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高考後狂歡:一個丟命,一個丟前程

來自河南省洛陽市的18歲少年劉洋,高考後不久,因開車撞倒老人,逃逸到瞭三亞。當身上的錢花光後,他成瞭一名流浪漢。最終,他的命運會如何?

收留流浪男孩,身世成謎讓人揪心

楊梅,70後,離異單身,獨自在海南省三亞市開瞭一傢旅行社。2016年秋天,她在旅行社對面樓裡租下402房間自住。住瞭一段時間,這棟樓馬上要拆遷,但是楊梅的房東是唯一的釘子戶。所以,當其他住戶都搬走後,整棟樓隻有楊梅一個人住。

11月的一天,城管帶著農民工過來做拆遷前的清理,他們砸完門就進去砸玻璃,卸窗戶,摘防盜網。傍晚,拆遷隊都撤瞭以後,楊梅回到樓上,順著樓梯,看到每個房間都是大敞四開的,有的住戶搬走的時候,竟然什麼都沒拿。沙發、床,甚至有的房間床上還鋪著被子,廚房裡鍋碗瓢盆都齊全。

奇怪的是,這棟樓的門窗被砸開以後,接連好幾天,拆遷隊竟然再也不來瞭。但是新的麻煩來瞭,不知道流浪漢從哪裡得到的消息,他們竟然全部開始過來淘金,成群結隊地往外抬餐桌餐椅,拿鐵床鐵架,搬冰箱洗衣機……

在這些流浪漢裡,有個年輕的男孩戴著眼鏡,長得白白凈凈,穿一件幹凈的T恤,格外引人註意。他這麼年輕,為什麼成瞭流浪漢?是不是有精神病?隔天回傢,楊梅路過3樓的時候,瞟瞭一眼,發現他坐在一間房的客廳沙發上,正在看書。這說明他的思維是正常的,應該沒有精神病。

許是流浪漢們見樓裡無人,開始把這裡當成瞭傢,進來就不走瞭。無奈之下,楊梅開始驅逐流浪漢。中午,她順樓道每個房間巡視,到3樓又發現這個男孩躺在床上看書。這個房間不是很豪華,但是有個書櫃,裡面滿滿都是書。聽見動靜,男孩抬頭看瞭楊梅一眼,楊梅告訴他以後不要來這裡瞭,這裡不讓住人。男孩接著看書沒說話。

楊梅來到5樓,聽見502有說話的聲音。進去後,兩個40多歲的流浪漢坐在沙發上,正在吃菜喝酒。楊梅說:“以後不要在這裡瞭,這裡不讓住人。”結果,這話惹怒瞭他倆,穿灰衣服的流浪漢向楊梅扔過來一隻拖鞋,還做出下流的手勢,一邊怪笑著一邊說:“你過來!過來!”楊梅嚇得魂都飛出來瞭,顧不得疼痛,也來不及理論,驚慌失措地跑下樓。

當她慌亂地跑到3樓的時候,楊梅發現那個看書的年輕男孩也沖瞭過來,手裡拿瞭根棒子,眼神好像在問她:“怎麼瞭?”這時候,那兩個流浪漢也跟瞭下來,在4樓樓道的緩臺上往下看。男孩拿起棒子做瞭一個“打”的動作,老流浪漢說:“你等著!”

原來這個男孩是在幫自己,楊梅不禁有點感動,說:“你快走,不要和他們打,我馬上報警!”男孩連忙放下棒子,進屋拎著他的黑箱子,飛快地跑下瞭樓。警察來瞭以後,也隻是把流浪漢都攆瞭出去。當聽說這個樓隻有楊梅一個人住時,他們還請她多註意安全,畢竟警察不能經常來樓裡巡邏。

楊梅和房東說瞭此事,房東特別重視,不僅給一樓安瞭鐵門和鎖,還和楊梅從1樓到7樓,把所有的流浪漢都攆瞭出去。當天晚上,楊梅下班回去的時候,發現那個流浪男孩正坐在樓前的臺階上。他看見楊梅過來,囁嚅地說:“姐,我想取本書。”

取書當然可以,楊梅打開門,男孩到瞭3樓,進去挑瞭幾本書。楊梅送他到1樓,告訴他以後再想過來拿書,可以到對面的旅行社來找她。他點瞭一下頭,小聲說:“謝謝!”男孩看起來不過十八九歲,這個年齡的孩子應該讀大學瞭吧?為什麼出來流浪呢?如果不是精神病,那會不會是個逃犯呢?

過瞭半個月,他又過來取書。楊梅忍不住問他,傢是哪裡的,為什麼出來流浪。他在書櫃裡翻著書,沒有吭聲。楊梅問他現在住哪裡,他說住海邊。

雖然三亞的晚上不冷,可海邊也會涼颼颼的,蚊子也多。此時已經晚上10點多瞭,楊梅說:“你要不別走瞭,在這個樓裡找個房間住下吧。”男孩驚喜地點瞭一下頭,選擇住在有書的3樓。

善良敲開心扉,流浪男孩迎來傢人

以後,男孩每天晚上都在樓前的臺階上等楊梅,再一起上樓。這些房子都沒有電,隻有水,所以他隻能摸黑洗衣服、洗漱。楊梅問他每天咋吃飯,他說在中港路那邊有個施粥鋪,一日三餐都在那裡吃。“每頓都是粥,能吃飽嗎?”楊梅憐惜地問。

他說有時候撿廢品賣瞭錢,可以買點吃的,有時候在飯店也能撿到好吃的。楊梅說不能找個工作嗎,這麼大小夥子為什麼要過這樣的生活?他低頭不吭聲。那段時間,他和楊梅住一棟樓裡,由於天天可以換洗衣服,他根本看不出來是流浪漢。有時,他還主動把樓道打掃得幹幹凈凈。

轉眼到瞭2017年元旦,楊梅準備去超市買點過節的物品,路過這棟樓的時候,看見男孩坐在臺階上。楊梅的兒子遠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回不來,她便邀請男孩一起去傢裡過節。菜做好後,楊梅打開啤酒,給男孩倒上,端起杯子對他說:“看你的樣子,你還沒有我兒子大,今天咱倆一起過節,也是個新年,不管咋地,你最少得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哪裡人。”

男孩沉默瞭一下,說他叫劉洋,河南洛陽人,別的再也不肯說瞭。為瞭打開他的心扉,楊梅和他講瞭很多自己兒子的事,還和他說起兒子6歲時走丟過的秘密。這才終於讓他開瞭口。他出生於1998年11月,2016年參加完高考後,他偷著開他爸爸的車出去玩,結果車被撞壞瞭,爸爸給他一頓胖揍,他就離傢出走瞭。原來不是逃犯,楊梅松瞭一口氣。

楊梅找劉洋要他父母的電話時,他又開始沉默,楊梅逼著他給,他賭氣地說:“我爸不是親爸,是後爸!”楊梅一愣,說:“你不是有親媽嗎?那你把親媽的號碼告訴我!”這次,劉洋無論如何也不告訴楊梅。楊梅故意激將他:“即使跑出來,堂堂男子漢的,也應該去打工,而不是去當流浪漢,多沒尊嚴啊。”

劉洋扭過頭:“我沒有身份證!”“沒身份證你咋來三亞的?”“我坐臥鋪客車到廣州,又從廣州坐臥鋪客車來的三亞!”說到這,劉洋再也不說瞭。

雖然兩人不歡而散,但考慮到這孩子後面的出路,楊梅突然想起隔壁酒店的廚師一直想找個雜工幫忙洗菜,白天哪裡忙就去哪裡幫忙,每天240元。因為這活兒就幹半個月二十天的,根本找不到人。

楊梅和這名廚師很熟,便安排劉洋過去瞭。那些天,劉洋特別忙,早上幫忙洗完菜,又跑到後廚幫洗員工用的餐具,還幫著殺魚殺雞,沒事就在那看廚師炒菜。楊梅看著劉洋每天洋溢著青春陽光的笑容,心想,多好的孩子,就這樣過個正常人的生活多好。她決心要給他找到父母。

轉眼到瞭除夕,三亞也進入瞭旅遊旺季。楊梅的父母和孩子都在遠方,不能和她一起過節。楊梅不免感覺孤單和傷感,好在除夕這天酒店生意少,劉洋可以早點下班,便過來找楊梅。他拿瞭些廚師教給他做的菜,對楊梅說:“姐,今天我做瞭幾個拿手菜,咱倆一起過年!”楊梅和他舉杯:“春節快樂!”

楊梅對劉洋說:“年對中國人來說,太重要瞭,今天你一定要給爸爸媽媽打個電話,你無論做瞭什麼錯事,你爸爸媽媽都不會放棄你的。你放心,世界上沒有誰比他們更愛你!”劉洋沉默瞭好久,終於說出瞭一個號碼。楊梅大喜過望,立刻撥通那個號碼。

電話接通後,一個女聲“喂”瞭一聲,楊梅說:“是劉洋的母親嗎?”對方說“是”,楊梅便把手機交給劉洋。劉洋才開口一句“媽媽”,隔著電話,楊梅都聽見瞭劉洋媽媽激動的大哭聲:“兒子啊!可找到你瞭!你在哪裡?媽媽都要瘋瞭!”劉洋也落下瞭眼淚。

他倆聊瞭一會兒後,劉洋把手機遞過來:“媽媽想跟你說話。”楊梅接過來,劉洋媽媽用激動而高興的語氣對楊梅千恩萬謝。她說要加楊梅微信,給她轉5000元錢,請她一定看住她兒子。因為暈機,他們隻能第一時間開車從洛陽過來。

當晚,楊梅和劉洋媽媽在微信上聊瞭很久。她說,劉洋走後的這8個月裡,他們天天發瘋地尋找,沒有一天不惦記。楊梅也把認識劉洋後所有的情況,都和他媽媽說瞭。

高考後的瘋狂,青春禍事終有擔當

大年初二,劉洋的爸媽開車來瞭,還有劉洋的叔叔和外公。看見劉洋,他媽媽撲過來,抱著劉洋大哭:“兒子啊,你把媽媽嚇死瞭,你知道媽媽怎麼過來的嗎?”劉洋的爸爸也在擦眼淚,外公則紅著眼睛拉著劉洋的手:“你看看你爸媽都成啥樣瞭,傢都快垮瞭,你這個傻孩子啊!”一傢人哭成一片。

楊梅帶他們去自己傢,路過3樓的時候,他們去看劉洋這幾個月住的房間。劉洋告訴他媽媽,這是來三亞的8個月裡,住得最好的住處,平時住的海邊沙灘和石凳子。劉洋媽媽忍不住又流下眼淚:“傻孩子啊,你怎麼這麼傻啊!”

請楊梅吃完午飯後,劉洋的爸媽就帶劉洋走瞭,感覺特別著急,好像一分鐘都不能多待。楊梅隱隱地看出他們還有著重重的心事。

到瞭洛陽後,劉洋給楊梅打瞭個電話,報瞭個平安,說回去後要處理一些事情,可能要很久不能給楊梅打電話瞭,以後方便瞭,就會給她打電話。

要處理什麼事呢,會不方便打電話?楊梅有點疑惑,但感覺到他不想說,也就沒問。果然,有一個月的時間,劉洋和他媽媽音信皆無。都在忙什麼呢?楊梅忍不住給劉洋媽媽打瞭個電話。

劉洋媽媽情緒低落,語氣透著疲憊無力:“劉洋現在在看守所呢,回來的第二天,我們就帶劉洋去投案自首瞭!”楊梅驚呆瞭,原來劉洋真的是個逃犯!

劉洋媽媽告訴瞭楊梅事情的全部始末。2016年6月15日,參加完高考的劉洋,和同學聚會狂歡過後,便開他爸爸的車送同學回傢。由於劉洋開車時正和同學聊得嗨,沒註意到路上一個騎三輪的老太太突然左轉彎,他剎車不及,把老太太撞瞭出去。劉洋嚇得魂飛魄散,急忙給他爸爸打瞭個電話。幾分鐘後,他爸爸飛快趕來,馬上打瞭120。他看見劉洋闖瞭大禍,便憤怒地踹瞭劉洋一腳。

“爸爸是後爸吧?”楊梅插瞭一句。劉洋媽媽無奈地說:“唉,這個熊孩子,竟然這麼說!”劉洋媽媽告訴楊梅,劉洋的爸爸確實不是親爸爸,但是從劉洋3歲起,就和他在一起,跟親爸爸一樣。他從來沒有打過劉洋一次,就這一腳,讓他無比自責。

劉洋那天被爸爸打瞭以後,特別害怕,趁亂跑瞭出去。到瞭晚上,他給同學打瞭電話,同學說那個老太太沒救過來,死瞭。人死瞭!劉洋嚇壞瞭,想到自己開車撞死人,肯定要坐牢,本來想著高考結束就出去玩一趟,可現在肯定是沒有機會瞭。

不行,他還要實現這個願望。他什麼都沒帶,就拿瞭點錢,跑到長途汽車站,看見有到廣州的車,就上車到瞭廣州。到瞭廣州,感覺沒意思,又坐上到三亞的車,到瞭三亞。

劉洋在三亞待瞭幾天,哪裡還有心情玩,想著如果回去就要坐牢,又不敢回去瞭。此時,他手上的錢用光瞭,沒身份證也不敢去打工,就開始撿廢品流浪。

劉洋雖然肇事,但是老太太也有部分責任,劉洋父母賣掉瞭房子,湊瞭50萬賠償瞭老太太傢,終於得到老太太傢人的諒解。由於劉洋屬於肇事逃逸,依法還要追究刑事責任,所以他到傢後,就被父母帶去自首,現在在看守所待著等開庭。

楊梅聽後久久不能平靜。命運有時就是這樣捉弄人,一場狂歡過後,一個丟瞭命,一個丟瞭前程。楊梅心裡在祈禱,希望劉洋能有個相對較好的結果。

4月的一天,一個河南洛陽的號碼打過來。憑直覺,這應該是劉洋打過來的。果然,接通後,一個歡快的聲音說:“姐,我是劉洋,我出來瞭!”

劉洋跟楊梅說,法院已經宣判完瞭,判他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瞭,劉洋和全傢都很高興。劉洋的媽媽也打來電話,他們咨詢過瞭,緩刑的人可以在附近社區做矯正,也可以考大學。他們已經給劉洋辦瞭插班跟讀手續,現在離高考還有2個月,看看能考什麼樣,不行再復讀,明年再接著考。

2017年高考過後,劉洋考瞭304分,被一所專科技術學院錄取,且計算機專業是他喜歡的專業。

2020年6月,楊梅從劉洋那裡得知,他現在已任職於洛陽的一傢網絡公司。楊梅不禁熱淚盈眶,深信走過青春彎路的他,一定會有一個全新的未來!

編輯/白秋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