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告別“孤兒”人設:母親的“毒寵”隱秘而偉大

27年前,兒子尚在襁褓中時,常永香就選擇瞭離婚,自此,兒子就是她的全世界。可是,愛也會殺人,這對母子在彼此相依的同時也互相傷害,而這都和常永香一直苦守的那個秘密有關……

少年心中的痛:等不來的媽媽是陌生人

“常麗軒,你別想出去!”“你讓開!”2019年初的一天,見媽媽常永香阻止自己下樓,正在氣頭上的常麗軒哪裡肯聽。推推搡搡中,他猛地一甩手,媽媽突然仰面倒下去。隨即,伴著“啊”的一聲慘叫,年過半百的常永香從樓梯上滾瞭下去……

1993年出生的常麗軒是天津人,他的媽媽常永香出生於1966年。常麗軒三個月大時,常永香就離瞭婚。此後,性格要強的她靠一己之力做賣牛雜等生意,積累瞭豐厚的傢業。也因忙於生意,常永香沒時間照顧兒子,因此常麗軒從小在三舅傢長大。

三舅和三舅媽對常麗軒視如己出,可常麗軒還是做夢都希望媽媽能陪自己,可媽媽永遠都在忙。

一天,三舅帶常麗軒去常永香的牛雜店裡玩。當時常永香正要出門進貨,常麗軒不想她走,故意將手裡吃的面包果醬塗到媽媽的衣服上,可常永香說瞭他一句就頭也不回地走瞭,隻留下他哭紅瞭眼。還有一次,常麗軒打電話讓媽媽來三舅傢看自己。聽著兒子的聲聲呼喚,常永香說話的聲音都哽咽瞭,說周末一定去看他。結果,常麗軒一連等瞭三個星期,媽媽還是沒來。後來,她打來電話說實在抽不出空,常麗軒氣得沒等她說完就掛瞭電話。

最讓常麗軒難忘的,是四年級的那次傢長會。那次,常麗軒特地早早就通知媽媽,再三叮囑她一定要來。誰知,到瞭開傢長會時,來的卻是三舅和三舅媽,常麗軒充滿期待的好心情頓時一落千丈。

發現瞭他的情緒不對,一個調皮的男同學竟當眾說:“常麗軒,我知道,這不是你爸爸媽媽。”男同學剛說完,其他同學就跟著起哄,有人說自己媽媽在外出差都趕來瞭,問常麗軒的爸媽為什麼不來,甚至還有人笑他根本就沒有爸爸。常麗軒羞憤難當。

人傢媽媽都將孩子放在首位,自己想要母愛時,媽媽從來沒給過,還讓自己被同學笑話,這個媽媽跟陌生人有啥區別?常麗軒開始在心裡記恨媽媽。

半年後的一天,常麗軒的爸爸突然來三舅傢找他。這是他記事以來第一次見到爸爸。見爸爸邋遢油膩,給他帶來的禮物是兩袋5毛錢一袋的膨化食品,常麗軒滿眼不屑。爸爸說他想和媽媽復婚,但被拒絕瞭,希望兒子能幫幫他。常麗軒很想要一個完整的傢,希望以後爸媽也能去學校給他開傢長會,因此,盡管看不起爸爸,但他還是答應瞭。

當天晚上,常麗軒就給常永香打電話,希望她跟爸爸復婚。沒想到,常永香在電話裡咆哮道:“絕對不可能!你一個小孩子別管大人的事兒!”自己想要傢的夢就此破滅,常麗軒對媽媽的怨恨直線上升。

為報復媽媽,常麗軒不管三七二十一使瞭一個狠招。在不久後的一次考試上,他故意一字不寫交瞭白卷,結果“如願”被老師勒令叫傢長來。見媽媽急匆匆地趕到學校,唯唯諾諾地跟老師交流著,常麗軒的得意之情溢於言表。常永香見此,狠狠地白瞭兒子一眼。不想,感受到媽媽眼裡的“殺氣騰騰”後,常麗軒一不做二不休,竟然當著老師的面叛逆地叫她:“阿姨好。”常永香差點氣暈過去,好在老師及時教育瞭常麗軒一番,他才沒有繼續犯渾。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常麗軒正在寫作業時,三舅告訴他,媽媽馬上會來看他,想和他好好聊聊。常麗軒一口答應,心裡卻想:“我想見你的時候你連影子都沒有,現在你也休想見我!”因此,三舅剛出房門,他就把門從裡面反鎖上瞭。沒過一會兒,常永香就來敲門,還一口一個“寶貝兒”地叫著。可任憑媽媽跟三舅在門外怎麼說,倔強的常麗軒就是不開門。

常永香失望地離開瞭。透過房間的玻璃窗,常麗軒看見媽媽在院子裡慢慢走著,還時不時抬起手抹眼淚。路燈下,她的影子被拉得很長……常麗軒靜靜地看著,一點兒也不快樂。

自造“孤兒”人設:一場火星撞地球的爭鬥

2016年,常麗軒大學快畢業瞭,此時的他雖然已經和媽媽同住在傢裡,但依然像渾身長滿瞭刺一樣,總和媽媽針鋒相對,常永香也不向兒子低頭。

常麗軒實習期間,和一個年長的女同事相處得很好,女同事的老公也對他很好,兩口子傢裡有好吃的也不忘喊他來嘗嘗。這種傢的溫暖正是常麗軒一直想要的,感動之餘,他沒和常永香商量,主動認瞭女同事夫婦為幹爸幹媽,還經常住在幹媽傢。

常永香不準兒子認幹媽,要他在自傢待著。常麗軒對媽媽的話充耳不聞,依然我行我素。常永香的怒火不斷積累,但因為生意太忙,又顧不上此事。

這年的大年三十,常麗軒的幹爸提著一隻大羊腿和一桶油來看望常永香。想到是這傢人“搶”走瞭自己的兒子,常永香陰沉著臉,連句客套話都沒說。幹爸很是尷尬,和常麗軒聊瞭幾句後就離開瞭。

“媽,你年紀也不小瞭,我幹爸拎著禮物來看你,你不知道要對人傢笑笑嗎?”幹爸才轉身,常麗軒就沖著媽媽大發脾氣。“他算哪門子幹爸?”常永香跟兒子吵瞭起來。“你簡直太不可理喻瞭!”常麗軒撂下這句話,竟然跑到幹媽傢過年去瞭。

常麗軒在幹媽傢吃完年夜飯後,幹爸幹媽都勸他早點回傢陪媽媽,他也知道留媽媽一個人在傢過年不妥,但是一想起傢裡的冷清,以及媽媽的過分表現,他硬是磨蹭到新年的鐘聲敲響後才離開。

回到自己傢後,常麗軒發現,媽媽之前準備的年夜飯食材仍原封不動地放在那裡,而且都是自己愛吃的“硬菜”。原來媽媽沒有吃年夜飯!他不由走進媽媽的房間。見媽媽已睡著瞭,臉上還有清晰的淚痕,常麗軒的鼻子酸得難受,內心突然有個聲音告訴他:常麗軒,從現在開始,請對老媽好點兒!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常麗軒萬萬沒想到,幾天後,他正在幹媽傢時,媽媽竟然找上門來瞭,還指著他的幹媽大發雷霆:“你們倆都離我兒子遠點兒!常麗軒有媽!他是我的兒子!想要兒子你們自己去生啊,別霸占我兒子,否則我跟你們沒完!”

“常永香,你發什麼神經?”常麗軒氣得直呼媽媽的名字。常永香不理睬兒子,繼續找他的幹媽理論,而且話越說越難聽。見媽媽失去理智,常麗軒不敢讓她再說下去,硬拉著她回傢瞭。

母子倆冷戰瞭一段時間後,常永香懶得再跟兒子慪氣瞭。2017年3月,她建議已大學畢業的兒子找份工作。常麗軒不願意,說要像媽媽一樣做生意,要開一傢房地產公司,讓常永香給他100萬元創業資金。兒子想創業是好事,常永香考慮瞭幾天後,給瞭常麗軒100萬元,還鼓勵他好好幹。從媽媽手裡接過銀行卡時,常麗軒第一次感受到瞭母愛的溫暖,他答應媽媽,自己一定會努力創業。然而,因缺少經驗,常麗軒不到一年就虧光瞭這100萬。

年輕氣盛的他不甘心,想著媽媽此時已經開瞭4傢超市和一個麻辣燙店,自己摸著做生意的門道後,肯定也不比媽媽差,便又找常永香要錢,還說出自己的雄心壯志:“媽,你再給我100萬,接下來我也要像你一樣,開一傢麻辣燙店和幾傢食品店。”

常永香不答應:“寶貝兒,我哪有那麼多錢?”此後,常麗軒又多次央求媽媽,常永香不為所動。媽媽一直做生意,傢裡怎麼也得有幾百萬,她分明就是不想給自己!常麗軒對媽媽的恨又死灰復燃瞭。

為瞭氣媽媽,常麗軒帶著染著黃頭發、叼著煙的小女友回傢。常永香毫不留情地將其轟出門。常麗軒也不介意,又相繼從酒吧找瞭幾個類似的女孩帶給常永香看,結果都無一例外地被常永香趕走。

後來,常麗軒有瞭心儀的女孩,可因為看多瞭兒子“狼來瞭”一般的“前科”,常永香也不讓這個“正常”女孩進傢門,女孩因此和他分手瞭。常麗軒氣得和媽媽大吵一架,說還會將這個女孩帶回傢。聽兒子這麼說,剛烈的常永香幹脆將他反鎖在傢。

一把小小的鎖,自然困不住常麗軒這個“混世大魔王”,他打電話找來開鎖公司後,“魔獸”又出籠瞭。身為不是好惹的主,想著媽媽曾說過離婚是因討厭爸爸喝酒,常麗軒決定“以毒攻毒”——你越是討厭喝酒,我就越要喝。於是,他約瞭十幾人去酒吧豪飲,還拍下當時的場景,發瞭個朋友圈氣媽媽。擔心媽媽來找自己,他沒有發該酒吧的名字和地址。

果然,看到這條朋友圈後,常永香就開始挨個酒吧找兒子,從傍晚6點一直找到次日凌晨4點,終於在一傢酒吧找到瞭兒子。常永香一進包間,就見桌子上擺著100多瓶啤酒,還有洋酒,兒子醉醺醺的樣子和前夫一模一樣,常永香瘋瞭般沖上去,狠狠掀翻瞭桌子。而常麗軒立馬打電話給保安:“快來,這裡有個瘋子!”

保安無情地將常永香拖瞭出去。可是不到3分鐘,常永香又沖來瞭,大夥兒都不願管他們的傢務事,紛紛離開瞭。常永香恨鐵不成鋼,她拿起啤酒,對準兒子的腦袋:“常麗軒,你走不走?你不走,這瓶子砸你腦袋上!你放心,我陪你一起死!”

常麗軒從沒見過如此可怕的媽媽,不禁被媽媽的“淫威”震懾住瞭,他不敢不信,連推帶搡地跟媽媽回瞭傢,但還是記恨媽媽攪黃瞭自己的戀愛,尤其恨她不肯再給自己100萬創業基金。

2019年1月的一天,常麗軒在傢借酒澆愁。常永香回來後,馬上去奪他的酒瓶。常麗軒不給,還說氣話:“你不給我100萬,我去找我爸要。”說罷,他就推開門要去找爸爸。“你爸連你的一分錢撫養費都沒給過,你還想找他要100萬?做夢吧你!”深知前夫經濟窘迫的常永香一邊說,一邊拼死阻止兒子。

然而,常麗軒1.85米的大個子,50多歲的常永香根本攔不住。互相拉扯中,常麗軒竟然失手將媽媽推下瞭樓梯,也就是本文開頭時的情景。

沉甸甸的母愛:有種“毒寵”隱秘而偉大

這一摔,常永香的腿嚴重骨折瞭,需要做手術治療。為瞭給媽媽辦住院手續,常麗軒回傢找她的醫保卡,卻無意中找到瞭一張破損的法院判決書,上面赫然寫著:“男方性情粗暴,判處離婚。”

常麗軒驚呆瞭!從小到大,他隻知道爸爸老愛喝酒,現在怎麼冒出個性情粗暴?帶著滿腹疑惑,常麗軒找到三舅尋求答案。

事已至此,三舅這才告訴常麗軒:他的父親在婚前婚後判若兩人,並且經常酗酒,最可惡的是,醉酒後,他總將自己的大便藏在沙發或床底下。當時常永香在工廠上班很辛苦,回傢後,她常常被惡心得要命,還動不動就被喝醉的前夫打罵……

在常麗軒出生後第100天,忍無可忍的她抱著兒子去法院起訴離瞭婚,並要到瞭兒子的撫養權。因擔心兒子知道有那樣的父親會自卑,因此,常永香一直要求傢人隱瞞自己離婚的真正原因。

常麗軒心痛不已,媽媽經歷瞭這麼大的痛苦,這麼多年又一直沒有再婚,自己卻一直惹她生氣,還失手把媽媽推下樓,真是太不應該瞭!悔恨交加中,他在醫院精心照顧媽媽,還破天荒地跟媽媽談心。

得知兒子已經知曉自己離婚的真正原因,常永香哭瞭:“離婚那天,我抱著才3個月的你默默發誓,一定要幹出名堂來,給你最好的生活。那段失敗的婚姻對我來說是個恥辱,所以我想通過做生意賺到錢找回自己的尊嚴,也被打怕瞭,更不敢再婚瞭,卻欠瞭你一個美好的童年和一個完整的傢……”

常麗軒溫柔地幫媽媽擦幹淚水,將她粗糙的雙手捧在自己的手心裡看,看著看著就流淚瞭。他動容地說:“媽,我記得小時候的一個冬天,你蹬三輪車帶我去賣牛雜碎,當時我坐在你懷裡,看到你手上的凍瘡都裂開流血瞭,我問你疼不疼,你還笑著說沒事兒;還有一次,你明明頭暈,卻要去做生意,結果一出門你就跌倒瞭,我哭著不讓你走,你也哭瞭,最後你還是吃力地蹬起三輪車……”聽著兒子的訴說,想起往日的艱難,常永香不禁悲從中來。

常麗軒很後悔自己以前帶那些女孩氣媽媽,知道媽媽討厭喝酒還經常喝醉,甚至跑到幹爸幹媽傢過年,害得媽媽連年夜飯也沒吃。聽兒子說起這些,常永香也難為情地說:“寶貝兒,媽媽也有錯,以後我好好改,和寶貝兒子一起成長。”互相交心中,母子之間的隔閡一點點被消除,愛在慢慢加深。

幾天後,常麗軒的那位前女友來看望常永香,一向要強的常永香為曾經轟她出門而道歉。常麗軒和女孩很感動,在常永香的建議下,兩人都希望繼續交往。見他們笑得甜蜜,常永香也很開心。

出院後,常永香還拿出自己收藏的一本老相冊,看到裡面都是媽媽和自己的合影,常麗軒才發現媽媽陪自己的日子其實也不少,是自己以前錯怪媽媽瞭,今後要多關心媽媽。

腿傷好瞭後,常永香帶著禮物去看兒子的幹爸幹媽,感謝他們給予兒子的關愛,並為自己曾經的無禮真誠道歉。她坦言,因兒子天天跟自己念叨幹爹幹媽的好,自己聽瞭心裡慌,怕時間長瞭,兒子跟自己關系淡瞭,才沖動地幹瞭那些糊塗事。

明白常永香的行為都是出於對兒子的愛,常麗軒的幹爹幹媽不僅不怪她,還說今後把她當成親戚經常走動。常永香聽完,高興得“哈哈”笑瞭。

媽媽越變越好,常麗軒也不甘落後,開始認真向媽媽學習生意經。2019年夏天,還沒等常麗軒再提及,常永香就主動給瞭兒子一筆豐厚的創業基金,並陪著他調研市場、選址,幫兒子開瞭一傢麻辣燙店。

掙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後,常麗軒首先拿出2萬塊錢孝敬媽媽,還趁著國慶假期帶媽媽去廈門旅遊瞭一周。常永香高興得每天都在朋友圈曬自己和兒子遊玩時拍的照片。因為有兒子的陪伴,不管哪張照片中,常永香都是笑容燦爛,仿佛年輕瞭好幾歲。

更讓她開心的是,兒子和女友的愛情已經到瞭談婚論嫁的階段,他的生意也逐漸走上正軌,懂事的常麗軒每個月都會給媽媽2萬塊零花錢。

2020年11月,常永香過生日那天,常麗軒給媽媽買瞭一條漂亮的鉆石項鏈。親手為媽媽戴上項鏈時,他調皮地說:“媽,你的項鏈我已經承包瞭,大鉆戒我可不管,你趕緊找個好老頭兒給你買吧!”“你個臭小子!”常永香嗔怪著兒子,幸福地笑瞭。

編輯/塗 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