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暗黑的青春偽證:竹馬戀人走過“強奸門”

2015年1月11日晚上10點多,大連市甘井子區星悅賓館303房的大門被猛烈敲響。方寧剛打開房門,一名中年婦女硬闖進來,拿著手機對準床上衣衫不整的葉梓曦一陣狂拍,謾罵其無恥、不要臉,要告她賣淫。葉梓曦嚇得大叫起來——

被強拆的青蔥戀:青春偽證難以撤回

2015年1月11日下午,葉梓曦剛走出大連北站,就看到方寧抱著玫瑰在等她。久未見面的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為瞭這次見面,他倆特意給傢裡撒謊說12號才放假,就為瞭騰出一天時間好好待在一起。

葉梓曦和方寧從濱海路一路逛到星海廣場,晚上又去吃海鮮大排檔。海風、啤酒、綿綿的情話,葉梓曦不知不覺喝到微醺。方寧打車帶著葉梓曦去瞭離傢不遠的星悅賓館,攙扶著不勝酒力的她進瞭303號房。就在倆人纏綿繾綣、難舍難分之時,房門被猛烈地敲響。他們一頭霧水,盯著房門不知所措。來人不依不饒,持續的敲門聲在靜寂的夜裡十分刺耳。

慌亂間,方寧隻好披瞭條浴巾,開門看個究竟。門剛打開一條縫,看到怒氣沖沖的劉玉芬,方寧吃驚不已。劉玉芬迅速擠進來,關上房門,一把推開方寧。

此時,在床上的葉梓曦衣冠不整,因為酒精的作用人暈乎乎的。當看見來人是劉玉芬時,她又羞又尷尬,嚇得大叫瞭起來。劉玉芬用手機對著葉梓曦一頓狂拍,嘴裡還罵道:“無恥!不要臉!你給我聽好瞭,以後要是再和方寧來往,我告你賣淫!再把這些照片發到你學校,發到你媽單位的網站上去!”

任憑方寧在一旁如何阻止,盛怒之下的劉玉芬根本攔不住。匆忙間,她抓起方寧的外衣,拉著方寧揚長而去,留下被嚇壞瞭的葉梓曦一個人在房間內。葉梓曦大腦裡一片空白。滿腦子都是“賣淫”這樣的字眼,她害怕極瞭,慌亂之間隻好給爸媽打電話。

葉梓曦的媽媽李婷和爸爸葉剛趕到酒店。從女兒斷斷續續的講述中,李婷知道瞭事情的大概,氣得渾身發抖:“這個瘋女人是沖著我來的。太欺負人瞭,我一次次地容忍她,不和她計較,沒想到,她居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對付我女兒!”葉剛也斬釘截鐵地說:“報警!告她兒子強奸,不然她會拿照片威脅咱女兒一輩子。”

說罷,葉剛拿出手機撥打110。李婷在一旁提醒女兒:“警察馬上到,你千萬咬定自己是被強迫的,知道嗎?不然人傢告你賣淫!”葉梓曦喝瞭不少酒,在經歷這些措手不及的事情後,腦子根本無法思考,完全被父母牽著鼻子走。

20分鐘後,警察迅速趕到現場,各種取證。酒店的監控顯示,葉梓曦是在醉酒狀態下被方寧帶進酒店,床單上和葉梓曦體檢時下體殘留的精液,以及葉梓曦的口供等,都可把方寧的行為鎖定為酒後強暴。

12日凌晨1點,方寧被警察從傢中帶走。盡管事後劉玉芬申訴方寧與葉梓曦是自由戀愛,但律師告知,即便是自由戀愛,假如是在違背女方意願的情況下發生性關系,也被視為強暴,方寧洗脫嫌疑的機會渺茫。從方寧被警察帶走的那一刻起,劉玉芬一夜白頭。

平時對妻子言聽計從的方衛國沒想到,劉玉芬會做出這樣的糊塗事,把兒子的人生徹底地毀瞭。葉梓曦傢也不好過。大傢都住在同一個單位傢屬院,有點什麼風吹草動立馬傳得滿單位都是,風言風語說什麼的都有。李婷兩口子對女兒也是恨鐵不成鋼。那個春節,一傢人過得雞飛狗跳。劉玉芬夫婦連著幾次上門求情,李婷連門都沒給他們開。

劉玉芬也顧不上面子瞭,托以前的老領導從中說情,把李婷兩口子約到一傢茶樓。劉玉芬忍辱含悲給李婷兩口子道歉,說是自己太沖動,照片她早已經刪除瞭。希望看在多年鄰居的分上,讓葉梓曦能跟警方說她是自願,去申請撤回案件。她可以在公眾場合給葉梓曦道歉,並給他們一定的經濟補償。

劉玉芬說到痛心處,聲淚俱下,一點沒有當時囂張跋扈的影子。李婷有些動容,但葉剛不置可否。

回傢後,葉剛跟律師朋友通電話後告訴葉梓曦母女,不能去申請撤案:公安機關已立案偵查,強奸案為公訴案件,撤不撤案不是他們能左右的;去申請撤案,葉梓曦還有可能會因虛報假案而受到處罰。李婷一聽,立馬警告葉梓曦不要再胡思亂想瞭,過些天開學他們夫妻倆一起送她去秦皇島,這件事情就過去瞭。

其實從那晚的事情過後,葉梓曦就有些抑鬱癥狀,一方面是對方寧內疚得要死,另一方面也覺得給父母丟臉瞭。媽媽天天在她耳邊絮絮叨叨,她吃不下、睡不著,經常無端流淚,不敢見外人。開學瞭,李婷見葉梓曦的精神狀態實在太差,聯系瞭她的班主任,商量後給她辦理瞭休學。

2015年4月28日,此案經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甘井子區人民法院受理判決:方寧以戀愛為名,將葉梓曦灌醉並實施強暴,強奸罪名成立,判處其有期徒刑5年,移送大連瓦房店市監獄關押服刑。令劉玉芬絕望的是,方寧當庭認罪,不予上訴。

自方寧一案宣判之後,葉梓曦精神一度崩潰,成天呆滯地說是自己害瞭方寧,她也不想活瞭。

面對這個兩敗俱傷的結局,李婷後悔瞭。她也不明白事情怎麼就演變成瞭這樣。她那時還不知道,更大的打擊還在後面。

兩個母親鬥心機:兩敗俱傷落入深淵

葉梓曦1994年生於遼寧省大連市,從小人小鬼大。方寧比葉梓曦小3個月,性格內向,但成績很好。李婷和劉玉芬是大連市一知名國企的同事。兩傢孩子同住在一個傢屬院,又是同班同學,兩小無猜。

然而,世事難料,因為一場競聘,兩傢的關系微妙起來。2008年,李婷升職為新的辦公室主任,而本來占絕對優勢的劉玉芬落聘瞭。劉玉芬一向要強,哪裡受得瞭這份打擊。她憤憤不平,百般打聽,最終認定是李婷在後面搞鬼。李婷自上任後,難免也要給劉玉芬指派工作。心高氣傲的劉玉芬更覺得憋屈——從前人前人後喊自己“劉姐”、給自己端茶倒水的人,現在居然端起瞭架子,支使她幹這幹那,李婷也配?

劉玉芬幾次三番在下屬面前和李婷抬杠。一次,在辦公室,兩個人又因為工作上的事起瞭爭執。氣頭上的劉玉芬一時情緒失控,居然將杯裡的水直接潑到瞭李婷臉上……事情發生後,好面子的劉玉芬下不來臺,幹脆辭瞭職。從此,兩傢人雖然同住一個小區,卻老死不相往來。

劉玉芬職場失利,心中總是憋著一口氣,恨意難平。所以,她將人生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兒子的身上。有時,葉梓曦在院子裡遇到方寧,剛要上前打招呼,方寧就被劉玉芬一把拽走。李婷也警告女兒,不要再與方寧來往。此時兩個孩子都已是初中生,早已有瞭明辨是非的能力,他們並不理會大人之間的恩怨。中考後,葉梓曦和方寧考入同一所高中,方寧在重點班,她在普通班。

高二的一天,葉梓曦聽方寧說很想去看剛上映的電影《哈利·波特與死亡聖器》,當天晚自習就拉著方寧去瞭電影院。不巧的是,散場時他們碰到瞭教導主任。方寧成績好,教導主任一眼就認出瞭他。

方寧的班主任向劉玉芬告瞭密,同時暗示兩個孩子似乎在早戀!劉玉芬肺都氣炸瞭,當晚跑到葉梓曦傢大鬧瞭一場:“真是什麼人教出什麼樣的孩子,沒皮沒臉,害瞭我不算,還要讓女兒來害我兒子!”事後,她還以性命相逼,要方寧寫下一封與葉梓曦斷絕關系的“絕交信”,甩到李婷跟前。

經歷瞭這場早戀風波,兩傢人舊恨新仇,更加格格不入。劉玉芬每天開車接送兒子,嚴防死守。劉玉芬的大鬧讓葉梓曦全傢感覺屈辱,她答應瞭媽媽不再理會方寧。方寧性格大變,原本就內向的他越來越沉默,每天都垂頭喪氣的。葉梓曦心痛不已,讓方寧班上的同學給他帶去一封信,告訴方寧,她知道那封絕交信不是他的本意,希望他振作起來,考一個好大學,上大學後一切皆有可能。兩個孩子偷偷又和好瞭。

方寧告訴葉梓曦,他真的很恨他媽媽,一點都不理解他。在葉梓曦的耐心勸慰和鼓勵下,方寧收拾心情,一心隻想考上大學,來脫離母親的掌控。

2012年高考,葉梓曦考入秦皇島市一所大專院校。原本能上一本的方寧最後僅被大連某二本院校的設計專業錄取。劉玉芬在心裡認定是“早戀”導致方寧高考發揮不佳。為避免兩個孩子“舊情復燃”,當年夏天,劉玉芬就迫不及待搬進瞭新房,她希望和李婷一傢永不再見。上大學後,葉梓曦與方寧雖然不在一處,每天卻都在微信上互訴相思。節假日,方寧還會專程趕到秦皇島。北戴河的海灘上處處留下瞭他們浪漫的身影。方寧和葉梓曦約定,畢業瞭他們一起去外地發展,等結婚有瞭孩子,看在下一代的分上,雙方父母肯定會接受他們的愛情。

2015年1月11日考完最後一門,葉梓曦迫不及待地趕回大連。那天晚上,當方寧媽媽推開瞭賓館的房門,仿佛打開瞭潘多拉魔盒,一切開始失控。直到方寧入獄,兩傢人滑入瞭萬劫不復的深淵。

攜手走過“強奸門”:讓愛彌合所有傷痛

在黑暗中苦苦泅渡之時,2015年5月初,葉梓曦意外發現自己懷孕瞭。她不敢想,如果父母知道瞭,會如何處置她肚裡的孩子。這個21歲的姑娘,勇敢地做瞭一個決定。幾天後的一個深夜,葉梓曦拿著一張存有兩萬四千元壓歲錢的銀行卡及事先收拾好的行李偷偷去瞭成都,因為方寧曾說畢業後要帶她去成都看大熊貓。

到瞭成都,葉梓曦在市郊租瞭個簡陋的房間。安頓好後,葉梓曦手機開機,給媽媽微信留言:“爸媽,我和方寧從小要好,不知道為什麼你們所有人都反對。我做得最錯的一件事就是誣陷他,原本我應以死謝罪,但現在我發現自己懷瞭他的孩子。我要好好活著,等他出來。你們不要找我,否則我會再次離開!”

正在焦急尋找女兒的李婷夫婦得知女兒平安,心裡略感安慰;看到女兒未婚先孕且要獨自生下方寧的孩子,又憂心不已。怕葉梓曦受到刺激再做出過激的事情,李婷沒問她到底在哪裡,而是真誠地給她道歉:“我和你爸也十分後悔,沒想到害瞭方寧和你。我本想去跟劉玉芬說聲對不起。但聽說她恨極瞭我,我也沒敢去。寶貝,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信息沒有被接收,李婷才發現,女兒的電話停機瞭,微信號也被註銷瞭。李婷因此大病瞭一場。

葉梓曦找瞭份淘寶客服的工作,有時凌晨還在回復客戶。靠著微薄的收入,葉梓曦一直撐到即將生產。日子雖然十分艱難,但葉梓曦覺得這是一種贖罪。臨盆在即,醫院要求葉梓曦必須有親友陪同方能住院。葉梓曦迫於無奈,聯系瞭大專同學程媛媛。

程媛媛是成都人,大學時和葉梓曦十分要好。得知好友身上發生的一切後,她十分動容,跑前跑後替葉梓曦張羅著準備待產。

2015年10月,葉梓曦平安誕下女兒盼盼。養兒方知父母恩,葉梓曦重新和父母取得瞭聯系。

程媛媛在成都郊外龍泉區開瞭一間民宿“江畔尋花”。葉梓曦出院後,程媛媛便邀請她過去。每天,葉梓曦一邊帶孩子,一邊幫忙打理民宿。稍有空閑,葉梓曦的心裡就會隱隱作痛。

葉梓曦終於鼓起勇氣給服刑的方寧寫瞭一封信:“我知道你在庭審時認罪是為瞭保全我,我沒有勇氣去看你,但我會在外面一直等你,帶大我們的女兒!”葉梓曦沒有等來回信。她深知,要解凍一顆冰封的心,不僅需要暖流,更需要時間。她開始每周雷打不動地給方寧寫信,隨信還寄去女兒的照片。

“程媛媛說盼盼的眉眼長得和你一模一樣……”

“翻看大學的照片,那時我們笑得多開心啊。等你回來,我們帶盼盼去北戴河故地重遊吧……”

“今天又是客人爆滿的一天,程媛媛說早晚得開傢分店才行。到時候你設計,我做掌櫃,盼盼嘛,當店小二好瞭。我給你寄去瞭設計專業的書籍,你一定要多多學習,我們的新店就靠你啦……”

其實,方寧第一次收到葉梓曦的信,看到盼盼的照片時,就忍不住掩面痛哭。他才知道,他愛的這個女孩,默默付出瞭這麼多。

他沒有回信,因為對自己的未來沒有信心。但他又是那麼盼望每周收到她的信。2016年10月11日,方寧照例收到瞭葉梓曦的信,信中說:“盼盼滿周歲瞭,我們給她過瞭人生第一個生日。盼盼今天清晰地叫出瞭‘爸爸,我真希望她能當面叫你啊。”照片中,盼盼頭戴皇冠,舉著小胖手在許願。蛋糕上畫著一傢三口,還寫著一行字“我們等爸爸回傢”!方寧崩潰瞭,把照片抱在胸口號啕大哭。在管教的開導和鼓勵下,方寧第一次鋪開信紙給葉梓曦回信。有瞭生活的希望與期待,方寧一改往日的頹廢,有瞭改造的動力。

當葉梓曦得知方寧一直拒絕他父母的探望時,她給方寧講瞭獨自帶盼盼時的艱難,說她有瞭盼盼之後,才體會到父母對子女的那種愛。以前就是因為誤會,才釀成瞭如此大錯,她不願意盼盼以後也因為兩傢人的誤會,繼續受到傷害。所以,她希望方寧也能放下對母親的怨恨,為不堪的往事畫一個句號。

2016年寒冬,劉玉芬夫婦終於見到瞭兒子。看到兒子瘦削的身影,劉玉芬哭得撕心裂肺:“兒啊,對不起,都是我鬼迷心竅害瞭你!”

方寧看到父母滿頭白發,也像個孩子般哭瞭起來。冷靜後,方寧告訴劉玉芬自己從未忘記過葉梓曦,正是因為葉梓曦的鼓勵他才有瞭活下去的動力。他希望母親能放下當年的是是非非。

劉玉芬早已沒瞭當年的跋扈,她終日沉浸在悔恨中。後來,她聽聞李婷女兒也離傢出走,多次想上門安慰,卻始終沒有勇氣走進當初那熟悉的傢屬院。

如今,聽聞自己有瞭孫女,劉玉芬又驚又喜。第二天,夫妻倆便帶著禮物敲響瞭李婷傢門。

兩位母親欲語淚先流。在過去的歲月裡,她們有過悔有過恨,但更多的是對兩個孩子的掛懷。同為人母,這份對子女的惦念感同身受!歷經世事滄桑後,她倆忍不住抱頭痛哭,就這樣算瞭吧。

2017年春,在葉梓曦的邀請下,劉玉芬與李婷兩傢人一起來到成都。他們終於看到葉梓曦和不到2歲的盼盼,她的眉眼像極瞭方寧。

2017年秋和2018年春,劉玉芬又兩次到成都看望孫女。後來,為瞭幫葉梓曦減輕負擔,劉玉芬將孫女帶回大連就讀幼兒園。

2019年3月19日,方寧因積極改造,提前出獄。時隔4年多,這對歷經坎坷的戀人終於團聚!出獄後,方寧為瞭盡快承擔起傢庭責任,日日看書設計到深夜。不久,方寧設計的民宿“花滿曦”獲得一眾好評,他終於看到瞭未來的希望。

2020年初,因為疫情的原因,方寧與葉梓曦暫時關閉瞭民宿。他們回大連補辦瞭婚禮,4歲多的女兒在他們的身邊跑來跑去。雙方父母充滿愛意地看著這一對璧人,眼角卻不禁流下滾燙的熱淚。

(因涉及隱私,除葉梓曦和方寧外,其餘為化名。)

編輯/李雪蓮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