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拒絕重蹈覆轍:豪門婆婆的“禦夫經”一地悲涼

出身普通人傢的北京大妞嫁入豪門,自此錦衣玉食,過上瞭在外人看來童話般的生活。可是,事實真是這樣的嗎?

北京大妞嫁豪門,誰料小明星帶孕逼宮

林沐,80後,北京人,獨生女,自小學習成績一路開掛,一直讀到北京一所著名高校的研究生。2004年初,她被導師推薦到香港一傢銀行實習。

誰知,沒過半年,她又被一紙調令莫名調回。剛回北京分行報到的那個周末,導師請她到傢裡吃飯。

林沐如約而至,沒想到導師還請瞭別人。一位消瘦但不乏貴氣的中年婦女,一位濃眉朗目帶著上位者氣勢的年輕人。她頓時明白,這是相親宴。

年輕人叫陸浩,和陸浩對上眼神的一剎那,她淪陷瞭。飯後,陸浩禮貌地同她交談,偶爾跟鄰座的媽媽交流,會先說“對不起”。她想起瞭爸爸,哪怕在餐桌放個響屁也理所當然。後來,林沐得知導師受陸浩媽媽之托物色兒媳婦。而她“作風正派,聰明伶俐,辦事穩妥”,入瞭她的青眼。且林沐傢世普通,人又乖巧聽話。

相親後的那幾個月,是林沐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陸浩會開車到公司樓下等她,他並不特別殷勤,偶爾還帶點疏離感,但他越這樣,林沐越著迷。

2005年新年剛過完,他們舉行瞭婚禮。婚後,林沐辭職在傢,跟婆婆學習打理傢務。她才發現,婆傢竟占地半畝,雇用瞭保姆、管傢和園丁等十幾人。陸浩的爺爺去世前是高官,爸爸是商人,就連陸浩也有著自己獨立的商業。

十月懷胎,林沐順利地生下兒子。婆婆每月給林沐幾萬塊零花錢,還常帶她去各類高檔會所見世面。就連同學聚會,婆婆給她備的行頭都足夠買下幾套公寓,還讓最體面的司機開著豪車接送,令同學們都羨慕不已。林沐有一張陸浩給的副卡,這些錢大都被她貼瞭娘傢。有瞭錢,父母的爭吵也少瞭。而錢的去向,老公和婆婆從沒問過。可婆婆又時不時地磋磨一下林沐,令她頗為煩惱。

在外人面前,婆婆也常擺出貴婦樣。在傢庭聚會中,林沐好幾次遇到老公傢的其他親友,他們提起婆婆時既眼紅又不忿,偶爾竊竊私語。林沐不清楚他們說什麼,但被人議論總歸沒什麼好話。

林沐也聽說瞭一些關於公公跟婆婆分居多年、公公攜美另居的消息。的確,自從她嫁進陸傢,見到公公的次數屈指可數。隻有每逢年節或其他重要的日子,才會在傢中看到他。

林沐和婆婆之間的這些矛盾,老公根本不管。陸浩說,把老公和婆婆推向對立面的是蠢媳婦,他相信林沐知道該怎麼取舍。有時林沐急瞭,他的回復是忙,別用雞毛蒜皮的小事來煩他。林沐跟媽媽訴苦,媽媽卻說:“嫁給這樣的人傢,那是撞大運瞭,你還計較啥?誰傢過日子沒個磕磕碰碰?”是啊,婆媳哪有真處得那麼融洽的?再說,婆婆也是個可憐人,想到這裡,林沐的怨念就消失瞭不少。

2010年的一天,林沐在花園擺弄一個盆景。管傢突然領著一個女人進來,說她約的閨蜜上門瞭。女人說,她懷孕瞭,還自我介紹瞭一番。林沐想起來瞭,前幾天有個自稱演員的女人打電話約她,被她拒絕瞭。林沐查過,不過是個末流小明星。沒想到,她竟直接登門瞭,還講述瞭她和陸浩的交往經歷,說要跟林沐光明正大地競爭。

想公平競爭,先過婆婆這關吧。於是,林沐給婆婆打瞭個電話,希望她能管教一下兒子。婆婆很快就回來瞭,而且還帶著個五大三粗的保鏢。那個女人立刻恭恭敬敬地叫瞭聲“阿姨”。婆婆卻沒搭理,徑直讓保鏢帶她出去。她一看不好,竟直接喊道:“阿姨,我懷孕瞭,懷瞭您的孫子啊!”

婆婆擲地有聲地說:“我孫子隻能由我兒媳婦生,不三不四的女人生的都是跟我傢無關的野種!”

那一刻,婆婆在林沐心目中的形象變得霸氣而美好。以她對婆婆的認識和婆婆對她的態度,實在想不到婆婆是如此反應。

誰知,那個小明星突然一頭撞上瞭花園裡的回廊柱,地上大攤的血。很快,小明星被送去瞭醫院,花園也被工人沖洗幹凈。

婆婆的“禦夫經”太悲涼,攜子離婚拒絕重蹈覆轍

當林沐打電話跟陸浩興師問罪時,陸浩卻說等他回來再說,就掛斷瞭電話。小明星撞柱事件並沒有改變陸浩的行程,他回來時已是兩周後。

好在搶救及時,小明星沒有生命危險。那些天,林沐的心情十分復雜,不知是該同情小明星,還是同情自己。陸浩說:“她在和我交往時就明碼標瞭價,自己作死誰能攔她?”還說,“管好你的一畝三分田就好。”他隻能保證下次不讓這些亂七八糟的人出現在林沐面前。那晚,林沐跟陸浩分居瞭。

這件事之後,婆婆對林沐的態度大轉變,她逐漸把一些事務的決定權交給林沐,零花錢也翻瞭番。

有一次,林沐向婆婆傾訴她的不甘和失落,不料婆婆竟也跟著落淚瞭。她語重心長地說:“生下瞭陸傢三代單傳的男孫,你就坐穩瞭陸浩正妻的地位,隨便爺們外面怎麼胡鬧,你隻要照顧好孩子,握住傢裡的經濟大權,熬幾年,男人總有玩不動的時候,總會回歸傢庭。”這話讓林沐啞然失笑,該聽婆婆這個過來人的經驗麼?

其實,陸浩從沒缺過鶯鶯燕燕。林沐也曾質問過他,他卻理直氣壯地反駁,說老婆重要,兄弟也重要,有時候潔身自好不能混朋友圈。

林沐跟媽媽傾訴,媽媽卻勸她不能太貪心,不能魚與熊掌都要。她打算用溫柔小意和孩子打動陸浩。他卻說,不需要奴顏婢膝的妻子,教壞瞭兒子。

這讓林沐感覺極度挫敗。她不由自主地否定自己,反復琢磨哪裡不好,為什麼他會流連在外的那些女人?林沐那點可憐的自尊幾乎要低到塵埃裡。可如果她不好,他為什麼又娶自己回傢……

這些思慮反復折磨林沐。她開始失眠,連帶著體質也變差瞭,總是過敏起疹子。不合腳的鞋,並不會因為磨得久瞭就會習慣,她不想再這樣下去瞭。向陸浩提出離婚時,他一臉的不可思議。婆婆也勸她不要沖動,不要小題大做。

可是,林沐已下定瞭決心,要求是幫她快速移民國外,給她一個可以安身的公寓的產權。她要帶孩子到國外居住,除瞭每月必要的生活費,她不要其他任何財產。早在孩子剛出生時,她就有瞭送孩子去國外讀書的規劃。

林沐的條件,陸浩都同意。他提出,離婚可以,孩子也同意由林沐帶,但如果林沐再處對象結婚,就必須放棄孩子的監護權。林沐毫不猶豫地簽瞭字。她早就對婚姻不抱希望瞭,也沒打算再婚。

2010年底,簽瞭離婚協議後,林沐帶著兒子移民到瞭加拿大。適應瞭幾個月後,孩子入讀瞭當地一所著名的國際私立學校。

2011年,林沐重返大學校園。她的課業成績幾乎門門全A,這讓林沐收獲瞭久違的成就感,越發感受到自己的價值和尊嚴。每天,林沐都會帶著兒子一起鍛煉,保持好的生活節奏。在她的帶動下,兒子的成績也一直保持優秀,愛好也十分廣泛。

每年暑假,林沐都會帶兒子回國。兒子會像回傢一樣住進前夫傢的豪宅,林沐則住在酒店。三年後,林沐拿下瞭博士學位,畢業後留校做瞭助教。

日子又按部就班地過去瞭幾年。這期間,陸浩沒有再婚,也沒有私生子。他曾多次來加拿大看望兒子,林沐回國也匆匆和他見過幾面,很客氣,很理智,特別是在兒子面前,兩人始終相敬如賓。

2017年,公公腦溢血去世,林沐和兒子趕回去參加瞭葬禮。婆婆等瞭一輩子也沒等到男人回傢,雖然她強硬地不讓外室參加他的葬禮,但她像是強弩之末,早已外強中幹,經常把自己關在房裡呆坐。

那一次,林沐去看望婆婆,婆婆說,回來吧,她的精力已經大不如前,她需要個幫手。林沐不假思索地一口回絕,她再也不想回到過去那種狀態,她喜歡現在的簡單生活。她也為將來做過規劃,等孩子成年,會遇一人終老,淡泊名利,平淡度日。如無緣,她就跟要好的姐妹選一處幽靜之所養老。

可林沐沒想到,變故來得這麼快。

豪門婆傢岌岌可危,代兒子掌傢業五味雜陳

2018年元旦剛過,林沐計劃帶兒子去威斯勒滑雪小鎮進行為期三天的溫泉滑雪之旅。

在她要鎖門時,電話鈴突然響瞭,是婆婆的求助電話。她說,她已肺癌晚期,希望林沐能帶兒子回去,接管傢裡的產業。林沐一口回絕,她的人生信條就是不後悔不回頭,一切向前看。掛斷電話,她按原計劃載著兒子駛向滑雪場。

在滑雪場,考慮到兒子已經快13歲瞭,林沐跟他說瞭奶奶的事。沒想到,兒子堅定地說,他想回去陪奶奶。林沐有些沮喪,她讓兒子慎重些,回去瞭很可能就不會再回加拿大瞭。兒子還是堅持。

從滑雪場回來後,兒子脫下滑雪服,直接沖進房間,還說有點事,請不要打擾他。

兩個小時後,林沐準備好晚餐,敲開他的門,隻見他的桌上擺滿瞭便簽。“乖孫,你還沒起床,奶奶約瞭朋友喝茶,我先走瞭,回來給你帶餑餑鋪的蕓豆卷。”“寶貝兒,你今天睡得早,花園裡的桂花樹上新築瞭一鳥巢,明天起床我們一塊兒去探察有沒有孵化小鳥。”這都是回去時,婆婆給兒子寫的便條,他都帶瞭回來!兒子紅著眼睛說:“媽媽,我想奶奶!求你!”林沐嚅囁著說:“好,回去!”

1月10日,林沐買好機票,將兒子送瞭回去。

等回到北京,林沐發現婆婆已被病痛折磨得形容憔悴,而且傢裡的病人不止她一個。陸浩患上瞭痛風,且已非常嚴重,需要借助輪椅出入。偌大的傢顯得十分冷清。婆婆說,這些都是留給孫子的,在孫子成年之前,作為母親,林沐應當給他打理好。婆婆看問題還是那樣霸道,那麼想當然。陸浩也變瞭,原來意氣風發的俊朗男子,也失去瞭往日的光彩。他懇求林沐陪母親度過最後的時光。

坦白說,陸傢這份傢業林沐並非毫不心動,但也並不足以讓她放棄好不容易開辟的新生活。然而,兒子卻改變瞭她的心意。

這次回國,兒子自己打包的行李,林沐並未特別留意。在陸傢,她看到瞭兒子床上床下擺的全是樂高盒子。那是這些年他和爸爸收集的樂高藏品。他渴望一傢人在一起,而不是隔著海洋。他不懂大人之間的那些事,在他眼中,陸浩始終是他的爸爸,婆婆也始終是那個把他放在心尖上疼愛的奶奶。

因此,當兒子告訴林沐,他不想再回加拿大時,她明白,自己也走不瞭瞭。

處理好加拿大的各項事宜後,林沐又回瞭北京。在婆婆最後的日子裡,林沐親自伺候她。

幾個月後,婆婆去世瞭,走之前,她經常纏著林沐講在國外和兒子生活的故事。每次,她都聽得津津有味。

臨終時,她拉著林沐的手說,她其實是羨慕佩服林沐的。如果老天能給她一次機會,她會跟林沐一樣選擇離開。如果離開瞭,也不至於會鬱鬱得上癌癥,可能會多活上幾年。可惜她明白得太晚,她也承認當年教給林沐的那些話是錯的。陸浩媽媽的葬禮,林沐全程以兒媳婦的禮儀主持大局。

自林沐回來,陸浩用瞭大把的時間陪兒子。兒子說:“媽媽,這本來就是我們的傢,奶奶離開瞭,爸爸一個人很孤獨,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分開呢?”

看著兒子祈求的眼神,林沐心軟瞭。連父母都來勸她,還說陸浩定期給他們錢,還幫爸爸安排瞭物業管理的工作。父母怕她生氣,一直瞞著她。

就這樣留下吧,有牽絆的地方就是傢。婆婆將她和公公所有的產業都留給瞭孫子,托林沐監管。

陸浩很少外出,按婆婆的說法,就是已經玩不動瞭,連他自己名下的產業、生意也逐漸轉給林沐打理。雖然林沐學的是經濟,拿瞭金融學博士學位,但真正實操還是力不從心。林沐每天研究市場行情和收益報表到凌晨,陸浩找來公司得力的“老人”和管理精英全力輔佐。

大半年下來,林沐結束瞭焦頭爛額的探索和學習,成瞭名副其實的豪門掌門人。如今,她所學的專業知識也有瞭大展宏圖的領域。她成瞭笑到最後的那一個,可她笑不出來。

編輯/李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