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宮崎駿之戀,兩個“中二”動漫迷任性夢一回

兩個中國留學生在日本園遊會上相遇,卻忘記留下彼此的聯系方式。4年後,同為“中二”動漫迷的他們在宮崎駿取景地意外相逢。為瞭心中的動漫生活,他們決定任性一回……

非一般緣分:日本偶遇瑞士重逢

2016年7月初,王宛宛從北京直飛瑞士蘇黎世機場,隨後乘坐火車抵達巴塞爾機場,她將從那裡轉車前往科爾馬。在機場,王宛宛拿著地圖用蹩腳的英語和熟練的日語問路。這時,一個熟悉的日語男聲傳來。王宛宛回頭,一個俊朗的男孩映入眼簾,她吃驚地張大嘴巴。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對方立馬喊出她的中文名字:“宛醬!”王宛宛快步走到男孩面前,伸開雙手打算擁抱,可很快又尷尬地放下胳膊:“我太激動啦!”

王宛宛1992年6月出生於江蘇省鎮江市,典型雙子座,父母是當地一所中學的老師。她自幼喜歡動漫,尤其酷愛宮崎駿的作品。她的夢想,就是能夠有朝一日到動漫的國度生活。王宛宛大學畢業後前往日本,入學前在日本橫濱當地一所語言學校學習日語。

一次,大學城附近舉行迎新園遊會。在動漫社COSPLAY上,王宛宛認識瞭來自江西省南昌市的男孩周宇維,他穿著一隻龍貓玩偶服,手上撐一把大傘,時不時做一些幽默的動作。周宇維大她一歲,父親周新民是南昌市一傢律師事務所的高級合夥人,母親鄧潔茹是上市公司副總裁。大學畢業後,他逃也似的去日本投奔在東京開餐館的叔叔周小明,隨後通過預科考試後進入日本橫濱這所大學。

當天,周宇維身著龍貓玩偶服,王宛宛因為日語不好不敢交流,倚在龍貓身邊,看著身邊路過的動漫人物露出星星眼。周宇維覺得這個女孩挺可愛,故意逗她。聊天中得知彼此都是宮崎駿的動漫迷。談到日本留學的初衷,周宇維自信地說:“我喜歡動漫,所以我就來到動漫世界啦。”聊得開心時,一支穿著動漫服遊行的隊伍將兩人沖散。回傢後,兩人才發現因為忙著聊天,竟然沒有留下對方的聯系方式,就這樣在人海中擦肩而過。人生如海,異國他鄉的兩名留學生如同太平洋的兩朵浪花,漂向各自的宿命。

2012年7月,周宇維大學畢業後毅然留在日本。可當時很少有日本公司願意接收外籍員工,為瞭生存,他同時做幾份兼職。眼看身邊不少朋友拿到名牌大學畢業證後回國找到高薪工作,而他隻能到24小時便利店打工。父親周新民得知後,專程從南昌市趕到日本,要求他回國考取律師資格證。周新民是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國人,腳踏實地、兢兢業業、按部就班,因此根本理解不瞭天馬行空的兒子,表示要斷瞭周宇維的生活費。周宇維從包裡拿出VISA卡,當著父親的面直接折斷:“我會養活我自己!”就這樣,周宇維不顧父母的反對,毅然選擇留在日本。周小明邀請侄兒到東京一起管理飯店,也被他婉拒。在他看來,這次“出逃”不僅是為瞭自己的夢想,更是為瞭自己的獨立。

周新民回到南昌後,讓弟弟周小明多多關照兒子,並規勸他回國。剛開始,周宇維會跟叔叔報備行程,交不上房租時也會跟他借錢周轉。可當他知道叔叔是父親的“眼線”後,便換瞭手機卡,隻是在社交軟件上給叔叔偶爾報平安。他喜歡日本,尤其喜歡宮崎駿動畫,希望留在日本。一邊是高速發展的新幹線,一邊是綠皮車,為瞭那個動漫夢,他執意留瞭下來。

而同為動漫迷的王宛宛,卻走過一段“彎路”。畢業回國後,應聘到北京市一傢互聯網公司做程序員。工作兩年後,王宛宛拿著與工作匹配的高薪,但007的工作模式讓她吃不消。在租住的小屋裡,望著銀行卡上冰冷的數字,她開始思考“北漂”的意義。王宛宛頂住傢人壓力裸辭,準備帶著積蓄去最愛的宮崎駿取景地尋找人生意義。

2016年7月初,王宛宛正式踏上尋找自我的道路。這一程,她想在路上見識世界、途中認識自己。命運的紅線就這樣將兩個年輕人纏繞在一起,在日本走散的他們,竟然跨越瞭整個歐亞大陸重逢。

宮崎駿之戀:特立獨行任性愛一回

讓兩人意外的是,他們竟然預定瞭同一傢民宿酒店。科爾馬的夏天陽光充足,晚上氣溫會降低。夜遊時,周宇維將自己的防風衣披在王宛宛肩頭。走在斑駁的街道上,他們的心中填滿瞭甜蜜和幸福。

次日清晨,王宛宛起床後等來瞭周宇維的早餐,他還從包裡拿出一張手繪地圖,裡面詳細標註瞭電影《哈爾的移動城堡》中的具體取景地。兩人穿梭在充滿濃鬱的阿爾薩斯風情的小鎮中,感受著這座城市的熱情和浪漫。周宇維告訴王宛宛:“宮崎駿為瞭拍出這部動畫,在法國東部進行瞭十二天的取材之旅,最後將哈爾和蘇菲初遇的地點定在科爾馬。”

科爾馬既是全球十大魅力小鎮,也是全歐洲最美旅遊勝地第3名。步行一個下午,就可以走遍整個小鎮。

光影交錯間,兩個年輕人仿佛回到動畫裡的場景:魔法師哈爾帶著普通的裁縫店女孩蘇菲,為瞭躲避荒野女巫手下的追捕,躍到小鎮的空中,然後一步步地從空中漫步到屋頂,這一幕已經成為動畫中的經典場景。而在科爾馬小鎮中,哈爾和蘇菲當時腳下的小屋,就活生生地立在眼前。

那天晚上,兩人一起在民宿屋頂看星星。王宛宛說:“我好懷念在日本求學的時光啊,那才是真正的我!”在這座小城,兩人感情迅速升溫。這裡就像是被施瞭夢幻魔法一樣,隨處可見繽紛多彩的木房子、五彩斑斕的花船,沿著運河邊散步,真的賞心悅目。

然而,生活不如詩,轉身便撞到現實。2016年8月,兩人結束瞭歐洲一個月的自駕遊後,王宛宛跟隨周宇維再次回到日本。王宛宛的父母得知女兒裸辭去日本追尋一個虛無縹緲的夢後,十分生氣,不停給她打電話,可王宛宛態度十分堅決。

在歐洲旅遊時,兩人的積蓄基本花得差不多瞭。

為瞭省錢,周宇維在京都郊區租住瞭一棟民房。為瞭掙錢,周宇維去瞭日本的食品工廠。每天早晨6點,王宛宛會給他準備好便當,隨後陪伴他前往村口的公交站等班車。晚上8點,周宇維才披著星光回傢。工作瞭幾個月,周宇維手上佈滿細小的傷口,這是他手工拆裝罐頭盒時被劃開的。王宛宛每天晚上幫他熱敷,但舊傷未愈新傷又增。

2016年11月,王宛宛應聘到一傢民宿做事務翻譯。為瞭賺錢,她還利用周末時間在便利店、拉面店、服裝廠做臨時工。一次,王宛宛在拉面店打工時遇到醉漢,對方意圖不軌。王宛宛奮力抵抗,回到出租屋後嚎啕大哭。周宇維安慰她:“不要因為5分鐘的不開心,而耽誤你23小時55分鐘的開心。”

終於,經過幾個月的省吃儉用,他們存夠瞭一小筆旅遊費用。2016年12月,兩人前往動畫《千與千尋》裡神靈們泡湯的湯屋打卡。夜裡燈火通明熱鬧非凡,充滿瞭奇幻色彩。王宛宛興奮地指著湯屋說:“其實湯屋的原型就是霓虹國的銀山溫泉小鎮。”周宇維摸摸口袋,心酸不已。兩人預算有限,預定不瞭建築師隈研吾設計的藤屋(湯屋原型),隻好住平價旅社。當晚,兩人在冰冷的榻榻米上相擁而眠,約定繼續賺錢,留在日本,過上宮崎駿描寫的生活。

2017年春節,兩人到日本的金刀比羅宮遊玩。天降暴雨,他們被迫在走廊候雨,而兩人已預定瞭前往下一站的火車。眼看即將滯留在景區,王宛宛急得直跺腳。這時一位年輕僧人緩緩步行進瞭院子,隨後沿著庭院景觀散步。他閑庭信步的樣子引起瞭王宛宛的註意,她從墻角拿起一把傘沖到僧人面前。沒想到對方緩緩擺擺手,滿臉喜悅地說瞭一句:“雨落空庭神在否?”

周宇維將王宛宛拉過來。待僧人散步歸來,全然不顧渾身濕透的袈裟。聊天中,他們得知年輕僧人是日本知名的搖滾歌手藥師寺寬邦。王宛宛簡直無法相信。回程途中,周宇維繼續給她講這位搖滾和尚的故事:現年39歲的他已經修行瞭7年,是日本海禪寺第16代的副住持,到金刀比羅宮業務交流。冬雨清冷,藥師寺寬邦一開腔,耳朵就醉瞭。彈吉他唱歌的和尚不是搞噱頭,他是正兒八經寺廟世襲的繼承人和住持,父母都是禪宗。不念經時的他還有另一個身份,就是日本非常著名的電音組合“吃茶去”的主唱兼吉他手。

王宛宛告訴周宇維:“你知道嗎?就在我離開北京時,青年玩佛系玩得不亦樂乎!”這種獨特的生活方式令兩個特立獨行的人很著迷。

夢想照進現實:動漫人生是面包空氣奇跡

月底,王宛宛淋瞭一場雨後感冒發燒。兩人住在郊區,不在醫院救護車服務的范圍。周宇維隻好借瞭一輛單車,讓王宛宛坐在後面,他用力地往醫院方向蹬。周宇維十分心疼:“如果我回國當律師,我們就不用活得這麼辛苦。”王宛宛盯著周宇維:“去他的穩定和假佛系,我隻想開心點。”隨後,周宇維載著氣喘籲籲的王宛宛繼續前往醫院。

2017年5月,兩人攢瞭一筆錢後,前往《龍貓》取景地埼玉縣遊玩。王宛宛以兼職導遊的身份在廣袤的田圃、濕地以及原始森林遊走,這樣子就省去瞭一筆旅費。這次旅行,她看到瞭商機。

為瞭去更多的動漫地點打卡,王宛宛決定提升自己。為此,她考取瞭合格率極低的日本導遊證。為瞭考證,每天忙完工作,她就會坐在書桌旁學習,學不進去,也要逼自己一定看1個小時的書。與此同時,周宇維也在不斷地努力。為瞭全力支持女友,周宇維攬下瞭傢務活,還掌握瞭做便當的手藝。

不忙時,兩人會繼續到動漫地打卡。其間,他們來到日本的鞆之浦。這座小鎮是一座具有千年以上歷史的濱海古鎮,這裡的獨特氛圍深深感染瞭非常註重場景美的宮崎駿先生。為瞭貼近角色,這次他們選擇瞭一傢懸崖民宿。

次日醒來時,周宇維收到一張便箋:“神明把光風交給霽月,把櫻花交給春天,把黑夜交給星光,把心跳交給臉紅,把你交給我。”

打卡是浪漫的,生活卻需要腳踏實地去經歷。

王宛宛發現在日本做導遊並不容易。遊客的年輕化和對行程自由化的渴望,讓常規團越來越難帶。有次,王宛宛在帶團時認識瞭一位年齡相仿的女孩千島美葉子。聊天中得知她是一位做大團的本地導遊,兩人熟識後,她教瞭一些自己總結的經驗。

在日本當導遊,必須熟悉日本的一都一道二府四十三縣。王宛宛做瞭半年導遊後,萌生一個大膽的想法:開創一條動漫旅遊路線。與此同時,周宇維在工廠升任主管。為瞭日後的創業夢,他有意識地積累瞭很多人脈。而且,他們還意識到將動漫融入生活中的日本年輕人不在少數,而在中國同樣如此。

2018年5月,王宛宛創辦瞭一傢專門為年輕人提供尋夢之旅的公司,為動漫愛好者私人定制動漫旅行路線。雖然這個公司隻有倆人,但收入足以支撐他們追求自己的夢。王宛宛的事業得到日本旅遊局的關註,她受邀到日本橫濱山手中華學校當兼職老師。在這裡念書的基本都是中國孩子或者華裔,她經常會帶著孩子們念古詩、學中文。在她的科普下,許多孩子立志到中國的網紅地打卡。

2019年3月,他們花瞭100萬人民幣買下瞭茨城縣的一棟百年老宅。這座老宅像極瞭宮崎駿動畫《龍貓》裡的老房子,自帶超大庭院。他們舉辦瞭一場浪漫的動漫婚禮,所有的嘉賓都扮成動漫人物。婚禮中,落日彌漫,天邊透亮的星星閃爍著。雙方父母穿著隆重的中式禮服入場,王宛宛告訴來賓們:“動漫於我,是面包是空氣是奇跡,它讓我和維維相愛,雖然為瞭過上我們理想的生活繞瞭路,但好在我們到瞭!”

編輯/艾 容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