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親情罅隙吹過溫柔的風:那年繼父遺棄瞭媽媽

兩年前,在長沙工作的肖文媛接到老傢繼父的電話:她患有老年癡呆癥的母親失蹤瞭!肖文媛急急回鄉尋母,卻一無所獲。沒多久,繼父又得瞭中風,她背負起護理繼父的重擔,還要照顧輕度智障的繼兄。不料,一個暗黑的秘密抖摟開來——母親竟是被繼父親手遺棄!滿腹憤懣的肖文媛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她還能找回母親嗎?

為失蹤母親四處奔走:傢有“天使”繼父

今年26歲的肖文媛是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區人。她6歲時父親去世,善良賢淑的母親邱愛蓮帶著她嫁給瞭邵義軍。邵義軍是株洲市攸縣人,在株洲供銷社工作,前妻去世,他與亡妻有個兒子叫邵波,有輕微智力障礙。因為邵波沒有入學,比他小3歲的肖文媛便成瞭他的小老師,教他認字算數。邵義軍對肖文媛視如己出,供她上學,鼓勵她努力學習。他一直是眾人眼裡的好丈夫、好繼父。

2013年7月,肖文媛考入位於長沙市的湖南大學北校區(現為湖南大學財院校區)學院。她勤工儉學,基本能滿足自己的生活開支,但邵義軍還是按時給她生活費,他說:“你是我的女兒,不能苦瞭你。”肖文媛眼睛濕潤瞭,她知道繼父最擔心繼兄邵波,便暗暗發誓,等父母老瞭,她會一直照顧繼兄到老。

2016年的寒假,肖文媛發現母親有些異樣,容易忘事,到醫院檢查後,被診斷為阿爾茨海默病,俗稱老年癡呆癥。肖文媛心急如焚,與邵義軍帶著母親到處求醫,但收效甚微。邵義軍安慰肖文媛:“你不要擔心,我就當又帶瞭個‘老小孩吧。”聽繼父這麼說,肖文媛感激不已。

2017年7月,肖文媛畢業瞭,本想回老傢就業,便於照顧母親,已退休的邵義軍說:“你放心去搞事業吧,你媽媽和邵波有我呢。”聽繼父這麼說,肖文媛就留在瞭長沙,應聘到湖南興盛房地產公司工作。有瞭繼父的支持,她安下心來努力工作,不到一年就升職為部門副主管。

2018年春節,肖文媛回傢過年,見母親的病情愈發加重,經常忘事,有時還闖禍,繼父收拾“殘局”時,臉上也沒有瞭往日的笑容,她有些擔心,便向繼父提出,想自己出錢給母親請個保姆。可繼父說,花那個冤枉錢幹嗎?肖文媛隻好作罷。

6月12日,正在江西省南昌市出差的肖文媛接到繼父電話:邱愛蓮失蹤瞭!肖文媛焦急萬分,請假趕回株洲。一見到繼父,肖文媛忙問:“我媽是怎麼不見的?”邵義軍自責地說,6月10日,他帶著邱愛蓮和邵波去攸縣探親,邱愛蓮卻在汽車站走失瞭,他找瞭兩天也沒有找到,都怪他太大意瞭。

肖文媛沒有責怪繼父,他們一起來到攸縣,去當地派出所報警。警方調出監控錄像,見邱愛蓮獨自走出汽車站大門,穿過車流走到瞭街對面。隨後,邵義軍和邵波匆匆從大門出來,四處張望,朝另一側走瞭。後來,監控顯示邱愛蓮消失在攸縣公園方向,那裡是監控盲區,從此再也不見蹤影。肖文媛馬上印發瞭尋人啟事,重點張貼在攸縣公園附近。

尋母5天,卻沒有母親的任何消息,肖文媛和繼父隻得返回株洲。公司要求肖文媛歸隊,無奈,她向公司遞交瞭調到株洲的申請。不久,申請得到批準。

每逢周末和假期,肖文媛都要去攸縣尋母。天熱時,她想著母親會不會中暑;天冷時,她擔憂母親如何禦寒,每每思及,她就痛苦不堪。這時,邵義軍就會長嘆一聲,連聲說“都怪我”。邵義軍給她做好吃的補充營養,並寬慰她說:“說不定你母親被收留瞭。”邵義軍隻要有空也會前往攸縣尋找,這更讓肖文媛覺得,母親遇對瞭人。

2019年2月20日晚上,喝瞭酒的邵義軍突然栽倒在地,暈厥過去。肖文媛將邵義軍緊急送醫,他被醫生診斷為腦卒中。經過治療,邵義軍落下瞭右半邊身子行動不便的後遺癥。

有意遺棄的驚天真相:我仍報之以歌

2019年3月12日,邵義軍出院回傢,他的情緒非常低迷,整天不吃不喝,仿佛喪失瞭活下去的勇氣。肖文媛一直守著他,生怕他想不開。因為自己不便,她教會邵波幫爸爸擦身排便,還請來按摩師給他按摩。繼父弄臟的衣服和床單,她一洗就是一大盆。

邵義軍不止一次對肖文媛說:“文媛,別把時間花在我身上,我不想拖累你。”肖文媛說:“爸,別說傻話,我怎麼能丟下您不管呢?”

2019年7月,一個殘酷的秘密被揭開。

那天,是邵波28歲生日。中午,肖文媛特意買瞭一個生日蛋糕和幾個好菜回傢,又做瞭長壽面端上瞭餐桌,招呼邵波來吃飯。繼父躺在床上,她想,等邵波吹滅瞭生日蠟燭,就把蛋糕和菜給繼父端去。

看到大大的蛋糕和滿桌自己愛吃的菜,邵波高興得手舞足蹈!當邵波在妹妹的指揮下許下心願、吹滅生日蠟燭、吃完甜甜的蛋糕後,他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對肖文媛說:“是爸爸故意丟掉媽媽的……”

肖文媛如遭雷擊!生日午餐結束後,肖文媛按捺住自己的情緒,來到邵義軍的房間,問道:“我媽到底是怎麼弄丟的?哥哥說是你故意弄丟的。”邵義軍背過身去,啜泣道:“文媛,是我對不起你……我也很難受、很後悔,可我有什麼辦法?那時候我一個人照顧他們兩個,也照顧不來呀!”

邵義軍流淚講述瞭事情的經過。原來,自從邱愛蓮患上癡呆癥後,他每天照顧“不省心”的母子倆,不堪其累。一次,邱愛蓮感冒發燒,他帶她去醫院打針,她死活不去,他隻好買藥回傢給她吃,她又把藥打翻,把飯也撒在床上。半個月後,她的感冒終於好瞭,邵義軍卻累瘦瞭5斤,第一次萌生瞭不想再照顧她的想法。後來,這樣的場景隔三差五地上演,邵義軍不勝其煩。

在攸縣探親時,邱愛蓮突然不認識邵義軍瞭,還說他是糟老頭,居心不良,令邵義軍非常難堪。那次,他終於狠下心來,故意指使她獨自去馬路對面,自己轉身帶著兒子離開。半小時後,他返回尋找時,卻怎麼也找不到邱愛蓮。此後,良心不安的他去攸縣找過幾次,卻一無所獲。

邵波見爸爸弄丟瞭媽媽,也想過將此事告訴妹妹,但邵義軍恐嚇他說,如果妹妹知道瞭,他們父子倆都沒好日子過,邵波也就不敢做聲瞭。

肖文媛怒吼道:“你這是遺棄,是犯罪!”邵義軍低下頭說:“你報警吧,我願意接受懲罰,哪怕是去坐牢。”邵波急瞭:“爸爸,你不能坐牢!坐牢會死掉的!”接著,邵波眼巴巴地看著妹妹,哭瞭起來。

肖文媛內心崩塌,她恨繼父竟然對母親這麼狠心,可回想起繼父對自己的過往,看著眼前的一切,又不忍心真的告發繼父。她無奈地嘆瞭口氣,對邵波說:“我走瞭,你照顧好他。”那一刻,肖文媛決定不再回這個傢瞭,也不再認邵義軍這個繼父。

肖文媛住到瞭公司宿舍。3天後,邵波給她打來電話:“妹妹,傢裡沒有菜瞭,我也沒有買過菜,我和爸爸沒吃的瞭。”其實傢裡並沒有斷糧,邵波是想妹妹回傢。肖文媛聞言,狠心把手機關瞭。可那天她一直惴惴不安,直到快下班時,她打開手機,在網上給邵義軍父子訂瞭外賣,這才稍微安心。

一個月後,肖文媛走出公司,赫然發現邵波怯怯地站著,一看到她就哭起來。邵波告訴她,爸爸的後背爛瞭,總是說想死,他不知道該怎麼辦。肖文媛沒說話。邵波說:“你真的不要我們瞭?我們去把媽媽找回來,行嗎?”肖文媛眼睛濕潤瞭,回想起往昔歲月繼父對自己的養育之恩,她的內心五味雜陳。雖然她恨繼父扔瞭媽媽,但出於同情,還是不忍心撒手不管。她拍瞭拍邵波的肩膀,說:“走,咱們回傢。”

一進門,一股怪味撲面而來,肖文媛一陣心酸。她查看邵義軍的病情時,他一個勁地躲閃。她說:“爸,雖然你對我媽做出瞭不可饒恕的事,但你把我養大,供我上學,現在我不能坐視不管。”邵義軍赧顏道:“對不起。”肖文媛請來社區醫生上門給繼父治療褥瘡,又教給邵波護理知識。在肖文媛的照料下,漸漸地,邵義軍不僅褥瘡好瞭,還能下地緩慢行走。但肖文媛的心結始終打不開,所以並沒有原諒他。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邵傢父子生活更加不便。肖文媛的公司也暫時歇業,她定期采購大米和肉菜送到邵傢,還教邵波學會瞭做飯。肖文媛加入瞭攸縣的大量微信群,每天在微信朋友圈發佈尋母啟事,並拜托網友幫她轉發。

2月底,一個微信群的群友給肖文媛發來信息,說曾在攸縣公園幾次看到過一個老婦人,由一個年輕男子陪著,但疫情期間就沒見過瞭。肖文媛懇請對方繼續關註。她迫不及待地想前往攸縣,無奈疫情管控嚴格,無法成行。

3月中旬,疫情管控放松,肖文媛準備前往攸縣,邵義軍執意要跟她一起去。肖文媛有些感動,便同意瞭。父女倆來到攸縣,在公園附近打聽,卻一無所獲。他們無奈返回瞭株洲。

3月25日,一個青年男子通過網上團購菜的微信群添加肖文媛的微信,肖文媛通過後,對方發來一張老人的照片,正是邱愛蓮!對方告訴她,他叫劉宏飛,在群裡看到她發的尋母消息,2018年6月他在攸縣新市鎮遇到瞭這位流浪老人,便將老人接到傢中,具體情況見面說。肖文媛高興得快要跳起來!

得知找到瞭邱愛蓮,邵義軍老淚縱橫,他告訴肖文媛,若再找不到邱愛蓮,他也沒臉活瞭。

人類的悲歡也可相通:讀懂傢的意義

3月26日上午,肖文媛趕到攸縣,劉宏飛和邱愛蓮已等在小區門口瞭。肖文媛緊緊抱住母親,熱淚盈眶!可她沒有想到,母親竟掙脫開來,指著肖文媛問劉宏飛:“這是哪個?”肖文媛傷心地哭瞭。

肖文媛得知,劉宏飛經營著3傢規模不大的連鎖超市。在劉宏飛傢,當她看到墻上幾張酷似母親的女子照片時,劉宏飛告訴她,那是他病故的母親。當他遇到邱愛蓮後,發現她與自己母親的外貌極其相似,恍惚間就把她當成瞭媽媽,他問不出老人的名字,便直接稱她為“媽”。邱愛蓮記憶力很差,但生活基本能自理,住進劉宏飛傢後,就把這裡當成瞭自己的傢。

劉宏飛的一個姨媽見劉宏飛傢裡留瞭個無名老人,就勸他把老人送到福利院。劉宏飛也找過有關部門,希望找到老人的傢屬,但沒有結果。幾番思量後,劉宏飛決定把她當作孤老,後幹脆把她當自己的母親養著算瞭。

肖文媛感激不已,要給劉宏飛報酬,劉宏飛謝絕瞭。他說,他是單親傢庭的孩子,與母親相依為命;母親去世後,他一度痛苦不堪,邱愛蓮的到來,帶給他傢的感覺,現在肖文媛要接走她,他還有點不舍呢。

當天下午,劉宏飛親自駕車,將肖文媛母女送回株洲肖文媛的出租屋。劉宏飛離開時,邱愛蓮顯得惶恐不安,一直追出瞭門。肖文媛拉著母親一遍遍地說:“媽,我是您的女兒啊!”邱愛蓮這才慢慢平靜下來。

這時,劉宏飛發來信息:“媽現在情況怎麼樣?適應瞭嗎?”肖文媛笑著回復道:“我媽挺好的,謝謝你啊!”劉宏飛秒回:“不客氣!”

這天下午,肖文媛帶母親外出散步,邵義軍遠遠地站在路旁張望,不敢靠近。想起若不是劉宏飛收留,母親還不知道要吃多少苦,肖文媛內心升起不快,帶著母親往另一個方向走。邵義軍抹瞭抹淚,離開瞭。

2020年5月3日是邱愛蓮的生日,肖文媛給母親買瞭個小蛋糕,做瞭幾個菜。沒想到邵義軍父子突然登門。看得出,邵義軍是鼓足瞭勇氣,他向邱愛蓮鞠躬,流淚說道:“愛蓮,我對不起你,我是來贖罪的,無論你怎麼懲罰我都行。”肖文媛對繼父冷著臉。哪知,邱愛蓮一看到邵義軍,竟然露出瞭笑容,還喚出他的小名“大軍”。邵義軍激動地握住邱愛蓮的手,卻在肖文媛的逼視下快速縮回。

這時,劉宏飛也帶著營養品來到瞭肖傢。邱愛蓮看到“兒子”,寸步不離地跟著他。肖文媛哭笑不得。

邵義軍離開時,肖文媛對他說,不希望他再來,她會盡快幫母親辦離婚手續。邵義軍滿腹淒楚:“我連贖罪的機會也沒有瞭?”肖文媛說:“沒錯。”

劉宏飛認為邵義軍雖有錯,但並不是壞人。肖文媛說瞭句“有些裂痕是無法修復的”,便不再說話。

肖文媛假期結束,得去上班瞭。劉宏飛得知後,提出由他來照顧她母親,因為他是連鎖超市的股東,平時不用坐班,無論從時間還是經濟上,他都有優勢。肖文媛隻得答應瞭。

2020年5月20日中午,肖文媛突然接到劉宏飛的電話:邱愛蓮再次走失!肖文媛當即趕到劉宏飛身邊,卻看到邵義軍也在,他滿臉焦灼,還拿來瞭一筆錢,讓劉宏飛趕緊花錢請人尋找。說完,就急匆匆地沿街搜索起來,他拖著病腿,一邊找一邊喊“愛蓮”。肖文媛正要去報警,劉宏飛攔住瞭她,說先找找。

半個多小時後,劉宏飛從一傢美容會所將邱愛蓮接瞭出來,肖文媛正納悶時,接到電話的邵義軍沖瞭過來,一把抓住邱愛蓮的手,熱淚滾滾:“愛蓮,你可別再亂跑瞭,要是再找不到你,我也不活瞭!”

肖文媛這才明白,原來,是劉宏飛故意設計瞭她母親再次失蹤這出戲,就是為瞭讓她看到也不知情的邵義軍真實的改變。劉宏飛說,老人需要的是伴,看得出,邵義軍是真心悔過,他一定會善待她母親的。

肖文媛低下頭,不禁回憶起當年的種種。劉宏飛說:“咱媽跟你繼父分開瞭這麼久還認得出他,說明她知道你繼父是她的傢人,給過她一個傢。我一個沒傢的人,咱媽在我傢那段時間,我都感覺曾經的傢失而復得瞭,何況你們本就是一傢人。每一個傢人都可能犯錯,但隻要改瞭,有什麼不能原諒的呢?一傢人就要齊齊整整地在一起,一個都不能少,這個傢才有意義。”

聽到劉宏飛將媽媽說成“咱媽”,肖文媛並沒有去糾正,她深深地看瞭劉宏飛一眼,若有所思。

頻繁的來往中,劉宏飛和肖文媛的心漸漸貼近。6月1日這天,劉宏飛買瞭泰迪熊玩偶送給肖文媛,開玩笑說是“兒童節”禮物。沒想到肖文媛也送他一枝從舊貨市場淘來的英雄牌282型鋼筆,她知道他酷愛硬筆書法,收藏瞭很多鋼筆。劉宏飛說:“我覺得咱倆還挺搭的,不如在一起吧?”肖文媛說:“你這算是表白嗎?”劉宏飛點點頭,擁她入懷。

肖文媛面若桃花,隨即認真地說:“其實我真的應該謝謝你,把我媽媽照顧得那麼好,完璧歸‘肖。”

劉宏飛開心地大笑:“哈哈,不用謝!我還你一個媽,你還咱媽一個完整的傢,如何?”肖文媛羞澀地笑瞭……

在劉宏飛的影響下,肖文媛終於徹底原諒瞭繼父。如今,劉宏飛將邵波安排到自己的連鎖超市當保安,邵波很快適應瞭工作。肖文媛感謝劉宏飛的幫助,劉宏飛說:“要謝就謝咱媽吧,因為她老人傢,我也將有一個新傢,真好!”

編輯/塗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