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鎮寺之寶

  吳暉是大三的學生,經常利用寒暑假背著行囊行走於名山大川。這年暑假,他又開始瞭遠行。一天晌午,他來到瞭一座名叫聖珠寺的寺廟。他決定在寺裡住一天,休息一下。寺裡的知客僧熱情地接待瞭他,並安排瞭一間條件最好的客房給他住。
  
  中午,一個名叫靜悟的小和尚給吳暉送來午餐。吃過飯,靜悟又給他送來瞭一壺香茶。茶一倒入茶杯,一股濃鬱的茶香撲鼻而來,吳暉輕輕品瞭一口,不由眼睛一亮,脫口贊道:“好茶!口感柔和,不苦不澀,香而持久!”
  
  靜悟在一旁笑道:“施主過獎瞭,這茶葉不過是普通的茉莉花茶,可奇怪的是,喝過的人都說好。”
  
  吳暉問:“小師父,貴寺有多少年歷史瞭?”靜悟眨眨眼,說:“這個我可說不上,也許有一百多年瞭吧!據說很久以前本寺就非常有名氣,曾經還有鎮寺之寶,可惜遺落瞭。”
  
  吳暉一聽,頓時來瞭精神,問:“貴寺的鎮寺之寶是什麼?”
  
  “不知道,我也沒見過,隻是聽說而已。”靜悟搖搖頭,接著告訴他,很早以前,聖珠寺有一個傳說,當年建寺的高僧在圓寂之前,將自己最心愛的一件寶物,埋藏在寺院的某個地方,繼任的住持曾經四處搜尋這件寶物,直到20世紀70年代才被本寺虛雲法師找到,而後,他留下瞭一首詩,就圓寂瞭。
  
  吳暉忙說:“詩在哪裡?你帶我去看看。說不定我可以幫你們解開這個詩謎。我可是解謎高手。”
  
  靜悟想瞭想,說:“好吧!我去問問師父。”
  
  過瞭好一會兒,靜悟領著一個老和尚過來瞭。老和尚是本寺住持,他一見吳暉,便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人曾是僧,人弗能成佛?”
  
  吳暉一愣,隨即悟到老和尚是在考自己,稍一思忖,回道:“禾火為秋,禾日曬成香。”
  
  老住持再次吟道:“安貧守道道無窮,窮中有樂。”
  
  吳暉笑瞭,脫口對道:“苦寒修禪禪意深,深藏妙理。”
  
  老住持點頭道:“阿彌陀佛!施主果然精通詩詞,才思敏捷。剛才小徒說你要去參悟虛雲法師的墨寶,我就想如果不懂詩詞又如何參悟?看來是我錯瞭,請—”
  
  吳暉跟著老住持和靜悟兩人走進瞭一間禪房。房內正中墻壁上掛著一幅畫,畫的是一位慈眉善目、盤腿打坐的老和尚,這應該就是虛雲法師瞭。畫像下面擺著一張桌子和兩把椅子,墻角有一張禪床,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吳暉恭恭敬敬向畫像中的虛雲法師行瞭禮。老住持說:“這是當年虛雲法師的禪房,我們一直保留著原樣。施主請看,畫像左邊就是虛雲法師當年留下的詩。”
  
  吳暉探頭看去,墻上果真留有一首黑墨寫成的詩,字跡有些淡,但還是能看得清。詩是這樣寫的:刀剪長衫第一次,花落人亡兩不知。一點寒鴉奔夕照,一丸妙藥無人點。寸金難買寸光陰,長安日下雨絲斜。巖下有土多開辟,嶗山道士真功夫。
  
  吳暉看完,當即說道:“這是一首字謎詩。所謂字謎詩就是詩中的句子皆為字謎,解出來的字連在一起就是詩作者要表達的意思。”
  
  老住持眼睛一亮,問:“那施主能解開這個謎嗎?”
  
  吳暉點點頭,說:“能解。我從第一句說起,長衫就是衣服,刀剪衣服是個‘初’字。第二句花落人亡,花字去掉草頭和人旁,是個‘七’字。第三句是個‘夜’字,第四句是個‘九’字,第五句是個‘時’字,第六句是個‘影’字,第七句是個‘壁’字,第八句是個‘墻’字,連起來就是‘初七夜九時影壁墻’。影壁墻在哪裡?”
  
  “影壁墻在水井旁。”靜悟興奮地接口道,“難道寶物藏在影壁墻裡?”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