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打工歷險記

  1。遭遇“好心人”
  
  柳寶高考落榜後,便告別父母和貧窮落後的山村,踏上瞭到省城打工的路。他心想,自己是高中畢業生,到省城去打工,肯定會比那些鬥大的字不識一籮筐的人要強得多。帶著這份信心,他準備先在省城打工,等掙到錢後,再圓自己上大學的夢。
  
  然而,世上的事根本就不是人們所想的那麼美好,願望往往跟現實恰恰相反。柳寶來到省城後,不知找瞭多少單位,可人傢隻看瞭他一眼就回絕瞭。原來他這高中學歷,在省城根本不值錢,加上他雖是農傢子弟,卻長得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根本就不是幹活的料。結果要求學歷的單位嫌他文化低,幹體力活的單位又覺得他根本幹不瞭重活。就這樣,一晃一個星期過去瞭,他打工的事還沒有著落。
  
  眼看身上的錢越來越少,再這樣下去就隻能討飯瞭。說實話,就是討飯柳寶也懷疑自己是否有這個能力。因為討飯要不怕別人的白眼。自己作為一名高中畢業生,怎麼可能拉得下這副臉面呢?
  
  這天上午,柳寶漫無目的地走在省城的大街上,突然一個小夥子走到他面前,笑著對他說:“兄弟,我看你一副落泊的樣子,是不是進城打工,一時還沒有找到工作啊?”
  
  柳寶情不自禁地問:“你是怎麼知道的?”
  
  小夥子得意地朝他笑瞭笑說:“其實我跟你一樣,也有過這麼一段經歷,所以一眼就看出來瞭。”說到這裡,他看瞭柳寶一眼說:“現在金融危機,找工作還真不容易,是不是要我幫忙呀?”
  
  柳寶不由一喜,心想真是瞌睡有人送枕頭,我正在為找工作的事走投無路呢,現在竟有人主動幫忙。不過,他轉念一想,是不是遇到騙子瞭?出來打工前,他曾聽在城裡打過工的人說過,現在城裡的騙子實在太多,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受騙上當。想到這裡,他將正要說的感激之言咽瞭下去。
  
  小夥子見柳寶不開口,知道他心裡有顧慮,便笑著說:“是不是不相信我呀?這也難怪,現在的騙子實在太多,也就讓人不得不防瞭。不過,你瞧我這樣子像是騙子嗎?再說,你又不是什麼小姑娘,我騙你這個大小夥子又有什麼用呢?說實話,我隻是跟你有著同樣的經歷,是同情你才想幫你的呀!”
  
  柳寶想想也是啊!我一個大小夥子,他騙我能有什麼好處呢?想到這裡,他苦笑瞭一下說:“對不起!我叫柳寶,剛到省城,想找一份工,想不到找瞭一個星期也沒有找到。”說到這裡,他又將自己的情況簡單地說瞭一遍。
  
  “噢!我叫李長勝。”小夥子忙自我介紹說,“三年前到省城來打工,現在幹的是一種特殊職業。”
  
  “特殊職業?”柳寶一下子愣住瞭,“什麼特殊職業?掙的錢多嗎?”
  
  李長勝朝四周掃視瞭一眼後,得意地朝他笑瞭一下說:“既然是特殊職業,當然就要保密瞭。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這份工作雖然風險大瞭點,但掙的錢卻很多。這主要看各人的效益,有時幾天就能掙到好幾千塊錢呢!”
  
  幾天就能掙好幾千塊錢?我的天哪!父母種一年的田,也很難有幾千塊錢的收入啊!究竟是什麼特殊職業呀?柳寶想到這裡,忍不住問:“究竟幹什麼工作能拿到這麼多錢啊?你是不是騙我啊?”
  
  “我騙你,你能給我好處嗎?”李長勝有些不高興地說,“你我素昧平生,我是看在我們有相同經歷的分上,才想幫你的。既然你不放心我,那就算瞭。”說完就準備離去。
  
  柳寶見狀不禁慌瞭,眼看到手的鴨子怎能讓它飛瞭呢?想到這裡,他連忙上前攔住李長勝:“大哥,我隻是有點不放心才這樣問你的嘛!我這就跟你走。”
  
  李長勝沉思瞭一下後說:“好吧!我就做一次好人吧!不過,我希望你今後不該問的話千萬不要問,不該做的事千萬不要做。知道嗎?”
  
  “知道,知道。”柳寶連忙討好地說,但心裡不禁疑惑起來:到底是幹什麼工作,這麼神神秘秘的呀?
  
  李長勝攔瞭輛的士,兩人一起上瞭車。的士穿過繁華的大街,開始朝郊區方向駛去。柳寶覺得有些不對頭,這不是往鄉下走嗎?難道這特殊職業在鄉下?於是他問李長勝:“大哥,我們這是去哪兒啊?怎麼好像是往鄉下去呀?”
  
  李長勝朝他瞪瞭一眼說:“我剛才不是跟你說瞭嗎?不該問的話不要問,怎麼就沒有一點記性呢?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把你賣掉的。瞧你這副模樣,就是把你賣掉,也絕對賣不到一頭豬的價錢。”
  
  柳寶被李長勝這麼一訓斥,也就不好再說什麼瞭。不過,他心裡有如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2。落入虎穴
  
  的士在郊區劉傢堡村的村口停瞭下來。當柳寶從車上走下來時,他好像突然回到瞭自己的老傢。柳寶以為到瞭這裡,就到瞭目的地。想不到李長勝根本就沒有把他往村裡帶,而是繼續趕路,往村東邊的一座大山走去。柳寶終於憋不住瞭,心想,不是帶我上山做土匪吧?這種打傢劫舍的勾當是有可能幾天時間就掙到幾千塊錢,可這種有命掙錢沒命享受的事,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幹!想到這裡,他停下步來,十分堅決地說:“大哥,你如果不說清楚究竟讓我幹什麼工作,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會再跟你走瞭。”
  
  李長勝看出瞭柳寶的心思,笑瞭一下,揶揄地說:“兄弟,你放心,瞧你這副身子骨,如果讓你做土匪的話,恐怕你還沒殺到人,就被別人殺瞭;要是讓你去販賣毒品,就是借你十個膽,你也不敢幹這事的。告訴你,正因為特殊職業,所以我才不好跟你說。不過,到時候你自然就明白瞭。”
  
  柳寶聽他這麼說,還是不知李長勝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不過,李長勝不願說出真相,他也沒有辦法,隻得硬著頭皮繼續跟他走。事到如今,他已經沒有退路瞭。
  
  柳寶在李長勝的帶領下,終於爬到瞭半山腰的一個山洞前。隻見洞前站著兩個五大三粗的壯漢,手裡拿著一根粗木棍,一副窮兇極惡的樣子。李長勝看瞭柳寶一眼後說:“到瞭,我們進去吧!”
  
  “進山洞?”柳寶有些吃驚地說,“怎麼有點像是威虎山座山雕的土匪洞啊?”
  
  李長勝像是沒有聽到柳寶的話,帶頭走瞭進去。想不到這山洞還真大,裡面還亮著電燈,有幾個人正在忙碌著,由於燈光暗淡,柳寶起初沒看清他們究竟在幹什麼。等到走近瞭,才看到這幾個人正在用手抓火爐裡的炭。柳寶不禁大吃一驚,心想,這些人是不是活得不耐煩,幹這種玩火的遊戲啊?
  
  就在柳寶正要開口問他們時,李長勝拍瞭一下手,對大傢說:“各位,介紹一下,這位新來的朋友叫柳寶,今後還要請大傢相互關照。”說完,朝大傢揮一下手,走出瞭山洞。
  
  想不到李長勝剛走出山洞,剛才幾個在火爐裡抓炭的人,突然手拿棍棒朝柳寶撲瞭過來,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棍棒,打得他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很快,柳寶就被打得鼻青臉腫,像個大熊貓。
  
  柳寶半天才從地上爬起來,抹瞭一把鼻子上的血,有氣無力地說:“你、你們為什麼無緣無故打我?”
  
  大傢聽他這麼說,不禁哈哈大笑起來。其中一個高個子小夥笑夠瞭後對他說:“兄弟,我們都是幹特殊職業的,如果經不住打,將來又怎麼能適應工作呢?”
  
  “什麼特殊職業?”柳寶迫不及待地問。
  
  大傢又是一陣哄堂大笑,接著又跑到火爐邊去拿火爐中燒得發紅的炭。速度快的拿到炭後,就連忙扔到地上,手上隻是燒個血泡。其中一個瘦小夥子大概是剛練這玩意兒,動作不夠迅速,每次拿火炭時手都被燒得冒煙,卻又不敢大聲叫喊,隻是一臉痛苦的表情。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