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舉報丈夫何懼眾叛親離:我曾在性侵深淵沉淪

大齡剩女周淑芬一直以為自己嫁瞭個五好男人,直到丈夫臨死前說出一個秘密……

噩夢:婚前被性侵舉步維艱

2002年4月的一天,媒婆找上瞭門,給周淑芬提親。對方46歲,喪偶,名叫莫建明。周淑芬時年30歲,70後,廣東省梅州市人,大齡未婚。

媒婆如數傢珍地說:“他是工廠的機修師傅,脾氣好,又能掙錢養傢。人還勤快,不上班的時候,經常開摩托車到外面載客,貼補傢用。傢裡有兩棟三層的自建房,前年死瞭老婆,雖然有個16歲的女兒,但過不瞭多久就該嫁人瞭,不礙事。”

周淑芬的母親對這門親事很滿意。周淑芬心裡清楚,母親之所以不嫌棄對方二婚還帶著拖油瓶,不過是因為自己身上的“污點”……

1996年,周淑芬24歲,因為定瞭親事,她早早從工廠辭瞭工,在傢安心待嫁。7月的一天,她和母親發生口角,離開村子到鎮上去散心。那天,街上行人不多。她不知不覺走到一條僻靜的巷子裡,冷不丁地,一個男人從背後猛地抱住瞭她,她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這個男人用膠佈封住瞭嘴巴,用纖維袋蒙瞭臉。隨後,她被拖到一旁,接著就被侵犯瞭。

一切發生得太快,周淑芬就像做瞭個噩夢,但身體裡鉆心的痛告訴她,這都是真的!周淑芬跌跌撞撞地走出巷子,在街頭哭得撕心裂肺。街口的榕樹下有個摩托車司機,見她可憐,主動提出送她回傢。周淑芬看著師傅老實巴交,流著淚坐上瞭車。一路上,師傅關切地問:“是不是傢裡出事瞭?”她隻知道哭,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回傢後,周淑芬哭著把事情告訴母親,發誓要告那個壞人。母親堅決不同意:“怎麼告?你連人都沒看到。就算被你告瞭,又能怎樣?再過三個月,你就要結婚瞭。你婆傢要是知道瞭,這婚還能結嗎?醜事傳開瞭,不但你這輩子都得低著頭做人,你妹妹也不能嫁個好人傢瞭。”周淑芬委屈難過,又毫無辦法,整天躲在傢裡,每晚都做噩夢。

一個多月後,周淑芬覺得食欲不振,下腹不舒服,想起一直沒來月經,趕緊告訴母親。母親帶她上醫院檢查,最可怕的事情發生瞭——她懷孕瞭!母親隻好領著她去做墮胎手術。當醫生向她們講述手術相關事項時,周淑芬看到其他病房裡住著村裡的長舌婦,而躺在她隔壁床的又是鄰村的女人。

很快,一傳十,十傳百,婆傢的人來傢裡質問真相。周淑芬的母親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把事情的原委說瞭出來,周淑芬也忍不住嚎啕大哭。最終,婆傢的人還是毫不猶豫地宣佈定下的婚事告吹。

事情傳開後,周淑芬一直沒找到婆傢,轉眼就拖到瞭30歲。也正因此,母親對這次媒婆主動上門提親很是滿意。周淑芬卻有些抗拒,畢竟莫建明比她大16歲,還帶著一個16歲的女兒。“條件挺不錯的,你就知足吧!”母親撇撇嘴,“你先和他見一面,要是實在不想處,就再說吧。”

周淑芬硬著頭皮去跟莫建明見面,盤算著如何推掉親事。在飯館一見面,她卻愣住瞭。對方1.75米的個頭,身材微胖,圓圓的臉,黝黑的皮膚,除瞭臉上多瞭幾道皺紋,他和6年前幾乎沒什麼變化。這個男人,就是當年出事後主動送她回傢的好心摩托車師傅。周淑芬又驚又喜,在她的提醒下,莫建明也想起來瞭。因為這層關系,周淑芬沒那麼抗拒瞭。

她想,自己的過往,莫建明也一定是知情的,於是,她試探性地問:“我的事……”不等她說完,莫建明就擺擺手:“知道,那不是你的錯。”周淑芬松瞭一口氣,對他的好感陡增。兩人試著相處,莫建明對她體貼入微,人也確實又成熟又勤快。

半年後,兩人結婚瞭。2003年12月,周淑芬生下兒子莫偉豪,莫建明笑得合不攏嘴。

偶爾,她抱著兒子路過小賣部,還是會聽到自己被侵犯的傳言。“就是她,聽說以前被人強奸瞭,連強奸犯的臉都沒看清,就懷瞭孩子。”“誰知道呢,說不定是偷男人去瞭,才被人退親瞭。”周淑芬氣呼呼地跑回傢,噩夢一次次爬上心頭,讓她心神不寧。

莫建明每次都會軟語相對,讓她心情平復下來。

震驚:枕邊人竟是當年性侵者

日子磕磕碰碰,但在周淑芬看來,這個小傢著實幸福。莫建明上班勤勤懇懇,下班還開摩的載客賺外快,傢務活隨手幹。他記得兒子愛吃的夾心餅幹和自己喜歡的杏仁酥,賺瞭錢都不忘給他們買。

2010年,莫建明的女兒嫁到隔壁鎮上一戶人傢,兒子也聰明伶俐。周淑芬覺得自己被命運善待瞭。然而,2016年7月,莫建明卻檢查出得瞭肺癌中期。她掏出所有積蓄,一共16萬元,傾盡全力救丈夫,病情總算控制住瞭。在患難中,兩人的感情更加深厚。不承想,到瞭2019年10月,莫建明的病又復發瞭,而且出現瞭擴散和轉移,情況很嚴重,費用也很高,至少要20萬元。

莫建明上班時,月工資5500元,周淑芬隻是做點手工活,掙不瞭多少錢。傢裡沒什麼積蓄,現在存款連10萬元都不到。莫建明拉著她的手:“咱們哪有那麼多錢?就我這種情況,估計也治不好瞭。不治瞭,讓我回傢待著吧!”“這怎麼行?”周淑芬的眼淚都要流出來瞭。她想,就是砸鍋賣鐵,借遍所有的親朋好友,也要救他。莫建明卻說:“淑芬,你別糊塗啊,借錢治得瞭病,治不瞭命。以後,我走瞭,你和兒子還得背一身債過日子,劃不來呀!”“那也是我的命,我認瞭。”周淑芬抹瞭一把淚,轉身去倒熱水。

莫建明見她不聽勸,開始不配合治療,一天到晚嚷嚷著要回傢。更荒謬的是,他還說,有大神幫他算過,醫院救不瞭他的命,得趕緊回傢。周淑芬忍不住低吼:“別鬧瞭,不管怎樣,都得留在醫院治病。”莫建明喉結動瞭動:“你真的那麼想救我?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就不想留我在這兒治病瞭。”

周淑芬越聽越糊塗,莫建明接下來說的話,卻讓她如五雷轟頂。“其實,當年強奸你的人……就是我。”這句話,聲音小得幾乎聽不到,卻字字誅心。

她腦袋“嗡”的一聲,嘴角抽搐,聲音都顫抖瞭:“你……你說什麼?你是那個……”

“對,就是我強奸瞭你!”他的臉憋得通紅。周淑芬頓時覺得天旋地轉,這個親密的枕邊人竟是當年侵犯自己的人,害自己失去瞭好姻緣,害自己多年來遭受流言蜚語和噩夢纏身。“真是你?”她不甘心地問,“你不是送我回傢的好心人嗎?”莫建明露出痛苦的表情,講出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在莫建明的女兒五歲時,他的妻子再次懷孕,因胎兒異常而流產,並切除瞭子宮。手術不算成功,嚴重影響瞭夫妻生活。莫建明想過離婚,但嶽父母對他不薄。傢裡的兩棟三層自建房,其中一棟全部是嶽父母出錢建的,另一棟的第三層樓是結婚時嶽父母出資建的,甚至他的工作也是嶽父介紹的。他沒臉提離婚,隻好一直壓抑著。

“那次見到你,我是一時沒忍住做瞭錯事。”那天,莫建明像往常一樣出來載客。看到周淑芬,他心生邪念,悄悄藏好摩托車,從摩托車箱拿瞭纖維袋和膠佈,尾隨她進瞭偏僻巷子,進而對她實施侵犯……事後,他又怕又後悔,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到街口榕樹下等客。見周淑芬哭得傷心,怕她幹傻事,他主動提出送她回傢。這些年,他也一直在暗中關註周淑芬。當妻子去世後,得知周淑芬遲遲未嫁,他產生瞭娶她的想法,這才有瞭後來的提親。

聽到這個真相,周淑芬恨不得馬上殺瞭莫建明。“你怎麼不去死?”她沖動地捶打他。莫建明沒還手。巨大聲響驚動瞭巡房的護士,倆人才被拉開。

“我一分錢都不會再給你瞭,我……我還要到派出所告你。”周淑芬怒氣沖沖地離開醫院。這件事先是驚動瞭莫建明的女兒,她在隔壁鎮上的一傢手袋廠做出納。莫建明給女兒打電話,通知她來幫忙辦理出院手續,把他和妻子在醫院鬧掰的事和盤托出。

堅定:舉報丈夫何懼眾叛親離

2019年10月底,莫建明出院回傢後,女兒又把事情說給瞭莫建明的母親聽,莫建明的母親又打電話告訴瞭周淑芬的母親。就這樣,三個女人一起來給周淑芬做思想工作。

母親嘆著氣說:“莫建明是不對,現在他也得瞭重病,就算瞭吧!這麼多年都過去瞭,大傢都忘瞭這件事。你這樣一鬧,不是成心讓人說三道四嗎?”

“是呀!”莫建明的母親附和道,“你也這個年齡瞭,這事早該放下瞭。事情鬧大瞭,遭殃的還是孩子。我孫子才剛上高中呢,你讓同學怎麼看他?”

莫建明的女兒更是站在爸爸一邊:“其實你也不算虧。我都打聽過瞭,當年原本要和你結婚的男人,聽說傢暴老婆呢。我爸對你多好呀,你也算嫁對瞭。鬧出去,誰的臉上都不好看。”

周淑芬被說得心煩意亂,眼淚直流。為眼前每個人的臉面,自己這些年所承受的屈辱就這樣算瞭嗎?這時,莫建明從房間裡緩慢走出來。“淑芬,是我對不起你……”他有氣無力地說,“如果你想去告我,我跟你一起去,我去自首。”莫建明的話打動瞭在場的三個女人,但打動不瞭周淑芬。因為周淑芬知道,如果他不是病瞭,恐怕一輩子都不會說出駭人的真相。

2019年11月9日,周淑芬與莫建明一起到派出所。莫建明的母親和女兒見攔不住,就在一旁破口大罵。

周淑芬向民警舉報莫建明強奸,莫建明也自首認罪。民警一開始以為夫妻倆鬧別扭,見他們態度堅決,認真地解釋:“警察辦案是需要證據的,隻有口供不能定罪。”周淑芬大叫起來:“這是真的呀!他自己也認罪瞭。”眼見民警不能治罪,周淑芬又去附近找律師咨詢。一位律師告訴她,莫建明無法入獄:“根據《刑事訴訟法》第46條規定:對一切案件的判處都要重證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隻有被告人供述,沒有其他證據的,不能定罪……再說,強奸罪一般追訴時效是10年,有嚴重情節的追訴期是20年。這事過去23年瞭,早就過瞭追訴時效瞭。”

討不到公道,周淑芬心裡有恨,在傢一看到莫建明就惡心,還要忍受婆婆的冷嘲熱諷。一天,莫建明因她做的菜寡淡,扒瞭兩口就撂下碗筷回房瞭。婆婆指著周淑芬的鼻子罵:“你會不會照顧人?連飯菜都做不好!”周淑芬火瞭:“我憑什麼照顧你們?”婆婆扯著嗓子喊:“媳婦照顧公婆、老公,天經地義。”

周淑芬徹底怒瞭,一氣之下跑到瞭武漢妹妹傢。她不願面對婆婆和莫建明,幹脆讓他們自生自滅。莫建明多次給她打電話、發微信,她都沒理會。

2020年初,兒子給她打電話:“媽,你們的事我都明白,但爸爸快不行瞭。你別鬧瞭,回來跟他見一面吧!”“你是說我胡鬧嗎?你要是真明白,就應該理解我。”周淑芬生氣地拒絕瞭。

不久,武漢因疫情封城,兒子再次懇求她回去,她也回不去瞭。2020年1月27日早上6點,周淑芬接到兒子的微信視頻:“媽,爸爸不行瞭,他想跟你視頻見最後一面,可以嗎?我求求你瞭!”

看到兒子都快急哭瞭,周淑芬想起莫建明對兒子的種種好,她不想讓兒子覺得自己心腸很硬,勉強點頭同意。兒子正要把鏡頭轉向父親,可就在周淑芬剛要和莫建明視頻時,網絡突然出現問題,畫面卡住瞭。周淑芬對著屏幕喊瞭幾聲,但那邊似乎看不見也聽不見。奇怪的是,畫面卡住瞭,她卻可以聽到那邊的聲音。兒子問:“咦?怎麼卡瞭呢?媽……媽……”接下來,兒子的聲音變得遙遠,他大概是扔掉瞭手機,緊張地呼喊:“爸爸——爸——”最後,這呼喊聲變成瞭哭聲……

就這樣,周淑芬沒能和莫建明見上最後一面,沒能讓這個男人放心地離去。她默默關掉微信,心裡百感交集。後來,她從兒子口中瞭解到,因疫情的影響,莫建明的葬禮隻能簡單操辦,而身在武漢的周淑芬也無法出席葬禮。她想,這是老天對壞人的懲罰。

2020年4月,武漢解封後,周淑芬回到梅州市。兒子告訴瞭她。父親葬在山上的具體位置。周淑芬知道,雖然兒子沒要求她去上墳,但兒子心裡是希望她去的。她買回來一些香、蠟燭和紙錢:“咱們一塊到你爸墳前上炷香吧。”兒子欣然答應,主動引路。

莫建明的墓設在一條山路的邊上,殘餘的紙錢和褪色的花圈讓曾經的愛恨都變遙遠。“我和兒子來看你瞭,你就保佑傢人出入平安、健健康康吧!”火光中,周淑芬想,人死如燈滅,念在讓兒子好好生活,念在夫妻一場,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既是深情丈夫,又是性侵罪人,原諒沒那麼輕易說出口。

編輯/王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