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古墓石怪

  1。石兇
  
  明末,魏忠賢專權,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年,平州城突然調來個新任知縣魏步雲,據說此人是魏忠賢的遠親。魏步雲的到來,使得縣府師爺劉重義愁得一夜間生瞭許多白發,他真不知該如何與新知縣相處。
  
  魏步雲剛上任沒幾天,平州城就出瞭一件奇事。平州城外有一片小樹林,這天有人入林竟在一個樹洞中發現瞭一具男屍。經人辨認,死者是城中的潑皮越遠。越遠自幼父母雙亡,又無親友照看,及至成年就成瞭一個專靠偷雞摸狗為生的無賴。經仵作驗屍,越遠是被人用石頭擊中後腦而亡。在現場,仵作還從越遠的屍體旁發現瞭一件玉墜。經查,玉墜是越遠的好友趙七常戴在身上的。
  
  很快,趙七就被帶到瞭大堂上。經審訊,趙七承認他確與越遠一起到那片林中去捕過鳥,但越遠卻不是他殺的。
  
  據趙七說,當日,兩人入林不久,他就不小心被一塊石頭絆倒瞭。他爬起來後,惱怒地看瞭一眼石頭就邁步向前走去,誰知剛邁出第二步,就又被絆倒瞭,令他氣憤的是,絆倒他的還是那塊石頭。一怒之下,他就想撿起石頭把它扔掉。誰知石頭竟像長瞭腿一樣躲開瞭。接下來,更加怪異的事情發生瞭,怪石像滾雪球一樣在林中僅滾瞭一會兒,就變成瞭一個大石球。隨著一連串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從石球中傳來,石球突然一聲爆裂後,就有一個五官俱全的石人破殼而出。兩人恐懼至極都以為遇到瞭妖怪,撒腿就往林外跑。趙七腿快躲過一劫;越遠人胖,沒跑幾步就被石人擒住,用石拳擊中後腦倒地身亡。逃出樹林後,趙七本想報案,但又擔心到瞭官府有口難辯,這才心一橫回傢瞭。
  
  對趙七的供述,魏步雲自然不信,他驚堂木一拍:“大膽刁民,竟敢在本大人面前信口雌黃。衙役們聽令,給我大刑伺候!”
  
  眼看幾種大刑過後,趙七已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魏步雲依舊催促衙役們動用更重的刑具,來對付依舊口呼冤枉的趙七。
  
  雖然劉重義對趙七的話也不大相信,但一向就反對刑訊逼供的他實在看不下去瞭,忙賠笑對魏步雲道:“大人,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大刑之下,此人不肯招供,說不定石人為禍未必就是他在憑空臆造。況且,至今尚無憑據證實他就是殺人真兇,不如先把他押下去,等查到真憑實據再審不遲!”
  
  魏步雲不屑地看瞭一眼劉重義,一聲冷哼:“鬼神之事,我素來不信!想必師爺已有成竹在胸,不動刑具就能令此賊招供。明日在大堂上,我倒想看看師爺是用何手段令此賊招供的?”然後他對衙役們喊瞭聲:“把人犯押下去,退堂!”
  
  看著魏步雲漸行漸遠的身影,滿頭是汗的劉重義隻好邁著有些不聽使喚的腿,步履蹣跚地向大堂外走去。
  
  2。虛驚
  
  回到傢中,劉重義飯都沒吃就和衣睡瞭。躺在床上,他卻輾轉反側。不知不覺,天已破曉,劉重義隻好胡亂地用過早飯後,揣著顆惴惴不安的心來到瞭衙門。眼看一天就要過去,令他不解的是,魏步雲竟對趙七一事隻字未提。終於熬到瞭衙役們陸續離去,魏步雲卻突然滿臉堆笑地拉著劉重義的手:“小弟不才,初來乍到,還有許多事情有賴師爺相助。今日天色將晚,我已令管傢在府中備下薄酒,不知師爺肯不肯賞臉光臨寒舍一敘?”
  
  劉重義琢磨瞭半天也沒明白魏步雲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隻好客套瞭幾句隨魏步雲到瞭魏府。幾杯熱酒下肚,兩人說話就都隨意起來,劉重義的心也不再狂跳不止。兩人扯瞭一會兒閑話,魏步雲突然話鋒一轉扯到瞭再過幾個月要給魏忠賢送壽禮的事。看著魏步雲的眼睛似笑非笑地來回在自己身上打量,劉重義的心又一次提到瞭嗓子眼。
  
  劉重義清瞭清嗓子吞吞吐吐地道:“平州城小民窮,在下雖在平州多年,也實在想不出此地能有什麼寶物可配孝敬九千歲的。”
  
  魏步雲突然臉色一沉,隨手從那個被佈包著的盒子裡取出一物遞到劉重義手中:“誰說平州無寶,這是什麼?”
  
  看著劉重義吃驚的表情,魏步雲呵呵一笑:“昨晚,是趙七的妻子將據說是他傢傢傳的此物交於我手的。依我之見,越遠被石怪所殺應該是確有其事。我看不如就把趙七放瞭吧,不過……”
  
  一向機敏過人的劉重義馬上猜到瞭魏步雲的心思。但讓他依舊不解的是,趙七到底是因怕被冤殺才破財免災的,還是為替自己洗脫罪名才厚禮相送的呢?面對魏步雲咄咄逼人的眼神,他略作思考就想出瞭一條妙計,然後附在魏步雲的耳邊低語瞭幾句。
  
  魏步雲點點頭:“劉師爺不愧是再世諸葛,此事我就全賴師爺相助瞭。”兩人把酒言歡,一直聊到很晚才盡興而散。
  
  僅僅過瞭三日,平州地面上就謠言四起,人們都在紛傳著石怪一事。但人們不知道的是,其實這些謠言都是劉重義派人秘密散佈的。魏步雲看看時機成熟,便把趙七無罪釋放瞭。自那以後,劉魏二人常在忙完公務後把酒論詩,親如兄弟。
  
  3。石賊
  
  一晃兩月過去,劉重義總算過瞭幾天舒心日子。這天,突然有個衙役跑來告訴他,平州又出怪事瞭,魏知縣叫他馬上過去。到瞭縣衙,他才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
  
  平州城裡住著個老實巴交的老石匠李翼飛。一天,李翼飛上山采石見到一塊奇石天然生成人形。他把奇石帶回傢略作雕琢後,就放在店中準備出售。誰知,僅一夜的工夫,石像竟不翼而飛瞭。
  
  向來就怕惹事的李石匠也沒報案。一連數日過去,就在他幾乎忘記此事時,突然城中綢緞莊的馬掌櫃帶著幾個捕快找上門來。捕快們也不說話,進門後就開始翻箱倒櫃地搜索起來。當一名捕快把從一隻石獅子口中搜出的金鐲子遞到馬掌櫃手中時,馬掌櫃指著鐲子上的一個馬字,一口咬定鐲子正是他傢之物。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