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生無可戀!鋼鐵直男養出個“娘娘腔”

內蒙古的鋼鐵直男封碩林從沒想過,自己生瞭一個娘們兮兮的兒子!他決定要好好整治兒子……

直男爹的憤怒:傢有兒子是個“娘娘腔”

封碩林至今都忘不瞭,老師第一次跟他反映兒子封曉東的性別認知有問題時,他的那種震驚。

封碩林,1968年出生於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村子背後便是科爾沁草原。從小見慣瞭套馬人的勇猛,封碩林不論體格還是性情,都是標準的內蒙古大漢。婚後,妻子生下雙胞胎女兒,他借錢買瞭12頭母牛開始創業。目前,養牛場占地上千畝,身傢數百萬。

兒子封曉東自出生後一直在老傢,12歲才被封碩林接到身邊。當時兩個女兒都考上瞭重點大學,封碩林覺得兒子也要培養成才。2005年夏天,他將兒子送進通遼市最好的中學,還讓妻子接送兒子上下學。

結果,封曉東剛進學校不久,班主任便反饋說,他在學校結交瞭幾個有名的公子哥,整日裡拉幫結派。而且,他還是學校出名的娘娘腔,愛夾著屁股走路,愛翹蘭花指,說話尖聲細語。這對封碩林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他做夢都沒想過兒子會和娘娘腔搭上關系。一時間,夾雜著羞憤的怒火迅速襲上心頭!

班主任嚴肅地告誡封碩林,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出現性格錯位,一般都很敏感,父母要理智友好地引導。封碩林生咽瞭一口氣,開始瞭整治娘娘腔兒子的艱辛之路。

醫生建議讓孩子多和父親接觸,於是每天接送的任務就換給瞭封碩林。他一開口,多半都是軍事政治類的新聞。本以為多聊聊這些話題,能喚起兒子的男性氣質,事實上,他得到的隻是兒子冷淡的敷衍:“爸,咱們就不能多去研究研究美好的事物嗎?現在是和平年代,哪有那麼多打打殺殺?”

封碩林和妻子各種辦法都試瞭,兒子卻越來越臭美,洗面奶護膚品比姐姐們的還多;為瞭身材,吃飯也是隻吃半飽;寫個作業都要在書桌上放一管護手霜,時時在手上塗抹。越是看到這些場面,封碩林就越控制不住脾氣,幹脆一頓吼罵。可這隻會讓父子關系更冰冷!時間長瞭,封曉東也像個石猴般皮瞭,父親的話完全聽不進去。那段時間,封碩林的心情鬱悶到谷底。

妻子走投無路,去請人查看孩子到底出瞭什麼岔子,竟然有好幾個神人給出的答案是這孩子前世是個什麼娘娘轉世,這輩子註定圍著女人轉。

這一席話更讓夫妻倆死瞭心,封碩林常常愁得半夜睡不著覺。之前因為生意要和各路人物打交道,應酬也多,他落下瞭胃病。如今情緒不好,胃病開始頻頻發作,愈演愈烈,有時吃胃藥都不能緩解。

2008年6月,中考前,老師跟封碩林說:“你兒子的成績走高中可能性也不大,盡早考慮職高吧。另外,學校的美術老師都很喜歡封曉東,說他很有畫畫的天分。”封碩林不同意,本來就娘兮兮的兒子,端個盤子歪著屁股塗紅抹綠,這不是更強化瞭他的女性氣質嗎?不管美術老師如何遊說,他堅定地否決瞭。

封曉東見父親不同意,脾氣大爆發,當即掀瞭桌子,說:“有你這麼當老子的嗎?我們傢是供不起我學畫畫還是咋地?你從小看不起我,現在還要生生地掐斷我的藝術之路,憑什麼?”一句“憑什麼”氣得封碩林當即扇瞭兒子一個耳光。封曉東扭頭將自己鎖進瞭屋子,開始鬧絕食。父子大戰,夾在中間的妻子叫來封碩林的兄弟姐妹做他的思想工作,最後還是封碩林在畜牧站當局長的妹妹,提出瞭中和意見:讓曉東去民辦高中讀書,將來隨便上個大學,回來參加公務員考試,爭取考進畜牧局。

而封碩林也被逼做出瞭讓步,支持兒子在高中三年的業餘時間裡學畫畫。

父子鬥法升級:要塗脂抹粉先去養牛

自從這場沖突後,父子關系冷到瞭極點,相互置氣,誰都不和誰說話。兒子讀高二時,封碩林的牛場引進瞭一大批荷蘭種牛,這是他和妻子第一次養育種牛,完全沒有經驗,所以忙碌異常。

2009年的一天,他們突然接到兒子老師的電話,說封曉東為何請假回傢瞭一個月,現在假期過瞭都沒回去。封碩林和妻子慌瞭神,因為兒子根本沒有回傢。在公安局朋友的幫助下,他發現兒子竟然私自去瞭北京,在一個美妝學校學化妝。而學費是這一年來他自己攢出來的。在趕去北京的飛機上,封碩林掩面大哭,這孩子是準備將自己當女人嗎?

到瞭北京,在那裡當法醫的大女兒陪封碩林找到瞭封曉東。他在一個染著綠頭發、打著鼻環的姑娘陪伴下出來瞭。封碩林怒氣沖沖,兒子卻一臉淡定地給他遞煙,而且是細細的女士香煙。封碩林氣得胃疼:“你這啥意思,學校那邊請個假過來學化妝,撒謊騙錢搞對象抽煙,還有啥壞事你沒做夠?”

面對指責,封曉東掐瞭煙仰起臉:“爸,你要是打我一頓能消瞭氣,來,今兒就打個夠,反正我不是學習的那塊料,我就想學化妝,這也是藝術。你今天拿繩子將我綁回去,我高考也考不瞭一百分,何必呢?”

封碩林氣得渾身抖瞭起來,很快胃部就傳來翻江倒海的疼痛。他不住冒冷汗,蹲在瞭地上,大傢慌忙叫瞭救護車。醫生診斷封碩林有嚴重的胃潰瘍,受刺激後引起急性胃穿孔,造成胸腔積液。排出積液後,醫生叮囑他以後千萬註意控制情緒。

但封碩林一想起兒子,情緒就根本無法受控制。美妝學校的老師在封曉東的委托下,頻繁來勸封碩林。木已成舟,封碩林隻能由著兒子在北京發展。

從北京回來後,兒子徹底成瞭封碩林的心病,誰也不敢在他面前提起封曉東,倒是妻子沒少給封碩林做思想工作,說兒子除瞭愛好美妝之外,其實沒啥壞毛病。但一個大男人給人化妝,搶女人飯碗,能有什麼大出息?親戚們勸他,且讓兒子玩幾年吧。

封碩林萬萬沒想到,兒子在美妝學校學瞭兩年,在北京混瞭半年多就回來瞭,而且還帶著女朋友。封碩林以為他混不下去瞭,結果,兒子一回來就跟他要錢,說要辦美妝培訓。封碩林準備教訓他一下,說:“想讓我投資也行,先在牛場待一段時間,拿出點做事情的態度讓我看看!”兒子爽快地答應瞭。

封曉東帶著小女友像個牛場工人一樣每天穿梭在各個牛棚,從牛飼料到防疫針,甚至連清理沼氣池都親力親為。看著兒子踏實幹活的樣子,封碩林心裡安慰極瞭。兒子全部上手之後,他將牛場全權交給兒子,帶著妻子去外地做瞭小手術。

轉眼,兒子在牛場忙瞭一年多。2014年4月,封碩林原本打算五一節後給他一筆錢做創業基金,結果節前牛場就出事瞭。很多附近的養殖戶聚集在牛場,跟他討要賠償,因為去年他們在這裡進行人工授精後的母牛,好多都產下瞭死胎或者病牛。

封碩林心頭大驚。有經驗的養殖戶都能判斷出來這是基因病,就是母牛和子牛若是接受瞭同一批號的凍精,很容易出問題。

而再一推算時間,正好是去年妻子進行手術期間。封碩林急忙到養牛場的電腦上翻臺賬,發現這段時間的授精記錄為0!他叫來兒子,沒想到,兒子一臉驚訝:“原來區分編號這麼重要啊!我當時嫌麻煩就沒按你說的做,也沒有做記錄,我也不知道這牛的凍精隔這麼久還有取自同一隻牛的!”

封碩林氣炸瞭,想起當時自己反復和兒子交代過,要對照牛的編號以及授精記錄核對好,兒子竟然沒有做。

看著眼前烏泱泱索要賠償的人,封碩林也顧不得生氣,簡單安撫瞭一下大傢,就急忙和會計核算損失數額,想著盡快提出賠償方案。結果數字還沒算出來,就聽兒子和外邊的養殖戶打瞭起來。見父親一出來,封曉東急吼吼地說理:“他就是壞瞭良心,一個牛犢掉瞭而已,想讓他傢爆胎的三輪車也歸我們賠,還罵我不正常,配個牛也不倫不類!我打他都不多!”

原本這些小養殖戶一傢就一兩頭牛,一個牛犢要精心孕育一年,如今掙不到錢瞭,恨不得這其中產生的所有費用都記在父子倆頭上,也是情有可原。封碩林隻想著將事情解決,誰知兒子這麼沉不住氣。

以愛之名放手:尊重孩子的個體差異

封碩林急忙對著被打的養殖戶,又是安慰又是道歉,兒子見對方依然罵罵咧咧,紅著眼睛,拍著胸脯大喊:“這事是我惹下的,今天多少賠償都沖我來,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你們不要連帶著我爸也罵!”

話音剛落,眾人的臉色都不好瞭,跳過封碩林,直接對準封曉東一條一條細數他們的損失。封碩林瞬間血壓驟升,會計跑出來跟他說損失差不多一百萬,封碩林驟然失去瞭知覺,人狠狠地砸在瞭地上。

當封碩林再次醒來,已經在醫院動完手術,被切掉瞭四分之一的胃,原因是胃部大范圍穿孔出血,感染瞭腹腔,造成瞭休克。妻子見他醒來,哭著說這點錢咋還嚇暈瞭?封碩林虛弱地搖搖頭。

他哪是心疼那點錢啊,他是因為兒子曉東!如今兒子說話做事雖然少瞭些娘氣,但依然冥頑不靈,沖動易怒,眼高手低。這樣的兒子怎麼能讓自己信任,別說創業瞭,養牛都讓人不放心。沒一會兒,封曉東進來給他道歉,說怪自己太沖動忽略瞭大局。封碩林擺瞭擺手,示意兒子出去。隨後,他讓妻子給瞭兒子十萬塊,讓兒子想幹嗎就幹嗎去吧。

躺在醫院的那一個多月,封碩林反思很多。這麼多年,為瞭兒子,他的心一直是緊張的。說到底還是恨鐵不成鋼,一直希望兒子能真正地頂天立地。

但這一遭鬼門關走後,封碩林才猛地意識到,沒有什麼比生命和親情更可貴。這些年來,自己的胃病不就是一次次生氣生來的嗎?這麼多年來,為瞭兒子的未來,自己甚至沒有給過他好臉,何必呢?兒子隻要善良正直,平安喜樂地過一生就可以瞭,不是嗎?想通瞭這一點後,封碩林倒能心態平和地面對所有關於兒子的消息瞭。

2015年初,大女兒告訴他:“曉東開始做直播瞭。”封碩林說好。小女兒說:“曉東的粉絲特別多,爸你關註瞭他沒?”封碩林讓女兒幫忙關註。2016年底,妻子說:“這小子剛給我打電話說女朋友懷孕瞭,想結婚。”封碩林說:“行,婚房給他,讓他們結婚吧!”

妻子和女兒都訝異於封碩林的變化,他也隻是笑而不語。而兒子在回瞭通遼後,突然像被上瞭發條一般忙得不行。一年不到的時間,封曉東就在通遼市開瞭大大小小七八個鋪面,涵蓋瞭美容美發美妝,甚至還有一傢婚慶公司。等封碩林反應過來,才知道兒子創業的錢都是他借的,兩個女兒為弟弟做瞭抵押貸款,悄悄支持弟弟創業。封碩林知道後,替兒子把錢還上瞭,兒子給他發微信說:“爸,謝謝你的支持,有你在我更有勁瞭。”還附帶瞭一個抱抱的表情。

生意做得多瞭,封曉東的應酬也多瞭,一年到頭難得回傢吃一頓飯。偶爾回來,三部手機輪流響,接到重要人物的電話,他就立刻躲在一邊點頭哈腰,聊得十分認真。

封碩林問他:“這麼多店鋪忙得過來嗎?”兒子撥弄著手機語音,指揮著一個又一個店長,回復父親:“生意好不好不重要,我要的是品牌效應。”

2017年9月,中秋節前,封碩林突然接到兒子的消息,要開輛新奔馳去接他參加一個開業典禮。車子在市區一座建築前停下後,好多人上來招呼封曉東,稱他“封校長”,而封碩林再一看紅佈下的標頭,竟然是以兒子名字命名的美妝藝術學校。

驚訝之餘,妻子告訴封碩林,兒子一早就開始籌辦這個學校瞭。這不,開業前廣告剛打出去,4層樓16個教室的美妝短期培訓班就已經全部滿員瞭,甚至有不少學員都預定瞭下一期的課程。

封碩林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一切,覺得有些恍惚,眼前的這個沉穩風趣又儀表堂堂的孩子,真是當年那個麻稈般的娘娘腔兒子嗎?

幸福突然來得讓他雙眼迷蒙。而那晚兒子說的一番心裡話,更讓封碩林感慨萬千。封曉東說:“爸,我小時候因為畫畫好,穿衣服幹凈又講究,被村裡的小霸王看不起,說我像個姑娘。我就不服氣瞭,憑什麼男孩子就不能愛美?他們越說我是個女孩子,我就越固執地活給他們看。現在想想自己真蠢,因為這讓你和我媽操瞭那麼多心。爸,男人搞美妝其實更有優勢,我搞這個不丟人!爸,其實我最想獲得最在乎的就是您的認可,您知道嗎?”

原來那些年兒子也承受瞭那麼多的壓力和委屈,而他卻一直打著愛的名義罵兒子叛逆、無能,從沒真正坐下來認真聽過兒子心裡的想法。封碩林很想借著酒勁對兒子說句“對不起”,但他隻是一飲而盡,流下瞭欣慰的淚水。

封曉東的美妝學校發展得很好,封碩林和妻子整日喜滋滋地去他那裡取經、湊熱鬧。

2020年國慶節,大女兒回來看見父親文瞭眉,頭戴棒球帽、一身棒球服,驚訝地說:“爸,你十年前都沒這麼年輕!”封碩林笑瞭,幸福感油然而生。

編輯/王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