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怕死並不可恥

  “老師,最近我和媽媽都很難過,因為她大學時一個武漢的同學得瞭(新冠)肺炎,進ICU瞭。媽媽哭瞭好幾次瞭,我也很害怕,不敢看朋友圈,怕看到肺炎的消息。我天天晚上做噩夢。有一回夢見我得瞭肺炎,醒瞭感覺呼吸困難,非常恐怖!老師,我覺得自己挺可恥的,因為我很怕死。我特別敬佩那些醫生護士,他們那麼勇敢,一點都不怕死。我天天魂不守舍,根本聽不進網課,也沒心思做作業,總盼著疫情快過去,總盼著開學。老師,我是不是出瞭什麼心理問題?我好害怕……”
  
  我知道這孩子“過度焦慮”瞭,她甚至出現瞭“疑病”癥狀。
  
  我立刻發送語音安撫她,告訴她說可以通過深呼吸來改善焦慮情緒,然後我說——
  
  孩子,誰告訴你說怕死可恥?實話跟你說吧,老師我跟你一樣,也很怕死,但為什麼老師不覺得自己可恥呢?
  
  在老師看來,非自然死亡可分為兩種情形,一種是無意義的死亡,一種是有意義的死亡。
  
  比如,有人死於車禍,有人死於溺水,有人死於疾病,這些非自然死亡都屬於無意義死亡。
  
  那什麼是有意義死亡呢?比如說,戰士獻身正義,醫生以身殉職,這些都是有意義死亡。
  
  我曾聽一位軍官演講。他說:你若問我作為一個軍人最怕什麼,我會回答你說,我最怕死;你若問我作為一個軍人最不怕什麼,我會回答你說,我最不怕犧牲!
  
  你看,在這位軍官眼中,“死”和“犧牲”是兩個概念,前者是無意義死亡,後者是有意義死亡。即便是有意義死亡,我們也應該竭力追求“數字最小化”,不主張一上來就抱定“必死”的決心。
  
  你想啊,連這位軍官都大大方方地承認自己“怕死”,我們有什麼不好意思承認的呢?我若是在你這樣的年齡,我更有理由怕死!因為,你還一無所有,你人生的大廈還沒建起,你這條命的價值還沒有實現,所以,你有一萬個理由為指望著你的人和世界保護好自己。
  
  既然說到瞭死亡,老師我就多囉嗦幾句。
  
  古人把活人叫“行人”,把死人叫“歸人”。任何人,都有“歸”的那一天。關於這一點,曹操說得非常好:神龜雖壽,猶有竟時。
  
  什麼人不怕死?大概是這兩種人:一種是活膩瞭的人(比如悲觀厭世者),一種是活值瞭的人(比如有大作為者)。
  
  當然,我們都希望自己活成第二種人,把這一生活得無比璀璨,不留遺憾。
  
  《安妮日記》當中有這樣一句話:“我希望我死之後,還能繼續活著。”嗯,這大概是地球人共同的心聲吧。
  
  究竟誰,死後還能有繼續活著的福氣呢?
  
  老子說:“死而不亡者壽。”——死,指的是肉體不存在瞭;亡,指的是精神不存在瞭。失去瞭肉體卻留存下精神的人,就叫“長壽”。
  
  你一吟誦“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李白復活瞭;你一吟誦“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願天寒”,白居易復活瞭。他們死瞭,但沒有“亡”。
  
  你明白瞭嗎?一個能夠為世界留下長於自己壽命的寶貴財富的人,才不容易被死亡帶走。
  
  ——孩子,我願與你相約,我們要從“怕死”一步步走向“不怕死”。因為轟轟烈烈活瞭一場,因為自信“死而不亡”,所以,謝幕時分,凜然靜美,無懼無憂。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