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上賊船

  一
  
  石虎從窮山溝來到這個城市已經四天瞭,還沒找到工作。眼看臨行前媽媽從鄰居傢借來塞進他口袋的200元錢隻剩二十多元,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這天下午,又一次遭遇老板白眼的石虎憂心忡忡地走在大街上,忽然發現前面巷口走出個腋下夾著黑皮包的高大男子。隻見他東歪西扭,走著走著倏地頹然倒地。石虎叫聲不好,大步奔瞭過去。撲面而來的刺鼻酒臭和如雷的鼾聲告訴他此人隻是醉酒,酒醒就沒事瞭,他懸起的心放瞭下來,正要離開,醉漢掉在身邊的黑皮包扯瞭一下他的腿。“他的皮包要是被人順手牽羊怎麼辦?”石虎邊想邊撿起皮包,打開一看,頓時嚇瞭一跳:包裡全是整匝的百元新鈔,共有六匝,一匝1萬元。這6萬元要是被人順手牽羊拿走瞭,這人醒瞭不要跳河上吊?他決定留下來幫助醉漢守錢包,直到他醒來。
  
  醉漢呼呼沉睡,望著醉漢豬肝似的胖臉和毛刷似的寸頭,石虎按捺不住地想,這人肯定是個百萬富翁,不然不會有這麼多錢帶在身邊。有朝一日我要能像他這樣,我就在城裡買房子,讓爸媽到城裡住,不在窮山溝裡受窮。
  
  這時,從他倆身邊匆匆而過的人流中,有一個三十多歲的黑臉漢停步彎腰看看醉漢,然後問石虎:“小兄弟,你們這是怎麼瞭?”石虎朝醉漢努努嘴:“他醉酒瞭。”黑臉漢接著問石虎:“他是你什麼人?”石虎答:“我不認識他。”黑臉漢不解地問:“不認識你守著他幹嗎?”石虎說:“我不守著,別人拿走他的皮包怎麼辦?”接著揚揚手裡的皮包:“這裡全是錢,好幾萬元哩!”黑臉漢眨眨眼睛,誇贊道:“哎呀,小兄弟,你是在學雷鋒做好事,好樣的!”接著說:“不過我不相信這包裡全是錢,如果是真的,醉漢會喝醉酒?不瞪眼當命根子守著才怪呢!我也不相信你會為瞭一個素昧平生的醉漢守錢。看得出你是從鄉下來找工做的,你會看著飛來的橫財擦肩而過?”石虎急紅瞭臉:“這包裡真的全是錢,真的,不信你拿去看。”說著把黑皮包遞過去。黑臉漢伸手來接,他又縮回手,緊緊抱在懷裡,自語道:“不能給你看,不能給你看。”黑臉漢哈哈一笑:“你是怕我拿過包跑瞭?好好好,我相信你的話,不看瞭,你就好好在這兒守著吧,我馬上去報社,讓他們派記者來現場采訪。”說罷匆匆走瞭。
  
  大約半小時後,醉漢仍在酣睡。這時來瞭兩個自稱是報社記者的人,他們一個拿著照相機,一個捧著采訪本。拿照相機的是個跟石虎差不多年紀的瘦小夥子,一來就舉起照相機照個不停;捧采訪本的是個尖下巴中年人,他不停地向石虎發問,不停地作記錄,對石虎學雷鋒做好事的精神大加贊揚,並說這篇報道明天就能見報,為瞭讓這篇報道更完美,他們還要采訪醉漢。醉漢現在還醉著,他們就將醉漢帶回報社等他醒,石虎學雷鋒做好事就到此為止。說完讓拿照相機的瘦小夥過來背醉漢,他則伸手向石虎要皮包:“這皮包由我們幫他看護,我們是國傢新聞單位,你盡管放心。”石虎點點頭:“好吧。”正要交皮包,忽然想起聽人說過城裡騙子最刁鉆,會使怪招騙人,將你賣瞭你還幫他數錢。於是他變卦瞭:“我不能把皮包給你們,我要等他醒過來交給他本人。”“尖下巴”笑道:“看來你不信任我們,把我們當騙子瞭。如今城裡的騙子是不少,你提高警惕是對的。但我們絕不是騙子,我們真是新聞記者,你應該相信我們。”說罷又向石虎伸出手:“把皮包給我們吧。”見石虎沒吱聲,又說:“不給我們也行,還由你拿著,請你跟我們一起去報社。”石虎搖搖頭:“我哪兒也不去。”“尖下巴”皺皺眉頭,又笑道:“好吧,那你就在這兒呆著吧,醉漢我們也不帶走瞭。你這種認真負責的精神跟你樂於助人的精神同樣可貴,我們也要寫進報道裡,醉漢醒來一定十分感謝你。”接著朝瘦小夥招招手:“報道內容夠瞭,我們走吧。”
  
  二
  
  兩個記者走後,石虎繼續守護醉漢。時間在路人匆忙的腳步聲中飛快流逝,轉眼已是黃昏,但醉漢依然爛醉如泥。他不由懊悔起來,如果將醉漢和皮包交給兩個記者帶走,他也許又跑兩三個單位瞭,也許已經找到工作瞭。正懊悔,一個女人的聲音灌進他的耳鼓:“哎呀呀!你看我這死老公呀,又跟哪個王八哥們喝酒啦?我找得快累死啦!”石虎抬頭一看,一個穿著入時的年輕女子已來到醉漢身邊,蹲下用手摸醉漢的腦袋和臉,邊摸邊罵:“睡睡睡!睡得像豬,哪天喝上西天,大傢清爽!”石虎明白是醉漢的妻子來瞭,心裡一喜,連忙說:“你傢老公醉好久瞭,你快扶他回傢吧。”女人扳扳醉漢的膀子,搖搖他的腿,為難地說:“他跟死豬一樣,我怎麼扶他?”她忽然想起什麼,四下張望後緊張地問:“咦,他的皮包呢?包裡有幾萬塊錢呢,我是讓他進貨的,可不要丟瞭!”石虎笑著遞過皮包:“在這兒呢!”女人驚喜地接過皮包,連聲向石虎致謝,末瞭問石虎:“你跟我老公是哥們?他是跟你喝酒的?”石虎說:“我不認識他,我見他倒在這裡,皮包裡有錢,怕被人順手牽羊,就幫他守著。”女人感動地說:“你這是學雷鋒做好事呀,太瞭不起啦!”接著焦慮地說:“可我怎麼把他弄回傢呢?”沉吟一下又說:“這樣吧,我回傢叫兩個人來,你好事做到底,請你在這兒再守一會,我傢離這兒不遠,半個小時就回來,你要著急,走也行,他一個醉漢再睡半小時也沒關系。”說完就要走。石虎叫住她:“我幫你背他回傢吧,反正今天被耽誤瞭,做不成事瞭。”女人高興得跳起來:“這就太好瞭,太感謝你瞭!”
  
  石虎背著醉漢走在前面,女人抱著皮包跟在身後。走著走著,石虎聽不到身後的腳步聲,扭頭一看,女人不見瞭。石虎趕緊放下醉漢舉目四望,遠遠望見有三男一女正在攔出租車,其中一男的就是早先那個不相信醉漢包裡有錢、後來說去報社找記者來采訪的黑臉漢,另兩個男的正是現場采訪他的那兩個記者,而那個懷抱黑皮包的女人正是剛才那個自稱是醉漢妻子的女人!他恍然大悟,放下醉漢,拔腿追過來,剛追幾步,隻見那四人攔下一輛出租車,鉆進去一溜煙開走瞭。
  
  石虎無奈地回到醉漢身邊,一屁股坐到地上,揮拳直捶自己的腦袋。就在這時,醉漢醒瞭。醉漢翻身坐起,茫然四顧,自語道:“咦,我怎麼在這兒?”石虎趕緊說:“你喝醉酒瞭。”這大漢望他一眼問:“你……你是誰?”石虎說:“我是給你看皮包的,可我……”大漢晃晃腦袋,若有所悟:“噢,想起來瞭,我是帶瞭個皮包,裡面有6萬塊錢。那……那包呢?我的包呢?”石虎內疚地說:“被一個女人騙走瞭,她冒充是你的妻子。”大漢急瞭:“這……這怎麼辦?”石虎連忙道歉:“真對不起,都怪我,我有眼無珠,簡直是笨驢!”大漢沉思有頃,嘆口氣說:“唉,丟瞭就丟瞭,也不能怪你,你也是好意。”石虎說:“大哥,我們報警吧。”大漢不假思索:“報警頂屁用!你以為警察有多大本事?屁!”石虎說:“可那是6萬塊錢呀,就這麼白白丟瞭?”大漢大度地一笑:“丟瞭拉倒,咱再掙,這年頭掙錢還不容易。”接著問石虎:“小兄弟,你是幹什麼的?”石虎便說瞭自己的苦衷。大漢聽罷,拍拍他的肩膀:“你這個菩薩心遇到我這個菩薩心啦!如果你願意,就跟我走,我保證讓你掙大錢。”石虎喜出望外:“我當然願意。”大漢告訴石虎,他在一傢公司工作,老板跟他是哥們,將石虎招進公司肯定沒問題,讓石虎現在就跟他走。石虎欣然應允。
  
  三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大漢叫瞭輛出租車,帶著石虎七拐八彎來到一處門口蹲一對小石獅的後街舊院。黑鐵門在裡面鎖著,大漢領石虎敲門進去後,門又被人在裡面鎖瞭。正屋廳堂有人看電視,有人打牌。石虎仔細一看,打牌人中有冒充記者的那兩個男人和自稱是大漢妻子拿走大漢錢包的那個年輕女子,還有一個五十多歲的禿頂老頭。他大吃一驚,連忙告訴大漢:“就是他們騙走瞭你的錢包。”大漢望望打牌人,若有所悟,笑道:“他們都是我的朋友。”說著踱到禿頂老頭跟前,湊近他的耳朵嘀咕起來,好久才完。老頭陰著臉說:“你小子知道貪杯多危險嗎?要是你的錢包被別人拿走,別人發現後報告公安局,他們順藤摸瓜,咱們就全完瞭!幸虧被咱的人碰著瞭,演瞭兩場戲才拿走你的錢包,才排除瞭隱患。”大漢忙說:“這事怪我,下回再也不敢瞭。”老頭接著說:“這事本該重重罰你,但如果你真能發展一個下線,可以將功抵罪,就看你小子造化瞭。”大漢點頭稱是,退回來將石虎領到廂房說:“祝賀你,我們老大同意接收你瞭,今後就看你自己瞭,可要好好幹啊!”石虎問:“你們讓我幹什麼工作?”大漢說:“推銷假幣。”石虎一驚:“推銷假幣?這不是犯法嗎?”大漢點點頭:“不錯,是犯法,可這很來錢,100塊假錢賣20塊真錢,隻交老板10塊,剩下10塊歸你,賣1萬元你就得1000元,三兩天就能賣1萬元。”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