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80後“育人楷模”援疆:沙漠至荒至涼此心至純至燙

“咱們的孫浩老師,和鐘南山院士、張伯禮院士一起被評為2020年全國教書育人楷模瞭!”2020年金秋,隨著這個喜訊在安徽省宿州市的迅速傳播,孫浩又一次成為傢鄉人的驕傲。

全國教書育人楷模稱號堪稱教育界的諾貝爾獎,身為一名普通的鄉村小學教師,年紀輕輕的孫浩為何能獲此殊榮?他又有哪些鮮為人知的故事?

理想滾燙:回到夢開始的地方啟航

2012年末的一天夜裡,刺骨的寒風在茫茫戈壁上肆虐,沒有人願意出門,唯有孫浩形單影隻,面朝著傢鄉的方向,痛苦地跪在冰冷的地面上……

孫浩,1980年出生於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汴河鎮,父親是村幹部,母親是民辦教師。孫浩年少時,父母在工作的同時還要耕種傢裡的10多畝地,無暇照顧他,孫浩從小跟著爺爺長大。

受母親的影響,小孫浩的理想是長大瞭當老師。1997年,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取瞭宿州師范學校,與張傳芬成瞭同學。張傳芬和孫浩同齡,也是宿州人。懷著同樣的夢想,他們相愛瞭。

2000年秋天,兩人從師范學校畢業。想著自己就讀過的傢鄉小學偏遠破舊,老師都是代課教師,孫浩打算為傢鄉的教育事業盡一份力,他毅然放棄瞭朋友合作經商的邀請,成瞭母校埇橋區汴河中心小學唯一一名科班出身的老師。受男友的影響,張傳芬也來到她傢所在的村小學任教。

剛走上工作崗位,兩個年輕人經常交流心得。一次,張傳芬說自己和學生相處得不錯,孫浩卻沮喪地說,學生們不積極回答問題,還不把課堂紀律當回事。張傳芬勸他課後多和學生培養感情,還將愛情與教學相結合,“點撥”孫浩:“人與人之間的愛都是心與心的相互交換,就像咱倆一樣。”

孫浩如醍醐灌頂,采納瞭女友的建議。此後,他有空就和孩子們聊天,教孩子們唱歌,帶他們出去玩。日復一日,學生們和他的關系越來越好。

兩年後,這對心心相印的戀人結婚瞭。不久,張傳芬被調到瞭後屯小學。婚後,在妻子的支持下,孫浩仍將大部分時間都花在教學和學生的身上。

孫浩班上很多學生都是留守兒童。知道孩子們想念父母,孫浩讓傢長們通過他的手機和孩子們多聯系,還把學生們的“全傢福”照片貼在教室的後面,讓他們想爸爸媽媽的時候就去看看照片。不過,孫浩的這份良苦用心滿足不瞭學生丫丫對親情的渴望。

丫丫的個頭明顯矮同學們一大截,穿的衣服都是破破爛爛的。但她很親近孫浩,下課時間也常常跟在他身邊沒話找話說。帶著幾分疑惑,孫浩去她傢傢訪,沒想到傢裡隻有丫丫和八旬的奶奶。原來,丫丫爸爸在外打零工,他因老實、傢窮,娶不到老婆,直到四五十歲才從外邊撿來丫丫。孫浩這才明白,丫丫是缺少愛才親近他,把他當成父母。他的心痛瞭。

當天回傢,他和妻子聊起丫丫,張傳芬心裡也很不是滋味。第二天,她就找親戚要瞭些丫丫可以穿的舊衣服,又到街上買瞭套新的,和孫浩一起送到丫丫傢。張傳芬幫丫丫換上新衣服後,丫丫高興地摟著張傳芬,幸福地依偎在她胸前。此後,孫浩常帶丫丫來傢裡吃飯,張傳芬也常帶她去澡堂洗澡。在他們的關愛下,丫丫快樂成長,成績變得好多瞭。

孫浩還格外關註班上的一個男孩。得知他的父母雙雙外出打工,傢裡隻有他和妹妹,孫浩不放心這倆孩子,一次次打電話給其父母,希望他們能有一個人回來照顧孩子。可迫於生活壓力,這對夫妻遲遲未歸。孫浩急瞭,對他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你們掙到瞭錢,卻沒照顧好孩子,孩子也不能好好讀書,將來很可能要走你們打工的老路,這是你們想要的嗎?”男孩父母被問住瞭。不久,孩子媽媽辭工回到老傢照顧孩子,孫浩松瞭一口氣。

人心都是肉長的,留守孩子和傢長們都很感激孫浩的付出,同事經常在張傳芬面前誇孫浩,也誇她是個“賢內助”。張傳芬慶幸自己找瞭個好丈夫。

2006年,孫浩夫妻迎來瞭兒子熙熙這個小天使。享受著初為人父的喜悅,孫浩還是整天圍著學生們轉。學生傢長們忙於幹農活,老早把學生送到學校,他每天早晨不等兒子醒來就去學校看著學生們;下午放學後,他也要等傢長們全部接走學生才離開。如果有沒人接的學生,他就親自送回傢。

一次,孫浩回傢時熙熙已睡著,張傳芬氣不過,賞他一個白眼:“你整天隻想著別人傢的孩子,一點也不想自己的兒子。”明知妻子是故意使性子,孫浩的心裡還是酸酸的。他摸著兒子的小臉,笑著“討好”妻子:“老婆,我回來晚瞭,熙熙還有你和爸媽照顧,可學生們的父母大都不在傢,我必須成為他們的依靠。”張傳芬既是媽媽又是老師,丈夫對學生的愛,她何嘗不理解?發完牢騷後,她還是依舊支持丈夫的工作。感念於妻子的大度,孫浩更加努力地耕耘,教學成績一年比一年好。

妻子的大力支持,也讓孫浩“得寸進尺”。那時,學校有20多名寄宿生,為瞭照顧他們的學習和生活,孫浩和幾個老師輪流值班,隻收飯菜的成本費,義務給孩子們做飯,並免費輔導他們的各科作業。由於孫浩能力突出,為留守兒童奉獻愛心,當地教育部門在2007年授予孫浩“優秀教師獎”。

援疆支教:點點燭光照亮大漠天山

2008年初夏,孫浩被推薦參加安徽省級教壇新星評選。得知比賽要用到計算機知識,而自己從來沒接觸過電腦,孫浩心急如焚。知道他的難處,校長幫忙借來一臺筆記本電腦。孫浩明白校長的苦心與期望,雖然壓力山大,但是他仍選擇迎難而上。

那個暑假,孫浩顧不上酷熱,沒日沒夜地和計算機“較勁”。讓他感動的是,為瞭支持他,父母不讓他幹農活,張傳芬除瞭照顧兒子,還幫他查閱資料,做教具,並給他當學生,耐心地聽他試講。得益於“張同學”的“神助攻”和自己的努力,不久,孫浩不負眾望,被評為安徽省“教壇新星”。

此後,孫浩又榮獲瞭第11屆新世紀全國教學觀摩課一等獎。這時,省會合肥市的一所重點小學通過人才引進的方式,向他伸來橄欖枝。

一個最基層的鄉村老師能獲得如此青睞,張傳芬高興得歡呼雀躍,孫浩也心動瞭,可他舍不得離開自己心愛的學生們,也不想與妻兒分居兩地。張傳芬罵他傻,孫浩左右為難。

此時,母親語重心長地提醒孫浩,別忘瞭初心。一語驚醒夢中人,孫浩想起父親經常告訴他,要做個好老師;最讓他難忘的是,他考上師范後,村領導還特地來到他傢,鼓勵他好好學習,將來用自己的力量幫助農村孩子改變命運。想到這些,孫浩放棄瞭去合肥工作的機會,轉而做起妻子的思想工作。

聽著丈夫的條分縷析,張傳芬也平復瞭激動的心情:“好,我們就在農村過平淡的生活,這樣也好。”孫浩笑瞭,開心地給瞭妻子一個響亮的吻。

2012年初,為瞭響應上級號召,孫浩想遠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皮山縣支教,可傢裡還有十幾畝地要種,父母年紀也大瞭;疼愛自己的爺爺因摔倒在床上躺瞭幾個月,肯定也舍不得他去新疆。果不其然,得知消息後,爺爺老淚縱橫。好在父親一再勸爺爺,並叮囑孫浩:“兒子,你去吧,援疆支教的意義不一般,你能參加這樣的活動,也是一次難得的人生經歷。”

援疆支教需要一年之久,起初,張傳芬也很不情願丈夫離開,可公公的話句句在理,一番糾結後,她還是選擇瞭默默支持丈夫。

哪知,就在孫浩出發前的半個月,張傳芬被查出子宮肌瘤,要做手術,因肌瘤很多也很大,手術做瞭好幾個小時。那天,見原本瘦弱的妻子臉色蒼白,孫浩數次偷偷流淚。他想精心照顧妻子,可去新疆的日子迫在眉睫,急得他長籲短嘆。術後,躺在病床上的張傳芬對丈夫的心思心知肚明,她虛弱地告訴他:“老公,你安心去支教吧,我能照顧好自己和傢裡。”孫浩紅著眼圈點頭。

出發那天,孫浩和傢人一一擁別。摟著妻子顫抖的肩頭,孫浩哽咽瞭:“老婆,你要好好養身體,我一個星期給你打一次電話。”張傳芬對自己說好不哭的,可不爭氣的淚水還是奪眶而出……

到達皮山縣後,孫浩任教的是一所鎮小學的六年級。他這才知道,當地小升初考試很重要,學生們必須考出非常高的分數才能到當地兩所重點初中上學,教育部門和傢長都以能考上這兩所中學的人數來判斷一所學校的教學質量,這讓孫浩壓力很大。

開學後,孫浩每天要上4節課,又趕上皮山縣第一屆優質課大獎賽,縣教育局邀請他擔任評委,並給全縣老師上示范課。孫浩忙得每天隻能睡三四個鐘頭,常常忘瞭打電話回傢。但隻要他打來電話,妻子都說傢裡挺好的,讓他一定要多保重身體。欣慰之餘,新的生活環境也讓孫浩感到新鮮。

一個月後,孫浩的新鮮感消失瞭。因皮山縣屬於高山地帶,又毗鄰克拉瑪依大沙漠,高原反應令孫浩沒精神、失眠,幹燥的空氣讓他感到不舒服。身體不適讓孫浩很想念傢人,特別是晚上,倍感孤獨的他常常煩躁地在十幾平方米的宿舍裡來回踱步。如此日復一日,孫浩竟在不到兩個月內瘦瞭十幾斤。

一次,他完成一天的工作後已是晚上11點。躺在床上,又累又不舒服的他瘋狂地想傢。因新疆晚上9點鐘天才黑,孫浩也沒覺得這時太晚,便撥通瞭妻子的電話。張傳芬被手機鈴聲吵醒,和丈夫沒聊幾句,就帶著哭腔說,自己每天除瞭上班、照顧孩子,還要幫公婆幹農活,累得睡覺都沒力氣翻身。

孫浩心痛不已:妻子手術後身體還未完全恢復,現在又這麼辛勞,自己不遠千裡離開傢人援疆,到底值不值得?他默默地握著手機,眼淚不由自主地流瞭下來。意識到自己情緒失控感染瞭丈夫,張傳芬趕緊柔聲叮囑他:“老公,我沒事,我身體一天比一天好瞭。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千萬不能有事!”妻子越說,孫浩心裡越難受。他不忍再提及自己在新疆的不適和辛勞,掛瞭電話,躺在床上獨自流淚。

孫浩不知道的是,此時,最疼愛他的爺爺已病重昏迷在床,需要父母輪班守護;兒子熙熙也多次哭著鬧著要爸爸,怕影響他的援疆工作,張傳芬甚至不敢輕易讓兒子和他通話……

堅守初心:20年愛的奉獻終獲殊榮

正如傢人所擔心的一樣,此時的孫浩也面臨諸多壓力,他要和新同事搞好關系,跟他們溝通協調相關工作事宜。最讓他頭疼的是,當地學生和他原來的學生差別太多。學生們雖然才六年級,不少孩子的身高都已超過瞭孫浩。也許是這個原因,或者是對支教老師不瞭解,孩子們要麼對孫浩敬而遠之,要麼不和他打招呼,甚至不把他當老師看。

一次,一名男生上課來晚瞭,孫浩詢問原因,誰知,男孩竟拿眼睛瞪他。想著自己在傢鄉一直備受學生尊敬,現在竟受到這樣的“待遇”,孫浩很無奈。此後,他經常在班上強調,希望學生們遵守學校規章制度和課堂紀律,可還是有學生不買他的賬。

一天,上課鈴響後,見幾個男生還在操場踢足球,孫浩等著他們來上課。那幾個男生卻不著急,直到五六分鐘後,才晃晃悠悠地走進教室。孫浩很生氣,準備嚴厲地批評他們。誰知,還沒等他開口,抱著球的大個子男生突然將球使勁地拋給坐在座位上的一個男同學,安靜的教室頓時炸開瞭鍋……

孫浩的咆哮瞬間飆到嗓子眼,幸好理智阻止瞭他的沖動。想著自己當年是學校足球隊的骨幹,工作後有空也踢足球,他對那幾個男孩說道:“既然你們喜歡踢足球,那孫老師就挑戰你們。但這節課你們要好好上完,下課後,我們到操場上比試比試。”在全班學生復雜的目光中,男孩們爽快地答應瞭。

下課後,因孫浩是成年人,踢足球的技術比孩子們好,他贏瞭。勝利的那一刻,孩子們看他的眼神多瞭些敬佩。此後的課餘時間,男生們常拉著孫浩踢球。得益於這個共同的愛好,孫浩成瞭男生們的偶像,學生們也都開始尊敬孫浩,並認真學習瞭。畢業之際,有十幾個學生考上瞭那兩所重點初中,學校和傢長們都喜出望外,稱孫浩教導有方。

到此時,孫浩也幫該校建立瞭一支優秀的教研隊伍,出色地完成瞭援疆任務,還被評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優秀支教教師”、安徽省“優秀援疆教師”。在與傢人分享這份喜悅時,張傳芬才哭著說出爺爺已去世的消息,並說爺爺彌留之際,一直念叨著孫浩的小名……孫浩心如刀割,默默地來到戈壁灘上,面朝傢的方向長久跪拜,也就是本文開頭時的情景。

回到傢鄉後,為瞭拿出更好的教學成果告慰天堂裡的爺爺,孫浩化悲痛為力量,更加努力地工作,先後獲得“全國模范教師”“安徽省特級教師”等榮譽稱號,並多次應邀參與安徽省教科院組織的編寫修訂《基礎訓練》《寒暑假作業》等工作。

那幾年,孫浩還被選定為宿州市“送培送教”首席專傢,每年都要參與多場講座和培訓,給當地的老師傳授教學經驗,因此難得有時間陪伴傢人。

有段時間,熙熙好幾次要孫浩帶他去逛公園,孫浩卻一再食言;熙熙的字寫得不好,張傳芬讓丈夫多教教兒子,孫浩卻整天忙個不停。

一次,張傳芬發來信息,神秘兮兮地問:“親愛的,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孫浩正想著接下來講座的事,一時蒙瞭。張傳芬仿佛有千裡眼,提醒道:“孫大忙人,今天是咱倆結婚紀念日啊!”孫浩心裡頓時被愧疚填滿。陪伴是最好的愛,過去自己在新疆飽受思親之苦,現在怎能再讓妻子和兒子缺失陪伴?他趕緊向張傳芬道歉,又將功補過,在網上給她買瞭個小禮物。這次之後,他將傢人的生日等重要日子在手機上設置瞭提醒模式。

此後,孫浩盡量抽時間陪妻子,還和父母一起買菜。對於熙熙,孫浩更是父愛爆棚。有時見熙熙深夜還在寫作業,孫浩很想去陪他一下,又擔心打擾到他,隻好偷偷從門縫看兒子一眼,或者提醒兒子註意坐姿,早點睡覺。見他對兒子的關愛今非昔比,張傳芬笑他變成瞭“孩子奴”。

與此同時,孫浩也一如既往地關愛留守兒童。他的班上有一個從別的學校轉來的叫小江的男生。小江成績不好,不和同學一起玩,孫浩喊他起來回答問題或課後找他聊天,他都低著頭不吭聲。為瞭解小江,孫浩抽空到他傢傢訪。小江的奶奶說,小江父母在外打工多年,兩人早已各自成傢,都不管孩子,以至於自己一大把年紀還要種幾畝地養傢糊口。老人哽咽著請孫浩多照顧孫子,孫浩含淚答應瞭。

後來,孫浩有事沒事就找小江說幾句話,還多次去他傢,給小江輔導作業,幫他曬玉米。看見他奶奶推一大推車化肥,孫浩馬上跑去幫忙,還趁機說奶奶很辛苦,勸小江珍惜學習機會。小江被觸動瞭,哭著說對不起奶奶,表示自己會努力。小江有決心,孫浩也給他鼓勁。隻要小江考試有進步,孫浩就自掏腰包給他買點文具獎勵他。小江越學越有勁,終於在一年後,成績進入班級前十。那一刻,孫浩比他還開心。

2020年9月,孫浩與鐘南山、張伯禮等十人榮獲“全國教書育人楷模”的殊榮。好消息傳來,學校裡沸騰瞭,孫浩一傢更是比過年還開心。

那天,熙熙放學剛回到傢,就手舞足蹈地沖著孫浩喊:“老爸,你太厲害瞭!竟然和鐘南山、張伯禮兩位大咖一同獲獎,我們學校的老師和同學都在誇你呢!你就是我的偶像!”兒子成瞭自己的粉絲,孫浩的臉上樂開瞭花,他笑著告訴熙熙:“鐘南山院士和張伯禮院士,他們幹的事情很偉大,爸爸隻是做瞭一些平凡的事情,但平凡的事情也值得我們認真去做。”

其實,傢人們都知道,為瞭這些平凡的事情,20年來,孫浩付出瞭自己的全部青春和心血。大漠有多荒涼他的心就有多麼滾燙。的確,鄉村教育和農村孩子已成為孫浩生命裡無法割舍的一部分,他將繼續紮根鄉村,做好教師這個職業,幫助更多農村孩子收獲他們的精彩人生!編輯/塗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