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知識曬成咸魚幹

  “幹貨”一詞本是農牧業詞匯,現在這個詞的含義有瞭很大的變化。
  
  “幹貨”這個詞其實很貼切——把一本書的知識摘抄出“幹貨”,不是把濕衣服曬幹,衣服和水原本不是一回事兒,但書中的“濕貨”和“幹貨”渾然一體,而像是把鮮魚曬成咸魚幹——脫水的同時破壞瞭細胞,轉換瞭性質,改變瞭味道。
  
  有人就是喜歡吃咸魚幹,這本是口味問題,不必討論。但宣稱“咸魚幹才是魚的精華”,這就是無稽之談瞭。
  
  從一本書中摘出“幹貨”,其實是一個逆向的過程,是去掉上下文把知識“降解”為信息。
  
  如果是自己做這事,多少有助於記憶,但若把別人九蒸九曬過後的“幹貨”還當寶貝收藏,癡迷於“幹貨式學習”,那就是誤入歧途瞭。何況很多人拿到咸魚幹並不吃,隻是聞聞味道,隨手藏進庫房,和另外幾萬件都快放臭瞭的咸魚幹堆在一起。時間久瞭他們又會焦慮,再去學習怎麼把不同的咸魚幹分門別類,學習怎麼整理筆記。實在整理不過來瞭,再學習怎麼斷舍離……
  
  不要再把咸魚幹當寶瞭,成人學習不是曬幹,而是轉換。學習者可以清蒸全魚,也可以隻吃魚頭,嘗過滋味後化為營養。把對自已有啟發、有感觸、有用途的知識貼上便箋,轉化為自己的語言、自己的經驗、自己的應用,得魚忘筌,得飽忘魚,不亦樂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