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帶“野孩子”回傢:生命長夜裡那簇星光叫“姐姐”

楊飛,一個恥辱的“野孩子”。他一出生就被生母李靜拋棄,從此被打上“私生子”的恥辱烙印。接盤的是犯瞭偷腥之錯的楊雲生和妻子梁娟娟。楊飛在養母梁娟娟仇恨的眼色下,夾著尾巴長大,楊傢女兒楊丹是這個傢唯一對他好的人。

剛進入初三的那年,楊飛身患骨肉瘤,意外發現楊雲生竟然是個頂缸父親。這下楊傢炸鍋瞭。楊飛的世界墜入更深的黑暗,他成瞭養父、生父和生母三個傢庭都不想管的孩子,他還有活路嗎?

私生子弟弟竟是“野孩子”,身世炸裂前路飄搖

2015年的一天,江蘇省鎮江市一傢電子公司的會計楊雲生接到兒子楊飛初中班主任的電話,說楊飛今天上課時突然左臂劇烈疼痛,已被老師們送到瞭醫院,讓他快點趕來。楊雲生和妻子梁娟娟聞訊急忙趕到醫院,被醫生告知楊飛查出骨肉瘤,這是較常見的發生在青少年身上的一種骨腫瘤,需馬上住院化療,可能還需要做輸血準備。一聽這麼嚴重,楊雲生馬上擼起袖子說:“我給孩子輸。”

可抽血檢查後,楊雲生是O型,楊飛是AB型。醫生說:“那讓孩子他媽上吧。”楊雲生尷尬地看瞭一眼妻子,梁娟娟翻瞭個白眼說:“我不是他親媽,他親媽早就不要他瞭。”醫生疑惑地看瞭一眼兩人,問道:“O型血的爸爸是生不出AB型的孩子的。你們都不是他親爹媽,難道這孩子是領養的?”

醫生的一番話讓楊雲生如遭雷擊。看看兒子那張確實不太像自己的小臉,楊雲生決定做親子鑒定。結論很快出來:不支持被鑒定人之間有親子關系。

楊雲生當即癱坐在地,梁娟娟幸災樂禍地說:“你這個爸爸白當瞭,替別人養孩子!”楊雲生高聲怒吼:“閉嘴!”梁娟娟不依不饒起來:“我憑什麼閉嘴?當年出軌的人可不是我。”

“你們倆都閉嘴!小飛病得這麼重,你們吵什麼吵?”大楊飛一歲的姐姐楊丹從病房裡出來,對走廊上吵得不可開交的父母大聲呵斥。看看父母各自餘怒未消的臉色,再看看躺在病床上虛弱不堪的弟弟,楊丹的鼻子陣陣發酸……

在楊丹幼年的記憶裡,父母所有的爭吵都跟弟弟楊飛有關。全傢都似乎更偏愛自己,對弟弟楊飛很苛刻。爸媽買來好玩的好吃的,弟弟從來不爭也不搶,每次都是楊丹主動給他,他才小心翼翼地望一眼媽媽,再決定接還是不接。

有一件事讓楊丹印象尤為深刻。有天傍晚,正在做飯的爸媽不知何故吵瞭起來。媽媽用菜刀將砧板剁得直響,一邊剁一邊罵:“每次看到他,我就想到你以前做的那件惡心的事。天天在我眼前晃悠也就算瞭,還要我好吃好喝地伺候他,憑什麼?我不做!”說完,媽媽竟然將菜刀往砧板上一丟,氣呼呼地走開瞭。爸爸的臉也被氣得有些扭曲瞭:“你跟一個孩子較什麼勁?你不做,我來做!”

飯做好後,爸爸喊楊丹和楊飛吃飯。楊丹把作業放下,蹦蹦跳跳地往餐廳走,邊走邊喊弟弟:“小飛,吃飯去吧。”楊飛剛走到餐桌邊,媽媽嫌棄的眼神像刀子一樣刺向他,他的臉色馬上黯淡下去,囁嚅道:“姐姐,我還是去寫作業,今天的作業好多。”楊丹皺著眉頭看看媽媽,又看看弟弟。她不明白,媽媽為什麼對弟弟這麼兇狠?

晚上,楊丹起夜時,聽見爸爸媽媽的臥室傳來雖極力壓抑卻仍激烈異常的爭執。“你是不是太過分瞭?就算是傢裡養的一隻小寵物,也不會不給飯吃吧?”“我說過不讓他吃飯瞭嗎?是他自己太作,跟他那個狐貍精親媽一個德性。”“你聲音小點行不行?”“你做得,我說不得?”……

隨著年齡的增長,父母間的隻言片語讓楊丹漸漸地發現瞭端倪,並向爺爺奶奶求證。在她的刨根問底下,爺爺奶奶隻好說:“他真的是你的弟弟,但你媽媽不是他的親媽。”楊丹確實不懂成人的世界,但她卻知道弟弟真的很乖巧很可憐。在此後的日子裡,但凡媽媽給弟弟臉色看,楊丹都會私下裡給他塞好吃的、買好玩的。

在楊丹的精心呵護下,楊飛在這個傢生活得還算過得去,在鎮江第十五中學讀書。沒想到,骨肉瘤的確診,將在如履薄冰中過日子的楊飛進一步打入瞭深淵。

這一次,梁娟娟將楊飛的身世毫無保留地告訴瞭女兒楊丹。原來,弟弟楊飛是爸爸楊雲生和他公司的同事李靜出軌所生的孩子。

當年,楊雲生和李靜保持瞭兩年的情人關系。後來李靜懷孕後逼宮,要求楊雲生離婚。楊雲生不肯,給瞭李靜5000元讓她去流產。誰知,性格倔強的李靜拿瞭錢並沒有去流產,而是辭職離開公司後偷偷生下瞭楊飛。李靜一個人根本無法應付初為人母的生活,在醫院哭著給父母和楊雲生打電話。李靜的父母是鎮江車輛廠的下崗工人,兩人趕來得知女兒做瞭如此糊塗的事情,父親氣得一巴掌打在李靜的臉上。而楊雲生在電話裡不相信李靜的話,直接把電話給掛掉瞭。當天,李靜的父母就抱著剛出生的孩子來楊傢討說法。這下楊傢炸鍋瞭。最後經協商,楊傢留下孩子,並支付瞭5萬元精神損失費。梁娟娟氣憤之下堅決要跟楊雲生離婚,但在雙方父母的勸說下,為瞭女兒有個完整的傢,也不想讓這個傢向李靜拱手相讓,她忍下瞭這口氣。就這樣,楊傢給這個孩子取名楊飛,他成瞭這個傢裡的一根刺。

梁娟娟對楊丹說:“那時候沒親子鑒定技術,且你爸心虛,從沒想過這孩子不是他的。誰知道,天意弄人,他現在才發現自己是個背鍋的。這就是出軌的下場,活該!”媽媽的口氣充滿瞭諷刺,楊丹意識到,這下,爸爸也不會再管弟弟瞭,她忍不住為弟弟捏瞭一把汗……

絕癥男孩情歸何處:生命長夜裡那簇星光叫“姐姐”

那段時間,楊丹看到媽媽心情越來越好,但爸爸的心情卻越來越急躁。這些年來,他跟李靜從未聯系過,倒是李靜的父母每年過年會寄一些衣服給楊飛。

親子鑒定拿到手後,楊雲生就按郵寄地址,找到瞭位於鎮江新區的李靜父母傢,並質問孩子到底是誰的。雙方僵持瞭一會兒,李靜的父親告訴楊雲生,他們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李靜這些年過得特別不容易,當年生下楊飛後,她患上瞭嚴重的產後抑鬱癥,差點跳樓自殺。後來傢裡給她介紹瞭一個開渣土車的司機劉成軍,對方離過婚,有一個女兒,兩人婚後一直感情不好,連孩子都沒生。

楊雲生站在客廳吼道:“這些不關我的事,我被你們害慘瞭,你們趕緊把孩子接走!”李靜的父母實在沒辦法,把李靜叫到瞭傢裡。一份報告,四目相對,李靜愣在原地,沉默半晌,開口說:“如果孩子不是你的,那就隻能是於曉軍的瞭。”

原來,李靜當年做瞭楊雲生兩年的情人,楊雲生始終不願離婚。一天夜晚,她給楊雲生打瞭20多個電話都沒人接。痛苦至極的她打電話給自己的男閨蜜於曉軍,於曉軍第一時間趕來安慰她,最後兩人發生瞭一夜情。當時於曉軍已訂婚,事後兩人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個月後,李靜懷孕,她不知道孩子是誰的,但此時她沒選擇,隻能先找楊雲生。

時隔多年後,於曉軍突然得知此事,堅決否認,也不肯到醫院來。在李靜威脅要報警後,他才極不情願地來到醫院。到瞭醫院後,幾乎所有人都覺得,於曉軍才是楊飛的生父,因為兩人長得太像瞭,尤其是略略上翻的上嘴唇,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這一次,連DNA的檢測大傢都覺得多餘。於曉軍本人當場給李靜跪下,哭訴自己也成瞭傢生瞭娃,如果認下這個孩子,他的傢就散瞭。

看見大人們在走廊裡討價還價,哭鬧成一團,楊丹氣得不行。她沖過去朝他們咆哮:“你們這些大人真自私!楊飛是我的弟弟,你們不管,我來管!”大人們看著氣咻咻的楊丹,面面相覷,無言以對。

既然動靜鬧得這麼大,楊飛也知道瞭自己的真實身世,也明白瞭自己更為尷尬的處境。他的求生欲望低到瞭極致。感受到弟弟情緒的異常,楊丹偷偷求爸爸留下弟弟,但楊雲生聽不進去。

楊丹隻能每天偷偷把傢裡的牛奶、雞蛋等營養品往醫院拿,她不知道自己還能為弟弟做點什麼。

楊飛從住院到出院,楊雲生隻來過醫院一次。醫生告知,第一階段的治療隻是暫時控制住病情的發展,後期要持續化療,傢裡要盡快準備好費用。楊雲生一聽,立刻表示:那以後再說,先出院。

當楊飛被接回傢時,他發現自己的房間已被清空瞭。梁娟娟當著他的面說,以後把這間房裝修一下,可做丹丹的書房。當晚,楊飛隻能睡沙發,楊丹不同意,她要弟弟睡自己的床,自己睡沙發。梁娟娟拿女兒沒辦法,隻好又把楊飛的床搬瞭回來。

楊丹知道,弟弟雖然勉強被允許住進瞭自己傢,但他的命運仍飄忽不定。在焦慮無助中,楊丹等來瞭法院的裁決。2015年12月,楊雲生訴諸法庭,鎮江市丹徒區人民法院判決,楊飛歸李靜撫養。

楊飛被送走後,QQ成瞭楊丹跟弟弟保持聯系的唯一方式。楊丹記得醫生說過,楊飛的肉骨瘤無法一次性根除,需要定期化療。於是,她把楊飛的化療日期標註在日歷上,每隔3個月就提醒楊飛要去醫院住院治療。

2016年暑假一開始,楊丹就來病房找楊飛瞭。發現他是一個人在住院,她心疼極瞭:“現在我陪你。”楊飛搖頭拒絕:“不必。你還要補課,我習慣瞭。”楊丹說:“我把書本拿來,咱們一起學。”楊飛笑瞭一下,垂下瞭眼簾:“我不考瞭。我這樣的身體,有什麼資格上大學呢?”看著已經被命運折騰得萎靡不振的弟弟,楊丹怎麼勸說都無用。

這個假期,楊丹天天惦記著弟弟,她拒絕梁娟娟給她安排的所有補課,發動同學一起幫她打掩護往醫院跑。其實,梁娟娟一眼就看出瞭楊丹在說謊。但楊丹正處叛逆期,情緒激動,梁娟娟不敢跟女兒正面沖突,隻能幹著急。

在姐姐的鼓勵下,楊飛終於拾起瞭課本。隻要身體許可,他就堅持上學。2017年11月,正在讀高二的楊飛又住院瞭。因開支過大,繼父劉成軍埋怨瞭好幾天,李靜就與他吵瞭起來。楊飛好心去拉架,繼父說:“滾!沒有你,什麼事也不會有。”楊飛無法承受,當天就選擇瞭出走。

楊飛走瞭兩天還沒有回傢,李靜才想起來問問他的事。一打電話給學校,不在。她知道楊飛唯一的朋友就是楊丹,就打電話給楊丹,結果楊丹說這兩天發瞭幾個QQ信息給楊飛,都沒回,還以為他的病痛又發作瞭,自己正想去看看他。一聽李靜說楊飛不見瞭,楊丹下午的假都來不及請就跑出學校,在外面到處找弟弟。楊丹的老師看楊丹曠課,便給梁娟娟打電話。梁娟娟來電問她在哪裡。楊丹本想另找個借口,話到嘴邊,又哭著說瞭實話:“媽,楊飛離傢出走瞭,求你幫我找到他……”

至純姐弟情撐起有情天,放下芥蒂拯救“野孩子”

梁娟娟心裡一震。其實,隨著時間的流逝,她對楊飛的嫌棄已經淡化瞭很多。小時候,5歲的楊丹把媽媽給的巧克力塞給楊飛吃,結果4歲的楊飛為瞭討好媽媽,把巧克力又送給梁娟娟。這個行為在梁娟娟當時看來,就是惡心的討好,她一氣之下把楊丹打瞭一頓。現在堵在梁娟娟心裡的這口氣總算是順瞭過來,再次回憶起這個細節,想起這個在傢裡生活瞭這麼多年的孩子,她心中又多瞭幾分於心不忍。畢竟他隻是一個孩子,他也是無辜的。

如今,女兒的一聲哭求,讓她感覺到內心有點隱隱作痛,她深感自己做人做事還不如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梁娟娟連忙安慰女兒,問清原委,心裡有瞭一份打算,她告訴女兒:“等我一下,我馬上開車去找你。”楊丹激動地說:“媽媽,謝謝你……”

梁娟娟接到楊丹後就開始瞭尋找,最終在西津渡找到瞭獨自坐在那兒發呆的楊飛。

楊飛根本沒有想到,連梁娟娟都來瞭,他神情驚恐,扭頭想跑。楊丹沖過去抱住瞭他:“別怕,媽媽是跟我一起來接你的。”楊飛不信,梁娟娟走過去,替他輕輕拍拍頭上和衣服上的塵土,說:“小飛,如果你願意,跟我回傢吧。”楊飛還沒反應過來,見此,梁娟娟接著說:“媽媽這麼多年待你不公,給你帶來很多傷害,媽媽正式給你道個歉。”楊丹晃著楊飛的手:“媽媽說的是真的,你要相信姐姐。”

這世間,楊飛就信姐姐的。姐姐都說瞭是真的,那還有假嗎?他抬頭,怯怯地、輕輕地叫瞭一聲:“媽媽!”沒想到他居然還肯叫媽媽。梁娟娟當場淚如泉湧,抱著兩個孩子泣不成聲。

2017年11月21日中午,梁娟娟帶著孩子找到瞭李靜傢,劉成軍起初以為她是送孩子回傢的,讓她別多管閑事。獲悉梁娟娟想接楊飛回傢的真實來意後,他慚愧地說:“是這樣?那好那好,我跟李靜說說,沒問題,沒問題。”

當天,梁娟娟和楊丹就將楊飛帶回瞭傢中。在電話中得知楊飛回傢的事情,楊雲生原本不同意,但回傢之後,見到懂事又虛弱的楊飛,楊雲生什麼脾氣也沒有瞭。他拍瞭拍楊飛的肩膀,說:“兒子,回來就好!”楊飛這才敢喊“爸爸”,楊丹也摟著爸爸親瞭一口:“爸爸真好!”

回到養父母傢的楊飛,得到瞭養父母和姐姐全方位的照顧,病情也一天天好轉起來。與此同時,楊丹幫弟弟急補落下的功課。

2018年3月,楊飛再次病發。經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綜合診斷後判斷,需切除病變部位手臂骨骼,並置換成人工骨,預計需要40萬元的醫治費用。可楊傢的全部積蓄也不過20多萬。怎麼辦?

見媽媽一個晚上沉默寡言,楊飛猜出瞭大概。他出瞭個主意:“媽,法院判決書寫瞭,治病的費用我生父生母都有法律義務。我可以出面交涉,多少要一些,給你省點心。”一句話,把梁娟娟的眼淚引得嘩嘩直流。他這是拿自己當最親的媽瞭呀。

楊飛讓姐姐幫忙,找到他生父於曉軍,要到瞭對方的微信,然後他把生父生母拉進瞭三人群。在群裡,當親生父母得知梁娟娟這個最不需要出手的人,已準備瞭費用的多半,都很震驚。羞愧之餘,於曉軍率先表態再難也要出15萬,李靜則表示將傢裡的全部積蓄10萬元都拿出來給小飛治病。

2018年4月13日,楊飛在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手術。切除,植骨,定向放療,順利完成。

手術期間,三個傢庭都來瞭。在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旁邊的小面館裡,這三傢人終於和睦地坐在一起,唏噓地談起瞭過去,也開始計劃孩子的未來。於曉軍和李靜一致認為,眼下看來,孩子還是住在梁娟娟那裡最合適,就是怕給她添瞭麻煩。梁娟娟說:“添麻煩這話就多心瞭,我們一傢是心甘情願的。”於曉軍、李靜和梁娟娟愉快約定,以後小飛看病、上學到結婚的所有費用,三傢人平均出。誰也不許少一分,但誰也不許耍賴多一分。

2018年6月,楊飛出院。他祈禱姐姐會金榜高中。結果,楊丹隻過瞭大專線,果斷決定復讀。姐弟倆互相鼓勵,也互相較勁,拼搏瞭一年。其間,楊飛克服瞭半年內需要放療鞏固的困難,2019年高考,楊飛以高分考入上海同濟大學。楊丹也不負眾望,考入東南大學。

目前,楊飛已經做過多次全面檢查,身體均無異常。他說,自己會帶著三傢人,尤其是姐姐的愛,好好珍惜大學時光,去成就一個更優秀的自己。

編輯/李明潔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