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人為什麼會自吹自擂?

  之前,被拉進過某個故鄉的同學微信群,正籌備同學會。看大傢聊著聊著,變成瞭傳統相聲《誇住宅》:住無錫城區的先發言,然後依序出來住無錫太湖邊的、住南京的、住蘇州的、住上海閘北的、住上海靜安的……兩個住海外的出來後,群裡沉默瞭一會兒,《誇住宅》告一段落;之後,就變成瞭誇孩子。
  
  人常說,人是缺啥吆喝啥。譬如古代揚州鹽商,有錢缺文化,便格外喜歡請清流讀書人來捧場;讀書人們也很配合,出席酒宴、幫腔作詩,幫著揄揚族譜,不一而足。這類活做得好,就是揚州八怪;做寒磣點,就是《紅樓夢》裡的幫腔清客:詹光、單聘人之類瞭。
  
  但凡是個人,都會多少扭曲一點現實,來保護自己的自尊心。
  
  然而也不盡然。人更多是越不自信,越需要外界的肯定。許多性格比較敏感的,縱使已經成就卓越,還是會對批評或贊美錙銖必較、一觸即跳,也是如此。比如羅曼·羅蘭就寫,有一次,達芬奇在街上被人圍著要解釋問題,看米開朗琪羅正好經過,達芬奇就勸大傢去問米開朗琪羅,那意思本來是捧他博學多知來著;但米開朗琪羅就不樂意瞭,覺得達芬奇這是看不起他,撂瞭幾句狠話就走瞭。人的自傲與自卑,真也是很難測量的。
  
  英語裡,對自尊和自我中心分得很清。前者越多越好,後者就沒那麼正面瞭。一般說來,健康的自尊則源於對自己成就相對理性的認知,以便為自己的行動提供動力。而一般過於自我中心的人,對自我的認知建立在情感上,於是很容易導致傲慢、易怒、聽不得批評、拒絕溝通、受不得侮辱,甚至會放大別人對自己的惡意。
  
  倒也不奇怪:畢竟人類大多數心理機制,都是進化來自我保護的。所以但凡是個人,都會多少扭曲一點現實,來保護自己的自尊心。所以許多表現得狂傲的人,往往內心還很自卑:因為沒什麼可以支撐自己很強的底氣,所以就隻能靠自我中心來保護自尊。於是很容易發生下面的情況:“我得有點什麼來保護自尊→那我有什麼呢?→不管我有什麼,我得把這個吹上天才行!”
  
  孩子年少時,除瞭傢境外沒啥好吹,隻好吹學習成績,吹在學校裡的各色成就,來博得優越感。這種行動在成年人來看,很容易覺得是拿著雞毛當令箭;但你也沒法怪他們:孩子們沒啥可自誇的嘛。到上社會瞭,可以吹成就瞭。於是攀比薪水,攀比單位,攀比手機,攀比情侶漂亮不漂亮。因為自己的時間都投註在這些上瞭,總得攀比一下才夠本。到有一定社會經驗瞭,攀比房子、車子、伴侶、孩子、孩子就讀的幼兒園小學大學;攀比自己旅遊過的地方、新買的奢侈品,等等。到年老瞭,社會地位已經到天花板瞭,那就攀比孩子吧。孩子的成就,孩子的收入,甚至孩子的孩子,孫子有多聰明,等等。當然,到攀比孫子的年齡瞭,就也要順便攀比下自己的某些素質:還能下樓遛彎呢,血壓特別正常,各種指數特別平衡……
  
  通常人能夠拿來吹噓的,並不都是當時最有價值的,但往往是自己投入精力之後得回的。所以人為瞭保護自尊,總得竭力說服他人(與自己):我犧牲瞭那麼多得回的這個,是有價值的。若不這麼想,大概就真過不去瞭吧?
  
  所以,看到他人格外用力地自吹自擂時,年輕氣盛的人會去打擊一下子——因為那也可以獲得點優越感,順便保護自己的自尊。但年紀長一些的或更有同理心的人,大概會平靜一點。因為,或多或少,每個我們能察覺到的“用力自誇”,背後都多少懷著這類心思:“我為瞭這玩意也付出瞭很多,如果還不能拿來獲得點羨慕,真不知道我為啥付出這麼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