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隱忍盡頭是殘忍:熱血報恩止於小堂妹奪愛

女孩劉格痛失雙親,叔叔收養瞭她。寄人籬下的日子裡,嬸嬸和堂妹總是欺負她,劉格委曲求全,在一次次忍讓中漸漸長大。哪知,當劉格把男友領回傢時,堂妹竟又看上瞭她的男友!

報恩遇到不公對待,該不該一再忍讓?2020年初春,發生在吉林的一起命案,給出沉重的答案……

痛失雙親叔叔收養,顧全大局忍受不公

在2000年8月之前,幼小的劉格雖然和父母、姥姥住在租來的房子裡,但她的生活仍灑滿幸福的陽光。直到8月2日那天,劉格的快樂之傢轟然倒塌……

2000年8月2日,劉格的叔叔劉曉光突然接到瞭吉林省長嶺縣交警隊的電話,說他的哥哥嫂子出車禍瞭。劉曉光一邊飛奔,一邊在心裡為哥嫂祈禱。

劉曉光時年29歲,是長嶺縣一傢私企的職員。父親去世,母親拉扯他和哥哥劉曉軍一起長大。劉曉光考上大學那年,母親病故,哥哥打工供他讀完大學。1994年,劉曉光與本縣女子吳瓊結婚,哥哥賣掉母親留下的平房,用賣房款給劉曉光交首付,按揭買瞭婚房,自己卻一直租房住。在劉曉光心裡,哥哥嫂子是這世上最親的人。劉曉光趕到交警隊不久,等來的卻是一個噩耗——哥哥嫂子在車禍中雙雙去世!

劉曉軍夫婦沒有留下什麼財產,加上這次事故劉曉軍是肇事方,應負全責,所以也沒有什麼賠償金,夫婦倆隻有個不滿6歲的女兒劉格。

不久,劉格被叔叔劉曉光抱回瞭他傢。劉格沒有另可投靠的親人瞭,媽媽是獨生女,姥爺去世,姥姥一直由劉格父母照顧。這次,爸媽出事後,姥姥很快被其老傢的一傢敬老院收留瞭。

抱回劉格後,劉曉光和吳瓊商量,把劉格留下來,與5歲的女兒劉小妮一起養,這樣,小妮也有個伴。吳瓊不情願,劉曉光說好話:“哥哥對我恩重如山,咱不能看著小格流落街頭吧?否則怎麼做人?咱們省著點,小格的口糧就出來瞭。”吳瓊終於答應瞭。

起初,劉格和小妮這對堂姐妹相處倒挺和諧,小妮因為多瞭個玩伴,感覺還挺新鮮的。可漸漸地,小妮就有瞭脾氣。因為她在傢“吃獨食”慣瞭,如今姐姐總是跟自己分這分那,她開始不樂意瞭;而吳瓊,自然是偏向小妮的。劉曉光不想侄女受委屈,就經常出來主持公道,每次都在保護劉格不受小妮欺負。

一次,劉曉光買回一紅一綠兩隻塑料球,他讓姐妹倆出“石頭剪刀佈”,誰贏瞭誰先挑。劉格贏瞭,可還沒等她挑,小妮卻先拿走瞭紅球。劉曉光讓小妮把紅球放回,小妮不幹,劉格連忙說:“叔叔,我就喜歡這個綠的。”劉曉光明白,劉格是故意讓著小妮。

幾天後,小妮把紅球弄丟瞭,便搶走瞭劉格手裡的綠球,說這個球是自己的,不許她玩。劉格默默躲在門後抹淚。劉曉光忍不住呵斥小妮:“這明明是姐姐的球,你還給姐姐!”小妮大哭起來。吳瓊沖著劉曉光吼:“不就是個破球嗎?至於這麼吼孩子?”劉曉光解釋道:“小妮這麼不講理,會養成壞毛病。”吳瓊故意大聲說:“小妮玩自己爸爸買的球,怎麼就成不行瞭?你倒是給我說說理!”劉曉光看看劉格,不敢再跟吳瓊理論,怕她還會冒出什麼傷人的話來。

還有一次,吳瓊買回一袋蛋糕放在客廳就去廚房瞭。劉曉光見小妮抱著那袋蛋糕吃得津津有味,劉格卻在一旁眼巴巴地看著,便問小妮:“你咋一個人吃,不給姐姐吃?”“她不愛吃。”劉曉光問侄女:“小格不愛吃蛋糕?”劉格點點頭。劉曉光哪裡知道,在他出來之前,小妮就將蛋糕口封住,不讓劉格吃,劉格見狀,說:“我不愛吃蛋糕,你一個人慢慢吃。”她哪裡是不愛吃,隻是不想惹妹妹不高興罷瞭。

劉格年齡雖小,但她心裡明白,傢裡的很多矛盾都是因自己而起,所以,她處處小心,什麼事都讓著小妮,而小妮反而變得越發有恃無恐,蠻橫霸道。

劉曉光大義收養孤侄女一事,在鄰裡間傳為佳話。但也有人議論紛紛。

一天,一個離譜的流言傳到瞭吳瓊耳中。傳言說,劉格之所以對侄女那麼好,肯定是因為這孩子就是劉曉光和他嫂子所生。吳瓊本來就對丈夫偏心劉格不滿,原來根源在這裡啊!於是跟丈夫大鬧起來。

劉曉光憤怒不已,他拉上吳瓊和劉格,一起去長春給他和劉格做親子鑒定。結果,劉格不是他親生。吳瓊無話可說,可劉曉光覺得吳瓊太矯情,遂提出離婚,大不瞭自己領著劉格過。親友們得知後,都上門來給吳瓊說情,這場風波才平息。

委曲求全一忍再忍,寄人籬下首次說“不”

大人之間的矛盾平息瞭,劉格心裡卻泛起瞭波瀾,她看著這個傢因為自己的到來差點鬧翻天,不禁對叔叔生出深深愧疚。她決定自己找出路,不給叔叔添麻煩瞭。劉格思來想去,想到瞭姥姥。她想,敬老院既然可以收老人,就一定可以收小孩。可她隻知道姥姥去瞭敬老院,不知是哪傢。

於是,趁叔叔上班和嬸嬸不註意時,她悄悄上瞭一輛出租車。司機問劉格去哪兒,她說去敬老院,司機問哪傢敬老院,她說不出。司機把她帶到縣城的兩傢敬老院尋找,根本沒有姥姥這個人,劉格哭著說要繼續找姥姥。司機沒辦法,就把劉格送到瞭派出所。民警給劉曉光打瞭電話。

接回侄女後,劉曉光自責自己疏忽瞭劉格的心理感受。他告訴劉格,姥姥在很遠的地方,別再找姥姥瞭,叔叔這裡永遠是你的傢。其實,劉格姥姥不久前已在老傢的敬老院去世,劉曉光不忍心告訴她。劉格答應叔叔不再離開,她也後悔讓叔叔額外分心。

2001年,已滿6周歲的劉格到瞭上學的年齡,劉曉光幫侄女聯系好瞭學校,買瞭學習用品,可吳瓊不同意,非讓劉格再等一年,與小妮一起上學,姐妹倆有個伴。小妮也嚷著要和姐姐明年一起上學。劉曉光有點惱火:怎麼可以因為這個無理的理由,耽擱劉格一年的時光?吳瓊卻無所謂地說:“早一年晚一年,沒什麼大不瞭的。”劉格聽著叔叔嬸嬸的對話充滿火藥味,害怕他們吵起來,便主動說,她願意等妹妹一年,明年和妹妹一起上學,一起放學,挺好的。聽劉格這麼說,劉曉光隻好作罷。

學校離劉曉光傢不遠,每天早晨,傢門前都有背著書包陸續上學的孩子經過。一天早晨,劉曉光發現劉格不在,急忙往大門外趕,發現劉格呆呆地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望著一個個背著書包的孩子從眼前走過,眼神裡充滿渴望。劉曉光不禁有點心疼,便悄悄過去,柔聲說:“小格,沒幾個月咱也上學瞭,不急啊,再等一等,好嗎?”劉格回頭笑瞭一下:“嗯!”

就這樣,第二年,劉格和劉小妮姐妹倆一起上瞭小學,接著又一起讀瞭初中、高中。其間,劉格總是事事讓著小妮,而小妮覺得,姐姐分走瞭爸爸對自己的愛,有時甚至對姐姐很跋扈。童年和少年時光,劉格受的委屈無以計數,可她已經習慣瞭,姥姥已經去世,她不想再讓叔叔繼續為自己多操心。

2013年7月,劉格和小妮結束瞭高二的學習。暑假,學校組織爬山,姐妹倆都參加瞭。爬到半山腰時,忽然下起雨來,劉小妮一不小心滑落下去,一旁的劉格不顧危險去拉小妮,差點也被小妮帶下去。劉格的出手相助,不僅緩沖瞭小妮滑落的速度,還使得小妮有機會抓住一根樹枝,但還是摔傷瞭。最終,劉格隻是受瞭點皮外傷,而劉小妮卻多處骨折,醫生建議劉小妮休學一年,以恢復和調整身體。

哪知,出院後的小妮卻突然提出,讓劉格陪自己休學一年,不然自己太寂寞。對女兒的這個非分要求,吳瓊既沒有贊同,也沒有反對。

劉格沒想到小妮會提出這種刁蠻的要求,她一直努力學習,就是渴望能早日考上大學,離開這個傢。此刻,小妮竟然讓她再耽擱一年,她實在無法答應。劉格第一次說“不”。劉曉光也指責小妮太自私無理,不能隻考慮自己。小妮仍堅持要劉格休學,最終,劉曉光不得不請來姐倆的班主任出面,才勉強說服瞭小妮,劉格得以繼續讀書。

劉格沒有答應“陪休”,小妮總是找茬跟姐姐鬧不愉快,劉格忍辱負重,都沒往心裡去。在高三開學前,劉格幫小妮制定好瞭復習計劃,讓她趁休學的這一年把基礎打牢,並答應她,每晚和她一起復習,遇到問題可以隨時解決。

就這樣,劉格每晚先陪小妮復習難點,然後,再完成自己的作業。可是,因為復習量大,劉格難免要晚點睡,小妮卻要求關燈,劉格就到客廳去復習,可復習完瞭回房時難免弄出動靜,小妮便讓她在客廳睡。就這樣,劉格為瞭不影響小妮休息,每晚就睡客廳沙發,和衣而寢。劉曉光問怎麼回事,劉格不敢說是小妮讓她睡沙發,說自己睡客廳更方便。

劉曉光再問小妮,小妮也沒掩飾自己,直接說瞭實情。劉曉光批評小妮矯情,吳瓊插話瞭:“我看劉格在客廳住也沒什麼,大傢都方便。”劉曉光不想因為這點小事糾纏,就買瞭一張硬板折疊床放在客廳,並讓吳瓊準備瞭一套鋪蓋,這樣才解決瞭問題。

跋扈堂妹橫刀奪愛,忍辱負重一朝爆發

2014年高考,劉格以優異的成績考入長春大學。她課餘時間勤工儉學、做傢教等,基本解決瞭大學期間的生活費,她讓叔叔嬸嬸別給她寄錢瞭。劉曉光怕她手頭太緊,給她寄錢,她都悄悄攢起來。

2018年,劉格大學畢業,在長春某寫字樓一傢私企找到瞭一份文員工作。次年,她與同在這棟樓的帥氣長春小夥萬國輝戀愛,甚至開始談婚論嫁。

2019年國慶,劉格沒有回傢,她告訴叔叔,自己和男友小萬去敦煌旅遊瞭。不久,劉曉光收到侄女從甘肅給夫婦倆快遞的土特產,很是欣慰。

2020年春節前夕,劉格猶豫再三,決定領萬國輝回傢見傢人。這時,大學畢業的小妮正在傢待業,當劉格領著萬國輝一現身,小妮一下子就被帥氣的萬國輝吸引瞭。“自來熟”的小妮,很快就跟萬國輝聊瞭起來。出於禮貌,萬國輝也大方回應。第二天,小妮就纏著萬國輝,說要陪他出去玩。萬國輝本不想去,但架不住小妮再三哀求。他問劉格,自己是否可以跟小妮出去玩,劉格說:“去吧,她就是個閑不住的瘋丫頭。”萬國輝這才跟小妮出去瞭。

劉格根本沒在意,她覺得,妹妹陪準姐夫出去逛逛,這很正常;況且,她要幫嬸嬸忙傢務,陪萬國輝的事就“全權”交給瞭小妮。每天,劉小妮領著萬國輝出去,直到吃飯時才回傢。好客的劉曉光夫婦還挺高興的,覺得有女兒陪著,小萬才不會拘謹。

因為正月初七要返回長春,所以,初六這天一大早,劉格就開始做返程準備。哪知就在餐桌前,一傢人都在,小妮竟然宣佈,她愛上瞭萬國輝!

劉格愣住瞭,想想堂妹的一貫做派,她還以為小妮是開玩笑的,就說:“不會吧?我倆明天就回瞭,看你跟誰瘋。”哪知,小妮竟然一把摟住萬國輝,飛快地親瞭他一口:“我可不是鬧著玩的。”萬國輝一聽這話,覺得小妮簡直太自作多情瞭,但又不知道說什麼好,不由得滿臉通紅。怒不可遏的劉曉光伸出手,朝女兒狠狠扇瞭過去……

劉格將萬國輝拉到沒人的地方,問是怎麼回事。萬國輝說:“我對老天發誓,我跟你妹真的沒做啥,是你妹太主動、太熱情瞭。”劉格瞭解小妮的性格,也相信男友的為人。為瞭避嫌,萬國輝當即坐長途車返程。待他走後,劉格約劉小妮出去單獨談。兩人來到縣城東郊的小樹林。劉格明確表示,自己什麼事都可以讓著她,感情不能讓。劉小妮的態度也很強硬:“隻要你一天不結婚,我就有權追萬國輝。”劉格嚴肅地問:“我跟國輝感情深厚,你拿什麼跟我爭?”哪知,小妮拿出手機,打開手機相冊,裡面竟有一組她和萬國輝的親昵自拍照:“國輝親口說瞭,他也喜歡我。”

其實,這組照片是小妮逼著萬國輝一陣狂拍的,萬國輝也沒有過分親昵的動作,隻有小妮一人在表演。那句話也純屬杜撰,萬國輝壓根就沒說過。

劉格被強烈的憤怒包圍,根本想不起來打電話跟男友對質,反而對小妮的話深信不疑。這個堂妹帶給自己太多委屈甚至屈辱,如今又要橫刀奪愛,她終於失控!這時,她發現腳邊有一塊石頭,便彎腰拾起,用盡全身之力朝劉小妮頭部砸去。劉小妮當即倒在地上,鮮血汩汩流淌。劉格哆嗦著撥打瞭110自首。

長嶺縣公安局刑警隊刑警很快趕到,經法醫鑒定,劉小妮已死亡。到案後,劉格對殺人的事實供認不諱。

目前,此案仍在進一步調查中。

(文中人物除犯罪嫌疑人外,其餘均為化名。)

[編後]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作為報恩者,顧全大局或一心為恩人著想,不讓恩人為難,有克制的忍讓和包容可以理解,但一忍再讓到毫無底線,隻會給自己埋下隨時待爆的地雷,最終反而讓恩情變恩怨,得不償失。所以,關於報恩,必要的尺度和良好的心態都需要掌握及調整。此案當引人深思。

編輯/塗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