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造夢師

清朝末年,成都府有個人叫趙鐵。他傢祖傳一種秘術:可為人造夢解憂。這秘術雖好,卻極耗元氣,施術頻繁的人往往壽數不長。趙父臨終前再三囑咐趙鐵:寧可辛苦勞作,也不要輕易施術賺錢。

當時成都府有個大富豪叫錢丙,他興辦洋務,經營鹽、鐵。一個月前,錢丙被斷為不治之癥,壽命隻剩一年。他回傢後開始絕食,不過五天就奄奄一息。錢公子當即放話:若有人能開解老爺,贈五十畝良田。

消息傳出去,來的人絡繹不絕。可無論是青羊宮的道士,還是寶光寺的和尚,乃至西洋醫院的精神科醫生,都沒法讓錢丙改變死志。

富貴險中求,趙鐵也動瞭心。這天一早,他來到錢府,說自己有辦法。錢公子見他不過二十左右,頗為懷疑,暫且死馬當作活馬醫。

夜裡,趙鐵來到錢丙房間,點燃配制的秘香,打坐凝神,讓自己的魂魄進入錢丙心裡探秘……

之後,錢丙做瞭一個長夢,醒來後長舒一口氣,肯吃飯,也肯吃藥瞭。錢公子被鎮住瞭,連連稱奇。

就這樣,趙鐵成瞭錢府的清客,住在錢府,由錢公子給他介紹造夢的生意。他記得父親的囑托,每月隻施術兩次,口風極嚴。

饒是如此,趙鐵的身體還是虛弱瞭下來。他不願再耗費元氣,以身體有病請辭。錢公子思索瞭一會兒,提出瞭一個要求。

原來錢公子心裡有一件極煩惱的事。先前錢丙知道命不久矣,便立下遺書:將鹽、鐵經營權歸還朝廷,其餘傢產諸子平分。錢公子心裡大為不滿:鹽、鐵生意是能下蛋的金雞,為何不讓自己繼續經營?自己是長子嫡孫,如何隻與諸弟平分傢產?他拼命找人救治老父,是怕錢丙兩腿一蹬,遺囑立時生效。

眼見三四個月過去,自己日日夜夜孝順,老頭子卻絲毫沒有改遺囑的意思。錢公子思來想去:軟的不行,就來硬的吧。隻要趙鐵把錢丙的秘密說出來,不信老頭子不屈服。錢公子威逼利誘,趙鐵卻油鹽不進,說造夢師將永為事主保密。

錢公子恨得牙根直癢癢,他打聽到趙鐵沾酒必醉,便邀趙鐵對飲,哪知趙鐵一口回絕。錢公子眼珠一轉,想出瞭另外一個方法,他假意答應送趙鐵還鄉,為他備席餞行。

第二天晚上趙鐵赴宴,隻見滿桌美味佳肴,異香撲鼻。錢公子連連勸菜,不到半個時辰,席面就見瞭底。趙鐵哪知道,宴請的佳肴是:醪糟鴨、花雕雞、醉蝦……每道都加瞭酒,又特意被廚師加重瞭其他作料掩蓋氣味,生怕醉不倒他。錢公子眼見火候到瞭,在一旁微微笑道:“趙鐵兄弟,老爺子前番不思藥食,到底是為瞭什麼呀?”這時趙鐵臉也紅瞭,舌頭也大瞭,擺手道:“他、他是做瞭一樁虧心事!”錢公子追問道:“什麼虧心事?”

趙鐵一一道來:“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塊心石,下面壓著的記憶,是從沒向外人吐露過的心事。因此我施法後,先看瞭你爹心石下的記憶。原來,你爹年輕時為瞭發傢,吞並義兄的傢產,導致義兄吐血身亡。後來他富甲一方,常想起年輕時這樁往事,盡管暗中派人周濟義兄傢眷,但終是難補內心的愧恨。醫院診斷他得瞭重病,他認為報應到瞭,準備速死償命。我便揮手施起法來,給他造瞭一個夢。他夢見義兄說:知道他後來暗中托人看顧傢眷,還為其子辦瞭公費留學,早就不怪他瞭,並讓他養病惜身,天命到時,一起投胎轉世,來生再做兄弟。這夢算是造到你爹心坎上瞭。另外,你爹對你有一個期望……”

趙鐵暈暈欲睡,聲音越來越低。錢公子套出瞭關鍵的秘密,喜上眉梢。他看瞭一眼趙鐵,不屑地說:“我爹對我的期望,必是讓我別和兄弟爭傢產嘛,還輪得到你來說?”

錢公子拿著提前擬好的假遺囑,迫不及待地進瞭錢丙的房間,逼老爹簽字。錢公子要獨占鹽、鐵經營權,剩下的傢產他要把持六成,其餘諸弟共分四成。錢丙正要與他曉以利害,錢公子卻威脅道:“若不遂我意,我便請上海的記者來,把你為瞭發傢做的醜事登報!”

這一下錢丙氣得不輕,他賭氣簽瞭字,把假遺囑往逆子臉上扔去。這一扔,全身血液一齊往腦門沖,他痛苦地倒在床上,竟被活活氣死瞭。錢公子嚇壞瞭,但他仍然沒忘傢產的事。他顫抖著搜出真遺囑,一把火燒瞭,再把新簽的換瞭進去。

靈堂上,錢公子累壞瞭,一陣哭喊後,不由自主地睡著瞭。眾人把錢公子抬到偏廳的榻上蓋上瞭薄被。不知過瞭多久,他悠悠醒轉,發現趙鐵正守在自己跟前。

錢公子心說:這人用不上瞭,讓他滾吧。可他轉念一想,不好,自己竟然在趙鐵面前睡著瞭,那他進入自己的夢裡窺探瞭沒有?

錢公子打定主意,立刻命人將趙鐵打入錢府地牢。趙鐵悔恨自己與虎謀皮,落得如此下場。

不久後,從牢裡傳來消息:趙鐵天天長籲短嘆,說造夢神術就此失傳,實在可惜。錢公子心動瞭:如果讓趙鐵把造夢術傳給自己,豈不美哉?錢公子變瞭臉,給趙鐵送去精美佳肴,承諾如果自己能學會造夢術,便立刻讓趙鐵自由。

趙鐵詳細地把造夢術說與錢公子,從配香助眠的方子,到尋找心石的秘訣、造夢的咒語,無分巨細全部吐露瞭出來。造夢分為解憂、破懼、懷故、種夢四種,其中,種夢最難,種夢無須等事主睡眠,隻要兩人相聚三尺內,便可悄然施法。事主會在多年後做一個造夢師編的夢,像一粒種子,被造夢師埋下,待時機成熟就會發芽開花……錢公子聽得入迷,趙鐵卻打住話頭,說零散事宜明日再講。

誰料當天夜裡,趙鐵在地牢裡斷瞭氣。錢公子心中若有所失,總覺得趙鐵死得蹊蹺……

不管怎樣,錢公子拿到瞭夢寐以求的經營權和財產,還得瞭造夢神術。他尋瞭時機,窺探瞭上官的心事,意欲日後能造夢討好上官。

可沒多久就傳來清廷覆滅的消息,緊接著,新政府官員將錢氏父子在任時的虧空一一查出,命他退賠。錢公子傢財即將散盡,眼看就要坐吃山空,他起瞭陰毒的心思,給上官去瞭一封密信,想用別人的心事作為籌碼,勒索一筆錢財救急。

這晚,錢公子迷迷糊糊做瞭一個夢,夢中,他見到瞭爹壓在心石下的心事,其中有趙鐵早就告訴自己的,可也有他不知道的:爹察覺清朝氣數將盡,隻有辭去鹽、鐵要職,退步抽身,才能保住現有傢產;傢財平分,是化整為零,免人覬覦。這樣既可低調度日,幾兄弟又能相互倚仗。原來,爹苦心謀劃,是要兒子免受改朝換代的風波,一生平安。這才是爹對錢公子的期望……

在夢中,錢公子不由得哭喊道:“爹爹,我對不起你,我錯瞭呀!”夢境一轉,趙鐵冷笑著出來道:“你疑心太重,竟要殺我。我耗盡壽數種下的夢,會在你一生中最難過、最無助的時候長出來。想來咱們就快要見面啦,再敘別情吧,哈哈!”

錢公子從夢中驚醒,費盡心機奪來的傢產竟是燙手山芋,爹早就知道這一點,自己竟逼死瞭親爹……他的痛苦、悔恨真是難以形容,整個人就像掉進瞭油鍋裡被煎炸著。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馬蹄聲,還伴有一串三短一長的清脆銅鈴聲,這是錢公子與上官約定的暗號,想必是勒索的錢財送到瞭。錢公子又生出一線希望,他欣喜地跑到屋外,來客縱馬奔來,到他面前時,卻刀光一閃,直取他的咽喉。

瀕死的時候,錢公子心說:沒有造夢術,我至多淪為平民;有瞭造夢術,我卻死於非命!

趙鐵算定瞭錢公子必有今日,總算是為自己報瞭仇。

(發稿編輯:陶雲韞)

(插圖:佐夫)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