楊心急火燎地要去報警,老楊妻子扯住瞭他,說:“你沒想過嗎?咱卡沒丟過,密碼也沒泄露,錢怎麼會沒有瞭?”

老楊急得要命,掰開她的手說:“這我哪兒知道?現在的犯罪分子手段高明著呢,直接從網上就能把錢轉走,現在最要緊的是報案!你攔著我幹嗎?”

老楊妻子遲疑著說瞭一句:“你說有沒有可能,是咱兒子用瞭?”

老楊心裡一咯噔,下意識地攥緊瞭那張卡。這張銀行卡是兒子代辦的,連綁定的手機號都是他的,取款密碼雖然是老楊自己設的,但兒子也知道。兒子要想從這張卡上取走錢,實在是太容易瞭!

老楊心事重重地回到傢,打電話讓兒子回來一趟。小楊一進門,老楊就舉著那張卡問道:“我問你一件事兒,這裡面的錢,你有沒有動過?”

小楊看瞭一眼,滿不在乎地說:“豈止動過?應該是狗舔盤子,一幹二凈瞭吧!”

老楊氣壞瞭,聲音都哆嗦瞭:“我、我咋不知道?”

小楊笑嘻嘻地說:“你不知道很正常啊。我壓根不用動銀行卡,直接從網上就轉走瞭。”

老楊氣得不停地幹咳,連話都說不出來瞭。妻子趕緊給他捶背,瞪瞭一眼兒子說道:“看把你爸氣成啥樣瞭?你用錢可以,總該跟我們說一聲吧。”

小楊還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就我爸那摳門勁兒,我要跟他先打招呼,一分錢也別想用上,隻好先斬後奏嘍!”

老楊舉起滿是老繭的手,恨不得一巴掌扇到兒子臉上,但手舉起來,卻怎麼也落不下去。兒子大瞭,打不得瞭!最後,巴掌變成瞭拳頭,狠狠捶在瞭沙發上。老楊長嘆一聲,恨恨地說:“你又不是沒工作沒收入,哪花得瞭這麼多錢?你把那三萬塊給我還回來!”

小楊涎著臉說:“到嘴的肥肉,您掰開牙齒,還能摳出來;這已經消化掉的肥肉,您讓我怎麼往外吐?要不我給您拉出來?”

老楊氣得胸脯都鼓起來瞭,用拳頭捶打著沙發,叫道:“我怎麼生瞭你這麼個忤逆不孝的東西?”

老楊妻子一邊撫慰丈夫,一邊朝兒子使眼色:“還錢的事以後再說,你先給你爸道個歉。快點啊!”

沒想到小楊軟硬不吃,梗著脖子說:“我是你們的獨生子,你們的錢以後還不都是我的?我提前花點咋瞭?為啥要道歉?”

老楊臉色鐵青,用手指著門外,大吼一聲:“你給我滾!”

小楊離開後,老楊拿起手機,氣呼呼地說:“我要給電視臺調解欄目打電話,讓這個啃老的不孝子上電視曝曝光!”

妻子趕緊攔住他說:“這可不行,年輕人都要面子。這麼一來,你們父子倆的疙瘩,就怕解都解不開瞭。”

老楊推開妻子說:“你懂什麼?破鼓就得用重槌,惡疾就得下猛藥!我這是在挽救他,他遲早會明白我的一片苦心的。”

妻子還想再攔,電話已經通瞭,那邊傳來一個悅耳的聲音:“您好,這裡是《調解面對面》節目,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老楊開始義憤填膺地訴說,妻子連連搖頭嘆息道:“事兒是越鬧越大瞭……”

節目組聽瞭老楊的訴說,很感興趣,他們早就想針對啃老這一現象做一期節目瞭。很快,節目組來到老楊傢,調解員苦口婆心地勸導小楊,要認識自己的錯誤,引導他理解父母的不易。可調解員費盡唇舌,小楊卻始終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等調解員說累瞭,停下來喝水時,小楊才開口說道:“現在該我說瞭吧?我沒想到你們會來,不過這樣也好,也許有瞭你們的參與,更利於解決問題,而且這也不是我們一傢子的情況,還是值得深入討論的……”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小楊取出手機,打開一段視頻,讓在場者觀看。視頻上是一個蹲在地上賣蔬菜的老人,臉上的皺紋如刀刻斧鑿,看上去怎麼也有七十多歲瞭。老人精神矍鑠,稱菜算賬,迎來送往,一點都不含糊,但有一點很奇怪,多數顧客掃二維碼付賬時,老人臉上都沒啥表情,可一旦有顧客遞上現金,老人臉上的皺紋就會舒展開來,笑得很開心。這是怎麼回事?

面對眾人納悶的目光,小楊表情沉重地解釋道:“你們知道這是為什麼嗎?因為老人們年紀大瞭,操作不瞭智能手機,可現在做生意,掃碼支付才是主流,老人們怎麼辦?隻能求助於兒女,那些通過二維碼收的錢,其實是打到兒女的賬戶上的。隻有現金,才能實實在在地落到老人們的手裡!”

小楊環顧著眾人,繼續說道:“也許你們會說,錢不就是在兒女手裡中轉一下嗎?錢還是會回到老人手裡啊!可問題不是那麼簡單的,兒女往往不自覺,進瞭自己兜裡的,就舍不得再往外掏,老人又抹不下面子跟自己的兒女要,隻能辛辛苦苦被啃老,所以就出現瞭你們在視頻中看到的情況,隻有現金才能換來老人的開顏一笑!對瞭,視頻中的那個老人,其實是我的爺爺!”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瞭老楊身上,他的臉刷的一下紅瞭。小楊看著父親說:“我之前對您那種態度,完全是演出來的。那三萬塊,我都轉給瞭爺爺,那是他應得的。我是想用同樣的方式,讓您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我隻是沒想到得當眾說出這些,您會怪我嗎?”

“你別說瞭!”老楊猛地站起身,“是我錯瞭!我怎麼會怪你?現在有很多新型啃老,我一直很反感這樣的行為,沒想到自己不知不覺間也成瞭啃老族。你這個做兒子的,給我這個做兒子的,好好上瞭一課!”

見父親這麼說瞭,小楊倒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對著調解員敞開心扉說道:“其實我一開始是有點猶豫的,我寧願自己受委屈,也不想當眾批評我父親,讓他上電視曝光。”

“那你後來為什麼改變主意呢?”調解員追問道。

小楊嘆瞭口氣,說:“因為這不是我們一傢的情況。我調查過,做生意的老人們,很多都會遇到這種尷尬。我希望借助你們的節目,呼籲全天下的兒女們,摒棄啃老的思想,讓做生意的老人們開開心心地收下每一筆錢!”

(發稿編輯:朱虹)

(題圖、插圖:孫小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