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歲月靜好有伏筆:“帶遺腹子嫁人”瞞無可瞞

男友因車禍意外去世,她卻懷孕瞭。為瞭愛情,她決定生下孩子。她的另一位追求者願意“接盤”她和遺腹子,兩人結婚,並約定保守孩子的身世秘密。孩子出生後,不知情的公公婆婆精心呵護著這個“頂缸孫子”,這個傢也因孩子的到來幸福安寧。可是,3年後,孩子的親奶奶突然找上門來——

為愛生下遺腹子,“接盤俠”丈夫欲言卻止

“劉丹,快來醫院,媽心臟病犯瞭!”2020年6月7日上午,劉丹正在單位加班,忽然接到丈夫王鬱的電話。劉丹連忙問:“媽早上吃飯時還好好的,誰惹她生氣瞭?”“還有誰?高玉娜來瞭!”聽到“高玉娜”這三個字,劉丹的頭“嗡”的一下,瘋瞭似的拔腿往醫院趕。

劉丹,28歲,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一傢廣告公司擔任設計師。2016年,劉丹在黑龍江一所大學讀大四時,班上有兩個男生追她,一個是黑龍江省佳木斯市老鄉孫偉,一個是傢住哈爾濱市松北區的王鬱。劉丹最終選擇瞭孫偉。哪知,孫偉的母親高玉娜反對兒子與劉丹戀愛,嫌棄劉丹出身農村,而高玉娜夫婦在佳木斯開有公司,傢境富裕,兩傢門不當戶不對。

孫偉第一次領劉丹回傢見父母,高玉娜陰沉著臉,她的頤指氣使和夾槍帶棒深深傷害瞭劉丹。可孫偉深愛劉丹,表示非她不娶。為瞭避開激烈反對的母親,孫偉放棄回自傢公司工作,毅然與劉丹一起留在哈爾濱打拼。兩人悄悄在松北區一個出租屋同居,過上瞭清貧而幸福的生活。

然而天不遂人意。2016年11月的一個傍晚,孫偉出差回來,因惦記獨自在傢的劉丹,他騎的摩托車速度太快,在行至一處拐彎下坡路段時摔倒,頭部撞在路邊的水泥護欄上,不幸去世……痛苦中的劉丹幾近絕望。就在孫偉離世一周後,劉丹發現自己懷孕瞭。她要留下這個孩子,給自己一個寄托,更為真愛留個念想。但劉丹不想被孫傢認為自己是別有所圖,更因為她與高玉娜的矛盾,她決定對孫傢隱瞞自己懷孕的事。當時,陪在劉丹身邊的大學同學、閨蜜鄧雯好心勸劉丹打掉孩子,不然麻煩還在後頭。劉丹不為所動,執意要生下孩子。

從此,腹中的胎兒成瞭劉丹的精神支柱。

這期間,除瞭閨蜜鄧雯,還有一個人一直關註著劉丹,而且不時來看望她,這個人就是王鬱。畢業後的王鬱在哈爾濱一傢國企工作,但劉丹此時心裡仍然裝著孫偉,而且懷著孫偉的孩子,一時無法接受王鬱。後來在王鬱執著的追求及鄧雯的勸說下,兩人最終確立瞭戀愛關系。王鬱提出,把孩子的事對自己的父母坦白,劉丹擔心他的父母反對,表示不同意。王鬱也就瞞下瞭這件事。

王鬱的父母拿出多年積蓄,在劉丹單位附近給兩人買瞭婚房。就這樣,劉丹和王鬱為瞭孩子閃婚。

2017年6月,劉丹順利生下兒子鐵鐵,不久,她把鐵鐵送到王鬱父母傢。王鬱的母親宋喜雲心臟裝瞭支架,醫囑不能勞累。可自從有瞭鐵鐵,宋喜雲像換瞭一個人,她不顧老伴和兒子兒媳的反對,整天樂呵呵地主動承擔起照顧鐵鐵的一切,給鐵鐵喂牛奶、洗尿佈,抱著他出去玩,每天一臉燦爛。全傢人都因宋喜雲和鐵鐵而快樂。

2018年7月的一個周日,劉丹和王鬱用童車推著1歲多的鐵鐵在傢附近廣場上玩,偶遇劉丹閨蜜鄧雯。鄧雯抱起酷似孫偉的鐵鐵親瞭一下,說:“時間過得真快啊,一晃,孫偉都走瞭一年多瞭。”此話一出,劉丹的臉色驟變,鄧雯這才意識到這話不妥,急忙又補充瞭一句:“這孩子長得真帥!”瞬間的尷尬一閃而過,三人又寒暄瞭幾句,鄧雯就離開瞭。

鄧雯剛走,王鬱就問劉丹:“老婆,你實話告訴我,是不是鄧雯知道鐵鐵的事?”劉丹知道鄧雯剛才說漏瞭,便不再隱瞞:“孫偉出事後,多虧鄧雯一直陪著我,她當然知道我懷孕瞭。但我保證她不會跟別人說這件事,當初她也答應過我的。”王鬱沉默瞭一會,說:“我相信,可是,就怕她萬一說漏嘴。”王鬱接著說:“我看這事還是跟爸媽坦白瞭吧,萬一他們從別人那裡知道孩子的身世,恐怕會認為咱倆合謀騙他們,那樣會更糟。”但劉丹還是堅持原來的意見,她相信鄧雯更需要目前的平靜。

歲月靜好有伏筆,不速之客欲引爆“炸彈”

鄧雯那句不合時宜的話,令王鬱很不快。劉丹看出瞭王鬱的心思,當晚睡覺前,她故意當著王鬱的面給鄧雯打免提電話,再次叮囑鄧雯千萬不要跟任何人泄露鐵鐵的身世。鄧雯發毒誓說,自己真的沒有跟任何人說過此事,過去沒有,今後更不會,讓劉丹放心。劉丹的心這才安穩下來。其實,她的這個電話不僅是給王鬱吃定心丸,更是給自己。

劉丹見王鬱緊繃的神情松弛下來,便告訴王鬱,一年多來,她親身體會到瞭公婆及王鬱對她和鐵鐵的好,尤其一傢人對鐵鐵的真愛與呵護,她萬分感激,所以,她想與王鬱再生一個孩子,報答王傢人對她的好。聽瞭這話,王鬱誠懇地告訴妻子,其實自己早有此意,但怕她多想,才沒敢開口。

從此,劉丹就解除瞭避孕措施,一心懷孕。

哪知,一年過去瞭,劉丹的肚子卻沒有任何動靜,兩口子去醫院做瞭檢查,劉丹一切正常,是王鬱弱精。王鬱蔫瞭,劉丹勸他別泄氣,抓緊治療。可是,這種病的治愈率太低,兩口子走遍瞭東北的幾傢不孕不育醫院,一直不見療效。又一年下來,仍未見效,王鬱終於決定放棄治療。王鬱告訴劉丹,此生有鐵鐵就足夠瞭,他沒有遺憾。同時他再次提出,幹脆把鐵鐵的身世告訴二老。他認為,既然是自己不能生育,在這種情況下,二老知道鐵鐵的身世後,就更容易接受鐵鐵。劉丹還是覺得,這不是小事,應該慎之又慎才好,容她好好想想。

這一晚,劉丹幾乎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劉丹告訴丈夫,她擔心婆婆一旦知道自己投入全部心血養育瞭3年的孫子並非親生,經受不住這種打擊。何況老人傢本來就身體不好,而且心臟裝著支架。王鬱最擔心的也是這件事。劉丹接著說,就算二老不介意鐵鐵並非親生孫子,可是,知道瞭真相後,老人的心態肯定會發生變化。劉丹問丈夫:“你說二老是一如既往地與孫子相處更快樂,還是帶著隔閡陰影去面對孫子更快樂?”王鬱沉默不語。兩口子最終決定暫時把此事放一放。

哪知,僅僅在一周之後,意外發生瞭。

這天上午,正在上班的劉丹忽然接到一個女人的電話。對方報上名字後,劉丹嚇瞭一跳——竟然是孫偉的母親高玉娜,約劉丹去她住的賓館見面。

她千裡迢迢來找自己幹什麼?劉丹一下子想到鐵鐵,頓時忐忑起來。果然,高玉娜是為鐵鐵而來。

原來,不久前,高玉娜的小姑子孫國珍,告訴瞭她隱瞞瞭近3年的一個秘密。

3年前,也就是孫偉離世不久的一天,孫國珍在醫院工作的女兒姍姍告訴孫國珍,孫偉女友劉丹去她那裡檢查出懷孕,而且本人跟陪同的女伴說不同意做人流。孫偉在世時,曾給姍姍發過他與劉丹的一段視頻,所以姍姍認得劉丹,而劉丹根本不認識姍姍。

孫國珍聽瞭很驚訝,她當即囑咐姍姍,不要跟任何人說此事,理由很簡單:哥哥孫大成和嫂子高玉娜曾經堅決反對孫偉與劉丹的婚事,就算劉丹生下孩子,也不見得會告訴孫傢,這裡面很復雜,不僅涉及劉丹與孫傢的恩怨,還關系到劉丹傢的安寧,沒必要去蹚那渾水,自找麻煩。

可是,見哥哥失去兒子後失魂落魄的樣子,孫國珍很心疼。直至幾天前,孫國珍偶然得知劉丹生下瞭那個孩子,她這才告訴瞭哥哥……

聽完高玉娜講述的大致經過,劉丹暗暗吃驚,但她矢口否認鐵鐵是她與孫偉的孩子,而是她與丈夫王鬱所生。高玉娜早有準備,說可以給鐵鐵做隔代親子鑒定,作為鐵鐵的親奶奶,她有知情權,至少要認親,公開認鐵鐵是自己的親孫子,孫傢不能絕後。

背著丈夫單刀赴會,瞞無可瞞致血案收場

劉丹本想與高玉娜硬扛到底,絕不承認,可是,她又擔心高玉娜把事情鬧大。作為孩子的監護人,她並不擔心鐵鐵被奪走,隻是擔心事情曝光的後果。

劉丹也想到跟王鬱一起面對,可自從那次閨蜜說漏嘴後,劉丹發現鐵鐵的身世始終是王鬱的一個心結,不然他不會幾次三番提出跟父母坦白此事,所以她不想給丈夫添堵,決定自己一個人扛下來,跟高玉娜好好談談。她跟高玉娜挑明瞭為什麼會隱瞞鐵鐵的事,當初高玉娜夫婦那樣堅決反對她和孫偉的婚事,嫌棄她是農村出身,對她傷害太深,所以,她在孫偉去世後,不想再跟孫傢有任何瓜葛。

高玉娜冷笑道:“你說沒瓜葛就沒瓜葛嗎?你可以沒瓜葛,可鐵鐵是孫傢血脈。我承認我傷害過你,可這與認不認鐵鐵是兩碼事。”劉丹提高瞭聲音:“如果你隻從自己的角度想問題,那咱就免談。”高玉娜的口氣立刻緩和下來,語氣帶著濃濃的關切,並主動提出改日再談。

一周後,兩人第二次面談。劉丹希望高玉娜不要再來打擾她,等孩子18歲後再去高玉娜傢認親,並表示願意出具書面保證書。高玉娜答應瞭,但要求隨時可以看孩子。劉丹拗不過,最後雙方約定高玉娜每3個月可以看一次孩子。

祖孫倆的第一次見面是一個周日,“像!太像小時候的偉偉瞭!”高玉娜抱起鐵鐵,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流淚,語無倫次,還把鐵鐵嚇哭瞭。

高玉娜的這一反常舉動,令劉丹擔心這樣下去會出事,於是提出撤回約定,要求高玉娜等鐵鐵大些瞭再說。可見到孫子後,高玉娜的心態完全發生瞭變化,她不僅要求隨時見孫子,而且要求提前認親。

最後兩人再次達成一致:維持3個月見一次的約定,但高玉娜隻可遠觀,不許接近,否則取消見面。哪知3個月後的第二次見面,高玉娜還是控制不住自己……這回,劉丹下決心毀約,可高玉娜不答應。劉丹沒辦法,跟高玉娜謊稱鐵鐵最近身體不適,看孫子需要等她電話通知。

2020年6月的一個周末,單位臨時通知加班,劉丹去瞭單位,王鬱隻好一個人去父母傢看兒子。

上午10點左右,門鈴響瞭,在客廳給孩子熱奶的宋喜雲去開門,隻見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拎著一大袋水果和一盒玩具立在門口,滿臉堆笑。為人熱情的宋喜雲以為是老伴的熟人,把來人讓進屋,坐下後,對方自我介紹,大傢才知此人是高玉娜。

王鬱一聽來人是高玉娜,不禁慌瞭,他早就從劉丹口中知道高玉娜是孫偉的母親,他覺得情況不對,急忙抱起鐵鐵準備離開傢,竟然被高玉娜攔住。高玉娜直接挑明:“告訴你們,我是來認孫子的。”

在場的人都愣住瞭,宋喜雲急切地問:“你說什麼?我沒聽懂!”高玉娜就把事情的經過簡單說瞭一遍,並且明確表示,劉丹已承認鐵鐵是她的親孫子。

“你胡說!”王鬱當即急瞭。“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問一下劉丹嘛。”高玉娜的話音剛落,又急又氣的宋喜雲已暈倒在地。王鬱父親急忙去攙扶宋喜雲,王鬱趕緊打瞭120。

此時,高玉娜也有點慌瞭,她不再胡言亂語。十幾分鐘後,120急救車趕到。王鬱把鐵鐵托付給鄰居,開車直奔醫院。高玉娜也打車跟瞭過去。正在單位加班的劉丹接到王鬱的電話後,心急火燎地往醫院趕。

急救室的醫生緊急搶救,可還是晚瞭,宋喜雲停止瞭呼吸。當劉丹趕到醫院時,婆婆已經去世。

就在大傢忙成一團的時候,萬念俱灰的劉丹發現走廊盡頭的長椅上坐著一個神色慌張的女人,她就是高玉娜。從丈夫嘴裡得知婆婆去世原因的劉丹頓時失控,撲上前去,使出全身力氣,雙手緊緊掐住高玉娜的脖子,邊掐邊吼,發泄心中的憤恨。

不久,有人發現情況不對,叫瞭保安,與此同時,有人報瞭警。劉丹很快被醫院保安和趕來的松北區派出所民警控制。經醫生檢查,倒在長椅上的高玉娜已經停止瞭呼吸。

劉丹到案後,對殺人的事實供認不諱。目前,此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餘人物為化名。)

[編後]本案引人深思。“接盤”他人遺腹子的王鬱有情而大義,其父母更是淳樸善良。劉丹命運多舛,本來已走過悲傷,迎來歲月靜好,卻因遺腹子的身世問題沒有處理好,使得這枚“隱形炸彈”最終爆炸,進而沖動毀掉瞭所有。其實,劉丹有過不少向公婆公開孩子身世、降低炸彈殺傷力的機會,卻都遺憾放棄。親愛的讀者,您覺得類似的秘密到底是該隱瞞還是該適時對當事人開誠佈公?何時公開為宜?歡迎給我們致電(027-68892631)或留言,談談您的看法。

編輯/塗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