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能告訴你

  紙板廠的吳東江稱得上是窮瞭一輩子。廠裡效益差,工資低,他和老伴翠綠節衣縮食,硬是從牙縫裡省出錢給兩個兒子先後娶上瞭媳婦。這天傍晚,吳東江回到傢裡,隨手掩上瞭門,又四處看看沒有鄰居來串門,這才小心翼翼地向翠綠說道:“天大的好消息,我、我中獎瞭!”
  
  吳東江不抽煙,退休後沒事喜歡買幾張彩票玩。這一點翠綠知道,翠綠也沒多想,隨口問道:“多少?”
  
  “10萬,5張彩票,各中瞭2萬。”吳東江說到這裡,笑容已經完全綻放在臉上。
  
  翠綠也驚喜萬分,她一屁股坐到瞭椅子上,喘著粗氣問道:“你,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吳東江也不說話,從口袋裡掏出一本活期存折,遞給翠綠。翠綠打開一看,可不是,剛存的,扣稅後8萬塊。翠綠一把抱住吳東江,臉也挨在瞭他的肩上:“老頭子,這下可好瞭,這下可好瞭,這麼多年,我們傢裡從來沒有過這麼多錢啊。”說著,翠綠的嗓子就有些哽咽瞭。
  
  吳東江忙安慰著妻子。兩人一直說著中獎的事,連到瞭吃晚飯的時間也沒在意。
  
  正在這時,外面響起瞭敲門聲。老兩口一激靈,吳東江一個眼色,翠綠忙不迭地走進臥室收好瞭存折,外面的人已開口說話瞭:“爸,媽,你們快開門啊。”聽聲音,是小兒子。小兒子下瞭崗,傢裡條件差,隔三岔五地和老婆孩子回來蹭飯吃。這一回,準是又來吃飯的。
  
  吳東江沉著臉開瞭門,外面隻站瞭小兒子一個人。吳東江有些納悶,不過他也沒說什麼,把小兒子讓進屋後,說:“不是吵架瞭吧?”
  
  小兒子連連搖頭說沒有沒有,他隻是過來看一看。畢竟有兩周時間沒過來,心裡不放心。“媽有腰疼病,我計劃著這幾天送她去醫院看看,讓醫生給診治診治。”
  
  吳東江心說這小子賊瞭,難道自己剛領瞭獎回來,就讓他知道瞭?
  
  吳東江看瞭看小兒子,又看看從臥室裡出來的老伴,字斟句酌地說:“不用,你的孝心我和你媽領瞭,過日子不容易,以後再說吧。”
  
  小兒子嘴唇動瞭動,有些艱難地說:“沒事的,真的沒事。這錢,我,我來出。”翠綠腰痛病很嚴重,逢著天陰下雨,她就痛得直不起腰來,聽到兒子這話,她當然想讓兒子陪著去看看。可吳東江不由分說地拒絕瞭:“你還是把自己的事給辦好。你媽有我呢。”小兒子沒再說話,向父母道瞭別,轉身下樓去瞭。
  
  翠綠嗔怪吳東江,為什麼不答應小兒子送她去看病。吳東江哼瞭一聲:“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他好手好腳,就是下瞭崗,找個活兒做也容易,可這山望著那山高,今天做這明天做那,結果呢?連養傢糊口都做不到。他今天準是聽到瞭什麼風聲,故意獻好,想誆我中獎的錢唄。”
  
  翠綠聽到吳東江這話,心裡也對小兒子的動機產生瞭懷疑。吃過晚飯,翠綠又問:“我們老兩口有退休金,過日子是沒什麼問題瞭。你這錢,依我看還是給孩子們,讓他們增點創業金。”
  
  吳東江嘆道:“我何嘗不這樣想。8萬塊對我們來說是筆巨款,可對於兒女們,他們沒準兒無所謂啊。我的想法是這樣,錢還是放在我們這裡,以後再說吧。”
  
  過瞭些日子,一直在外地做生意的大兒子突然回到傢裡,滿臉愁容:“最近資金周轉困難,廠傢貨款催得急,客戶的錢又收不上來,真是一分錢逼我上梁山啊!”
  
  翠綠正要問大兒子缺多少錢,吳東江搶在前面開口瞭:“做生意也是此一時彼一時的事,暫時的困難咬咬牙就過去瞭,過瞭這一坎,後面就順瞭。我和你媽老瞭,對你所做的業務幫不上忙,隻能替你燒香祈福瞭。”
  
  大兒子沒有接下句,隻是嘆瞭口氣,然後就說要走,出去找朋友想想辦法。
  
  翠綠舍不得,硬是要大兒子在傢多住兩天:“既然回來瞭,全傢人在一起吃頓飯吧,明天我叫你弟弟也回來。”
  
  這天晚上,翠綠安頓好房間讓大兒子休息,然後才回到自己的房間問吳東江,為什麼這一次又不拿錢出來,讓大兒子有個周轉。
  
  吳東江哼瞭一聲:“我也想啊,可是我要觀察。保不準他也是聽到瞭什麼消息,回來伸手要錢的。就算兒子我信得過,還有媳婦呢,你知道她們心裡怎麼想?再說,給瞭大兒子,那小兒子那裡又該怎麼辦?”
  
  翠綠沒吭聲,她知道吳東江說得有理。人心隔肚皮,老瞭自然需要防一手,不然,以後就算你生病痛得在床上打滾,也未必有人理你。這樣的情形,她聽到的看到的實在太多瞭。
  
  第二天上午,小兒子就回來瞭。兄弟倆坐在客廳裡熱烈地聊著。弟弟問哥哥最近生意怎麼樣,哥哥呢,則關心弟弟有沒有找到合適的崗位。翠綠看在眼裡,心裡樂開瞭花,她一頭鉆進廚房裡做飯。吳東江呢,坐在兄弟倆旁邊默默地聽著。
  
  大兒子說著說著,就說到父母身上瞭:“你在跟前,要多花點時間,過來陪陪爸媽。他們身上有什麼病痛,你也要及時地送去醫院。錢的事,你盡管向我打電話要。”
  
  小兒子嘴裡應著:“我正愁這事呢。媽有腰痛病,我想送她去醫院,可她就是不樂意去,爸也不同意。”
  
  大兒子聽到這裡,就不開心瞭,站起身來向吳東江說道:“爸,這就是你不對瞭。弟弟要送媽去看病,你怎麼不答應呢?我就是暫時資金周轉困難,可哪兒省點,也不能少瞭這筆錢呀!”
  
  吳東江訕訕地笑瞭笑,沒吭聲。倒是小兒子捕捉到哥哥這次回來的目的,忙問道:“哥,你資金周轉困難?缺多少?”
  
  老大搖搖頭:“你別管。”
  
  在小兒子一再追問下,才弄清哥哥原來缺20萬塊。
  
  小兒子看看父親,又看看哥哥,臉慢慢地漲紅瞭:“這錢包在我身上。我,我買彩票中瞭獎,扣稅後40萬。真的,我一直沒敢說,怕漏瞭風聲。現在哥哥你缺錢,我當然要拿出來瞭。上回我想送媽去看病,也是因為手裡有瞭錢,底氣足瞭。”
  
  吳東江瞪大瞭眼睛,看著小兒子:“你中瞭獎?怎麼你上次回來沒說?”
  
  小兒子尷尬地笑瞭笑:“爸,我領獎的時候,聽人說你也中瞭,獎已經領回去瞭。我知道你和媽的脾氣,有錢不舍得花,用來看病就更是舍不得。我呢,要是說自己中瞭獎,你肯定以為我在騙你,想從你這裡拿錢走。”
  
  翠綠從廚房裡走瞭出來,也顧不上再看吳東江的眼色,直接向小兒子說道:“你借給你哥12萬,另外8萬塊,讓你爸出吧。”說著,翠綠走進房間拿出瞭存折,遞到瞭吳東江的手裡。
  
  吳東江把存折交給大兒子,也動瞭情:“我和你媽拿8萬,但你要記住,這8萬塊錢中,有一半是你弟弟的。等他再給你12萬,你就等於欠你弟弟16萬。親兄弟,明算賬。我們老瞭,要錢沒用瞭,做事自然要把一碗水端平。你們呢,隻要能好好過日子,就是對你們老子老娘最大的孝順瞭。”
  
  大兒子聽著,不停地點頭。
  
  下午,小兒子把錢劃到哥哥的賬戶上,又和父親、哥哥一起送媽媽去瞭醫院。一傢人中午吃飯,一滴酒也沒喝,可是他們心中都像喝醉瞭似的,濃濃的,釅釅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