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兒被偷22年,兒子命懸一線,我獲悉瞭老公的驚天秘密

22年前,陜西省咸陽市的秦苗苗弄丟瞭女兒。22年後,兒子命懸一線時,女兒又神奇地回來瞭……

兒子病危:丟失22年的女兒回來瞭

2017年年底,陜西省西安市中心醫院。秦苗苗和丈夫吳瑜正在病房守著兒子念琪,一個面容消瘦的女人帶著一個大姑娘探頭探腦走過來:“你們是吳念琪的父母吧?這是你們的女兒,我把她送回來瞭。”

女兒?秦苗苗如夢初醒:“辛琪?你是辛琪!”她細看女孩的眉眼,擼起她的袖子,左胳膊上紅色的心形胎記赫然醒目。這正是她丟失瞭22年的女兒!

秦苗苗,70後,陜西省咸陽市旬邑縣人。媽媽早逝,爸爸把她拉扯大。傢裡開著一傢很大的五金店,生意不錯。1993年底,秦苗苗高中畢業沒多久,在爸爸的店裡,第一次看到瞭從淳化縣來進貨的吳瑜。吳瑜高高瘦瘦,眉眼清秀,秦苗苗喜歡上瞭他。

秦苗苗偷聽瞭吳瑜和爸爸的對話,吳瑜傢裡遭遇經濟危機,希望緩緩貨款,爸爸說去年的貨款還沒結。秦苗苗進去附在爸爸耳邊一陣撒嬌,硬是讓爸爸同意暫緩貨款。吳瑜看她的眼神除瞭感激,還有愛意。

1994年3月,倆人結婚瞭,秦苗苗搬到瞭吳瑜傢所在的淳化縣。吳瑜的母親在老傢照顧奶奶,他和父親平時住在店裡。秦父在縣城羅成巷給他們置辦瞭一個小院子,交通便利,秦苗苗和吳瑜都十分滿意。

1995年3月,秦苗苗生下女兒。護士說:“孩子真好看,還長瞭小胎記呢!”秦苗苗一眼望過去,女兒的左胳膊上真有一塊紅色心形胎記。吳瑜逗女兒說:“大傢都說這個胎記新奇,不如就叫辛琪吧。”秦苗苗笑著點頭。因為沒人幫忙照顧孩子,吳瑜在老傢找瞭個遠方親戚趙姨來當保姆。

辛琪出生後,吳傢與人合資的廠子穩定盈利,吳瑜也忙得早晚不沾傢。辛琪6個月大時,秦苗苗就沒瞭奶水,索性把孩子交給趙姨,自己去工廠上班。工廠事情很多,秦苗苗常常早上出去,下午才能回傢,這期間辛琪就讓趙姨一個人帶著。

1995年11月3日,秦苗苗永遠也忘不瞭這一天。吳瑜前一天去北京出差,公公三天前回傢照看生病的婆婆。她一大早起床,吃完早飯就騎車上班去瞭。按慣例,那天廠裡發放工資,秦苗苗忙成瞭一團。下午四點多,廠裡的小王慌慌張張跑來說:“秦姐,你傢保姆來瞭,好像是傢裡出事瞭。”

秦苗苗沖出門去,一眼看見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趙姨。趙姨哽咽著說:“苗苗,孩子,孩子丟瞭……”秦苗苗的腦袋“嗡”的一聲,胸口如遭雷擊。

趙姨哭著說瞭事情經過。中午辛琪吃完飯就睡瞭,趙姨見孩子睡得熟,就虛掩瞭大門,準備找鄰居劉奶奶借雙鞋樣兒給辛琪做雙小鞋。劉奶奶拉著她說起傢常。兩人聊得忘瞭時間,等她回過神來,急忙趕回傢。結果,孩子沒瞭。“我在巷子裡扯著嗓子喊,可別人都說沒看見孩子。是你張叔好心,騎自行車把我帶到廠裡來……”沒等趙姨說完,秦苗苗眼前一黑,倒瞭下去。旁邊的小王一把扶住她,低聲說:“秦姐,報警吧。”秦苗苗無力地點點頭。

警察很快來到傢裡調查。然而,下午巷子裡根本就沒幾個人,更沒人目擊孩子是被誰抱走的。警察又派人去汽車站尋找,卻仍然一無所獲。秦苗苗“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一邊沖著警察磕頭一邊哭:“求求你們,幫我找找孩子,一定要找到孩子……”

第二天,秦苗苗的爸爸和公公趕來瞭,第四天,吳瑜也回來瞭,一傢人瘋瞭似的,拿著孩子的百天照片到處問,到處張貼瞭尋人啟事。秦苗苗則躺在床上,開始發高燒,嘴裡不停喊著辛琪的名字。與此同時,警察也沒有放棄,他們發出通告,請咸陽、西安的警察協助。

三個月後,警方一無所獲,決定暫停尋找。秦苗苗猛地站起來,尖叫道:“為什麼不找,你們沒有孩子嗎?你們怎麼忍心?”吳瑜抱住她:“苗苗,我去找!”

揭開真相:人販子竟是丈夫初戀

為瞭找到孩子,吳瑜拿出所有積蓄,用來懸賞尋找。夫妻倆在報紙、電視臺都發佈瞭信息,一有空,兩人就出門尋找。然而,小辛琪就像人間蒸發瞭一樣。秦苗苗無數次夢見辛琪被人虐待、打罵,常常從噩夢中哭醒。

1997年春節,秦苗苗和吳瑜回到傢裡。父親含淚勸她:“苗苗,既然這孩子和你們沒緣分,就當這孩子生瞭病,沒瞭吧。”秦苗苗搖搖頭。父親掩面痛哭:“娃,你要你娃,就不要你爹瞭嗎?你也是我一個人拉扯大的,你要有個三長兩短,我怎麼活啊?”看著父親驟然蒼老的臉,秦苗苗心生不忍。

一年後,秦苗苗又生下瞭一個兒子,吳瑜做主,給他取名念琪。秦苗苗再也不敢有任何疏忽,念琪幾乎一刻也沒離開過她的視線。念琪一天天長大,乖巧懂事。每次她叫起念琪時,都會想起那個和自己隻有8個月母女緣分的小辛琪。秦苗苗暗暗祈禱,她心甘情願領受世上所有的苦,隻願小辛琪還好好活著。

時光匆匆,2017年8月,念琪考上西安一所名校。眼看日子苦盡甘來,誰知,念琪入學不久,持續好幾天出現瞭盜汗、心慌等癥狀,他以為是換瞭地方不適應,就沒在意。2017年10月,他上體育課,突發劇烈腹痛,暈倒在地,被老師和同學送到西安市中心醫院。

等秦苗苗和吳瑜趕到醫院,大夫面色凝重地告訴他們,念琪得瞭急性骨髓纖維化。“你們要做好思想準備,這是一種非常兇險的疾病,患者的骨髓造血組織會很快被異常的纖維組織取代,導致造血功能衰竭。如果不盡快進行骨髓移植,病人會很快因為造血功能的喪失而死亡。”秦苗苗雙腿一軟,淚水漣漣:“大夫,不管什麼病,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醫生建議找到能配型的骨髓,“可以在中華骨髓庫裡登記,但是這種希望比較渺茫,一般都是親屬做配型。最理想的是雙胞胎兄弟姐妹,沒有的話,普通兄弟姐妹的成功率也會更高。”“兄弟姐妹?”秦苗苗和吳瑜對視一眼,又都低下頭。他們不敢想太多,隻是急著詢問大夫,何時能去做配型。

念琪生病的消息很快在親友裡傳開,秦苗苗和吳瑜的同事、同學自發組織募捐,夫妻倆一心一意陪著念琪,等著配型結果。兩周後結果出來瞭,她和吳瑜都是半相合,中華骨髓庫裡也沒有合適的骨髓。秦苗苗哭著問醫生,能不能再生一個孩子,醫生黯然搖頭:“怕是來不及。”

沒想到,就在秦苗苗萬念俱灰之際,出現瞭本文開頭一幕:一個女人聲稱把她的女兒帶回來瞭!更讓她吃驚的是,吳瑜認識這個女人!他的眼睛死死瞪著她:“你,你是楊桃?你偷走瞭我的孩子?”女人點點頭。秦苗苗全身的血湧上頭頂,像一隻暴怒的母獅子般撲向這個女人,又扭又打。楊桃閉著眼睛一聲不吭。一邊的辛琪苦苦勸道:“求求你,別打,別打瞭!”

秦苗苗安靜下來,通過楊桃的講述,得知瞭當年的一切。楊桃和吳瑜是高中同學。楊桃的父母早年在車禍中喪生,她和奶奶相依為命,兩人高三開始早戀。

高中畢業後,吳瑜跟著父親做生意,而楊桃在父母生前的廠子做臨時工,兩人偷嘗瞭禁果。很快,楊桃懷孕瞭。兩人不敢告訴傢人,去鄰縣醫院做瞭流產手術。

流產對楊桃的傷害很大,她沒人傾訴,隻能對著吳瑜發火。日子長瞭,矛盾越演越烈。楊桃一氣之下,不告而別,去瞭四川的小姨傢。小姨兩口子在四川開絲綢廠,一直沒有孩子,就把楊桃當成自己的孩子來疼愛。吳瑜尋找未果,也自認為兩人分手瞭。這一切,都發生在認識秦苗苗之前。楊桃在小姨傢待瞭五個月,氣消得差不多瞭,就想回到吳瑜身邊。可是,等她聯系上吳瑜,才知吳瑜已經結婚。

吳瑜告訴她,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楊桃再次回到小姨傢,一直鬱鬱寡歡,身體也出瞭問題。她偷偷去醫院,醫生告訴她,上次流產留下瞭後遺癥,她有可能再也懷不上孩子。想到戀人被奪走,自己又有可能再也做不瞭母親,楊桃的恨意熊熊燃燒。

1995年10月,楊桃的奶奶病重,她回到淳化,奶奶不久後去世。楊桃辦完奶奶的喪事後,去醫院辦理報銷手續,卻意外看到抱著孩子來體檢的吳瑜和妻子。夫妻倆笑得有多開心,她就有多嫉妒。她偷偷跟蹤瞭前男友好幾天,當她發現夫妻倆把孩子交給保姆照看後,便生出偷孩子的惡念。

1995年11月3日這天,她看趙姨出瞭傢門,就偷偷溜進去抱走瞭辛琪。她先到咸陽,然後坐火車回到四川。她對小姨說,辛琪是她在路邊撿的。

楊桃的小姨沒有絲毫懷疑就接納瞭辛琪,給她取名陸貞貞,又找人給她上瞭戶口。剛回去的一段時間,楊桃也很忐忑,經常夢到有警察拿著手銬將她抓走。可日子一天天過去,辛琪慢慢長大。她喊楊桃為姐姐,楊桃也一直把她當成自己的孩子來疼愛。

換髓成功:走出傷痛出具諒解書

辛琪四歲時,楊桃結婚瞭,男人叫奇飛。婚後一年,楊桃竟然懷孕瞭。或許是上天懲罰她,她孕期的反應很大,後來,她生下瞭兒子小強。經歷十月懷胎,楊桃才真正明白孩子對一個女人來說意味著什麼。她也才真正開始後悔當初不該偷走辛琪。“這些年,我對不起你們……”楊桃垂著頭,帶著哭腔。她說,她不是沒想過自首,可想到沒法再見到小強和辛琪,她就狠不下心。而且,小姨和小姨夫把辛琪當成掌上明珠,她實在不忍心讓他們失去唯一的希望。

辛琪在一傢人的呵護下,成長得很好,順利考上四川一所大學,現在正準備考研。兩年前,楊桃的侄子結婚,她才再次回到淳化。她遇到老同學劉沁,從劉沁那知道吳瑜又有瞭孩子。2017年10月,念琪生病後,吳瑜的同學發瞭很多求助信息,劉沁也轉發給瞭楊桃。得知吳瑜和妻子配型失敗,辛琪是念琪唯一的希望時,她決定將辛琪送過來,為念琪配型。

“我知道一旦讓她來配型,我當年做的事會大白於天下,她也會知道自己的身世,她會恨我,我會成為眾人唾棄的罪人。可不這樣做,念琪就沒救瞭。當年我讓你們失去瞭女兒,不能再讓你們失去兒子。”楊桃說,昨天晚上,她已經給傢人坦白瞭當年的罪行,並決定把辛琪送來後就馬上去自首。

“貞貞,你過來。”說完這些後,她轉頭對亭亭玉立的辛琪說,“這就是你的爸爸媽媽,快叫啊。”辛琪抬起紅腫的眼睛,低低叫瞭聲:“爸,媽。”

秦苗苗的眼睛又被熱辣辣的淚水充滿瞭。楊桃又看瞭一眼辛琪,突然對著秦苗苗跪下,鄭重地磕瞭三個頭,接著,她撥通瞭報警電話。她被警察帶走的時候,辛琪撲上去哭喊,秦苗苗也難受得倒在椅子上。

辛琪回到病房,看著弟弟蒼白瘦弱的樣子,要求盡快為弟弟做配型。楊桃的小姨一傢、奇飛和小強也來瞭咸陽,請求秦苗苗為楊桃出具諒解書。無論他們怎樣哀求,秦苗苗都拒絕瞭。

吳瑜也抖動著嘴唇想對她說什麼,秦苗苗用惡狠狠的眼光把他逼瞭回去。15天後,辛琪和念琪的配型結果出來,全相合!看到結果,秦苗苗摟著辛琪喜極而泣。

“媽,我求你,原諒楊桃姐姐吧。”辛琪開始為楊桃求情。秦苗苗不為所動:“你瘋瞭,是她害得你沒有爸爸媽媽,是她害得我痛苦瞭這麼多年!”

“媽媽,姐姐一開始告訴我,我也恨她,可是,我腦子裡全是她照顧我的情景。這些年來,她一直對我很好,我小時候生病瞭,她守著我整夜不睡覺;下雨瞭,她光顧著給我打傘,自己身子都濕瞭。媽媽,姐姐本性不是壞人,她做錯瞭事,可她已經盡力償還瞭。媽媽,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諒她一次吧……”

秦苗苗閉上眼睛,聽辛琪不停地說瞭哭,哭瞭說,她心頭的恨不再那麼滾燙。孩子被偷瞭,她曾經生不如死,可是辛琪沒有被毀掉,還被培養成瞭優秀的大學生。辛琪有現在,離不開楊桃和辛琪養父母的付出。秦苗苗冷靜下來安慰女兒:“讓媽媽再考慮考慮。”

第二天,辛琪進艙前反復叮囑:“媽媽,你一定要答應我啊。”看著女兒期待的眼神,秦苗苗終於點頭。手術後,她和吳瑜、辛琪一起出具瞭諒解書,楊桃最終被判刑兩年,緩期兩年執行。而她的小姨和小姨父,因毫不知情,被免於起訴。

2018年4月,念琪出院瞭。醫生說,隻要度過一年的排異期,康復的概率很高。辛琪大學畢業後去瞭上海。2019年,她在微信上給秦苗苗發來上海一所名校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媽媽,等我在上海安定瞭,接您和爸爸來上海玩。”秦苗苗滿足地笑瞭。

2019年底,楊桃緩刑期滿後被解除管制。如今,她一直想當面感謝秦苗苗,卻被秦苗苗多次拒絕。不是所有的傷害都能放下,一切交給時間吧。

編輯/王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