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奶奶的火車夢

那時,他還是嘴邊剛長出毛茸茸胡子的愣頭小夥,她還是八月蘋果一樣未成熟的青澀少女。

一個初夏的下午,社員們把曬好的小麥入瞭囤,光坦的曬麥場就像剛烙完餅的平底鍋,散發出熱乎乎的香氣。別急,好戲即將開始,社員們你一團我一夥地聚在曬麥場周圍的麥秸垛下休息,有人耐不住瞭,喊:“開火車瞭!”

一輛,兩輛,三輛……漢子們把幹活用的平板車連在一起捆好,拼成瞭“火車”,分成五六個小組進行開火車比賽。說是開,其實是推,“火車”上橫七豎八地坐滿瞭人,他們嘴裡齊發著“嗚嗚”聲,參賽者便翹起屁股,在後邊拼命地推著車子跑。他們誰也不服輸,滿場子亂轉,誰“開”得快,到達目的地的用時最短,誰就是冠軍。

那天的冠軍是他,他成瞭眾人眼裡的大力士,“乘客”們合力將他拋瞭起來。被拋向空中的時候,他無意中瞅瞭坐在麥秸上的她一眼,正在納鞋底的她也剛好向他投來羨慕的目光。

鬧夠瞭,他特意走過去,問她:“你咋不來坐‘火車呢?”

她害羞地低下頭,輕聲嘟囔:“要坐就坐真的火車,假的就是假的。”她和眾多的鄉親一樣,隻是在電影裡見過火車,火車站還在山外很遠的市裡,首先得坐一個多小時驢車到鄉裡,接著從鄉裡坐一天僅一班的客車到縣裡,再由縣裡轉車到市裡,總共有一百多公裡的路,而她最遠才到過鄉裡。

“假的都坐上瞭,離真的還會遠嗎?”他開導她。

“是嗎?”

“肯定啦。”他做瞭一個請的姿勢後,很大聲地說,“下面,請美麗的蛾子姑娘坐火車專列。”幾個愛湊熱鬧的女人一哄而上,不管蛾子願不願意,就將她抬上瞭車子。

在眾人的狂叫聲中,蛾子的“專列”啟動瞭,他鉚足勁兒,一邊推著車子跑,一邊問道:“好玩意兒,刺激嗎?”

“感覺一點都不美,太慢瞭。”她給他一個壞笑。

“火車到哪裡瞭?”

“到上海瞭。”

“下一站到哪裡?”

“北京。”

“北京啥時候到?”

“早著哩。”

“讓我停下緩口氣。”

“偷懶是孬種,我是指揮官,我說啥時候到就啥時候到,不到站不準停,快呀!”她看著他狗一樣喘著氣,滿身的汗水往下淌,幸福地笑瞭。

夕陽西下,橘色的陽光染紅瞭她青春的臉,溫柔瞭他和她的距離。

這是我爺爺和奶奶的初戀故事。爺爺告訴我,奶奶是帶著“火車夢”嫁給他的。奶奶在訂婚時就對他說,你一定要陪著我坐火車逛全國。爺爺發誓,等結瞭婚,手頭有瞭錢一定去。

我好奇地問道,奶奶的夢圓瞭嗎?

爺爺說,婚後的頭一年,秋收後農閑,錢袋子也鼓瞭,他決定帶奶奶坐火車上北京玩,奶奶興奮得一夜沒合眼。可是,早上臨出門的時候,奶奶忽然覺得身子不舒服,一直嘔,隻好去瞭村衛生站,幸好那醫生會把脈,一看是喜脈,北京是去不成瞭,但他們心裡樂。爺爺故意挑逗奶奶說:“快走,晚瞭就趕不上火車瞭。”奶奶用拳頭直擂爺爺的胸口。

有瞭孩子纏身,奶奶再也未提坐火車的事,爺爺以為她早忘記瞭。後來,為瞭生計,爺爺去瞭省城打工,奶奶不但沒有離別的難受,反而很高興,每次來信都是先問火車方面的事,問得十分詳細。爺爺便回信說,趁孩子放假,你娘兒倆趕快來。奶奶卻說,你是真傻假傻,我一走,傢裡的牛、豬、雞誰來喂,田誰來管?傢裡的房子舊瞭,過兩年還要翻新,咱可不能亂花錢哪。

奶奶說的是實情,兩個孩子在一天天長大,他們上學、蓋房、娶媳婦、生孩子,一件件事兒接踵而至,結果她熬成瞭四個孫子的奶奶,又要每日照看他們,還是忙,她怎能有閑錢、有空閑時間呢?

我小的時候,一次飯桌上,爺爺對我爸爸說:“你媽還沒坐過火車,有空……”爺爺話還沒完,奶奶立馬大怒,拍著桌子呵斥:“你老糊塗瞭,火車誰沒坐過?我年輕時北京上海哪兒沒逛過?”我們都不敢接茬兒。晚上,我聽到奶奶在屋裡教訓爺爺:“孩子過日子容易嗎?別給他們添麻煩好不好?”

後來的後來,我在省城上班瞭。第一次領瞭工資,我匆匆回到傢,準備接爺爺奶奶去一趟省城,圓奶奶的火車夢。到瞭村口,我遠遠地看到田間的小路上有一對熟悉的身影——爺爺佝僂著身子,一搖一晃地推著一輛平板車前行,車上坐著我的奶奶,一副很陶醉的樣子。

爺爺時不時地嘶啞著嗓子,喊:“坐火車美嗎?”

奶奶說:“你老開著就美。”

“下一站是哪裡?”“上海。”

我躲在村道邊的一棵柳樹下,看瞭半個多小時才現身,爺爺奶奶看到我的時候,滿是皺紋的臉上泛起瞭紅暈……

(推薦者:顧詩)

(發稿編輯:朱虹)

(題圖、插圖:孫小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