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10歲女兒遭大伯毒手:親情風暴下“為母則剛”

劉小蕓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鎮姑娘,跟多數人一樣,按部就班地上學、就業、結婚、生子。然而,2020年5月5日,劉小蕓獲悉瞭一個驚天秘密……

噩夢來襲:10歲女兒被大伯侵犯

這天晚上8時許,劉小蕓下班回傢,發現垃圾桶裡有吃過的泡面盒。劉小蕓數落女兒溶溶:“怎麼又吃泡面?不是讓你去樓下大伯傢吃飯嗎?”

“不去!”溶溶似乎脾氣很大,轉身進瞭臥室。

“這孩子,都六年級瞭,還不懂事!”劉小蕓搖搖頭,沒有在意。大人要上班,孩子在傢上網課,吃飯成瞭問題,好在溶溶大伯一傢住在樓下。她大伯年前剛退瞭休,說好瞭讓溶溶每天下去吃飯。

收拾妥當,劉小蕓拿過平板電腦追劇,瀏覽器的歷史搜索記錄刺傷瞭她的眼睛:

“伯伯摸侄女是犯法嗎?”

“怎麼樣會懷孕?”

……

劉小蕓的腦袋嗡嗡作響,這電腦隻有溶溶上網課用,會是她搜的嗎?她為什麼要搜這些?

劉小蕓感覺自己的智商已不在線,她強忍著慌亂,打電話叫值班的丈夫林其嶽快回傢。林其嶽看過後,鐵青著臉叫出女兒,問她是怎麼回事。溶溶一言不發,隻是哭。

林其嶽沉默著,臉色難看得很。半晌,他狠狠地把電腦摔到沙發上,甩門而出,往樓下沖去。劉小蕓怕出事,跟瞭下去。剛好大伯哥林其中打開瞭門,林其嶽一拳頭迎過去,林其中翻倒在地,鼻血噴湧而去。

大嫂王令荷撲瞭過來,林其嶽一手甩開她,單膝壓著林其中的胸口,掐著他的脖子,逼問他是怎麼欺負自己女兒的。林其中吞吞吐吐地承認曾侵犯過溶溶幾次,不過都是兩年前瞭。那時,王令荷外派到鄉下小學,不經常回傢,他便對溶溶伸出瞭魔爪。

劉小蕓此前還殘存一絲幻想,覺得可能是孩子敏感,大伯隻是喜歡她沒註意分寸。沒想到,事情比她猜想的更嚴重,那時溶溶還不到10歲啊!劉小蕓撲上去撕打,尖叫著要讓他把牢底坐穿……

劉小蕓時年34歲,老傢在湖北省麻城市的一個小鎮上。大專畢業後,她應聘到麻城市黃商集團做會計。後經人介紹,與在麻城市公路段上班的林其嶽結婚,2008年生下女兒林溶溶。

林傢兩兄弟房子買在一起,老大在三樓,老二在四樓。兩傢人關系一直不錯。

林其中在工商所上班,王令荷是麻城實驗小學的語文老師,兩人的兒子林浩然大學畢業剛剛考取瞭編制。林其嶽經常值班不能回傢,劉小蕓下班也晚。溶溶放學後,基本就是在樓下大伯傢寫作業,大伯傢就跟自己傢一樣。

誰能料到,林其中居然做出這種豬狗不如的事情來!

打也打瞭,鬧也鬧瞭,來回拉扯幾天後,在公公婆婆的協調下,雙方簽下協議:不報案,私瞭。林其中傢那套裝修好的新房,過戶給溶溶,算是給她的補償。這件事,以後任何人不能再提起。

“也沒有更好的辦法瞭,”林其嶽安慰妻女,“溶溶是女孩,鬧出去瞭,她以後還怎麼做人?過兩天我們就搬傢,離他們遠遠的。”

人性涼薄:伸張正義遭親情圍剿

2020年5月10日,林其嶽兩口子帶著女兒林溶溶搬瞭傢。一切都是新的開始。

劉小蕓請瞭假,在傢照顧孩子,每天給溶溶做飯。5月13日,溶溶的班主任方老師給劉小蕓留言,說林溶溶上課心不在焉,讓傢長加強監督。

林小蕓這才發現溶溶有點不對勁,劉小蕓和老公林其嶽說瞭女兒的反常。她想和溶溶談談,疏導疏導她,可是溶溶一直回避,每次都說“我很好”“我沒事”。看來女兒比自己預料的要堅強許多。劉小蕓半是欣慰,半是心酸。

幾天後,劉小蕓幫溶溶收拾書桌,看到草稿紙上有大片的墨團,仔細辨認,都是被劃掉的“死”字。劉小蕓心裡一驚。晚上,劉小蕓執意和溶溶一起睡,卻發覺女兒大腿上到處是被她自己掐得青紫的傷痕。劉小蕓心痛到無以復加。

劉小蕓發現,原本性格溫和文靜的女兒變得敏感易怒,而且有自殘傾向。

5月17日下午,因為一道數學題做不出來,溶溶一時氣急,把本子撕得粉碎。一會兒,她又後悔瞭,拿起鋼筆狠命地劃撕本子的手。劉小蕓發現時,女兒手背已經被劃得鮮血淋漓。

劉小蕓含著淚給女兒清洗包紮,陷入瞭深深的自我懷疑:“我們夫妻倆是不是做錯瞭什麼?”

劉小蕓在網上搜索答案,看得越多,越是膽戰心驚:溶溶莫不是患上瞭兒童抑鬱癥?

當天晚上,劉小蕓和林其嶽商量帶溶溶去看精神科醫生。林其嶽不同意,說大傢肯定會說女兒是得瞭神經病,會歧視她、孤立她、欺負她。林其嶽讓劉小蕓多開導開導女兒,母女之間有什麼話是不能說的?劉小蕓找一切機會和溶溶聊天。

5月20日上午,溶溶在上網課。劉小蕓提醒瞭幾句,沒想到溶溶竟跳起來把劉小蕓推出瞭房間,還反鎖瞭房門,中午飯也不吃。劉小蕓焦慮不安,隻得打電話叫回瞭老公。兩口子溫言軟語勸瞭半天,天快黑時溶溶才開門。

林其嶽因為三天兩頭請假,忍不住批評瞭溶溶幾句:“你這麼耍脾氣,到底想怎麼樣?”

溶溶懟她爸:“有本事把林其中抓起來坐牢。”

女兒和老公劍拔弩張,林其嶽吼劉小蕓:“這就是你教的孩子!”然後甩門去單位瞭。

劉小蕓不知如何是好,在網上付費求助心理專傢。專傢告訴劉小蕓:這件事情對孩子是巨大的心理負擔。如果壞人不受到懲罰,孩子會懷疑是不是因為自己也有錯,她會羞恥、恐懼、自我否定。

糾結瞭一晚上,5月21日,劉小蕓下定決心報案,讓林其中去接受法律的公正裁決。

林其嶽斥責劉小蕓是不是瘋瞭,一傢人還要不要臉?女兒還要不要做人?事情已經過去瞭,也和老大傢簽瞭協議,賠瞭房子,此事不要再提。

劉小蕓哭著爭辯:“這件事情並不像丟瞭玩具、被老師批評什麼的,忍忍就能接受。如果不能讓孩子完全接納自己,而是強制她接受現狀,這個心理的陰影會伴隨她終生,她午夜夢回都會被痛醒。”

林其嶽怒瞭:“你說得太誇張瞭。女孩子,名譽最重要,名譽毀瞭,受到的傷害會更重。我是她親爹,能不心疼她?能不為她著想?”

林其中一定要受到懲罰!既然林其嶽不同意,那就不指望他瞭。

劉小蕓想瞭想,還是給嫂子王令荷留瞭言,告訴瞭她自己的決定。畢竟她也是受害者。

5月22日一大早,王令荷就來敲門。她一進來,就跪在劉小蕓面前,求她看在侄子林浩然的分上高抬貴手。林浩然去年剛考上當地小學的老師編制,還沒過試用期。林其中被判刑,他轉正估計是沒戲瞭。劉小蕓沒有動搖。

王令荷又去求溶溶,讓她幫幫哥哥,不要去告大伯,不然哥哥會受牽連,會沒瞭工作。溶溶嚇得尖叫。劉小蕓怒瞭,扯起王令荷就往外推:“你找錯人瞭,害你兒子的是你老公,不要再來我傢胡攪蠻纏瞭!”溶溶已經驚恐得說不出話來。

當天下午,公公婆婆也來為林其中說情。婆婆說,等左鄰右舍知道瞭,溶溶還怎麼活啊?唾沫星子能淹死人啊!公公大手一揮:“別的都不說瞭,我們兩老那套房子馬上就拆遷瞭,還建的房子就寫在溶溶名下吧。去年你也爭過,當時想著溶溶是個丫頭,本來準備留給浩然的。”

劉小蕓說:“爸媽,你們的財產自己有權處理。我女兒的事,我自己也有決斷。”

婆婆公公氣鼓鼓地走瞭。

以愛之名:一個母親的成長與救贖

5月23日一早,劉小蕓帶著溶溶向麻城市鼓樓派出所報瞭案。她們做瞭筆錄並提供瞭和林其中的微信聊天內容、簽訂的協議作為證據。

回傢後,溶溶心事重重地問:“警察抓瞭大伯,是不是會害得哥哥沒瞭工作?”她不想害瞭哥哥。

劉小蕓摸著溶溶的頭說:“這不是你的錯。如果我們不去報案,大伯不被抓起來,可能還會有別的小孩被他害。哥哥是講道理的,他不會怪你。”

5月25日,林其中被依法逮捕。王令荷、林其嶽作為證人也被傳喚。

直到林其中被抓,劉小蕓才真正見識瞭人性之惡。當天下午,王令荷就打上門來。她帶著一幫娘傢的親戚,在劉小蕓傢裡打砸,叫囂著這是她給兒子準備的婚房,讓劉小蕓一傢滾出去。除非劉小蕓去撤案,這房子才給過戶。

劉小蕓報瞭警,又給林其嶽打電話讓他快回來。氣不過王令荷瞬間翻臉的嘴臉,劉小蕓放言明天就搬傢。王令荷冷笑一聲走瞭。林其嶽鐵青著臉:“這房子是賠給我女兒的!”

劉小蕓不想女兒總是被騷擾,決定搬傢。溶溶現在不用去學校上課,他們可以帶著女兒去鎮上娘傢住段時間。林其嶽很不高興:“那我每天怎麼上班?不上班喝西北風嗎?非要鬧,日子都快過不下去瞭!”劉小蕓有些疲憊:“我一個人帶女兒住回鄉下吧。你住單位臨時宿舍,或者回舊房子住。隨便你。”

5月26日,劉小蕓硬是一個人領著搬傢公司把所有傢當都搬回瞭舊房子。27日一大早,傢裡還沒收拾妥當,劉小蕓就帶著女兒回到小鎮上的娘傢。聽說瞭溶溶的事,劉母也是一陣嘆息。

幾天後,公公婆婆來瞭。他們不停向親傢母抱怨劉小蕓不肯生二胎。誰傢生瞭個丫頭還不再懷一個?現在大兒子被抓瞭,大孫子也去深圳打工瞭,見一面都難。婆婆說著說著就抹眼淚。

劉小蕓知道,這是逼她生二胎呢。很早之前,劉小蕓就跟林其嶽明確說過,傢裡條件一般,就好好培養溶溶一個,公公婆婆是知道的。

在這節骨眼上,他們像拿住瞭她的錯處,也不管溶溶的病,一味地想著添個孫子。劉小蕓沒有理會他們,一口回絕瞭。

六一兒童節,林其嶽調休來丈母娘傢看妻女,還帶溶溶去大水庫玩瞭一趟。溶溶難得的開心。

晚上,林其嶽和劉小蕓商量,要不還是生個二胎吧。有個弟弟或妹妹,溶溶的心情估計也會好些。

劉小蕓冷笑一聲:“是你爸媽說瞭啥吧。”林其嶽悻悻地說:“我也是為咱閨女著想。爸說瞭,再生一個,他那還建房就給老二。我們傢那房子不就可以留給溶溶瞭嗎?”

要在往日,這還真是為女兒籌劃。現在溶溶正病著,心理脆弱,這會兒上趕著生二胎,不是變相告訴女兒父母拋棄她瞭嗎?

劉小蕓有些心寒。她沒有理會丈夫,第二天獨自帶著溶溶去瞭武漢市同濟醫院。果然,女兒有瞭嚴重的抑鬱癥狀。醫生說,有劉小蕓溫柔而堅定地保護孩子,按時吃藥,估計3個月,孩子的病就能痊愈。

劉小蕓多次去公安機關打聽案情進展,有熟人告訴她,盡管還沒有審判,但林其中犯罪事實清楚,預計會判刑10年以上。

塵埃落定,劉小蕓堅持和林其嶽離瞭婚。林其嶽當然是愛女兒的,但在關鍵的事情上,他一味和稀泥,想著息事寧人。他的這種愛,不是溶溶目前最需要的。

劉小蕓也深覺自己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她參加瞭一個兒童心理學在線課程,在以後的歲月裡,她要用愛撫平女兒心靈的傷痕。

暑假,劉小蕓帶著溶溶外出散心。8月,劉小蕓和溶溶回到瞭麻城。為瞭不讓溶溶受到二次傷害,劉小蕓在開發區租瞭一個農傢小院,前有池塘後有柳,日子安逸平靜。

而劉小蕓,也在老師的牽線下在網上做志願者,幫助有同樣經歷的求助者。她根據自己和女兒的經歷,總結出她的心得:

對孩子,性保護教育當然是最重要的。萬一不幸發生瞭,父母應該怎麼做?

首先,不要去掩蓋真相,要承認事實;其次,要引導孩子正確面對,不要把自己當成受害者,而是幫助警察懲惡揚善的小英雄;再次,父母對孩子要有寬容和耐心。最後,堅持相信警察,訴諸法律。

9月,溶溶順利升入瞭初中,笑容又回到瞭她的臉上,因為她知道,媽媽會永遠保護她。

(為瞭保護兒童隱私,文中相關信息均做瞭處理。)

編輯/李雪蓮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