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獨眼女兒野蠻生長:我媽,也是第一次做媽媽

4個月,父母離異;7歲,獨自住太平間旁;17歲,離傢出走;19歲,失去一隻眼睛……

王佳瑩如雜草般野蠻生長,她對母親王曉波愛恨交織。這對隔閡已久的母女,到底如何才能懂得彼此、接納彼此?

禍事降臨:女孩少瞭一隻眼

2009年12月末的一天,浙江省義烏市五愛路口,一輛面包車急速駛來,幾個舉著砍刀和鋼管的大漢沖向王佳瑩的同事,將他砍倒在血泊裡。驚愕中,回過神來的王佳瑩急忙上去想拖住歹徒,對方卻拿起鋼管照著她揮瞭過去。一陣劇痛後,她意識全無……

王佳瑩,1991年8月出生於黑龍江省雙鴨山市。父親是一名中學老師,母親王曉波是煤炭文工團的一名歌手。婚後的兩人常因為瑣事爭執,在小佳瑩4個月時,兩人辦理離婚手續,小佳瑩被判給瞭媽媽。王曉波時常要走南闖北參加各種演出,沒空帶孩子,隻能將孩子交給自己母親帶。跟著姥姥的小佳瑩,幾次出現意外差點死掉。

7歲那年,王佳瑩被送到父親傢。然而,因為傢裡小,隻能獨自住在隔壁小房間,旁邊就是太平間。她嚇得要死,每晚摟著母親的照片入睡,淚濕枕頭。在王佳瑩百般懇求之下,王曉波才將她接回傢。

因為要工作,還要撫養女兒,王曉波壓力大脾氣躁,經常因一點小事就打罵佳瑩。進入青春期的王佳瑩越來越叛逆。她逃學打遊戲,跟同學打群架。她以為這樣才會吸引母親的註意。

忙得焦頭爛額的王曉波還要頻頻被老師找,她恨恨道:“因為你,我放棄那麼多,現在也沒有重新組建個傢庭。你和你那自私的爸一樣,隻會拖累人。”

王佳瑩懟母親:“早知道這樣,為什麼不生下來就掐死我算瞭?我還不想有你們這樣的父母呢!”

王曉波被煩得不行,想著前夫曾是教師,應該能更好地教導女兒,2006年,王曉波把王佳瑩送到改行在寧波做生意的前夫身邊。然而,這一舉動卻被佳瑩解讀為母親嫌棄自己。

在父親的新傢裡,王佳瑩感覺自己格格不入。她與父親疏離多年,說不瞭幾句話就爭執起來。更讓王佳瑩傷心的是,父親一直對鄰居說王佳瑩是老鄉的孩子。

2008年,王佳瑩輟學去打工。其間,她認識瞭幾位從印度和巴基斯坦來的朋友,他們在義烏從事外貿工作。王佳瑩不辭而別,跟隨他們去瞭義烏。

在義烏國際商貿城,王佳瑩進入朋友的外貿公司,開始學著做外貿。一年多後,一切開始走上正軌,不料禍事突然降臨,發生文章開頭一幕……

那天,路人報警後,王佳瑩和同事被送到義烏市中醫院。情況不容樂觀,醫生建議轉院到上海。

一番折騰,到瞭上海復旦大學附屬眼耳喉鼻科醫院,王佳瑩的眼睛卻錯過瞭最佳手術時機。她痛苦又害怕,想跟母親打電話,可想到母親一定會罵自己,便賭氣含淚自己簽瞭手術同意書。

王佳瑩的臉已腫得無法打麻藥,醫生隻能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給她做手術,眼球上生生縫瞭三十七針。幾天後復查,王佳瑩眼球萎縮,沒有光感。她隻得接受眼球被摘除的現實。

兩個月的治療,共花費瞭十幾萬。她的積蓄消耗殆盡,朋友和同事還幫著湊瞭幾萬元。

眼球摘除瞭,要裝義眼;下眼瞼神經壞死,一直外翻,還要做手術。這些費用從哪裡來呢?王佳瑩苦悶不已。她鼓起勇氣打父親的手機,卻發現成瞭空號。王佳瑩沒有找母親,她對母親又怨又怕,而且母親的經濟狀況一向不佳。

經濟的壓力、身體的傷痛、心靈的孤寂,王佳瑩晚上總是失眠。即使淺睡片刻,也會被噩夢驚醒:歹徒的鋼管正迎面戳過來……

王佳瑩陷入抑鬱,她時常哭到不能自已。每當這時,她就忍不住怨恨母親,如果不是她當年把自己像皮球一樣踢給父親,自己不至於小小年紀就遭此橫禍。望著鏡子裡自己塌陷的眼窩,王佳瑩拿起水果刀要割腕。朋友寄養在她這兒的小狗,可憐巴巴地趴在她的膝蓋上。如果自己死瞭,還不知道要多長時間才能被發現,這個小狗也會給自己陪葬,她不由得又放下刀。王佳瑩發現,死也不是那麼容易。

既然死不成,那就好好活。

時常要住院治療,王佳瑩沒法回去上班,她決定另辟蹊徑。因為從小就被誇有舞蹈天賦,她決定做東方舞的老師。王佳瑩買來光盤學習舞蹈,開始每天十六個小時地加強訓練。為瞭省錢,她每天隻吃饅頭就白開水,咸菜都不舍得買。

兩個月後,舞技純熟的王佳瑩來到一傢舞蹈學校應聘。一同來應聘的女孩譏諷王佳瑩:“你照照鏡子看看你的鬼樣子,哪個老板會要你?”王佳瑩低著頭,連反駁的勇氣也沒有。沒想到,同一批應聘的三個姑娘,隻有王佳瑩留下瞭。

有瞭固定收入,王佳瑩空閑時間還接商演和外貿散單。抑鬱在她的硬扛之下消失瞭。她要用行動證明給父母看,即使少瞭一隻眼睛,她照樣能活得精彩。她平均每年要做三到四次手術,隻要積蓄瞭一定的手術費,就去做眼睛修復的手術。最終,她兩年多為自己賺夠瞭60多萬的治療費。

冰釋前嫌:我們隻是不懂愛

而在王曉波那邊,她整整三年沒有看到女兒。她數次打電話讓女兒回傢看看她,王佳瑩都用各種理由推諉。無奈之下,王曉波謊稱自己心臟病發,王佳瑩才匆匆趕回傢中。

當時王佳瑩的手術沒有完成,義眼還沒有裝上,她隻好用紗佈蒙著眼睛。王曉波看到女兒的第一眼,心一沉:“你眼睛怎麼回事?”王佳瑩掩飾:“沒事,長瞭個雞眼!”王曉波怒瞭:“瞎說,雞眼長腳上的,怎麼會長到眼睛上?”趁女兒不備,王曉波一把薅下紗佈,看到女兒眼眶塌陷,眼窩裡空空的,差點暈過去!她一邊嚎啕大哭,一邊質問女兒究竟發生瞭什麼。

王佳瑩就將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瞭王曉波。王曉波哭得歇斯底裡,猛甩自己耳光,大罵自己糊塗,女兒出瞭這麼大的禍事自己都不知道。王佳瑩抓著媽媽的手不讓她打自己,卻冷淡地說,事情已經過去瞭,她一個人能扛。王曉波知道女兒對自己有怨氣,她也覺得自己這個母親做得確實不稱職。為瞭補償,女兒在傢那幾天,她使出渾身解數討好女兒,給女兒做好吃的。她安慰女兒,現在醫術發達,等裝上義眼,肯定跟正常人一樣。

然而,無論王曉波怎麼賣力地討好女兒,王佳瑩都不買賬。因為有客戶在義烏等著組貨,僅僅在傢待瞭三天,王佳瑩就返回瞭義烏。沒想到三天後,王曉波也跟隨而至。她實在不放心女兒,她要彌補對女兒的虧欠,不能再讓女兒無依無靠。

面對母親遲來的愛,王佳瑩很不屑一顧。更讓王佳瑩啼笑皆非的是,媽媽說是照顧自己,其實很多時候是她在照顧媽媽。因為媽媽就是個馬大哈,時常將米飯放在電飯煲裡,卻忘瞭按開始鍵;出去逛個超市也能迷路,還要王佳瑩再去把她接回來。但不管怎樣,有媽媽在,飯是熱的,傢是暖的。

經過多次手術,王佳瑩做瞭眼瞼提升,又裝上義眼,乍看之下與常人無異。王佳瑩的外貿業務也做得越來越好,她成為業內聞名的“拼命三娘”,人人叫她“王大拿”,意指沒有她搞不定的事情。事業突飛猛進,愛情也來敲門。但王佳瑩沒想到,這讓她們母女稍有起色的感情又起瞭齟齬。

2015年12月,王佳瑩正在商貿城組貨的時候,遇到一個外國小夥子想加微信,出於禮貌,王佳瑩加瞭他。小夥子叫西蒙,來自摩洛哥,是浙江工商大學的留學生,經常來商貿城批發箱包發往摩洛哥。王佳瑩隻當多瞭個朋友,還是個“難民”朋友——當時西蒙一身義烏地攤貨,衣袖上都磨起瞭球。王佳瑩感覺他一個人在中國不容易,還為他買瞭兩身衣服。穿著新衣服的西蒙特別高興。

西蒙隻要有時間就去找王佳瑩,帶她逛街、吃飯,幫她做業務。西蒙還是個暖男,他等王佳瑩下班,怕打擾她,會在寒風中等兩個小時,凍得瑟瑟發抖。王佳瑩搬貨劃傷瞭手,西蒙看到會急吼吼買來創可貼給她貼上,又讓她在一邊休息,幫她理貨上貨。

王佳瑩自立慣瞭,向來是自己頂起一片天,對朋友,她也是付出多於得到。而西蒙,卻讓她意識到自己是個女孩子,也會撒嬌,也會想要依靠。

在外漂泊多年,王佳瑩想要一個傢。盡管相識不久,但西蒙身上的穩重,讓王佳瑩有足夠的安全感。王佳瑩對西蒙說:“西蒙,我想我們足夠瞭解彼此瞭,我想結婚瞭,你呢?”西蒙抱著王佳瑩快樂地轉圈,原來他也正在“謀劃”向女友求婚,還怕王佳瑩不答應。

王佳瑩正準備與西蒙領結婚證時,西蒙卻失蹤瞭。多方打聽,才知道西蒙回摩洛哥瞭。看到女兒痛苦不已,王曉波勸她放棄。西蒙一直音訊全無,倔強的王佳瑩也開始打退堂鼓。

一個多月後,王佳瑩接到西蒙打來的越洋電話。原來,西蒙回摩洛哥與父母商量迎娶王佳瑩的事情,但父親不同意。西蒙父親是摩洛哥當地最大的箱包批發商,他要獨生子娶個當地女人,將傢裡的生意發揚光大。父親將西蒙關在傢裡,手機也收瞭去,切斷他與外界的聯系。在電話裡,西蒙一再保證他很快就回中國,他愛王佳瑩,一定要娶她做妻子。王曉波怕女兒再受傷害,說:“我看這個西蒙就是騙子,你放棄算瞭。”王佳瑩怒道:“我非西蒙不嫁,我就認定他瞭!”母女倆大吵一架,不歡而散。王曉波收拾行李回瞭東北,發誓再不管女兒的事情。

互相懂得:愛是我們的黏合劑

2016年5月,西蒙逃出傢門,回到中國。看到男友笑著站在面前,王佳瑩感慨萬千。兩人經過徹夜長談,皆認定彼此就是自己要相伴一生的人。

2016年7月,王佳瑩與西蒙領證結婚。婚後,他們一起開瞭傢外貿公司,日子過得蒸蒸日上。

2018年3月,王佳瑩生下兒子椰寶。

聽聞女兒生下外孫,王曉波知道木已成舟。她想著女兒半生坎坷,能有個傢也不容易,在心裡接受瞭西蒙,不再跟女兒唱反調。王曉波帶著大包小包來到女兒傢。看著可愛的椰寶,她疼愛地親來抱去:“瑩瑩,看寶寶白的,真像你小時候。這大眼睛,又像他爸爸。”王佳瑩看著媽媽抱著椰寶不放手,她在想,媽媽對她小時候也是如此疼愛吧。世上哪個媽媽會不愛自己的孩子呢?隻是媽媽心大一些,不會表達罷瞭。

這次來,王曉波還帶瞭一堆土特產和營養品。她說:“瑩瑩,你和西蒙帶著孩子回摩洛哥看看吧,他爺爺奶奶看到寶寶肯定很喜歡。”王佳瑩知道,母親一直心疼自己還沒有被公婆接納。不出王曉波所料,到瞭摩洛哥,公公婆婆對白白胖胖的椰寶愛不釋手。西蒙父親看到兒子婚後更加成熟有擔當,王佳瑩能幹不嬌氣,也完全接受瞭他們的婚事。

王曉波想留下來幫女兒照看孩子,但自己的母親生病需要她照顧,讓她左右為難。

王佳瑩安慰母親:“沒事的,媽,你好好照顧姥姥。你女兒是個小能手,哪有我搞不定的事情!”每隔幾天,王佳瑩就會接到母親的電話,叮囑她照顧好孩子。而母親總是會在電話裡說“一切都好”。

2019年2月,王佳瑩接到大姨電話,說王曉波住院瞭,還讓親戚們瞞著王佳瑩。王佳瑩急瞭,她讓西蒙在傢帶孩子,自己立即飛回瞭黑龍江。

看著病床上虛弱的母親,曾經那樣咄咄逼人不服輸,如今卻滿頭白發、憔悴不堪,王佳瑩心酸不已。

為瞭把自己帶大,母親長期操勞,吃瞭很多苦。年輕時跟著一幫人走南闖北演出,吃不好睡不好,生活沒有規律。中年後單位不景氣,工資都發不出,母親到處打工想辦法掙錢。

這幾年,王曉波的身體越來越差,但她心疼女兒,每日又是孩子又是生意,忙得很,便沒有對女兒提起過。直到這次她因冠心病發作暈倒在傢中,幸被鄰居發現送到醫院。醫生批評王佳瑩說,病人經常胸悶、胸痛,病瞭不是一兩日瞭,怎麼發展到暈在傢裡才來醫院?這病輕則心絞痛,重則心肌梗死,會危及生命。好在這次送來及時。

王佳瑩終於體會到母親當年的悔恨,想著如果自己能在母親身邊,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那段時間,王佳瑩寸步不離地守護著母親,兩人也終於敞開心扉。王曉波細數王佳瑩磕磕絆絆的童年往事:一歲半時,被大卡車卷進車底,幸好命大,隻有小擦傷;三歲時,拿著敵敵畏瓶子喝瞭一口,被送去洗胃;五歲時,被河水卷走,好在鄰居把她撈瞭起來……王曉波抹著眼淚說,當時實在分身乏術,姥姥身體不好也不能顧她周全,才不得不把她送去她爸爸傢。王佳瑩講起送母親上夜班的事。小時候母親上夜班要穿過一條黑暗的小巷,她每次都偷偷帶著棍子在後面護送母親。可心大的王曉波卻從未回過頭看一眼,也不知道女兒尾隨著保護她。

王曉波說:“瑩瑩啊,我最後悔的是把你送到你爸那,你大姨總說我心大,我其實是想你能接受好的教育。我文化水平低,也教不瞭你。誰知道會出事呢?”王佳瑩握著媽媽的手:“沒事的,媽,都過去瞭。等你病好瞭,就跟我過,我們天天守在一起!”王曉波說:“我身體好得很,不去拖累你!”王佳瑩虎起臉嚇唬她,若病好瞭不跟自己走,就不要她瞭!

2019年4月,在女兒的威逼利誘下,出院的王曉波跟著王佳瑩回到義烏。

王曉波很珍惜這段與女兒相聚的時光,也將對女兒的愧疚全部補償到外孫身上。她對椰寶十分寵溺,恨不得百依百順。王佳瑩對媽媽說不能太慣孩子,王曉波卻懟她:“我疼我外孫,誰也管不著!”

看著一老一小笑鬧成一團,王佳瑩想起自己如野草般長大的經歷,她愛母親,也曾怨恨母親。幸好她沒有放棄對美好的向往,用愛和包容收獲瞭滿滿的幸福。

編輯/李雪蓮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