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500斤胖哥鏖戰“斷·舍·離”:愛妻相護搏命輕盈

500斤的體重意味著什麼?肥胖、疾病甚至死亡!

內蒙古自治區的男孩劉世澤,是一名超級肥胖患者。身高1.82米的他,腰圍長達1.89米。他因此患上瞭嚴重的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肥胖低通氣綜合征。醫生預言,他的壽命隻有3-5年,隨時隨地面臨死亡威脅。他的精神世界崩塌瞭……

2020年8月,劉世澤走進北京中日友好醫院。三個月後,減重120斤的他開始瞭全新的生活。

劉世澤是怎麼做到的?這一切都要感謝他的妻子王燕林……

感謝小姐姐不棄,胖男孩傻傻遇見愛

2018年6月的一天,劉世澤突然收到王燕林發來的微信,定下瞭和他見面的時間。收到微信的那一刻,劉世澤幸福得有些暈眩。

三年前,劉世澤和王燕林在YY語音聊天室裡相識。那時,劉世澤是群裡最風趣幽默的小哥哥,隻要他一開腔,群裡的迷妹們都被他逗得哈哈大笑。王燕林就是其中一個。2018年5月的一天,兩人互加瞭微信開始私聊。

劉世澤在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經營著一傢早餐店。王燕林1991年出生在山西省陽泉市,在當地一傢飯店工作。兩人在微信上聊得非常投緣。這次,劉世澤準備去王燕林傢見她。

巴彥淖爾市距離山西省陽泉市900公裡。6月正是草原上草長鶯飛的季節,一路上,望著滿眼綠毯子一樣的草原,以及玉帶一樣蜿蜒白亮的河水,劉世澤卻無心風景,忐忑不安。

當天晚上7點,劉世澤抵達瞭山西省陽泉市王燕林居住的鄉村。車停在王燕林傢院子前,劉世澤看見王燕林和她父母已經站在門口等他。劉世澤將龐大的身軀挪出瞭車外,蹣跚地向院子走去。

王燕林和父母驚呆瞭。眼前這個相識瞭三年的男孩,竟然是一個體形碩大的胖子,目測至少300斤。王燕林一時有些回不過神來,劉世澤紅著臉走到王燕林面前問道:“你是不是被我嚇到瞭?”王燕林笑著直言:“我確實有些吃驚,但你一開口說話,我又感覺很熟悉。”王燕林的直爽讓劉世澤緊張的心情放松下來。他暗暗自嘲道:“第一次見面,她沒有被我嚇哭。”

晚餐時,劉世澤主動向王燕林和她父母講述瞭自己坎坷的身世。

劉世澤1993年8月17日出生在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杭錦後旗,父母都是當地造紙廠的工人。吃牛羊肉長大的劉世澤,從小就是個小胖墩。9歲那年,傢裡發生重大變故,在造紙廠當車間主任的父親出瞭車禍,送到醫院搶救,總算保住瞭性命,但意識模糊。為瞭給父親治病,傢裡欠下瞭20萬元的債務。為瞭還債,母親把傢裡僅有的平房賣掉,然後辭掉瞭工作,在當地開瞭一傢火鍋店。

看著母親太辛苦,劉世澤無心學業,每天放學就到火鍋店做雜務。初一還沒上完,他就輟學瞭。輟學後的劉世澤聽說開挖掘機掙錢多,就去學技術。後來,他又相繼幹過協警,開過農傢樂,再後來又盤下瞭一間早餐店。

劉世澤不怕苦不怕累,什麼賺錢就做什麼。生活高壓下,晝夜顛倒的生活,讓他的體重一路飆升到300斤。

王燕林沒想到網上那個風趣幽默的男孩,竟然有如此坎坷的經歷。他身上的責任和擔當,不就是自己最欣賞的品質嗎?王燕林一個勁給劉世澤碗裡夾菜,絲毫沒有因為他胖而改變對他的態度。王燕林的肯定給瞭劉世澤極大的信心,他鼓起勇氣向二老提出,想跟王燕林定親。王燕林的母親是個話不多的農村婦女,沒有提出反對意見。王燕林的父親以前做過生意,後來回村做瞭村主任,他一直沒有表態,直到吃完瞭飯,他放下筷子說:“有點太快瞭,你們處一段時間再定吧。”

劉世澤知道想要說服對方父母,並不容易。如果此刻他退縮瞭,可能就再也沒機會瞭。第二天一早,他誠懇地對二老說,傢裡的生意需要他盡快回去,他想開車帶他們一起去內蒙古看看他生活的地方,順便散散心。王燕林一聽,也在一旁拍手稱好。在劉世澤一再請求下,王燕林的父母終於同意瞭。一路上,劉世澤對王燕林的父母照顧得細心又周到。到內蒙古後,劉世澤把所有的親戚都請到傢裡,親戚朋友熱情地向王燕林的父親介紹劉世澤一路成長的不易。漸漸地,王燕林的父親瞭解到劉世澤是個有責任有擔當的男孩,嚴肅的臉上漸漸露出瞭笑容。在劉世澤傢住瞭6天,臨走,王燕林的父親同意瞭這門婚事。

就這樣,2018年10月4日,劉世澤將年輕漂亮的王燕林娶回瞭傢。婚禮上,劉世澤發誓要用一生來回報妻子的愛。

花樣減肥“減”到500斤,至暗時刻全世界隻剩你

婚後的幸福生活讓劉世澤的體重很快達到瞭400斤。400斤的劉世澤身高1.82米,每次出門就像一堵肉墻,引來路人的圍觀。為瞭讓妻子不丟面子,劉世澤決定減肥。

劉世澤開始四處打聽減肥代餐產品,他聽人介紹說有一種減肥奶昔,喝瞭能抑制食欲,達到減肥的效果。他買回奶昔,喝瞭整整40天,體重下降瞭30多斤。王燕林見丈夫瘦瞭,高興壞瞭。可是,喝完一個療程以後,劉世澤的體重很快就反彈瞭40多斤。

劉世澤不氣餒,他又聽人介紹敷一種減肥藥包,每天在腰部和腿部進行熱敷。他堅持瞭三個療程,減掉瞭50斤,可一停止敷藥,體重就反彈瞭70斤。

劉世澤一邊跟體重做著各種各樣的鬥爭,一邊還要扛起傢庭的經濟重擔。為瞭養傢,2019年初,他拿出所有積蓄投資20萬元,在當地裡開瞭一間上下兩層共240多平方米的火鍋店。可開業後,火鍋店的客流量一直上不來。劉世澤急得夜不能寐,半年時間,他的體重一路飆升至460斤。後來火鍋店實在支撐不下去,隻好將店關掉,將桌椅火鍋等用具賣掉,賠瞭近15萬元。

劉世澤的壓力更大瞭。為瞭養傢,他拖著肥胖的身體,到離傢100多公裡的牧場去養牛。2019年底,劉世澤賣掉瞭一批牛,揣著幾萬塊錢回傢,他重新選址,準備和妻子一起再開一傢火鍋店。可是,2020年春節期間,新冠肺炎疫情來瞭。劉世澤和妻子都失業在傢,這讓他感到萬分焦急。在傢關瞭3個月,劉世澤的體重迅速增加到485斤。

此時,劉世澤的內分泌系統徹底亂瞭,身體開始不能正常代謝,大小便特別困難,有時要靠王燕林過來幫忙清理。他的腰也因為腹部脂肪過厚無法彎下,大腦開始變得混沌不清。他整天感覺渾身乏力,腿骨無法承受身體的重量,雙腳嚴重水腫。

有一天,劉世澤剛拿起筷子,母親就提醒他說:“都胖成啥樣瞭,少吃點。”這一刻,傢人的不理解成瞭壓垮劉世澤內心防線的最後一根稻草。當晚,劉世澤痛苦地說瞭一句:“如果我死瞭,一切痛苦就結束瞭。你也可以嫁個正常人。”王燕林反問:“你死瞭我怎麼辦?我就不相信一個人還會被活活胖死!”劉世澤從來沒見過溫柔的妻子如此強硬。

草原上長大的男人,永遠都是熬不死的雄鷹,劉世澤再次燃起瞭鬥志。

其實,人真的是會胖死的。過度的肥胖使劉世澤患上瞭重度睡眠呼吸綜合征,這種病讓劉世澤幾乎每天晚上深度睡眠時都會呼吸暫停長達100秒,隨時有生命危險。王燕林幾乎每天晚上都守在熟睡的丈夫身邊,發現他憋氣就輕輕地推一推他。劉世澤不願意成為妻子的負擔,他決定最後一搏。

劉世澤給自己制訂瞭一份出門計劃,強迫自己每天一步一步挪出房間,到樓下去走路鍛煉。

劉世澤傢住在4樓,他需要在妻子的幫助下從床邊挪到門口,常常還沒有出門,衣服就濕透瞭。

出門最艱難的是上下樓梯,每下一層樓,他都要停下來歇一會才能繼續。王燕林在一旁鼓勵劉世澤說:“減肥都不容易,但是堅持下去一定能看到效果。”就這樣,劉世澤在妻子的鼓勵下每天咬牙堅持。很快,他發現鍛煉過後,小腿出現疼痛水腫,皮膚顏色淤青。

一天傍晚,劉世澤和妻子鍛煉完後,走進水果店買水果,由於身體太疲憊,他雙腿無力,一腳踩空,整個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腳扭傷瞭,躺在床上半個多月才下地。至此,王燕林堅決不讓他再下樓運動瞭。她咨詢醫生得知,劉世澤這樣的體重已經達到瞭身體承受的極限,運動不但不能幫助他減肥,還可能對身體造成更大的威脅。更讓劉世澤絕望的是,他這樣拼命地減肥,體重卻隻增不減。

2020年7月,劉世澤的體重達到瞭500斤。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劉世澤陷入極度自責和自我否定之中,他每天癱坐在傢裡,昏昏欲睡,他和妻子的交流也越來越少,總是一個人發呆。王燕林意識到,丈夫的身心都已經到達瞭崩潰的邊緣。她決定求助醫院,刻不容緩!

切胃鏖戰“斷·舍·離”,愛妻相守搏命輕盈

很快,王燕林和婆婆商量後,找到瞭北京中日友好醫院普通外科代謝減重中心主任孟化。

孟主任瞭解劉世澤的病癥情況後,給出的治療建議是袖狀胃切除術,也就是俗稱的切胃手術。

王燕林一聽切胃手術,頓時緊張起來。救夫心切的她上網搜索瞭大量的資料。原來,切胃手術對於丈夫這種超級肥胖患者,是一種最為安全有效的治療方式。雖然手術會帶來身體創口,但在丈夫身體各項指標已經亮紅燈的時候,手術不但能減重,還能救命。王燕林知道,劉世澤幾乎沒有去過醫院,更別說打針吃藥瞭。如果一開始便告訴他要手術切胃,可能會引起他的焦慮和緊張。王燕林想瞭個辦法,她對劉世澤謊稱說是去北京做吸脂,並且不斷地跟劉世澤說,做瞭吸脂後,體重會減掉60斤,劉世澤同意瞭。

2020年8月初,劉世澤在王燕林和母親的陪護下來到北京中日友好醫院,孟化主任對劉世澤身體進行瞭術前檢查和評估。直到這時,劉世澤才知道要做切胃手術。他當時就嚇壞瞭,提出要回傢。

孟化主任將檢查結果放在瞭劉世澤面前。劉世澤不但患有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他還由於脂肪壓迫內臟,造成心臟功能受損、腹壓過大,心率、血氧都異常。更危險的是,他這些狀況引起瞭肥胖低通氣綜合征,孟化醫生直言,他這種情況壽命一般隻有3-5年,隨時隨地都有生命危險。

聽著孟化主任的話,劉世澤沉默瞭,他看著身邊已哭成瞭淚人的王燕林,決定接受手術。

由於500斤的體重基數太大瞭,如果貿然手術,風險不可控。為此,醫生給他制訂瞭一個短期代餐強化減重計劃,隻有體重降低40斤,才能上手術臺。

那段時間,北京新發地出現瞭新冠疫情,醫院不準陪護,王燕林被要求離開醫院,留下劉世澤一個人在醫院做手術前的減重準備。堅持吃代餐是一件很難的事,每天,劉世澤都會跟妻子通電話。隻要聽到妻子的聲音,他就有瞭堅持的動力。終於,半個月後,他成功減重,符合瞭手術條件。

2020年8月26日下午2點,劉世澤走上瞭手術臺。因為他太胖瞭,肚子上的脂肪層厚度足有15厘米,而且松弛,脂肪層流動性很強。手術之前,孟化主任專門為劉世澤定制瞭一張能承受300公斤重量的特殊手術床,所有手術器械都是孟化主任為劉世澤量身定制的加長版,普通人手術用的腹腔鏡等手術器械隻有35厘米長,而劉世澤用的手術器械每一樣都得45厘米。

孟化主任給劉世澤實施腹腔鏡袖狀胃切除手術,要把劉世澤4/5的胃和釋放饑餓素的胃底切除,減少他的食物攝入,從而達到減肥的目的。

手術過程中,孟化主任用盡全身力氣,用手使勁配合長鉗和超聲刀達到要手術的部位。劉世澤的各個臟器都被厚厚的脂肪擠壓著,胃部與大網膜連接的部分緊緊地貼在一起,超聲刀怎麼努力也上不去。經過20分鐘的努力,滿頭大汗的孟化主任終於將超聲刀穿過厚厚的胃壁,伸到瞭手術操作區域。

由於胃部有許多血管,而胃邊上緊挨著的就是供血極為豐富的脾臟,操作到左上腹時,孟化主任發現劉世澤的脾臟粘連得非常緊密,這讓孟化主任的神經高度緊張起來,他要保證整個手術過程中出血量不超過2毫升。

手術進行瞭一個小時,在沒有胃管、尿管、引流管的情況下,孟化主任成功地將劉世澤切下的4/5的胃從肚臍那個微創口中一點一點地拔瞭出來。這臺手術花的力氣遠遠超過正常手術,走下手術臺,孟化主任體力嚴重透支。

術後,劉世澤在孟化主任多學科團隊的專業管理下,度過瞭危險期,逐漸蘇醒過來。手術後2個小時,劉世澤開始小口飲水,並下地活動。

接下來,見證奇跡的時刻來臨——劉世澤的體重像變魔術一樣,以每天2到4斤的速度下降。

出院那天,劉世澤的體重已經下降瞭50斤。他的臉上露出瞭難得的笑容。一旁的王燕林也開心地跳瞭起來。孟化醫生囑咐說,這次手術的目標體重是200-250斤,回傢後,依舊要註意飲食搭配、作息規律。如果瘦不到目標體重,還要進行二次手術。劉世澤自信地說:“一定能完成任務!”

剛做完手術的劉世澤要進行一個月的流食,一餐也隻能吃進去兩三口。王燕林一日三餐從不怠慢,鼓勵他按要求足量喝水,認真執行營養方案。劉世澤也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成績,他給自己制訂瞭作息時間表,早睡早起,嚴格執行。

2020年11月,劉世澤在妻子的陪同下回到中日友好醫院復查。上稱一看,他的體重已減到380斤,比住院時減掉瞭120斤。在場的醫生護士都為他鼓掌。劉世澤靦腆地看瞭看一旁的妻子,小聲說:“謝謝你,媳婦。”

11月17日,劉世澤和孟化主任團隊參加瞭北京電視臺《養生堂》欄目,他的減重尋醫經歷讓更多的觀眾知道健康生活的來之不易。

如今,每天都在繼續變瘦的劉世澤走路輕松多瞭。他每天出門進行適當的活動,上下樓也不再需要中途休息。對未來充滿瞭信心的劉世澤又開始為這個小傢的未來做起瞭打算。他決定和妻子一起在當地開一傢汽車修配廠。2020年11月19日,汽車修配廠開業瞭。這天,他對前來祝賀的朋友們宣佈,他打算和妻子要一個孩子!

編輯/李明潔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