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半煙火一半清歡:女模特“秒殺”流浪畫師

三天愛上一個流浪畫師,模特尤一秋是認真的。三天相處,就將20萬積蓄給瞭尤一秋,常國強也是認真的。在雲南省大理市,這一切真實上演瞭……

大理街頭:女模特“秒殺”流浪畫師

2016年8月底的一天,大理古城。午後,陽光正好,微風不燥,尤一秋心情大好。結束拍攝工作,她一改往日“收工瞭吃火鍋”的“惡習”,拉著小夥伴進瞭街邊一間小畫室。

尤一秋笑著拍瞭拍畫師的肩膀:“幫我畫一張像啊。”畫師嚇瞭一跳,扭頭一看,是一張笑意盈盈的臉,像春風吹入他冰凍的心田。尤一秋也愣住瞭:媽呀,樸樹!那張歷經滄桑的臉上,有一雙未經世事的雙眼。“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尤一秋腦子裡猛然蹦出這句話,她的心,怦然而動。

尤一秋1993年出生在江蘇省淮安市農村。別看她成天笑嘻嘻,其實,她有個破碎的傢。在尤一秋的記憶裡,父親不顧傢,還酗酒傢暴。母親帶著她和弟弟來淮安市租房生活,以賣早點為生。尤一秋身材高挑,氣質出眾,大學就做瞭模特。沒當上名模,服裝店也沒成功,有工作就拍拍照順便旅個遊,沒工作就宅著。

老媽老笑話她:“你這樣到處晃,嫁不出去,老媽可不負責。”每次,尤一秋就笑嘻嘻反擊:“很多人追我的,我隻是不想嫁。”

結婚,尤一秋沒想過,直到莫名進瞭這傢畫室。

尤一秋秒速打量瞭下眼前的畫師,瘦骨嶙峋,邋裡邋遢,蹲在大理的街邊,在跟前放隻碗就會有人丟錢。她禁不住開懷大笑,笑得那雙不大的眼睛快沒有瞭。畫師不明所以,羞澀得低下瞭頭。

畫師叫常國強,1985年出生,是河南省洛陽市人。2006年大專畢業後跟親戚到深圳的電子廠工作。可從小就很喜歡畫畫的他,很快厭倦瞭流水線,辭職跑去深圳市民中心擺攤畫畫。在那裡,他認識瞭擺攤畫畫的妻子。2010年結婚,次年生子。可2014年,妻子出軌,常國強離婚,成瞭單親爸爸。而立之年,一事無成,傢庭破裂,常國強將兒子交給父母,獨自去雲南大理流浪。他在一傢小畫室落腳,給遊客畫人像。他自閉孤僻,不修邊幅,畫室宿舍兩點一線,像個隱士,不社交,不通世故。

“老板,給我畫這張吧,要彩色的。”尤一秋找瞭張照片讓常國強照著畫。常國強的人像,除非客人要求,基本都是黑白的,單調沉悶。他看瞭看照片,女孩一襲明黃衣裙,笑容燦爛明媚,確實隻有明艷的色彩才配得上她如火的熱情。

常國強畫畫,尤一秋搬瞭張小木凳,坐在門口,看行人走在大理古城鋪滿陽光的石板路上,問:“我可以放歌嗎?”常國強想,這麼時尚前衛的女孩,大概是要放嗨上天的歌,他不喜歡。誰知道,前奏一起,常國強激動地問:“樸樹的歌?”尤一秋回道:“是啊,我超喜歡他和他的歌。”

樸樹也是常國強的心頭好,隻是身邊原本就不多的朋友,都不喜歡。常國強覺得尤一秋很特別。

拿到畫後,尤一秋主動加瞭常國強的微信。晚上,尤一秋將常國強的朋友圈翻瞭個遍,發現他的朋友圈隻有一個小男孩和他的照片,但沒有孩子媽媽的照片。第二天晚上十二點,常國強正要關店,尤一秋帶著一幫小夥伴杵在店前,笑著問道:“我和朋友去吃夜宵,你一起吧。”一向不愛社交的常國強,鬼使神差地答應瞭。

飯桌上,尤一秋非常直接地問:“你是不是離過婚還有一個小孩?”常國強非常驚訝。自己的經歷,他一向閉口不提。可尤一秋這麼一問,他有瞭傾訴的沖動。那晚,常國強跟尤一秋講起瞭自己失敗的前半生。這傢夥,笨嘴拙舌,一眾前來吃瓜的同伴全然沒瞭興致,一個個刷起瞭手機。常國強不敢再講瞭。尤一秋趕緊將小夥伴兒支開,拉著他去瞭古城。

凌晨三點,在古城一座路燈下,常國強與尤一秋並肩坐在馬路牙子上,將這些年的經歷、憋屈、封閉,一吐而快。這麼多年,從來沒人耐心聽他講話,除瞭尤一秋。久違瞭的戀愛感覺,回來瞭。

三天定情:白衣“少年”落入煙火人間

靜謐午後,他畫畫她聽歌,讓尤一秋第一次冒出瞭結婚的念頭。深夜長談,尤一秋確定,常國強是個單純善良的人。可是,兩個人如此巨大的差異,讓敢愛敢恨的她也不敢再往前一步。

第四天,尤一秋要回淮安。常國強拿出自己的銀行卡,要把20萬積蓄都給尤一秋:“我遇到瞭對的人,可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給你。這是我來大理兩年攢的,是我的全部,都給你!”

尤一秋哭笑不得:“我們才認識三天,你不怕我是騙子嗎?”常國強的笨拙、真誠,深深觸動瞭尤一秋。她沒有收錢,但交付瞭她的真心。

跟尤一秋告別回來,常國強高興得像個孩子,走在路上,會主動跟每一個鄰居、朋友喊:“我戀愛瞭!我戀愛瞭!”被他逗樂的雜貨店主,拿出一塊糖塞給他說:“知道瞭知道瞭,甜得發膩啊!”

異地戀半個月後,尤一秋再次猶豫瞭。她決定不再回常國強的信息,讓感情慢慢冷卻。常國強發現尤一秋不回信息後,心急如焚。他打電話問老媽該怎麼辦。老媽一聽說:“你個笨蛋兒子,模特怎麼可能跟你在一起嘛!”他不甘心,去問同事。同事說:“你要是真心喜歡,就該去她的城市找她!”

從沒出過遠門的常國強,決定去淮安找尤一秋。上瞭出租車,常國強跟司機說到火車站,司機閑聊之下發現常國強根本不知道火車和飛機的區別,他趕緊掉頭奔向機場,順便幫常國強訂機票,並教他如何坐飛機。到瞭淮安,常國強給尤一秋打電話:“我來到瞭你的城市,司機教瞭我怎麼進機場,但沒教我怎麼出來,你要不來接一下我……”怎麼會有這麼呆的男人!可他的笨拙,就是他歷經滄桑後依然保有的初心。尤一秋決定,帶他回傢見老媽。

在機場接到常國強後,尤一秋二話沒說,將他拖去理發店。造型師將常國強按在理發椅上一頓操作。剪完瞭,常國強看到鏡子裡的自己,差點沒認出來!做完頭發,尤一秋又將常國強抓去她的服裝工作室,挑瞭好幾件長款風衣給他試。常國強傻傻地問:“這不是明星們穿的嗎?我能穿?”在尤一秋的命令下,常國強脫下“乞丐裝”,一件件試穿。每換一件,常國強都要對著鏡子憨憨一笑:“原來,我這麼帥!”尤一秋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改造完畢,尤一秋就拖著他回瞭傢。尤媽媽一開門,尤一秋還沒來得及介紹,常國強就張口喊道:“媽!”費盡心力給你造型,不就是想給老媽留個好印象嗎?這個憨憨,一張口就破功!尤一秋等著被老媽“責罵”。誰知道,老媽被常國強逗樂瞭,哈哈大笑。尤媽媽對常國強很滿意。太神奇瞭!

得到老媽的認可後,2016年深秋,尤一秋去瞭大理。一進常國強的小窩,尤一秋驚嚇到瞭。到瞭常國強在古城外蒼山下的租房,隻有三四十平方米。整個傢隻有一張床、一些洗漱用品和幾套舊換洗衣服。

當時,常國強有事,要回一趟畫室,讓尤一秋自己在傢裡先休息一下。常國強辦完事回到傢,發現尤一秋不見瞭!之前,朋友和親戚也給他介紹過相親對象,她們知道他有個孩子,經濟條件也不好,都不願意跟他在一起。常國強急得不停給尤一秋發消息:“我一定會努力給你好的生活,你相信我!”然而,尤一秋沒有回信息。常國強沖出門去找。

通往古城的那條路,常國強走過無數回,可這次,這條路是如此漫長。快到古城時,他正好碰到瞭尤一秋!尤一秋手上提著幾個冒著熱氣的包子。常國強喜極而泣:“我以為你走瞭!”尤一秋看著滿臉大汗的常國強,笑瞭:“我出去打聽瞭下哪裡可以購置傢具,沒那麼容易就跑瞭!”尤一秋覺得,這輩子怕是被這個傻男人深度套牢瞭,太慘瞭!

彼此成全:不一樣的靈魂打開世界

尤一秋的到來,點亮瞭常國強的生活。他變得愛說話瞭,臉上的笑容也多瞭。往常下班,隻想一路狂奔回傢倒頭大睡。如今有尤一秋陪著,披星戴月的歸途也充滿期待。

2016年底,尤一秋陪常國強上班,穿著旗袍打著赤腳,慵懶地坐在畫室門口休息,一個路過的外國遊客想給她拍照。外國遊客拍完,直接向她發出邀請:“你太美瞭,我邀請你去美國當模特!”原來,這個遊客是徠卡相機的特邀攝影師!

常國強得知後,很認真地說:“這是你熱愛的事業,不要錯過這麼好的機會。”尤一秋猶豫再三,放棄瞭:“從小我就被人說不好看,當瞭模特也被人diss過形象。除瞭正常工作外,一有鏡頭對著我,我就會下意識去擋。是你天天誇我美,我才慢慢自信,能勇敢地面對陌生人的鏡頭。這個機會,是你給我的。為瞭你,我願留在大理。”常國強非常感動。

2017年春節,常國強帶尤一秋回老傢過年。常國強和父母都不太會表達感情,孩子也大瞭,不知道尤一秋能不能接受他們。常國強有些忐忑。

尤一秋跟常國強回瞭洛陽。到傢的第一天,她就發現,孩子老是宅在傢,不愛說話,見到陌生人有些膽怯。尤一秋愛笑、熱情,她拉著常國強帶著孩子去市裡遊樂場玩,還帶孩子去體驗各種興趣班。尤一秋發現孩子愛喝水,給孩子精挑細選瞭一隻漂亮輕便的水杯,方便隨時喝水。沒幾天,這小子就開始抱著尤一秋的腿喊媽媽瞭。春節後,在雙方傢長的祝福中,尤一秋跟常國強領證結婚。

婚後,尤一秋開始在網上接活兒,積極對外推銷自己。對於拍攝,她也有自己的主見。這讓隻知道埋頭苦幹的常國強深受感染。當時,畫室的效益也不太好,常國強覺得,是時候做出改變瞭。他將原先那20萬的積蓄拿出來,與尤一秋開瞭傢網店。

創業不易。為節省成本,有時,尤一秋要常國強充當攝影師、修圖師和視頻剪輯師。常國強這個“隱士”哪裡懂這些。有一次,攝影師臨時有事,常國強扛起相機幫尤一秋拍照。尤一秋一看照片,氣死瞭:“你可真會選角度,鏡頭懟著臉拍能好看嗎?還有,我1.7米的大高個,到瞭你這裡,1.5米都嫌多!”常國強大惑不解:“我覺得很好看啊!”尤一秋大叫:“直男!”

常國強也不氣惱,老婆說沒拍好,那就是沒拍好,技術不好,就趕緊學習。深入一鉆研,他發現,攝影P圖之類跟繪畫是相通的!在夫妻倆的共同努力下,他們網店開瞭半年,就盈利十萬元。

常國強沒想到,賺錢也能這麼有趣。尤一秋說:“還有更多有趣的事呢,等著我帶你去體驗。”

2018年秋,尤一秋的攝影師朋友發朋友圈招募模特去騰沖拍照。尤一秋去騰沖拍過,常國強在雲南卻一直窩在大理哪兒都沒去過。她想給常國強不一樣的體驗,便將她拍的常國強的照片發瞭過去。攝影師一看,稱贊道:“有超模氣質,可以跟你拍情侶片啊!趕緊帶上他來跟我一起去騰沖。”一聽到要當模特,常國強有些為難:“我這樣,能當模特?”尤一秋得意一笑:“我是專業的,你要相信我的眼光!”

出發前,常國強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可鏡頭前他立馬慫瞭。“這樣‘勾肩搭背的也太羞恥瞭。”“哎呀,這個動作,我做不來。”看常國強像個小媳婦一樣含羞帶怯,尤一秋笑死瞭。她在旁邊耐心鼓勵他,教他擺pose。盡管拍攝過程不太順利,但成片效果極好。

小試牛刀後,常國強開始勇闖模特圈。2019年的一天,他們正在拍一組中國風主題照,引來一群大媽要合影。常國強以為是找尤一秋的,就默默站到瞭一邊。誰知,大媽們紛紛站到他旁邊……當瞭模特,開瞭網店,常國強再也沒機會孤僻自閉瞭,畢竟,出門拍照,他經常被鏡頭和遊客圍觀。

當初浪漫飄渺的愛,在兩個人的艱苦忙碌中,漸漸變得煙火繚繞。尤一秋覺得特別踏實、安心。如今,忙完工作的深夜,尤一秋會拉著常國強去古城走一走。凌晨的大理古城,風花雪月被夜色掩藏,隻剩人間煙火,像極瞭他們的愛情。

編輯/張亞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