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前線和後方的故事

前線:一線的艱難、堅守與執著

王燕嬌(通用技術集團環球醫療所屬上海中冶醫院呼吸內科護士長,在武漢金銀潭醫院執行救治任務):

那天,我穿好防護服剛走進病區,就覺得狀態不對。果然,忙瞭沒多久,各種難受就來瞭:頭暈、惡心、胸口發悶、呼吸困難、想吐,我想摘下口罩深呼吸幾口新鮮空氣,可是不能,病區裡哪能摘口罩?我想出去休息一會兒,但這個班一共才八個責任護士,一個蘿卜一個坑,我走瞭怎麼辦?我告訴自己:“燕嬌,要挺住,你是黨員,隻能往前沖!”這時,隔壁病房一位護師看到瞭我的異樣,她來自曙光醫院,懂中醫。她趕快扶我坐下來,幫我按壓穴位,十幾分鐘後,我好多瞭,便再次走進病房。

又忙瞭兩個多小時,在給一個病人倒小便時,刺鼻的味道直沖肺腑,我“哇”一下子就吐瞭,口罩、護目鏡、防護服上到處都是嘔吐物。心慌、窒息,我虛弱地朝隔壁喊瞭一聲:“老師,我不行瞭!”說著,我就迅速地扶著墻往外走。

我不敢用手去擦那些穢物,走到半污染區,趕快摘口罩、脫防護服,大口地呼吸著空氣,然後癱坐在地上。這十幾分鐘是那麼的漫長,我稍稍地緩過來,呆呆地看著長長的、空無一人的半污染區。此時,每個病房裡的護士都很忙,沒有人能過來看我。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我想到瞭傢,想到瞭孩子,想到瞭同事們,可是他們都不在身邊。我感到孤單,也感到慚愧。這個班,還差兩個小時就做完瞭,可還是沒能堅持到最後……

韓 瑩(通用技術集團環球醫療所屬西電醫院重癥醫學科護理師,在武漢市第九人民醫院執行救治任務):

患者劉某,55歲,已呼吸衰竭,呼吸機輔助呼吸,突發心率下降,意識不清!看到儀器數字異常,我撲上前,在他耳邊大聲喊:“劉叔叔,劉叔叔!醒醒,快醒醒!”我用盡全力給他進行胸外按壓,緊張,又十分用力,汗水順著額頭往下流,“嘣”的一聲,我的防護罩帶撐開瞭!我遲疑瞭一秒,有點慌,不能放棄!什麼也顧不得想瞭,我竭盡全力按壓,想給他最後一絲生的希望。

我握著他的手呼叫他時,感覺到他握瞭一下我的手,那應該是他活著的最後一點力氣瞭……

看到他心電圖上的一條直線時,我渾身無力,差點摔倒。在這該死的疫情面前,我感到瞭無助。前一秒我們還在為這位叔叔采集血樣、做治療,他還可以微笑,對我伸出大拇指;後一秒,他就和傢人陰陽兩隔。盡管見慣瞭ICU裡的生離死別,那一瞬間,我還是為生命的脆弱流淚瞭……

邢 程(通用技術集團環球醫療所屬鞍鋼總醫院血液透析室護士,在武漢雷神山醫院執行救治任務):

我在雷神山醫院A12病區。有一天,我處置完患者,晚飯結束後,患者肖阿姨隔著窗戶讓我進去。我問阿姨:“您怎麼瞭?”

肖阿姨笑著說:“我孫女七歲瞭,很想和你說說話。”我懸著的心一下子放下瞭。我把電話接過來,視頻裡,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對著屏幕說:“阿姨,你們辛苦啦,謝謝你們照顧我的奶奶,謝謝你們來到武漢!”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瞭我的孩子。我雖然戴著護目鏡,但已經淚流不止。我對她說:“小可愛,你很棒,在傢好好等著奶奶康復回傢,我們一起加油!”瞬間,我們不約而同地豎起瞭大拇指。

錢 莉(通用技術集團環球醫療所屬上海中冶醫院呼吸內科護士,在武漢金銀潭醫院執行救治任務):

3個班下來,我已經掌握瞭竅門,比如明天白班,從頭天晚上10點以後,就不能再喝水;早餐隻能吃幹的,不能喝粥,含水太多,不方便,而且餓得快!有時會覺得特別辛苦,但時間長瞭,適應瞭就好!我心裡不愛存事兒,頭天再難過,睡一覺,第二天也就好瞭。

我隻是一直不敢跟媽媽視頻,怕她看見我臉上的勒痕會哭。

後方:防護服十二時辰

楊 健(通用技術集團中國醫藥下屬中國醫保項目三部副總經理):

2月5日,早上5:49。

我被手機鈴聲叫醒,電話是中國醫藥副總裁王宏新打來的,他說:“小楊,從越南和柬埔寨進口的防護服現在在什麼方位?預計什麼時間運達武漢?”

我定瞭定神,回答道:“王總,按照計劃,物資已經用三輛集裝箱卡車發貨,今天從廣西入境,下午三點左右可以到達東莞倉庫,然後以陸運的方式發往武漢,相關接貨、配送的事我們都已經對接好瞭,您放心吧!”

放下電話,我心神不寧,雖然我隻睡瞭不到4個小時,但此刻竟然睡意全無。11.78萬套醫用防護服,9萬多雙防護鞋套,目的地武漢,我知道這批貨的重要性,也正因為如此,我在這幾天的工作中總是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我趕緊打開微信裡專門為這次任務建的群,看看這批貨物有無信息更新。我在群裡問瞭幾個問題,沒想到立即有人回復,看來不少人一宿沒睡,或者早早就爬起來瞭。

事情沒有預想的順利,由於疫情嚴峻,全國很多地方都實行瞭封路和交通管制,沿途的關卡檢查也比以往嚴瞭很多,三輛運輸卡車的行進速度比想象的慢。

14:00,我接到公司副總經理王志廣的電話:“計劃有變,武漢那邊急需這批物資,工信部要求這批貨明天早上必須到達武漢,沒得商量,咱們得趕緊想轍。有什麼需求,總公司的領導會全力支持。”

我放下電話,趕緊聯系運貨司機,此刻他們剛剛到達廣西玉林,預計晚上10點才能到達東莞倉庫。如果我們從東莞倉庫轉運,最快也得明天晚上才能到達武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