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時尚“餡餅”另有玄機:考研女生夢斷“顏值探店”

“探店”是2019年餐飲業流行的一個新詞,即商傢為瞭追求線上排名,請策劃公司安排人到店吃飯寫點評的一系列行為。重慶市兩名復習考研的女子加入探店隊伍,不料,等待她們的是一段極其兇險的人生旅程——

天上掉餡餅?考研女生碰到霸王餐

2019年3月的一天,王妍失魂落魄地徘徊在西南政法大學門外的一處廣告欄邊。她仔細地看著上面有沒有適合自己的用工信息,傢裡母親患瞭哮喘病,父親一個人忙地裡的農活,弟弟在讀初中,她已經不好意思再向父親開口要錢瞭。

在廣告墻的最上端,王妍發現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你希望有免費吃喝玩樂的聚會嗎?你希望給自己的人生搭建一個更高的就業平臺嗎?請加入我們。”下面還留有微信二維碼。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好事?王妍有點不相信。她想瞭想,還是把紙條撕瞭下來,揣進瞭自己口袋。

回到出租屋,她把這個紙條給合租的閨蜜李舒英看,李舒英搖瞭搖頭,她也不相信會有這樣的好事。她提醒王妍:“小心點,別上壞人的當。”王妍很好奇,最終還是掃瞭上面的二維碼,添加瞭微信。

王妍,1996年出生於重慶市渝北區農村,2018年西南政法大學畢業後,一直沒有找到可心的工作,於是加入考研一族。為瞭省錢,她和同樣境遇的閨蜜、來自重慶萬州的李舒英一起合租瞭一個單間,兩人邊打零工邊復習。她們都是農村出身,父母給她們承擔瞭房租,就再也拿不出錢來瞭,而王妍的助學貸款還沒有還完,為瞭解決吃飯穿衣的問題,王妍和李舒英隻好四處打臨時工。後來,兩人混進瞭需要大學生充場的打工群,每天冒充買房,看一次樓盤一天掙80塊,參加一次市場調查掙60塊,幫整理尾單貨品帶小孩100塊,就這樣勉強維持能吃上飯,但日子過得非常辛苦。

王妍傢裡經濟貧困,李舒英知道,但她也無能為力,因為,她自己的情況也好不瞭多少。

王妍進瞭群後,發現這裡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可怕,這就是一個點評網站邀請顧客去餐廳試吃然後寫點評的群,隨後的活動讓王妍開瞭眼界。她先是按照要求下載APP,然後聽平臺統一安排,在飯點時間到指定的主城區某傢特色餐廳報到,找店長說明暗號,點餐,吃完回傢後寫一條200字的點評,再加上幾張照片或幾個小視頻即可。

並且,群裡很多是和王妍一樣正在考研或準備考研的學生,還有一些剛剛上班就背負房貸的人,他們無錢消費,也來蹭霸王餐。

王妍把李舒英也拉瞭進來,兩人一起參加活動,還可以彼此有個照應。她們很快發現,這些請人試吃探店的餐廳,大都是剛剛入駐重慶,準備大舉拓展市場,於是才需要提升人氣。正是有王妍一類的人,不斷地消費、寫好評,才使餐廳排名在平臺不斷上升、人氣火爆。商傢成功的案例也刺激著急需拉升排名的後排店傢,於是,探店人群不斷擴大。

給王妍發餐的人,是一個重慶本地的小夥子,年齡和王妍相仿,叫楊斌。據楊斌說,他本科畢業後,進入一傢餐飲公司工作,專門負責與各類媒體打交道,花錢請媒體推廣。這段經歷,讓他嗅到瞭餐飲業宣傳推廣中的巨大商機。於是,他也借錢成立瞭策劃公司,專門負責提升餐飲店的知名度。並且,他也在一邊搞活動,一邊復習準備考研。同樣的想法,讓兩人一下子拉近瞭距離。

在楊斌的組織下,王妍多次參加瞭群裡面的霸王餐白吃活動。王妍和李舒英的手機老舊,運轉不靈,楊斌還給她們發瞭新的智能手機,教給她們語音輸入法。她們在一個免費吃喝的群中還發現,不但有霸王餐,還有免費的理發、洗腳、洗浴,甚至還有擼狗擼貓,其花樣之多,讓王妍目不暇接。

一個嶄新的世界就這樣在王妍面前展開瞭,王妍和李舒英顏值很高,剛開業的商傢很願意請她們去免費試吃寫點評。尤其是那些開在解放碑、觀音橋等繁華商業區的店傢,更喜歡靚麗的妹子坐在店裡,不但增添瞭風景,也更容易幫店傢招攬客人。

天下真的有免費的午餐!可是霸王餐吃不來真正的收入,又要買考研資料,房租還要上漲,王妍非常著急想賺錢,便問楊斌還有沒有更來錢的事情。2019年3月下旬的一天,楊斌私信她,說有一個特別好玩的“免費午餐”,富邦錦江國際大酒店有一個商務活動,除瞭寫點評及發抖音外,還必須要三名貌美女生一起分享免費海鮮自助。必須“顏值”探店,顏值過關發1000元的紅包。

王妍未及細想,就和李舒英還有另外一個朋友許靜,三人趕到富邦錦江國際大酒店。楊斌說她們素顏不行,必須到隔壁標榜發廊重新洗頭、化妝。

按照群主的交代,她們做瞭新的發式,重新打扮一番,大波浪發型加紅唇,令人爽心悅目。這次她們真的享受瞭一頓豐盛的午餐,散席時還各自領到瞭微信紅包1000元。

但是吃飯的時候,幾個看起來還算體面的西裝男都色瞇瞇地盯著她們,還要加她們微信,但被她們拒絕瞭。吃完飯,三個人出門,在地下停車場入口,許靜還被一個男的冷不防地熊抱瞭一下。許靜用力掙脫瞭,並用坤包打他的臉,還是被輕薄瞭幾把。許靜回去哭瞭一場,並發誓再也不參加這種飯局,搞得王妍心裡十分不舒服。

“顏值探店”有玄機,一對好姐妹遭強暴

王妍去向楊斌控訴,楊斌笑嘻嘻地說:“反正在大酒店吃飯,眾目睽睽下他還能把你怎麼樣?”此後,王妍又和李舒英參加瞭好幾次“有驚無險”的“顏值探店”,但兩人都覺得這樣的飯局不像是店傢組織的,倒像是專門的飯局,人很雜,同桌吃飯的人眼光色瞇瞇的,還經常動手動腳。

王妍跟楊斌說過幾次,他卻說:“你管是什麼飯局,有吃有喝又有紅包多好。再說,就算被對方摸一下,難道你還掉塊肉不成?”楊斌又強調說,這樣的“顏值探店”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參加的,必須年齡在24歲以下,身高學歷和氣質都要出眾。在他的忽悠下,王妍甚至有些自得。

2019年8月11日,楊斌又私信給王妍,說又有一個“顏值探店”活動,這次紅包很大。兩個女孩子又心動瞭。酒會是在一個高檔酒店裡舉行的,可一進去,她們便發現除瞭漂亮女孩外,酒桌上的其他男人跟顏值根本不沾邊。王妍本來有些警覺,可楊斌卻不停地使眼色讓她們敬酒,還說這些人是酒店特意請來的貴賓,王妍和李舒英隻好端起瞭杯子,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隻喝瞭半杯紅酒,就趴在餐桌上睡瞭過去。

王妍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陌生的賓館房間裡,並且覺得自己全身的衣服都被動過,身體也有異樣,她想瞭半天,才意識到自己被奸污瞭!從桌頭櫃上的電話簿上,她才知道自己所在的賓館是江北區一傢速8賓館。王妍口幹舌燥,渾身難受,她掙紮著爬瞭起來,在走廊裡呼喚李舒英的姓名。喊瞭幾聲後,隔壁房間走出臉色蒼白、神情呆滯的李舒英。李舒英哭著說:“我們被人下藥瞭,被人強暴瞭,怎麼辦啊?”

李舒英幾近崩潰,悲憤地打前臺電話,問自己是怎麼來到賓館的,前臺回答她說,是兩個男人各自架著她們進來的,先是開瞭房間休息,而後回到前臺補辦的登記手續。王妍查登記的身份證姓名,沒想到,竟然用的是自己的身份證。

王妍氣憤地打楊斌的電話:“楊斌,你們太無恥瞭,在酒裡下藥,真是禽獸都不如!”

楊斌接聽電話後,嘻嘻一笑說:“兩位美女莫要動怒,有兩位大老板看上瞭你們,這是你們的榮幸。至於酒中下藥,這也是無奈之策呀。你們想想,現在有兩條路可選,一條是你們報警,那麼兩個老板在被抓之前肯定要把你們的視頻傳到網上,你們一夜之間全國揚名;另一條路,兩個老板給你們每人1萬元。”說完,楊斌從手機上發來瞭視頻。

毫無疑問,這一切都是楊斌為富豪物色美女從中漁利。兩人抱頭痛哭,哭完後隻有接受現實。當天晚上,王妍和李舒英收到瞭楊斌的現金轉賬。

認清楊斌的真實面目,王妍和李舒英決定不再參加他組織的任何霸王餐活動,然而,萬萬沒想到的是,楊斌卻警告她們說:“你們的艷照和視頻都在我的手上,希望你們能聽話一點,不要壞瞭規矩。如果你們敢不聽話,那我就不客氣瞭。”

這之後,楊斌不再用在酒中下藥的辦法,他將富豪和王妍、李舒英安排在星級酒店就餐,之後,如果富豪看中瞭王妍和李舒英,就由楊斌與王、李二人商量。王妍和李舒英上當一次之後,不想再接受第二次,但楊斌手上的裸照和視頻就像緊箍咒一樣,迫使她們不得不就范……

2020年春節,疫情暴發,楊斌蟄伏瞭三個多月。隨著疫情好轉,他又開始瞭。

4月初的一天,王妍又在微信上接到楊斌的指令,讓她第二天傍晚到九龍坡區一傢四星級酒店參加“探店”晚宴。王妍以自己考研復習忙為由拒絕,楊斌嘿嘿一笑說:“人生苦短,大好青春這麼苦熬著,這又是何必呢?這麼容易的賺錢機會就在眼前。”王妍怒斥道:“如果你媽或你妹妹被人看中,你也這麼去勸嗎?”楊斌惱羞成怒地說:“你們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們若不同意,就等著在網上看你們的香艷視頻吧!”王妍絕望瞭。疫情期間,王妍曾經報名做志願者,到公共場合宣傳防疫。在那裡,有一名同樣出來做志願者的男孩明顯對她流露出好感。這個男孩研一在讀,也是重慶渝北農村考出來的。但王妍覺得自己很污濁,沒法和男孩站在一起。她不止一次流著淚對李舒英說:“我很喜歡他,等過瞭這一年,考研成功,擺脫楊斌,我再去找他……”但現在,楊斌的出現,再一次把她逼到瞭命運的沼澤中。

這一次,楊斌給王妍和李舒英介紹來的是兩個火鍋店主,兩人五大三粗,剃著寸頭,挺著大肚腩,一身中年男人的油膩,讓王妍看瞭忍不住想吐……

飯桌上,兩名男子將王妍和李舒英一頓打量,那眼光好似兩把鋒利的刀子,將她們二人身上的衣服剝得一幹二凈。吃完飯,楊斌將兩張附近一傢酒店的房卡塞進二人手中:“晚上8點,這可是一個大單,兩人不在乎價格……”

看著楊斌淫邪的笑容,王妍和李舒英欲哭無淚。這一次,兩名客人又逼著她們陪著喝酒,不勝酒力的李舒英隻喝瞭幾杯白酒就醉得一塌糊塗。也就是這次喝醉留下瞭禍根,李舒英在酒後忘記讓那名男子註意安全措施,竟然不慎懷孕。

夢斷孤身討公道,人生哪有回頭路

7月,李舒英發現自己一直很準時的例假沒有來,她精神幾近崩潰。王妍認識到,隻要楊斌手上的視頻在,自己和李舒英就永遠是楊斌手上待宰的羔羊,痛苦就永遠沒有盡頭。李舒英覺得應該報警,可是王妍認為,這樣做她們名聲就壞瞭,還不如找楊斌要5萬打胎和精神損失費,以後永遠不參加霸王餐。

不論李舒英怎麼規勸,固執的王妍還是決定單獨找楊斌討說法。她假稱自己想通,以後會繼續參加楊斌組的飯局,想跟他溝通一下,私下裡則買瞭一把水果刀藏在包裡,準備脅迫楊斌刪掉視頻。

2020年9月20日晚,王妍又參加瞭楊斌組織的“顏值探店”。這一次,可能是王妍心事重重,表情很高冷,到場的幾位客人均沒有表達進一步發展的想法。王妍想到這正是好時機,於是假裝喝多。

楊斌帶著王妍來到江北區一傢快捷酒店開房,辦完手續一進房間,王妍趁楊斌不備,拿出水果刀頂在楊斌的胸前:“楊斌,你今天必須當我的面刪除視頻,否則我就一刀捅瞭你!”

王妍低估瞭自己和楊斌的力量差異,楊斌笑著說:“有話好好說,你這是幹什麼?”之後突然伸手抓住瞭王妍的手腕。楊斌的手一抖,那把水果刀掉在瞭地板上。接著,楊斌隨即將王妍拎起來,扔到瞭床上……

王妍拼命掙紮,卻哪裡擋得過楊斌的蠻力!楊斌終於得逞瞭。望著楊斌滿足之後的獰笑,王妍高喊道:“我一會就報警,讓警察來抓你,你就等著蹲大牢吧!”說著,王妍找手機撥打110。看著王妍在打電話,楊斌蒙瞭,如果報瞭警,強奸加上脅迫賣淫,他這輩子就別想從牢裡出來瞭。他撲上去,一把搶過手機,又狠狠地將王妍掐昏。怕王妍再次蘇醒,他一不做二不休,幹脆抽出王妍隨身包中的手機充電線,將電線纏在王妍的脖子上,直到王妍徹底沒有瞭呼吸。

楊斌將王妍的屍體用床單包裹後塞到床下,到前臺續瞭房費後,慌慌張張逃回老傢重慶萬盛。

2020年9月21日晚,李舒英與王妍聯系不上,馬上給楊斌打電話,發現楊斌也失聯,她意識到王妍可能出瞭大事,迅速打110報警。

9月22日,重慶警方決定立案,並抽調精幹警力進行偵查。隨後,通過大數據在江北區一傢酒店找到瞭楊斌登記的房間,但人已不在,預付瞭一周的房費,並掛上瞭免打擾的房牌。民警通過逐一排查,最終在酒店房間的床墊下面找到王妍的屍體。

隨後,警方趕到萬盛,將欲潛逃至外地的楊斌抓獲歸案。楊斌到案後,很快供述瞭介紹賣淫、強奸並殺害王妍的犯罪事實。刑警調查時發現,楊斌根本就不是什麼考研族,他高中畢業後高考落榜,隨後就在外面打工,做過裝修工人,做過服務員。2019年,楊斌在沙坪壩區到處拉人頭充場,後來,“霸王餐”餐廳點評活動興起,楊斌很快和一些平臺取得聯系,做拉點評幫餐廳升級的活動。

這期間,有的餐廳老板發現他手下的人大多是年輕靚麗的女孩,提議他找些姿色過人的女生,願意付以高價嫖宿。楊斌和幾個女孩試探過,均遭到拒絕,於是,他以免費午餐為誘餌,拉更多的女孩進群,然後策劃出“顏值探店”。所謂的“顏值探店”,確實是有些商傢在做,主要是酒吧類場所,需要漂亮女生來充場。而楊斌後來的所謂“顏值探店”,卻是純粹為他手上的富豪們找尋清純的獵物。他建立瞭一個嫖客群,然後收取押金,再請他們和有顏值的女生一起吃飯,如果嫖客們看中瞭哪位,便由楊斌在中間說合。

楊斌幾次說合不成,他料定女孩受辱後不敢報警,於是采取瞭酒中下藥的辦法讓嫖客得逞,並拍下艷照和視頻,以此來控制王妍和李舒英,而楊斌從嫖客那裡單獨收取介紹費。

楊斌落網後,經楊斌介紹的嫖客也均被查實,在等待警方進一步處理。目前,此案還在進一步審理中。

(文中除犯罪嫌疑人楊斌外,其餘人物均為化名,並對相關信息做瞭技術性處理。)

[編後]目前,各種商傢或平臺為瞭促銷,紛紛推出瞭“霸王餐”“顏值探店”等活動,目的是為瞭吸引年輕顧客。然而,這種種商傢噱頭裡,也暗藏風險,很容易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以至釀成悲劇。本案就是實例。本文主人公在遭遇侵害後,不積極報警選擇及時止損,還一意孤行討說法,更是將自己置於極高風險中,更值得我們警醒!

編輯/葉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