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茶會疑案

失蹤的富豪

奎因是著名的偵探。這天,好友歐文邀請奎因去參加茶會,順便參觀他新買的別墅。

歐文是個金融傢。十年前,他還是個小職員,卻不知怎麼被銀行傢的獨生女勞拉看上瞭,兩人愛得死去活來,銀行傢也沒辦法,隻得同意兩人的婚事。此後歐文借助嶽父的勢力,成為瞭金融界的新貴。嶽父死後,他更是當上瞭一傢之主,一連投資瞭好幾個大項目,賺得盆滿缽滿。現在,他的資產遠遠超過妻子的瞭。然而伴隨著事業上的成功,流言也隨之產生,有人說歐文並不愛勞拉,娶她隻是想倚仗嶽父的勢力,現在他羽翼豐滿,便另結新歡,留下勞拉獨守空房。

這天下著暴雨,不過奎因還是準時到瞭歐文位於郊區的新別墅。奎因趕到時,別墅裡除瞭歐文和妻子勞拉,還有建築師喬納夫婦。

當奎因進入客廳時,歐文正穿著戲服,臉上塗著厚厚的油彩,還戴著一頂高帽子,旁邊的喬納太太則穿著女巫的衣服。兩人在排練一個話劇節目,準備參加一個比賽,看上去默契十足。看到奎因進來,歐文親熱地打招呼,向大傢介紹:“這是我的好朋友——紐約最著名的偵探,世界上沒有他破不瞭的案子。”然後,歐文又向奎因介紹瞭其他人。奎因註意到,勞拉坐在沙發上,神情很失落。

很快就到瞭晚上,外面的暴雨還沒停止。歐文說:“大傢今晚就住下來,我這裡有的是客房,對吧,喬納先生?”

喬納是最近聲名鵲起的建築師,歐文的這幢別墅就是他的傑作。喬納笑著點點頭,他當然對這裡的構造瞭如指掌。

一會兒,勞拉就安排仆人為客人們準備房間。

奎因的房間在二樓,外面風雨交加,攪得他睡不著。奎因打開房門,想到樓下的書房找本書看。走廊裡黑洞洞的,安靜得嚇人,隻有樓梯燈發出微弱的光。奎因不知電燈的開關在哪兒,他摸黑走向樓梯,摸到旁邊的一扇門,打開後發現什麼也看不見,他意識到這裡不是書房,就退瞭出去。奎因繼續摸索著往前走,在墻上摸到瞭開關,於是打開燈,找到瞭書房。奎因找瞭本小說準備打發時間,走出書房時,突然聽到樓梯上傳來腳步聲,他看到一個男人的側影。

“是歐文嗎?”隻聽喬納用沙啞的聲音說。

“我是奎因,喬納先生,您也睡不著嗎?”

喬納身穿睡袍、頭發凌亂,說:“可不是嘛,這鬼天氣叫人睡不安穩。我妻子倒是睡得死死的,我正想去找本書看看。”

奎因建議道:“那要不要到我屋裡聊一會兒?”

喬納愉快地同意瞭:“聽偵探講故事總比看小說強。”

兩人回到奎因的房間,一邊抽雪茄一邊聊天,直到睡意重新襲來,喬納才打著呵欠離開。奎因也昏昏沉沉地睡著瞭。

第二天早上,奎因還在夢中,就有人用力搖晃他。奎因迷迷糊糊睜開眼,發現大傢都站在眼前,一臉焦慮。

喬納焦急地說:“奎因先生,歐文失蹤瞭。”

奎因頓時沒瞭睡意。

勞拉哭著說:“是的,我們到處找遍瞭,都沒有找到他。”

奎因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嚴肅地說:“從現在開始,所有人不許離開別墅,也不許和外界打電話。”

奇怪的掛鐘

據勞拉說,昨天晚上,歐文說他還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處理,就去瞭辦公室,然後她就回臥室睡覺瞭。早上醒來,她發現歐文不在身邊,而他穿戲服前換下來的衣服還好好地掛在衣架上,其他衣服也都在衣櫃裡,一件也沒有少。

奎因問:“也就是說,歐文是穿著昨天的戲服失蹤的?”

勞拉點點頭。

奎因讓仆人去車庫看看,又讓勞拉給歐文的公司打電話,看他是不是有急事出去瞭。結果車庫裡的車都在,公司裡的人也說今天沒有急事需要歐文去處理。

這個時候,喬納說:“也許歐文就是給大傢開個玩笑,很快就自己出來瞭。”

“但願如此。勞拉,你最後見到歐文是在哪裡?”奎因問。

“昨晚,他辦公室門口。”

奎因得知,歐文的辦公室就是昨天夜裡他無意間打開過的那間。奎因的眉頭皺瞭起來,他走進辦公室,隨手關上瞭門。這間屋子顯得很長,早晨光線很灰暗,室內一塵不染,看上去不像有人在這裡犯過罪。但奎因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他看到對面墻上有一塊從天花板延伸到地上的鏡子,正是這面鏡子讓房間顯得很長。鏡子正對著房門,從鏡子裡可以看到奎因消瘦的身影和身後的房門,以及房門上一隻發光的掛鐘。奎因轉過身,發現這隻鐘又高又大,直徑有1.5英尺,離地7英尺高。在早晨昏暗的光線中,掛鐘的指針閃閃發光。奎因知道,那是指針上塗抹的磷引起的反光。

奎因看著這個發光的掛鐘,感覺有哪裡不對勁。他打開房門,走出去問:“這幢別墅裝修過嗎?”

勞拉搖搖頭,說:“沒有重新裝過,我們買下後就住進來瞭。”

“那個掛鐘呢?”

“是歐文去表行買回來的。”

“掛鐘和歐文先生的失蹤有什麼關系?”喬納太太問。

奎因說:“這正是我想搞清的。昨天夜裡,我睡不著,就去找書房,碰巧打開瞭這扇門往裡看過,當時我什麼都沒看見。”

喬納問:“當時那麼黑,不是很正常嗎?”

“就因為黑,我才應該看到點什麼。”奎因解釋,“這間屋子正對著房門有面巨大的鏡子,而門框上面有一隻大鐘,它的指針和字母上塗滿瞭閃閃發光的磷。那麼,在漆黑的屋子裡,我對著鏡子應該看見這隻鐘的磷光,可奇怪的是,昨晚我什麼都沒看見。”

“那又能說明什麼?”

奎因若有所思地說:“這隻鐘會隱身術,它憑空消失瞭。”

喬納說:“先別管鐘瞭,我們還是先去找歐文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